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153.154看把你折騰的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洗浴室與主臥隔了一道屏風,傅彥彧背靠著墻壁,男人身高腿長,一只腿曲起,微微抵著墻,男人指尖夾著一根煙,眼圈從他的口中吐出,一圈一圈淡淡地卷起。

           云傾隔著飄渺的煙霧看著傅彥彧那張朦朧的俊臉,男人眼神下移,是毫不掩飾地炙熱,他視線中的壓力讓云傾生出了逃跑的心思。

           仿佛知道她的想法,正當她準備逃脫的時候,手腕被男人用力地拽住。

           傅彥彧隨手將煙蒂扔在腳邊,剛才拿過煙的手撫上女人柔嫩白皙的臉頰,云傾朝后退了一步,卻被他拉過來抵在墻上,男人指尖那薄薄的一層繭在臉上勾起摩挲,一點一點地揉捏,認真的樣子仿佛不帶一絲***。

           臥室里,陽陽小身板仰躺在枕頭上,翹著二郎腿,小腳丫一晃一晃的,電視里正放著當下流行的卡通片,云傾想要斥責傅彥彧一句,卻又擔心臥室里的陽陽聽見了,只能毫無威懾力,又羞又惱地瞪了眼前高大的男人。

           傅彥彧目光沉沉地落下來,他的視線落在眼前女人嬌嫩的紅唇上,粗糲的指腹紋路細細地摩挲著,云傾克制心底涌起的顫栗,壓低嗓音岔開他的注意力:“水還是熱的,你快去洗?!?/p>

           “你就讓小家伙睡房間?”

           傅彥彧隔著屏風看了眼臥室,低頭有些不滿:“那我睡在哪?”。

           聽他的語氣就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云傾臉上燥熱,伸手抵在他的胸前,手臂用力就要推開。

           見小丫頭不回答,還想掙脫自己,傅彥彧擰了擰眉,長腿一伸就站在她的腿間,一手放在云傾的腰后,大手攬著女人挺翹地臀就朝自己胯下頂,動作粗魯,語言卻格外地在乎情理:“你說,我怎么辦?”

           三天沒碰,眼見著母子倆和好了,傅彥彧便一直等著今晚。

           小丫頭洗澡的時候,他就想沖進去,無奈一旁的主臥里躺著自己的兒子,他終歸還是有所顧慮,本來以為晚上有的是時間,也不急于一時,卻不料小丫頭今晚要抱著兒子睡攙!

           “涼拌!”

           云傾被他頂的小臉燥熱,擰著他的胳膊就將從他的手臂下鉆了出去。

           傅彥彧雙手放進口袋,姿態閑適,幽沉的視線看著小丫頭焦躁躁地奔進了臥室。

           “媽咪,快過來!”陽陽看見云傾出來,趕緊拍了拍身旁的空位。

           聽了小家伙的呼聲,云傾剛一坐在床邊,就見陽陽扭著小身板鉆進了懷里,云傾愛憐地伸手捏了捏小家伙肉嘟嘟的小臉。

           “媽咪,你的臉怎么這么紅?”

           陽陽看著云傾紅彤彤的臉,小家伙以為媽咪發燒了,趕緊拉著云傾的胳膊,伸出小手就要去摸。

           “……媽咪是被暖氣熏的?!痹苾A半空中截住小家伙的手,將胖乎乎的小手握住手中。

           “媽咪,”陽陽說話有些猶豫,想到最近好不容易和媽咪睡一次覺,他可不想半夜再被抱回小床上了,小手揪著云傾的浴袍,皺著一張小臉,擔憂地說:“你可不可以不要讓壞叔叔抱我回房間?”

           見陽陽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升起的憂郁,知道小家伙在擔心什么,云傾點了點他的小鼻梁,笑著說:“媽咪今晚要抱著陽陽睡,誰都不能把陽陽抱走?!?/p>

           陽陽不確定地看了眼,聽見媽咪的話,知道她完全站在自己這邊,小家伙立馬高興地滾到云傾懷里,拉著云傾的手,催促:“媽咪,快去關燈!”

