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149.149居然一本正經地泡溫泉……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翌日早上,陽陽再次從小房間醒來,心情已經沒有昨天那么氣憤了,小家伙嘆了口氣,磨磨蹭蹭地從床上爬了起來。

           拉開小衣柜,從里面找出毛衣和羽絨服,自己站在鏡子前,動作生疏而別扭地扯著衣袖。自從上次鬧出烏龍后,小家伙感覺自己自尊心受到了一萬點的傷害,平時看媽咪給自己穿衣服,便會格外留心,短短一個月不到,小家伙已經學會了穿衣順序,偶爾還能自己搭配搭配。

           云揚小朋友推開房門,特意朝主臥看了眼,小嘴依舊不滿地癟了癟,哼了聲,就打著小背手朝前院走去悅。

           昨天和太爺爺約好了去釣魚呢!

           鐘伯此時正拿著掃把從主屋走出來,看見獨自走在回廊上的小小少爺,老人家眉開眼笑地叫了一聲。

           聽到有人叫自己,陽陽立刻將早上摘的花兒扔進了一邊的小池塘里。他蹬著小短腿朝鐘伯跑進,大眼睛滴溜溜地朝院子里瞧,仰著小腦袋問:“鐘爺爺,太爺爺起來沒?”

           “早起了,在澆花呢,鐘爺爺帶你過去?!?/p>

           自從上次發生無意傷害事件后,云揚小朋友都沒能再進來過。

           看著近在眼前的溫室花園,鐘伯沒有推門進去,陽陽卻熟門熟路地從微敞的門縫中將小身板擠了進去攙。

           老爺子正背對著門口,微駝著背,手里拿著水壺給小花苗澆水,老人家耳背,沒有留意到身后的腳步聲,也不知道有個小家伙已經溜了進來。

           自從知道自己那心愛的茶花被摧殘致死,老爺子就生氣了悶氣,禁止鐘伯進來,什么都自己親力親為,才放心。

           “太爺爺,我來幫你!”

           陽陽記得上次進來,鐘爺爺就教他用小鏟子翻土來著,一進門,小家伙就從門邊放工具的籃子里翻出了一個小鏟子,興致昂揚地擰在手里,跑到傅老爺子身后,囔囔著就要幫忙。

           稚嫩歡呼的嗓音傳來,老爺子這才聽見,想到小乖孫這么早就來幫忙,心里生出一種舔犢深情的欣慰來。

           老人家顫顫巍巍地回頭,就見小家伙拿著小鏟子賣命地給旁邊的一顆茶花松土,眼見著心愛的小花被土蓋住了,老爺子一急,雙目園瞪,又不能像平時那般,生氣了來個獅子吼,這可是自己的小曾孫。

           老爺子心痛地朝小家伙招手:“過來,太爺爺教你!”

           平時面對傅彥彧就像一頭炸毛小獅子的陽陽,此刻見太爺爺招手,趕緊聽話地跑到太爺爺身邊,還煞是懂事地伸出小手扶住老爺子的手。

           傅老爺子見小曾孫的動作,心里就越發愛憐,老人家慈愛地摸了摸小家伙亂糟糟的西瓜腦袋,也忘了心愛的茶花,笑著握住小曾孫冰涼的小手,眉頭一蹙,立刻擔憂地捂了捂:“手這么涼?怎么穿這么少?”

           “我自己穿的?!标栮柲罅四笪⒊ǖ挠鸾q服領口。

           傅老爺子皺眉,心說這兩個大人,連一個孩子都不能照顧好!就聽腳邊小家伙狀似不經意地說道:“傅叔叔都不讓媽咪給我穿衣服……”

           云揚小朋友撒謊撒得理直氣壯,這個家里唯二的兩個長輩,他都嘴甜的叫了爺爺和太爺爺,唯獨傅彥彧,始終沒有一個固定的稱呼,一會兒傅叔叔、一會兒流氓叔叔、一會兒老男人,一會兒大壞蛋……

           雖然大家都說他是自己的爸爸,陽陽心里卻一點都不想同意。

           以前出門在外,媽咪都是和自己一起睡覺的,也最愛自己了,可這個流氓叔叔出現后,他敏感地感覺到自己的地位有些岌岌可危,也更激發了他小小男子漢的占有欲!

