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無限雙修

        第一五四章 墳前祭拜

        無限雙修 就舞 5606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距離父母的忌日還有三天,吉祥一行人來到這片故土,立在吉府的廢墟前,吉祥百感交集。這里充滿著他童年的快樂與悲傷,看著碎瓦和焦土,淡忘的記憶重返腦海,在他沒有察覺的時候,兩行淚滑過臉頰。

           “祥哥!”

           溫柔貼心的蘇萌替吉祥擦去淚痕。

           吉祥一怔,這才知道自己竟哭了,自嘲道:“事到如今,我竟然還有沒流干的眼淚?!?/p>

           納蘭卓瑪道:“我們今晚要在這里過夜嗎?”

           蘇阿九搖頭道:“不好,我們還是去村子里找家客棧落腳,這里有的除了碎石破瓦之外,就只剩下記憶而已,看看就好,過于留戀,會忽略前進的東西?!?/p>

           吉祥點頭道:“義父所言甚是,我們去客棧休息一天,明天早上去我父母的墓地除草掃墓,等到他們的忌日再進行正規的拜祭?!?/p>

           他們在附近的小村找了家客棧落腳,這里雖然不是武神宗的地界,但距離武神宗并不遠,因此地面上很安寧,尋常盜匪根本不會靠近這里,就算是惡名昭彰的幫會,也會故意避開武神宗觸手可及之處,畢竟老武神的威名天下無人不知。

           次日清晨,幾人去掃墓。大理石的墓冢,花崗巖的石碑,都是由蘇阿九出錢修建的。他每年都會來祭拜,聘請專人每天打掃,因此墓地很整潔,沒有雜草,祭品也是三日一換,長久不斷。

           吉祥等人動手也只是做做樣子,掃掃塵土,擦擦墓碑,上一柱香,在墳前磕幾個響頭。當他跪在墳前,一個頭磕在地上,便再也抬不起身了。多年來的思念一口氣發泄出來,他蜷縮著身子,淚如泉涌。

           “祥哥……”

           幾女憐惜的看著吉祥顫抖的背影,可她們都知道,這時候還是讓他痛快的哭出來才最好。

           第一天只是簡單的掃墓,第二天開始做準備,香案,供品,等等拜祭所需之物。第三天,父母的祭日……

           沒有音樂,沒有別人,只有吉祥他們八個。蘇阿九和往年一般,提著一壇好酒趕在別人之前來到墓前,在墓碑和自己面前各放了一只碗,倒滿酒。

           蘇阿九端起來飲下,嘆道:“寶林啊,一年沒見,你還好嗎?怎么樣,哥哥如今這副模樣不錯吧?我修為恢復了,還更上一層樓,如今已經有天上天二斗的實力,這都是你兒子的功勞。他啊,比你我都要出色,尤其在女人緣上。你的兒媳婦可各個都是了不起的人物,有神女,妖女,郡主,神族的血脈,甚至還有圣獸?!?/p>

           他端起另一只碗,將酒淋在墓碑上,續道:“我趕在孩子們來之前先來,就是有些話要對你說。祥兒這些年遇到了很多事,如今他已經是擁有很高修為的人,像他這么年輕就擁有如此功力,也算是史無前例了。他這次來祭拜你們,消息定然會傳出去,黑衣組織一定會有所察覺。也就是說這是祥兒對他們發出的挑戰書,他要讓那些人知道,被他們殺死的吉寶林的兒子還活著,并且回來報仇雪恨了。這是祥兒的堅持,是一個做兒子的心意,我無法阻止,但我不得不說,這很危險。黑衣組織的實力之強,是連天上天七斗的高手也為其賣命的程度,其中還有多少好像大熊那種等級的人物我們根本不知道。我不想說別的,只希望你們在天之靈保佑他能夠平安無事?!?/p>

