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三十七章 阿諾特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9401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有人從隧道進來了!”我身后的樹林里傳來了一聲驚呼,緊接著又是一聲奇特的鳥鳴。

           我嚇得立即轉過身去,只見我身后隧道的上空,突然升起一道紅光,接著就在我們頭頂上方炸開了。不遠處的樹林里亮起了燈火,接著高處的林子里也亮起了火把。不到十秒,整個盆地被無數的燈火照亮了。吵雜的腳步聲和低沉的說話聲,從四面八方涌來。借著火把的亮光,我看清了蹲在隧道上方發信號的男孩。他看起來二十出頭的樣子,高鼻梁,綠眼睛,黑發,有點像混血。他身上穿著極不合身,樣式十分老舊的海員服,一臉警惕的盯著我。他似乎也借助火光看見了我布滿血絲的臉,露出一副駭然的神色。

           “你好!”我十分友善的對他打了一聲招呼。

           “你是惡魔?”男孩一臉驚恐的叫道。

           “惡魔?”我不悅的皺了皺眉,“雖然我長得不好看,但也不至于像惡魔吧!”

           “不是惡魔,那你一定是巫師!”男孩瞇起眼睛,目光中帶著恨意。

           我不知道他為什么會露出仇恨的神色,只是點頭說道,“是的,我是巫師!”

           “那你和塔里那些殘暴的家伙是同伴了!你也是惡魔派來的走狗,專門來折磨我們吧!”惡狠狠地低聲說道,眼角不受控制的抽動著,好像隨時都會撲上來咬我一般。

           我警惕的摸了摸袖子里的魔杖,一臉嚴肅的說道,“你最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我沒有惡意!”

           男孩依舊一臉兇惡的向我靠近,我只好厲聲呵斥道,“再靠近,我就要對你不客氣了!”

           男孩立刻像受了驚嚇的兔子,非常害怕的往身后的樹叢間縮了回去,在黑暗中瑟瑟發抖。

           “你是什么人?從哪里來?”一個十分蒼老的聲音在我身后響起。

           我回過頭去,看見了一位穿著舊式海員服的銀發老頭,他臉上布滿了皺紋和黑斑。老人見了我的長相,并沒有太大的反映,只是驚訝的多打量了我幾眼。老人腳邊蹲著的一只老猴子,卻被我嚇得翻了一個跟頭,模樣滑稽極了。老人身后一米開外,黑壓壓的站著一大群人,他們人種各異,有白人,有黑人,還有黃種人;老人、小孩、中年每個年齡階段都有。

           “她是從隧道里進來的,是個巫師!”男孩從隧道上方的樹叢里竄了下來,大聲的叫著跑到老頭身后的人群中。人群立即傳來悉悉索索的低語聲,大家都顯得十分緊張。

           ‘這是怎么一會事呀?’我擔憂的問格雅,‘這真的是傳說中的黑塔嗎?’

           “應該是的!”格雅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不是說,普通人是進不了黑塔嗎?那這些麻瓜是怎么回事?’

           “他們應該是海上的遇難者,估計是被惡魔的力量卷進來的奴隸!”格雅沉思道。

           ‘這和傳說有些出入呀!’我警覺道。

           “都說是傳說了,哪能全信!”格雅不滿的說道。

           “你們好!”我朝一臉警惕的人群,還是十分禮貌的打了聲招呼。

           老頭沉吟半響,正要開口說些什么,突然湖泊上空傳來,一聲木棍敲擊石頭的‘砰砰’聲。人群立即安靜下來,一臉驚恐的向湖泊中央的石柱上方望去,好像什么可怕的東西出現了。我疑惑的順著大家的目光看去,只見環繞石柱向上的某一級臺階上,不知什么時候出現了一扇石門,一個拄著手杖的女人逆光站在石門前。

           “你們這群沒用的廢物,都給我滾回去睡覺,這里沒你們的事!”女人冷傲的呵斥道。

           聽到這個聲音,人群立即重新回到了樹林里,不一會兒,樹林里的燈光也漸漸熄滅了。

           “上來吧!”女人朝我說道,轉身走進了石門。

           我往湖泊走去,尋找到達湖泊中央的船或者是橋,可是湖邊沒有任何能幫助我渡湖的工具。就在我猶豫要不要使用魔法時,突然發現這湖水有些怪異。湖水非常的平靜,就算有風吹過也不起一絲漣漪,湖水倒影里的石柱和岸邊的景物,就連我們頭頂上空的星云也能分辨得一清二楚,好像它真的是一面鏡子。我試著往湖里走了一步,并沒有踩進水里,湖水像凝結了一樣,十分結實,走在上面如履平地。我低頭看向腳下,湖面上清晰的倒映著我的身影,只是這個倒影正一臉猙獰的對我笑著,恐怖而陌生。

