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四十章 攤牌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8251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入住馬爾福莊園不久,魔法部就傳出了圣芒戈遇襲事件主犯,在南方巫師聯盟的合力圍捕下,在法國馬賽附近被伏的消息。消息放出的第二天,英國魔法部部長米麗森?巴諾德就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對圣芒戈遇襲事件始末的報告。隨后預言家日報也曝光了,襲擊事件的主要人犯照片,的確是那日我所見的幾個狼人。雖然人犯已經抓住了,但南方巫師聯盟拒絕引渡人犯,堅持進行跨界審理,人犯最后也由法國魔法部自行收監。

           我粗略的掃了一眼最新一期的預言家日報頭版,見標題已經更換成圣誕節???。顯然圣芒戈事情已成定局,也沒什么可看的了。

           ‘格雅,你說奧德家的老巫婆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我有些不安的皺了皺眉。

           “不過是棄車保帥的戲碼,先將那些注定成為炮灰的家伙推到臺面上,用來澄清自己;再利用國際法案,確保那些家伙,能在自己的勢力范圍內進行審判和關押;最后,等風聲平息,到時那些家伙是殺是放,還不是她動動嘴皮子的事?!备裱挪恍嫉睦浜咭宦?,甩甩毛茸茸的長尾巴,半瞇著眼睛,繼續趴在壁爐前打瞌睡。

           ‘不,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揖o抿著嘴唇,搖了搖頭?!斑@件事,如果站在我們這個角度,的確很容易看穿,但站在老巫婆的角度去想,這件事就很值得推敲了?!?/p>

           格雅疑惑的將頭瞥向我這邊,“你有什么看法?”

           ‘雖然我不是很了解那個老太婆,但通過神預的感知,和你的描述。她給我的感覺,還尚算精明,她能交出自己的爪牙,肯定不僅僅是為了撇清嫌疑。而以她那傲慢自大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主動幫忙抓捕人犯呢!’

           “那還不是因為你故意將嫌疑往她身上引,她配合著交出人犯,還不是為了清除自己的嫌疑。這種情況下,她主動幫助魔法部抓捕人犯,還能借法案弄個當地受審,這樣也方便她做手腳呀!”格雅說著沖我翻了個白眼。

           ‘如果想控制犯人在法國受審,只要保證人犯在法國被抓就可以了,這根本不需要當地魔法部出面協調圍捕。至于為了清除嫌疑的說法,你覺得那個老巫婆是在乎被猜疑的人嗎?’我說著,臉色不由得陰沉下來?!畬τ诳缃缱凡度朔?,按魔法界國際法案,這是要經由對方魔法部同意后才能進行。當然,為了方便行事,大家在這件事務上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先行動后提交報告,也很正常??赡阋?,被搜捕國也有權利拒絕。如果她真想保下這幾個人,只要頂著南方勢力拒絕跨界搜捕,英國魔法部又能奈何得了她?’

           “為了幾個手下,而得罪一個魔法部,你傻了吧!”格雅沒好氣的說道。

           ‘我當然不會認為她會傻到這樣做,我只是說,她既然有逼迫南方巫師聯盟拒絕的能力,那當然會對跨界搜捕有抗拒心理。然而,她能如此積極配合,不正說明她心里另有盤算。整行動她配合得太過積極,積極得有些不正常。這不僅不像她平時的為人,更不像一個掌握神預持有者應有的態度?;蛟S神預力量不會使人高傲自滿,但絕對不會使人謙卑?!?/p>

           “別瞎操心了,盧修斯已經承認了你的身份,有他為你作證,食死徒不會輕易上那老巫婆的當?!备裱艑捨康?。

           我抿了抿嘴,微微搖頭道,‘你想得太簡單了!你以為盧修斯真的對我一點懷疑也沒有?’

           格雅警覺的豎起了耳朵,“你是說盧修斯這些天的恭敬,其實都是在演戲?”