           蘇阿九在這自斟自飲,自言自語,一個時辰后,吉祥等人來到。他早知蘇阿九提早出門,猜到是來了墓地,想必是有話要避開自己和父母說。雖然不清楚內容,但父輩兄弟間的話題,也不好過問。

           吉祥來到墓前,先向蘇阿九施禮。蘇阿九點頭,起身到一旁的樹旁坐下,墓前留下吉祥和六個女孩。吉祥為首,六個女孩按照年齡成燕翅形分立左右,在吉祥跪拜時,六人也跟著跪倒叩首,即便**亦不例外。這與蘇阿九的情況不同,這墓中的人乃是吉祥的生身父母,且死者為大,就算她貴為神女,只要想做吉祥的妻子,這里就不得不拜。

           拜祭的過程很復雜,按照這里的風俗,有許多繁文縟節。吉祥一樣樣做好,直到三個時辰后,太陽略微偏西,方才結束。

           **上前道:“小祥,我們走吧?!?/p>

           吉祥低聲道:“你們收拾一下,然后就回去吧。我想在這多呆一會?!?/p>

           蘇萌上前道:“我們在這陪你好不好?”

           吉祥搖頭道:“不用,你們都回去,我想一個人靜一靜?!?/p>

           其他人不好說別的,收拾之后返回客棧,唯有蘇阿九在這陪吉祥飲了幾杯。待酒喝光后,他也離開,剩下吉祥一人靠在墓碑旁,仰望著夕陽,眼淚又流了下來。

           “爹,娘,孩兒定然會為你們報仇!”

           “哦?決心不小,但能否做到可就難說了?!?/p>

           本應無人的樹林中傳來人聲,吉祥頓時一驚。

           他心想:“糟糕,我思念父母,傷心過度,竟然忽略了對周圍的感知??杉缺闳绱?,能夠躲過我的耳目,可見對方的修為極高,只怕凌駕于我之上?!?/p>

           他長身而起,環顧四周,沉聲道:“究竟是何方鼠輩,藏頭露尾,不敢出來與你家小爺我見面嗎?”

           那人又是一聲朗笑,搖晃著從樹蔭中走出,冷哼道:“無知小兒,你以為老子怕你?”出現的不是旁人,正是造劍山莊莊主龍破天。

           吉祥皺眉道:“怎么是你?”

           龍破天笑道:“沒什么,上次攻打蘇家,結果大敗而回。我不會為自己的失敗找借口,但也并非全無收獲。從那個老怪物口中我聽到一件奇特的事,就是你這位蘇家老爺的義子,父親竟然也與那個蘇瘋子相識。能夠托孤給他,可見你的親生父親和那蘇乞子關系莫逆,可那個老乞丐真正交心的朋友并不多,而想起你的名字,我心中不禁出現一絲疑問,你和蘇阿九曾經的知己好友吉寶林究竟是什么關系。當然,如果是吉寶林的兒子,蘇阿九收你為義子,將偌大的蘇家全部托付給你自是沒什么好奇怪。但時隔多年,吉寶林的孩子怎么會突然出現?這無論如何都令人難以置信。雖然難以置信,但還是有一探究竟的價值,于是我便來了這里。這是吉寶林夫婦的墳墓,蘇阿九年年都會來此祭拜。我想就算你和吉寶林沒有關系,在這里埋伏蘇阿九,一雪當日在蘇家之恥也好,沒想到竟然還真中了。讓我意外的是你們這群烏合之眾不知耍了什么花招,修為竟然快速提升。四位天上天等級的高手,就算是我也不敢輕舉妄動,無奈只好躲藏在暗中,見機行事?;侍觳回摽嘈娜?,還真讓我等到了,如今這里只剩下你一個,其他人都已經返回客棧。等他們察覺到這里的氣息,再趕過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p>