           “格雅,這湖好奇怪呀!”我擔憂道。

           格雅從衣兜里探出腦袋,向湖面倒影望去,只見倒影中,我的衣兜里探出了一只虎頭,赫然就是格雅成年時的樣子。

           格雅好奇的對著湖里的倒影晃了晃腦袋,倒影也隨著他的動作晃了晃虎頭?!安恢?,以前沒遇見過這種東西?!备裱挪[了瞇眼睛說,“不過,它好像能倒映出靈魂的本來面目??墒撬@然對你這個世外游魂不起作用,它只倒映出了你身?體里米歇爾?里德爾的靈魂?!?/p>

           “這湖還真是古怪!”我低聲驚嘆道。

           “繼續往前走,這湖應該沒什么危險!”格雅安撫道,又縮回了衣兜里。

           從岸邊看,這巨大的白色石柱表面,好像雕刻著什么古怪的花紋??墒?,等我走近才看清,那不居然是一個個面無表情的人像浮雕。浮雕很逼真非常有立體感,雖然排列得非常凌亂,但全部都是頭朝下,腳朝上。雕刻的人像,一個摞著一個,你挨著我,我擠著你,密密麻麻將石柱鋪滿。浮雕最里面的人像很舊,外面一層卻很新,好像不是雕出來的,而是被一層層覆蓋上去。由于人像實在太多,原本人像早被新的人像淹沒,僅留一只胳膊或一條腿還看得見。如果盯著人像看,會有種參觀亂葬崗的感覺,怪異而恐怖。

           我沿著石梯向上走,沒走幾步就看見石柱旁有一塊沒有浮雕的拱門,門上還有一個龍形石雕把手,應該是一個房間。我又接著往上走,等我路過第二扇石門時,發現石門拉開了一條縫。門縫出漆黑一片,但我借助火把的亮光,發現有一只白森森的眼睛透過門縫,正直勾勾的盯著我。雖然沒有眼瞳,但我還是能感覺出,它在打量我。我嚇得快步往上沖,也不管第三,第四個漆黑的門洞里到底有沒有東西在打量我,直直的就沖上了女人所在的第五個門洞。

           剛一進人門洞,我就嚇了一跳,這個地方我來過,是在做夢的時候我來過。房間地板上、墻壁上、頭頂上,全都畫滿了魔法陣和星宿圖,就連房間里的每一件器具上也有。一直背對著我,站在房屋中間地毯上,穿著黑色斗篷的女人轉過身來。雖然我已經知道阿諾特和我這一世的母親是同卵雙胞胎,但我見到她臉的那一刻還是不由自主的,叫了一聲媽媽。她們實在是太像了,看著那雙透著狠決的淺藍色眼睛,我不由得覺得喉嚨一緊。

           “我不是你媽媽,你可不要誤會了!”阿諾特輕蔑的笑道,“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裝,從你進入隧道的那一刻,我就已經知道你的底細了!你這個惡魔!”

           “惡魔?”我皺緊了眉頭,這是我進入黑塔第二次被人這樣稱呼了,著實令人討厭!

           “超脫神力的事物,就應該被打入地獄?!卑⒅Z特氣洶洶的低吼道。

           “不好意思,我還不想入地獄?!蔽也粣偟睦渎曊f道。

           阿諾特突然笑了起來,“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已經進入地獄了!你就安心的留在這里,直至火湖吞沒你的時刻吧!”

           我疑惑的撇了撇嘴,“地獄?火湖?在哪兒呀?”

           阿諾特笑道更厲害了,“你還不知道嗎?”她用手杖指了指我身后石門外,“這里就是地獄!”

           我往身后看了看,只看見遠處島嶼最高處的樹頂,還有一望無際的大海與夜空?!斑@個地獄還真不一樣!”我笑道。

           阿諾特見我并不相信,她立刻發怒了,“你以為我是在開玩笑嗎?”

           我聳了聳肩,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你進來就被困在這里,永遠也別想出不去了!不管你有多厲害,都會和塔里的其他家伙一樣的下場??沼幸簧肀绢I,也只能被埋沒在這個小島死去。而且你死后,肉?體會被投入塔下的火湖之中,靈魂會和所有人一樣,被禁錮在石塔上,永遠得不到解脫。與其說黑塔是通往地獄火湖的通道,還不如說是建在地獄之中一處臨時居所!”阿諾特說著,臉上的表情變得格外猙獰。

           我想到石柱上的浮雕,胃里一陣翻騰。

           “怕了吧!”阿諾特譏笑道,“如果你不是一心想著來殺我,而是找個厲害的巫師幫你強行剝離靈魂,或許你還能傻乎乎的在外面的世界快活的活上幾十年??上愕囊靶奶罅?,最后只能自取滅亡?!?/p>

           “看來你十分清楚我來找的原因,那你現在是想自裁,還是希望我動手?”我瞇起眼睛盯著她,十分冷漠的說道。

           阿諾特微微變了變臉色,鄙夷道:“你確信你能打敗我嗎?”