           我冷冷的撇了撇嘴,‘當然,這場戲不只是他在演,就連馬爾福夫人也不例外。他們自以為演得很好,只可惜演得太過了,反而露了餡。能在黑魔王倒臺以后全身而退的人,絕不是什么善茬。他對黑魔王的恭敬,也不過是依托在黑魔王擁有的強大力量的基礎之上,而我不過是他舊主的女兒,一個初出茅廬,還未表現出任何實力的小屁孩,他怎么可能會真心實意的恭敬對待,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

           “既然他打心底里并不認同你,那他為什么要費這么大的勁來接近你,他總要圖點什么吧!”

           ‘我想,他應該是想給自己多留條后路。畢竟大家都認為黑魔王遲早要復活,而對于盧修斯這樣一個叛徒來說,他當然是最擔心那天真的會到來。因此他要給自己找個籌碼,好讓黑魔王有理由不殺他,而收留黑魔王的女兒,當然就成了他活命的最好理由?!?/p>

           “既然他當你是保命的籌碼,就不可能會傷害你,那你還有什么好擔心的?”格雅疑惑道。

           ‘我擔心的不是盧修斯要故意傷害我,而是怕盧修斯會在見過艾瑪之后,懷疑我的身份?!胰嗔巳喟櫾谝黄鸬拿碱^,心里的擔憂又多了幾分。

           “確實,以你現在的樣貌和艾瑪進行對比,估計大家都會覺得,她才是黑魔王的女兒??晌覀冞€有可可作證,可可應該不會認錯自己的主人吧!”

           ‘艾瑪畢竟也是黑魔王的女兒,若她真的有意要爭,我絕對不是她的對手。奧德夫人想要控制食死徒,我無所謂,但她想借機除掉我,那才是我真正憂心的。一個奧德家族就夠我頭疼的了,萬一再加上食死徒的助力,我恐怕很難擺脫困境了?!?/p>

           “你如果還是擔心,那我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殺了艾瑪以除后患?!备裱耪f著目露兇光。

           我搖搖頭,‘艾瑪已經掌握了神預,即使對我倆產生不了作用,但也絕對不可小覷。而且她還有奧德夫人的幫助,想殺她恐怕沒那么容易?!?/p>

           “那你說,我們到底應該怎么做?”

           我想了想,緩緩說道,‘兩邊都得下功夫,老巫婆那邊,要想辦法讓她覺得,我已經對她無法造成威脅讓她放松警惕;盧修斯這邊,則要想辦法施壓,讓他勸說那些食死徒不投誠到老巫婆身邊?!?/p>

           “可行嗎?”格雅懷疑道,“以你現在這張臉,老巫婆確實有可能會對你的身份重新進行估量,但老巫婆一旦暴露艾瑪的身份,你怎么能確保食死徒不投入到她的門下呢?”

           ‘黑魔王女兒這個身份說穿了,不過是食死徒為了活命用來投誠的一個借口。既然利用身份的優勢,我比不上艾瑪,那只能利用我的其它優勢,來為食死徒的找更好的投誠借口?!氲竭@里,我不由得瞇起了雙眼,是死是活,恐怕就看這一次了。

           當天晚餐結束后,我便開口對盧修斯說:“馬爾福先生,有些事情我想和你單獨談談?!?/p>

           盧修斯驚訝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看他的夫人,馬爾福夫人望了一眼他的丈夫,微微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那我們去客廳聊吧!”盧修斯說著,率先站起身來走出了餐廳。

           “不知小主人想聊什么?”盧修斯一邊恭敬的說道,一邊放松的坐在了沙發上,顯然身體比嘴巴要誠實得多。

           我笑了笑,坐在了盧修斯的對面,“艾瑪?里德爾你見過吧!”

           盧修斯看我的眼神立刻就變了,雖然他表面上沒有流露出一絲情緒,但他聽到名字的那一刻,瞳孔不由得放大了,顯然是被我猜中了。

           “呵呵,這家伙好像很緊張呀!連氣息都變了!”格雅一邊得意的說道,一邊警惕的盯著盧修斯。

           “小主人,您剛才說的是誰呀?”盧修斯假裝平靜的說道。

           我也裝作吃驚的一愣,“這么說,你并不認識奧德夫人收養的孩子了!我聽說,她和我長得非常像,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馬爾福先生真的沒見過嗎?”

