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117.119臭流氓居然勾引我媽咪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卻聽見陽陽一拍桌子,大聲喊著:“媽咪,我也要吃蝦!”

           一晚上沉默應對的傅彥彧,在看見小家伙跳腳的反應后,男人挑了挑眉梢,微微勾起薄唇。

           見小家伙爭著吃蝦,傅彥彧也不惱,索性剝好了就直接放進小家伙的盤子里。

           陽陽剛從云傾筷子上叼下一塊蝦肉,就見自己盤子里摞了兩三個蝦仁,小家伙斜著眼睛,偷偷看了眼還在剝蝦的叔叔,鼓囊囊著小嘴里含著蝦肉哼了哼,‘無事獻殷勤!’

           他才不會吃逆!

           傅彥彧抬眸瞅了小家伙一眼,在他鼓瞪的雙眼中,將手中剝好的蝦仁直接蘸醋,男人長指依舊清爽干凈,伸展著長臂低到云傾的嘴巴前面。

           云傾紅著臉,眼神羞澀的看了他一眼,拿起盤子放在他手下,卻見他不松手,只好斂下眼瞼,微張小嘴,就著他的手含進嘴里鼷。

           他什么都沒動,她卻感覺自己唇上仿佛被電擊了一般,一瞬間麻癢麻癢的。

           云傾偷偷地舔了舔唇。

           想起陽陽還坐在一邊,不知道有沒有看到剛才那一幕,她抬頭去看小家伙,只見他正扭著身子,鼓著腮幫子,瞪著傅彥彧。

           傅彥彧此時正拿著濕巾擦手,男人低垂著眼簾,在臉上投下小扇子一般的暗影,仿佛沒有注意到身旁小家伙火辣辣、恨不得將他盯出一個洞來目光,低頭、全神貫注地擦拭著自己的手指。

           白熾燈光下,男人手指修長有力,骨節分明,不慌不忙的動作下,更突出男人身上一派沉穩的氣質。

           “看我做什么?還不好好吃飯?!辈蛔杂X地帶了份責備。

           “哼!臭流氓!”陽陽將雙手抱在胸前,抗拒的看著對面的叔叔。

           怎么以前就沒有看出來,他有這種野心?!

           居然想從他這里把媽咪搶走?!

           都怪自己當初不懂事,引狼入室!

           現在好了,不僅兇他,打他,對他是一點也不好!居然還要搶走媽咪!簡直是——!

           那個故事叫什么來著?

           撿了個西瓜,丟了芝麻!

           對,就是這個!

           陽陽心里憤憤不平,臭流氓!居然勾引我媽咪!

           傅彥彧的劍眉蹙起,擦了擦手,將餐巾布放在一邊,男人棕灰色的眼眸嚴肅地凝視著對面的小家伙。

           對上他的目光,陽陽有些害怕地緊緊抿起小嘴,不服輸地想要瞪回去,卻又不敢,坐在高高的板凳上,悶悶地抱著胸。

           云傾的視線落在這一大一小兩人身上,一個模子里出來的兩張臉,仿佛穿越了時間對視,多少有些溫馨的滑稽感。

           ***

           吃完飯,還是最開始的年輕女服務員進來結賬。

           她站在可愛的小家伙的旁邊,見他氣鼓鼓地和上座的帥哥對視,好像吵架的樣子,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心里著急??!

           這小家伙不是說給她電話的嗎?

           怎么現在像是忘了一樣!

           她,要不要提醒一下。

           ……

           “您,有什么事嗎?”

           傅彥彧低頭刷卡,陽陽還在倔強的對峙,只有云傾瞧見了漂亮服務員落在陽陽身上的視線,詫異地問著。

           “???!”

           女服務員驚愕的抬起頭,仿佛自己打算耗墻角的事被對面女人知道了一般,一時面紅耳赤,只覺得她在明知故問。

           傅彥彧抬眸看了眼,將簽單放在一邊,男人用長指敲了敲桌面,提醒女服務員離開。

           電話還沒有要到,女服務員有些不開心,憤憤地瞪了眼云傾,突然覺得眼前的小家伙也不可愛了。

           云傾摸了摸臉,沒發現自己臉上有什么。

           可是,怎么感覺這一天自己老是被人瞪……

           一行人除了餐廳。

           陽陽這回學聰明了,不和他并排走,也不走在前面,他拉著云傾的手,慢慢吞吞地跟在流氓叔叔背后,落后幾步地朝停車場走去。

           “云傾?”