           說完,自己哧溜地滑下床,踩著腳邊的男士大拖鞋就朝門口跑去。

           見陽陽利落地給房門加了栓,想到那已經站在浴室里的人,云傾有些無奈又好笑地瞅著小家伙爬上床。

           “媽咪,快關燈!”

           陽陽拉開被子,率先拱了進去,想到今晚自己終于再次重回大床,而流氓叔叔則被自己關在了門外,見媽咪關了燈,小家伙這才興奮道:“流氓叔叔一看我們都睡覺了,肯定就沒人給他開門了,他就沒辦法進來了!”

           聽出小家伙聲音里的興奮,云傾好笑地將他的手握住,放進被子里,輕聲哄道:“那我們趕快睡著?”

           “嗯!”

           ***

           傅彥彧出來的時候,房間里靜悄悄的,臥室里的燈關著。

           傅彥彧微微擰了擰眉,走到床邊,看著床中間那抱在一起的小小人影,在遠處暗黃的廊燈光影中,只見小家伙微張著小嘴,輕輕地打了個鼾,傅彥彧難得的笑了笑,心里的邪火也按捺了下來。

           男人動作輕緩地拉開一邊的被子,睡在靠門的一側。

           被子里,傅彥彧長臂伸展,越過中間的小肉團,骨節分明的手指摸索到女人柔軟的手臂,男人長腿一勾,直接壓在云傾的腿上。

           隨著他手上動作越來越放肆,云傾憋不住了,眼睛瞬間睜開,清明的就像剛才根本沒睡著一樣,她氣惱地拽住在身上作亂的大手,看了眼懷中的陽陽,一雙桃花眼波光瀲滟,壓低聲音吼道:“好好睡覺!”

           “你沒睡?”傅彥彧笑著問。

           聽著他嗓音里的調侃,云傾臉倏地更熱了,踢了他一腳,悶悶道:“別鬧了,明天爺爺壽辰,你不是還要早起?!?/p>

           正當云傾提防著他還會有所動作的時候,傅彥彧卻一手枕在額頭上,已經睡著了。

           ***

           第二天早上,陽陽小朋友從媽咪香香軟軟的懷里醒來,小家伙迷怔著雙眼,先看了眼周圍的環境,這才發現自己還在主臥!見媽咪還睡在一旁,陽陽打了個小哈欠,瞬間又軟綿綿地趴回了被子。

           看,沒有流氓叔叔,媽咪還是自己的。

           陽陽小朋友抱著云傾的胳膊,朝她的胸前擠了擠,小臉蛋蹭了蹭,覺得安心極了。

           ***

           今天是老爺子的壽辰,老爺子的意思是全家人一起吃個飯,團團圓圓地見個面就好。

           可是,身處這樣高位的人,便是自己有心不讓人知道,也會有人打聽著來送禮。雖然遠在江城,可是來送禮的人卻分毫不見少,便是江城的一些世家大戶聞到了風聲,從一周前,就開始找人往老宅里送禮。

           看著管家放進庫房里的禮品,老爺子皺著眉,哼了哼,倒也沒有真的當著人的面給難堪。畢竟他身處這樣的環境,不說他們是沖著他的面子來的,便是如今自己兒子傅政聲坐在總參的位置,老人家也總會多些考慮。

           “等明個兒過了,把這些禮都點一點,送回去?!崩蠣斪与S手翻了翻賬簿,眉頭緊皺,嘀咕著。

           “有些是您的老戰友送來的,只是一些養生品,送回去恐怕不大好?!辩姴噶酥纲~簿上的幾個人,征詢著老爺子的意見。

           傅老爺子將老花鏡朝鼻梁上推了推,拿著放大鏡細細地瞅了幾眼,點了點頭,道:“這些你看著辦?!闭f完,就放下放大鏡。

           老爺子顫顫巍巍地摘下老花鏡,端起一旁的茶水,一手拿著杯蓋劃了劃熱茶,抿了一口,才問:“聽說,昨個兒,傅彥彧那小子去見了什么人?”