           “還有這樣的奇事?”盧修斯故作驚訝的說道,“小主人見過這個人嗎?”

           我微微遺憾的搖搖頭,“沒有,不過能和我長的一模一樣,又恰巧姓里德爾,你說,她會不會是我的雙胞胎姐妹呀?”

           盧修斯微微皺了皺眉頭,又十分肯定的說道,“不可能,主人只有您一個孩子,哪來的什么雙胞胎呀!”

           “可這也太巧了,如今父親不知生死,我又好不容易見到了他以前的部下,可偏偏這個時候,冒出了一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而又偏偏和父親同姓。我是馬爾福先生親自找到的,到不必多說,可這萬一被父親的其他舊部知道,不免又要引起誤會?!蔽翌D了頓,又期期艾艾的說道,“父親的事情我本就不愿干涉,一心只想等父親回來,重掌大局??纱藭r,大家萬一真受了那個艾瑪誘騙,轉投到了奧德家族的門下。那等父親回來的時候,我可怎么向父親交代呀!”

           “小主人,您放心,食死徒一輩子只會效忠黑魔王大人一個人,絕不會轉投到奧德家族門下?!北R修斯十分肯定的說道。

           “真的嗎?”我疑惑道,“我也是怕大家受到誘騙,畢竟大家也是為了保留實力等我父親回來重掌大局,所以被迫背上叛變的罵名,用花言巧語騙過了魔法部。若是等我父親回來向他解釋清楚,那誤會也就自然解開了??墒谴蠹胰绻谥型巨D投到了奧德家族的門下,父親恐怕很難原諒這種一再變節的叛徒?!蔽艺f著,隨即臉上的神色一變,目光直勾勾的盯著眼前已經微微有些慌亂的盧修斯,輕聲告誡道,“馬爾福先生,您可不要做這樣的叛徒呀!”

           “當???當然不會,我盧修斯?馬爾福發過誓,誓死效忠偉大的黑魔王大人,絕對不會改變!”盧修斯情緒激動的說道,不禁向我露出了左臂上的黑魔標記表明忠心。

           “沒想到,他居然怕成這樣。你那個便宜老爸,還真是厲害呀!”格雅看到盧修斯的舉動不禁咂舌,“咱們還是別嚇他了,免得把他給嚇壞了!”

           ‘還不夠,’我對格雅說道,‘咱們只是用對一些他來說,還不確定的威脅將他暫時唬住了??伤麅刃纳钐幰琅f保留著一絲,對未來無限可能的幻想。當這個幻想受到引誘時,還是會蠢蠢欲動。為了確保安全,我必須將這幻想徹底扼殺?!?/p>

           “馬爾福先生,您的忠心我感受到了,不過我擔心其他人會到誘騙,不知馬爾福先生能不能想辦法阻止這種慘劇的發生?!蔽乙荒槗鷳n的說道。

           “我會想辦法告誡其他同伴,小主人不必太過擔心?!北R修斯安慰道。

           “那真是太好了!”我高興的笑道,“他們能不能活著見到我的父親,可全靠馬爾福先生了!”

           盧修斯聽到這話,不由得臉色一變,有些緊張的說道:“小主人,您這話是什么意思?”

           我不解的看著盧修斯,“您覺得,我會讓一個一再變節的食死徒,活著見到我的父親嗎?那對我的父親來說,將是多大是侮辱呀!”