           一聲疑惑的試探從身后傳來。

           云傾回頭,正好看見顧流笙和一行人從餐廳里走出來,顧流笙身姿筆挺,一件厚實的剪羊毛大衣,內搭淺粉色的襯衫,裝扮時髦又年輕,一身歐倫紳士風,趁得他在一行人中尤為顯眼。

           云傾牽著陽陽的手,笑著打招呼:“顧總?!?/p>

           顧流笙和那行人匆匆說了幾句,只見他們都朝這邊望了幾眼,一位看上去位高權重的老人,一雙眼睛猶如寒刃,掃了云傾一眼,拍了拍顧流笙的肩膀,說了幾句,便帶著一行人離開了。

           顧流笙將手中的文件遞給身后的助理,這才朝云傾走過來。

           回了趟意大利,只覺得進了牢籠,忙完了事,便匆匆地趕回中國,即便好久沒有見面,和她在同一個地方,也知道她在哪里,顧流笙心里便安穩下來。只想著等忙完了這陣子,他再抽空去找她,卻沒料到能在這里遇見。

           “一個人來的?”顧流笙朝四周看了眼,帶著自信的笑容,低頭問云傾。

           “……沒有,和,朋友一起過來的?!?/p>

           她現在還沒想清楚怎么介紹傅彥彧,他們現在的樣子,應該是在一起了,可是,誰都沒有明確地說,她心里也會帶著一絲絲不確定。

           顧流笙見她一瞬間羞紅的臉,瞳孔猛的一縮,隨即又恢復正常,笑著問:“男的,女的?”

           還沒等云傾回答,顧流笙看著她身后走進的男人,瞬間瞇起了雙眼。

           傅彥彧走到云傾身邊,朝顧流笙禮貌地點了點頭,伸手自然地攬住她的腰,低沉的嗓音不帶一絲情緒地問著:“認識?”

           這是第一次在熟人面前讓人知道兩人的關系,云傾一瞬間羞得面紅耳赤,眼中波光閃閃,抬眸羞澀地看了眼他,輕輕瞟了眼一旁的顧流笙,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介紹著:“這是陽陽的爸爸?!?/p>

           雖然知道這小家伙是他的兒子,可是,知道是一回事,被云傾這么介紹出來又是一回事。

           她這樣明白的介紹他的身份,分明已經接受了他!

           顧流笙沒有想到,自己不過就是回了一趟意大利,怎么事情都變了樣呢?!

           意大利也是!這里也是!

           他不想要什么未婚妻,可是有家族利益做牽絆,他想要做繼承人,就沒辦法抗拒!他想要眼前的女人,可是,怎么又晚了一步,又被他捷足先登了!

           顧流笙眼中情緒翻滾,更多的是憤憤不平!

           他有些怨恨上天,對他這么不公平!

           這一次,他并沒有比傅彥彧晚,怎么偏偏又是他!

           他以為自己是家族唯一的繼承人,偏偏眼前這人又要來和他搶!

           此刻,堆積在心中的怒火都被激發了出來,他的眼睛突然就赤紅了。

           傅彥彧對上顧流笙的視線,男人眸中沉寂平靜,在那棕灰色的瞳仁之下,其中翻滾著怎樣的思緒,沒有人能夠看得出來。

           “怎么了?不舒服嗎?”云傾看著顧流笙緊蹙著眉頭,臉上泛紅,擔憂地問著。

           話剛問完,只覺得男人的手隔著大衣毫不留情地掐住她的腰。

           云傾疼得吸了口氣,抬眸不滿地瞪了他一眼。

           在顧流笙看來,這樣的目光卻是欲語還休,兩人情意綿綿的對視,和對年前一樣,仿佛任何人都插不進去。

           顧流笙瞇了瞇眼,握著拳頭的手慢慢松開。

           在云傾關切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時,顧流笙舒展了眉眼,笑著安慰她:“沒事,你不用擔心?!?/p>

           “真的沒事?”云傾有些不放心,又問了句。

           “嗯,不騙你。你們快回去吧?!鳖櫫黧蠈㈦p手放進褲兜里,含笑地看著云傾。

           傅彥彧的視線落在顧流笙身上,男人微不可見地蹙了蹙眉,隨即面色恢復沉寂,他攬著云傾的大手微微用力。

           “那,我們先走了?!?/p>

           揮了揮手。

           顧流笙看著遠去的一家三口,壓抑在心中的怒火瞬間就不可收拾地噴發出來,他一腳踢在身旁的車身上,車身現出一個明顯的坑,顧流笙從錢夾里甩出一打錢,抬腳就走。

           他回到自己車上,尤不解恨。

           想了想,顧流笙將電話拿在手中,踟躕片刻,還是撥通了電話。

           聽見電話那頭馮韻蕘的聲音,顧流笙捏著手機的手指緊了緊,閉了閉眼,他張開唇瓣,幽幽地吐出馮韻蕘最不想聽到的話。

           “云傾找到了,在江城?!?/p>

           ---題外話---【這缺愛的小情敵~這占有欲極強的小情敵~該以暴制暴么~~?】嘿嘿,顧流笙終于拉開了戰爭的閘門~~~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