           傅老爺子一聽這話,瞬間沉下一張老臉,這小兔崽子!

           擔心小曾孫凍著了,朗聲叫著外頭候著的鐘伯:“快帶小小少爺去加衣服!”

           ***

           吃飯的時候,云傾就感覺到老爺子不滿的目光望過來。

           她低頭審視了一番自己的穿著,感覺沒什么不妥。

           今天早上起來,發現脖子上一塊一塊深深淺淺的吻痕,云傾特意選了件高領毛衣,此刻被長輩時不時地看上一眼,有種自己的小秘密被發現了一般,她有些羞惱地瞪了眼身旁的男人。

           傅彥彧垂眸看了小丫頭一眼,見她耳根后升起一抹的紅暈,嘴角微不可聞地勾起一抹笑意,體貼地將碗里去了刺的魚片放進小丫頭的碟子里。

           “咳咳——!”

           這小子旁若無人地秀著恩愛!

           傅老爺子看了眼坐在一旁椅子上的小曾孫,孤零零地捧著小碗,小眼神氣鼓鼓地瞪著身旁大獻殷勤的某人,記起小曾孫早上可憐兮兮地哭訴,老爺子黑著臉看著傅彥彧占有意味十足的動作。

           平時,陽陽都是緊挨著媽咪,或者被媽咪抱在懷里喂著吃飯的,自從流氓叔叔來了以后,他就再也沒有享受過這樣的福利了!

           現在,他坐在高高的兒童椅上,手里拿著小飯勺,眼神哀怨地看著媽咪,小手生氣地舀了一口米飯就朝嘴里倒。

           可能是小家伙的哀怨眼神太過強烈,云傾抬頭見小家伙一張小臉泫然欲滴的樣子,趕緊拍開腿上的大手,伸手就將陽陽給抱了過來。

           “怎么了?要不要媽咪喂?”陽陽拿過一邊的手帕,給小家伙擦了擦嘴,又細心地擦掉落在衣服上的米粒。

           陽陽正準備說話,就見一旁的流氓叔叔瞇起眼睛,小家伙害怕地一抖。

           傅老爺子人老心不老,也瞧出了小曾孫和這小子不對盤,老人家都會疼愛小的那一個,見傅彥彧這小子不著聲色地威脅,老爺子敲了敲桌沿,語氣威嚴道:“瞪我的小曾孫干什么,好好吃飯!”

           見老爺子教訓傅彥彧,云傾抿著唇,悄悄地看了眼身旁的男人。

           害怕他的牛脾氣上來,卻見他一句話也不說,低頭,慢條斯理地喝著湯,這才悄悄地松了口氣。

           ***

           吃完飯,陽陽就屁顛屁顛地跟在老爺子身后,整理魚竿、魚食,見鐘伯將東西都放上了車,自己不知道從哪里擰了個小紅桶,也小心地放上后備箱。

           這么多年,除了在電視上看見,陽陽還從來沒有自己釣過魚。

           此時,他興奮的心情已經讓他忘了,自己這一走,媽咪就要落入大灰狼的口袋了!

           見太爺爺上車,陽陽也撅著屁股想要爬上去。

           云傾趕緊走進,抱著小家伙的腋下,將他放進了后座,她低斂著眉,不敢對上同樣坐在后座上嚴肅的老爺子。

           陽陽屁股挨著座椅,這才有功夫看向媽咪,他眼睛一瞟,突然看見走向車庫的流氓叔叔,小家伙趕緊站起身來,小胖手捧住云傾的臉,嗓音柔柔地:“媽咪,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釣魚?”

           云傾笑了笑,理了理小家伙的衣領,囑咐道:“陽陽釣魚的時候不要到處亂跑,要聽太爺爺的話,知道嗎?”