           “你要殺了他們嗎?”盧修斯驚訝的問道。

           “不,如果你把他們說服了,我就不必要動手了呀!”我笑著說道。

           “萬一我無法說服他們呢?”盧修斯擔憂道。

           “那我只好親自動手,為父親除去叛徒了?!蔽乙荒樳z憾的說道。

           盧修斯瞪大了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我。

           “你不用擔心,我從小就受到父親的嚴格訓練,不可饒恕咒也是爛熟于心,殺一兩個人還是沒有問題的?!蔽移届o的說道,對盧修斯微微彎了彎嘴角。

           “您還沒有成年,在校外施咒會被魔法部察覺?!北R修斯憂心忡忡的說道。

           “??!我忘了告訴你,蹤絲對我是無效的!”我說著,抓住盧修斯的手臂,“幻影移形?!?/p>

           一陣暈眩和擠壓過后,我和盧修斯站在了伊麗莎白塔的鐘樓上??粗┑乩镂跷跞寥恋娜巳?,我沖身邊早已臉色發白的盧修斯笑了笑,“外面太冷了,咱們還是回去吧!”我說著,又一次使用幻影移形回到了客廳里。

           我松開抓著盧修斯的手,盧修斯的身形微微晃了晃,終究是站穩了。

           “我想,奧德夫人哪里,你應該可以表明態度了吧!”我笑著問道。

           盧修斯大驚失色的后退了兩步,扶著椅背站直了身子,他微微發抖說道:“你???你都知道?”

           我笑了笑,沒有回答。

           盧修斯捏緊了拳頭,然后又松開,“小主人,我也是一時糊涂!那艾瑪實在和那張照片長得太像了,而且她又姓里德爾,所以我不由得懷疑她是主人的女兒??晌疫€只是懷疑,并沒有完全相信奧德夫人的話,也沒將您的身份告訴她。小主人,請您原諒我的一時糊涂吧!”

           “我知道,和艾瑪相比,她確實比我更像父親的女兒。不過,我才是那個在小漢格林頓長大,受黑魔王訓練的孩子。艾瑪,不過是奧德夫人身邊長大的養女,她可配不上黑魔王女兒的名頭?!蔽颐鏌o表情的冷聲說道。

           盧修斯神情嚴肅的點點頭,“我相信您的身份,以后絕不會有所懷疑?!?/p>

           我輕松的笑了笑,再次叮囑道:“告誡其他人的事情,就交給你了!不過,千萬別暴露了我的身份?!?/p>

           “是的,小主人!”盧修斯微微彎腰恭敬的說道。

           我重新坐回到沙發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小主人,魔法部在平安夜準備了一場慈善宴會,您去嗎?”盧修斯問道。

           我不明所以的看向盧修斯。

           “奧德夫人也會參加,”盧修斯有些不安的說道,“她知道我是您的監護人,所以想讓我也帶您一起參加宴會?!?/p>

           “她想見我!”我笑道。

           “我也不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如果您不想去,也不必理會?!北R修斯臉色微微有些難堪。

           “不,我正好也想親自會一會這個奧德夫人?!蔽倚α诵?,又問道,“艾瑪會去吧!”

           盧修斯面色一沉,微微有些憂心的說:“希望她最好別去?!?/p>

           “為什么?”我疑惑道,“我到希望她來?!?/p>

           “您不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嗎?”盧修斯驚訝道。

           “以我現在的樣子,暴露的機會很小,如果再加上艾瑪的對比,那我暴露的機會就更小了!”我輕笑道。

           “可是,食死徒會產生懷疑?!北R修斯擔憂道。

           “有什么可懷疑?你只要一口咬定黑魔王的女兒死在了火災之中,占時穩住那些家伙。等黑魔王一回來,事情自有解決的方法?!?/p>

           “這樣可行嗎?”盧修斯不確定的說道。

           我沖盧修斯挑了挑眉,笑著說道:“大家不都是這樣期望著嗎?”

           盧修斯臉色大變,急忙想要辯解,“小主人???”

           我揮了揮手,止住了他的話頭,“不需要解釋,我理解你們這樣想的原因,人都是想要活著。我理解,我相信黑魔王也能理解?!蔽艺f著站起身來,“我會去參加宴會,你去準備準備吧!”

           “是的,小主人!”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