           “是柴爺,江城黑道上的老大?!?/p>

           “這小兔崽子,想干什么???!”

           傅老爺子“啪”地一聲將茶杯放在桌沿,一張臉拉得老長,眼睛里噴著怒火,有些恨鐵不成鋼地拿過靠在一旁的拐杖,用力地點了點地,就要站起來,出去教訓那不聽話的兔崽子!

           他們傅家三代為將,如今到了兔崽子這里,他什么路不走,偏偏去沾那些骯臟的東西!雖然對他經商頗有微詞,可是,老爺子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這也是造福全國的事,他礙不著去說。

           現在倒是好了,一條道走到黑!

           看樣子當年真不應該心軟,再丟到軍營里磨礪個幾年,怎么也不會變成如今這幅樣子!小時候做些混混的事也就罷了,現在人都這么大了,孩子都有了,再翻身進去,他到底想干什么?!

           非得氣死他這個老頭子!

           “老爺,您慢點!”

           鐘伯趕緊收起賬簿,跟在老爺子身后,見老爺子手臂上青筋暴露,分明是氣急了,他一邊擦著額上的汗,一邊替小少爺解釋:“您別急,說不定小少爺是有什么特殊原因?!?/p>

           “這混小子能有什么事!”

           老爺子跺了跺拐杖,重重地喘了一口氣!

           ***

           長廊上早早地掛起了祝壽的紅燈籠。

           因為今年壽宴都是自家人,今天趕到老宅的除了家里小輩,還給一些有著幾十年交情的戰友送了請帖。畢竟這個歲數的人,過一次就少一次,能見面的時間也是越來越少。

           季連生秉著晚輩的禮數前來拜訪。

           傅老爺子看著眼前的晚輩,不可避免地再次想起自己的女兒,如果當初女兒能和這個晚輩順利結婚,現在肯定生活幸福美滿,怎么會那么早就走了!

           唉,世事真是作弄人……

           老爺子正準備說話,就聽見庭院外小曾孫清脆的嗓音。

           “太爺爺,生日快樂!”

           陽陽一早上起床,就從書包里翻出了自己畫的賀卡。

           小家伙想著自己過生日最期待的就是能收到禮物,他便去問太爺爺喜歡什么,再叫媽咪幫忙買,結果太爺爺只是摸著他的腦袋,樂呵呵地說喜歡他。陽陽糾結著想了好久,太爺爺喜歡他,他又不能變一個自己出來。

           有一天,陽陽看見班里的女同學送給另一個同學生日賀卡,看見另一個男同學一張臉上都樂開了花,小家伙眼前靈光一閃,也想買一個給太爺爺。

           可是,賀卡上都沒有他……

           于是,小家伙花了兩堂課的時間,買了張空白的賀卡,親手把自己畫了上去。

           看見小曾孫紅撲撲著一張小臉跑進來,傅老爺子緊皺了一早上的額頭,瞬間就舒展開來,老爺子將放在身前的拐杖放在一邊,樂呵呵地將小家伙拉到身前。

           “太爺爺,這個送給你!”

           陽陽就手中的賀卡遞到太爺爺面前,一雙棕灰色的大眼睛閃閃發光,小眉毛微挑,閃著興奮的光彩。

           季連生見了,有些恍惚地以為看見了兒童時代的傅晚。

           沒想到小曾孫還給自己準備了禮物,老爺子好像第一次收到禮物一般,高興地眼角皺紋都疊了起來,老人家慈愛地笑著接過來,沒有急于打開,有些好奇地問:“陽陽送給太爺爺的是什么?”

           “太爺爺不是喜歡陽陽嗎?陽陽就畫了一個送給你!”小家伙耳根紅彤彤的,說到‘喜歡’兩個字的時候,聲音小了些,好像有些不好意思。

           “那太爺爺可要好好藏起來!”