           陽陽聽了媽咪的回答,有些失望,提防地看向一邊的傅彥彧,眼睛盯著媽咪,又不放心地囑咐:“那你等我回來?!?/p>

           “嗯,媽咪在家里等你?!甭牭絻鹤拥脑?,云傾心里暖融融的,在小家伙臉上親了一口。

           陽陽這才放下心來,坐在車里,乖乖地對云傾揮了揮手。

           見車輛逐漸遠去,云傾這才收回目光,正準備進屋,身旁就緩緩地停下一輛車,車窗降下來,傅彥彧幽沉深邃的目光望過來,只聽一聲低沉暗啞的命令:“上車?!?/p>

           云傾懵了一下,條件反射地問:“做什么?”

           傅彥彧見她傻乎乎地望過來,眉目一展,想到后座上放著的衣服,男人薄唇微張,輕飄飄地吐出兩個字:“約會?!?/p>

           什么?

           約……約會?

           在傅彥彧極具誘惑力的眼神下,云傾紅著臉,有些扭捏地快速抬頭看了他一眼,迅速垂下眸子,聲音很小,害羞道:“那,那我進去換件衣服?!?/p>

           見小丫頭一張臉紅的都要熟透了,傅彥彧好心情地推開車門。

           隨著他的靠近,云傾突然感覺呼吸不暢,突然想到自己正身處大門口,兩人這般情態,她擔心被人看見,緊張地后退一小步。

           看著男人西褲下筆挺的雙腿,精瘦有力的腰身,散發著蓬勃熱氣的胸膛,云傾不動了。

           傅彥彧抓住她的胳膊,將她拉到自己身前,一手落在她的腰眼處輕輕摩挲,男人嗓音暗啞,是屬于男人性感的中低音:“衣服在車里,我們直接去?!?/p>

           去?

           去哪里……?

           還沒反應過來,云傾紅著臉就被傅彥彧推上了副駕駛。

           老宅在郊區,車輛卻不是往城區里開,反而越開越偏。

           看著車窗外閃過的叢林樹木,一圈圈的盤山路向上開去,周末的清晨,偶爾可以看見背陽的山崖邊還沒來得及褪去的白雪,云傾一手抓著安全帶,有些不明所以地看著身旁開車的男人:“我們這是去哪兒?”

           和她想象中的約會有點不一樣……

           不是應該去逛逛街,看場電影,或者找一家咖啡店聊聊天……

           直到車輛停在草坪上,云傾看著那大大‘檀山溫泉’幾個字,她突然覺得自己有些跟不上他的步調,難道是她太異想天開了o(╯□╰)o

           車停穩,傅彥彧偏頭看了小丫頭一眼,見她緊張地揪著胸前的安全帶,臉頰紅彤彤的,顯然是知道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見她面色猶豫,磨磨蹭蹭地不下車。

           目的得逞,傅彥彧當然不會允許她臨陣脫逃,男人高大的身體越過座椅,伸手替小丫頭解開安全帶。

           安全帶松開,云傾看著傾身在面前的傅彥彧,男人額骨寬闊,由于他靠的太近,云傾都能聞到他額上短發的清香,想到待會可能發生的事,她心里升起一股子氣惱來。

           她的大姨媽來得快去的也快,昨天晚上被他抱著折騰,她以大姨媽剛走,身體不舒服婉拒了男人,沒想到現在還是沒能逃脫。

           她可不會認為,這滿肚子壞點子的男人,會大發善心地讓她只泡泡溫泉。

           剛才在車上,她回頭就看到了身后座椅上放著的一個小行李箱,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準備的……

           云傾惱羞成怒地抬頭瞪著眼前的男人,男人俊朗的面容近在眼前,呼吸間還能聞到他身上淡淡的煙草味,男人一雙棕灰色的眼睛里泛起了淡淡的金色光澤,顯然,這昭示著他的主人心情是非常愉悅的。