           吉祥冷哼道:“結束?就憑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鄙硇我粍?,撲向龍破天。

           龍破天淡笑道:“小看你?不,我可沒有小看你,尤其知道你是吉寶林的兒子之后。同樣擁有古神族血統的我最清楚你那驚人的潛力,就好像當日你父親那樣。明明只有臨天級的修為,卻比至天級人還難纏,就算是我也費了一番手腳。要不是你母親的死給了他太大打擊,令他一時分神,只怕還……”

           “原來是你――”

           吉祥不等聽完,只覺腦袋轟隆一聲炸開,雙眼充血,全身混元氣沸騰,龍氣宣泄,殺氣籠罩整片樹林。

           龍破天冷笑道:“好重的殺氣,就和你母親死后,你父親當時的樣子一樣??上О?,我沒法殺你?!?/p>

           龍破天話音方落,從吉祥左右分別躍出兩道人影,正是徐睿和普度。這兩人好像兩把利刃,斜插向吉祥兩肋,若是換了別人,這時候理應扭身避讓,再伺機撤離,畢竟面對三名天上天級別的高手圍攻并非明智之舉。但吉祥已經被仇恨蒙蔽了雙眼,十年血債,兇手始終成謎,豈料今日竟奇跡般的有人自曝出來。此刻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將龍破天擊殺當場,為此他愿意付出任何代價,就算兩敗俱傷也在所不惜。

           “三間天地?天擒!”

           吉祥虛空踏步,在半空中又躍起一丈,對已經逼近背后的兩人視若不見,將全身的混元氣凝聚在掌心。

           “混沌無極?恒裂!”

           這招龍破天是見過的,龍人傲當日就是被這招擦了一下,結果幾乎喪命。而當時的吉祥還只有至天級修為,如今卻已經是天上天級,其威力定然更強。

           眼見混元氣凝結成的巨大圓球靠近,龍破天心頭一震,他挑撥吉祥是不想他逃,卻沒想到對方反應如此猛烈,全不顧生死,一副同歸于盡的氣勢。

           龍破天哼道:“老夫可沒空和你這種小孩子拼命?!彪p掌相對,手掌燃起熊熊烈焰。

           “巨掌火焰刀!”

           他雙臂同時擺下,巨大的火焰刀虛空浮現。

           “五行之氣?水!”

           空中的水蒸氣凝結成水矛,直刺火焰刀。噗地一聲,蒸汽大作,將吉祥,徐睿,普度三人瞬間包裹。

           噗噗兩聲,徐睿和普度的攻擊落在吉祥身上,他悶哼一聲,仍舊一往無前的沖向龍破天。

           龍破天見吉祥沖出蒸汽,嘴角掛著血跡,心頭冷笑:“這小子修為極高,功法又怪異無比,若是尋常動手,要勝他并不容易。但此刻他眼中只有仇恨,攻擊方式簡單且無視防御,漏洞百出,要對付他正是時候?!毖鄄€一眨,雙目變成紅色,但與月影那般血紅不同,而是好像跳耀的火焰閃爍著光澤。

           他張口吐出一物,好似鵝卵石,晶瑩剔透,發出紅潤的光澤。那物隨風而動,嗖地一下鉆入吉祥那混元氣的球體中,吉祥只覺一股強大的壓力從掌心傳來,球體破裂,裂縫滲出熔巖般的光芒和熱浪,好像爆炸的星球一般。

           吉祥大吃一驚,但仇人就在眼前,他怎能后退?絲毫不顧爆炸的熱浪,一頭鉆進核心,硬生生沖了出去。就連龍破天也沒料到會如此,轉身想躲,吉祥胸口霞光閃爍,九轉陰陽珠好似頑皮的精靈,在空中一晃,繞到龍破天背后。

           龍破天駭然道:“這怎么可能?”來不及細想,本能的在袖中一晃,天地間霎時變色,劍光直沖霄漢,仿佛連天也分開了。

           “啪――”

           九轉陰陽珠破碎成粉末,劍光不止,直刺向吉祥咽喉。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