           傅老爺子兩手捧著小賀卡,慢慢地打開,只見上面赫然一個黑漆漆的小團子,瞧不出人形來,一張臉上畫了個大大的嘴巴,腮幫子鼓鼓的,好像正吃著什么東西。

           “哈哈?!?/p>

           見傅老笑出聲,季連生也有些好奇,走進來一看,哪里看得清人,小小的一團黑影裹在一堆美食中間,倒是和小家伙肉嘟嘟的身形有些像。

           “……不好看嗎?”

           見太爺爺和季老師都在笑,陽陽有些不好意思地扭著小手,緊張地問著,他第一次畫,畫了好幾遍,也就這張拿得出手。

           “沒有,太爺爺很喜歡!”傅老爺子笑呵呵地將賀卡妥帖地收好。

           陽陽見了這才放下心來,小家伙知道主屋里有一架鋼琴,見季老師也在這里,便興奮道:“太爺爺,我還會彈生日歌!季老師上次教我的!”

           見小家伙看向一旁的鋼琴,老爺子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

           鋼琴上一直蓋著防塵布,大概昨天鐘伯打掃的時候忘了蓋上,漆黑的琴身在窗外熙熙攘攘的日光下,劃出了年代久遠的味道。

           老爺子嘆了口氣,目光落在小家伙興奮的面上,捏了捏手中胖乎乎的小手,看著季連生,“你帶他去吧?!?/p>

           季連生手指微微顫抖,他怎么會不記得這架鋼琴,這是他送給傅晚的鋼琴。

           打開鋼琴蓋,洗了手,將小家伙抱上了長凳,調好音,便站在一旁看著小家伙認真地彈起來。

           這首生日歌曲音簡單,沒有復雜的手法,對于接觸鋼琴沒多久的陽陽來說,已經算很不錯了,季連生滿意地點了點頭。

           ***

           早上起床,云傾給陽陽洗漱好,就見他神神秘秘地從書包里拿出一個小卡片,跑出了小院。

           整理好房間,想到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云傾趕緊朝前院走去,想要看看有什么事需要幫忙。

           走出小院,穿過回廊,就見前面的小花園里,有一個女人穿著大紅的長裙,外面披著一件寬松的羽絨服,正背靠著假山,手里捧著一個小碗,大口大口地吃著……什么?

           傅暖用湯勺滿滿地舀了一勺,揚起腦袋就往嘴里塞,這一抬頭不要緊,她有些受驚地瞪大了眼睛看著云傾,冰激凌滑進了喉嚨里,一陣沁涼襲來,她伸出凍得纖紅的手指,想要控訴云傾的突然出現,無奈被卡住了喉嚨,冰涼帶來的不適感,激得她一個勁地咳嗽。

           “你怎么神神秘秘的!走路都不出聲么?!”

           想到自己剛才窘迫的樣子被她看見,傅暖便打算先發制人!

           云傾紅著臉想要解釋,傅暖卻似很大度一般地揮了揮手,自我夸贊道:“算啦!算啦!我這人就一個優點,大度!你也不要放在心上?!?/p>

           云傾:“……”

           傅暖捧著冰激凌,偷偷朝外院看了眼,沒有看見單熠辰,這才松了口氣,又舀了一勺,美滋滋地朝嘴里塞,舌尖滾著冰涼,斜睨了云傾一眼,含糊地調戲著:“沒想到我那面癱的表哥這么厲害,看把你折騰的!嘖……嘖……嘖……”

           語調奇怪的三聲砸舌,云傾沒想到小姨子會這么開放,這種話也能拿出來說,瞬間被調戲地紅了臉,伸手壓了壓鬢角被吹起的發絲,遮掩自己的尷尬,她微微轉開視線,看著通向前院的長廊,問:“……你哥,在前院?”

           ---題外話---【5000+完畢,明天見~】周末加更(*^__^*)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