           傅彥彧一只手擒住小丫頭尖尖的下巴,男人大拇指摩挲著女人柔嫩光滑的肌膚,眼神晦暗深沉地盯著眼前秀色可餐的櫻桃小嘴。

           云傾想到自己今個早上還沒來得及化妝,起床后便去廚房幫忙鐘伯做飯,送走小家伙,還沒來得及回房間抹上護膚品,就被傅彥彧堵上了車。

           此刻,見男人目光一眨不眨地盯著自己的臉瞧,剛才的氣惱瞬間拋到了耳后,云傾心里生出一股子難為情來。都說女為悅己者容,她現在的心情大抵如此,害怕他這么認真的目光會將自己眉毛里新冒出的一個小痘痘瞧見,云傾趕緊伸手,就要擋在面上。

           手被男人干燥粗糲的手掌握住,她還沒來得及有所反應,就覺得唇上一熱。

           她瞪大眼睛看著男人微闔的眼簾,蜷曲的睫毛在他的臉上落下一塵暗影,距離太近,她雙眼眩暈的閉上。

           嘴唇被男人溫熱有力的唇瓣完全覆蓋,他沒有急于進攻,在她的唇上輕輕磨礪揉弄,偶爾伸出舌尖輕輕描繪著她的唇線。云傾被他撩撥地輕輕呻-吟出聲,紅唇微張,主動地伸出小舌就要勾住唇上作亂的舌尖。

           脖子被女人纖細的手腕抱住,傅彥彧這才微微睜開眼,男人微瞇的眼神十分享受,尤其是感受到唇上女人急不可耐地輕舔,她委屈的哼聲,就像一只撒嬌的小貓。

           傅彥彧反守為攻,男人不再慢吞吞地誘惑,而是化身為狼,大舌毫不留情地抵入小丫頭的口中,感受到她無措的退縮,男人大手按住她的小腦袋,壓著她朝自己靠近。

           慢慢,吻著便有些變了調。

           衣擺下鉆入了男人溫熱的大手,冷不防地被碰觸,云傾難耐地想要躲避。

           距離上一次已經有一個多星期,好不容易碰面,卻遇見了大姨媽突襲,傅彥彧憋了一肚子的火,只能每天晚上摸摸捏捏地解解饞。

           現在,知道自己終于可以動手了,那被解了禁忌的男人瞬間就化身為狼,恨不得將眼前的小女人一口吞吃入肚!

           在小丫頭呼吸不暢之前,傅彥彧及時放過了她。

           他想,不急于一時。

           云傾想,今天看來是逃不掉了……

           ***

           傅彥彧一手擰著行李箱,一手牽住云傾的小手,帶著她走進了檀山溫泉的大廳。

           傅彥彧對迎上來的經理點了點頭,沒有多說話,攬著小丫頭的腰就進了電梯。

           有些害羞地跟在傅彥彧身后進了房間,房門關上,她就全身緊張起來。傅彥彧卻沒有動作,將手中的行李箱打開,將小丫頭的泳衣從里面拿出來,拍了拍床沿,命令著說:“換上?!?/p>

           床邊那套大紅比基尼套裝擺在床邊,云傾的臉瞬間就爆紅了!他什么時候買的?!大紅的顏色,讓她想起來自己那件一次都沒來得及穿的比基尼。

           “你,怎么不換?!”看著他一本正經的樣子,云傾反駁地問著。

           一想到要穿著這樣站在他面前,云傾就覺得全身的血管都燒了起來!她還從來沒有這樣在他面前穿過……

           一聲輕笑,傅彥彧站起身來,男人手里拿著一件黑色的泳褲,挑眉看過來:“一起換?”

           呸!流氓……

           云傾快步拿過床邊的泳衣搶先一步奔進了洗浴間。她一邊換衣服,一邊就想,這人是多么可惡!將她撩撥到全身發軟,正當她期待又緊張的時候,他卻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居然一本正經地說要泡溫泉……!

           等她換好衣服,搭著浴巾出來,房間里已經不見傅彥彧的身影。

           ---題外話---【先更5000,稍后還有一更~】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