           “如果是在外面,我或許會顧忌蹤絲的影響,可是在這里,我可以完全放開手腳。畢竟在這里使用魔法,外界根本追蹤不到,不然你也不可能在這里躲這么久,還不沒外界發現?!蔽艺f著笑了笑,“更何況你現在又身受重傷,估計施展魔法很勉強吧!你在明知我是來殺你的情況下,還讓我活了這么久,應該就是這樣原因吧!”我說著,對阿諾特抿嘴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現在這種情況下,以我的能力,殺了你應該不成問題?!?/p>

           阿諾特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近乎瘋狂般的咆哮道:“殺了我,以你的能力,不出三天就會被塔里的其他家伙折磨死?!彼謽O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壓低聲音說道,“與其和那些麻瓜一樣慘死在那些家伙的手里,到不如讓我請六層的瘋子幫你剝離靈魂。雖然會癡傻,但我會庇護你,讓你在這里壽終正寢?!?/p>

           我覺得十分好笑,“你說的兩種可能,絕對不會發生!因為我一定會殺掉你,然后穿過隧道離開這里!”

           “你之所以這樣說,那是因為你并不了解這里!”阿諾特瞇了瞇眼睛,“如果真有辦法出去,我早就想辦法出去了,塔里的這些老妖怪,也不會在這里呆了上百年還不出去。他們可是非常惦記外面的花花世界,還有那些仇敵的鮮血。就連那些無能的麻瓜也是時時刻刻想要逃離這里,可惜都不可能實現?!?/p>

           “隧道就在那兒,殺掉你,神預干擾自然而然就消失了!那時,信念堅定的人可以出去了!”我不屑的說道。

           阿諾特冷笑起來,“你還真是天真呀!你以為我沒那樣做過嗎?這么多年,我走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進入隧道,最后都會在黑暗中繞一圈,又重新走回原點。這里的每個人無一例外,都是相同的結局!”

           我覺得有些不安,臉色陰沉下來。

           “你還是接受我的建議,剝離靈魂會讓你過得舒坦點!”阿諾特笑道。

           我沉思片刻,又笑道:“你不也是不確定嗎?”

           “什么?”阿諾特皺眉。

           “你其實并不確定真的走不出去,對吧!”我說,“不然,你也不會多此一舉,在隧道里施加神預阻止其他人進來!畢竟進來的人永遠都出不去,你又何必擔心奧德夫人的探子進來呢!反正他也不能將你躲在這里的消息傳出去?!?/p>

           阿諾特看我的眼神變得更加犀利,好像要用眼神殺死我一般。突然她抽出魔杖,指著我,一臉鄙夷的道,“你本就不該存在于這個世界,你死了又有什么關系。想用我的命來換你的命,那是不可能的!”

           我一驚,看來夢中的場景要出現了。

           “沒有什么不可能?!绷硪粋€充滿威脅的聲音突然響起,一個巨大的白色身影從我的身后竄了出來。阿諾特還未從驚訝中回過神來,就被成年形態的格雅咬斷了脖子。溫熱的紅色液體噴灑到我的臉上,濃郁的血腥味讓我的胃感到一陣痙攣。

           我驚訝的瞪大了雙眼,并不是因為阿諾特的死,而是因為,我十分確定格雅剛才說的是人類的語言,“你怎么突然會說人話了?”

           “我也不明白,這還是第一次?!备裱啪璧乃南麓蛄苛艘环?,“也許和這黑塔有關!我總覺得這黑塔透著一股詭異的氣息,讓我十分不安?!?/p>

           我正想問格雅覺得哪里怪,就見阿諾特的尸體突然漂浮到半空中,我和格雅都被這古怪的一幕嚇了一跳。格雅警覺的盯著空中的尸體,嘴里發出威脅的低吼。阿諾特并沒有像我想象是那樣死而復生,她的尸體似乎是被一種看不見的力量操縱著,慢慢的飄出房間。她的尸體飄在黑塔外的半空中,下面就是如鏡的湖面。

           “第五層的女魔王死了!”一個興奮的驚呼聲從樹林中傳來,就在這時,湖面突然升起了熊熊烈火,整個湖都被燒起來了。操縱者阿諾特的力量也隨即消失,尸體快速的往下墜落,眨眼間就被湖中的大火吞沒了!空氣中忽然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讓人不由得心臟一陣緊縮。一團黑色煙霧從湖中升起,凝聚在石柱上的某一處,煙霧漸漸消失,一個嶄新的浮雕出現在,剛剛煙霧聚集的位置。我的眼睛,在燃燒著火焰的湖中和浮雕出現的地方游移,那發自內心深處的恐懼漸漸將我淹沒。原來,阿諾特之前所說的,并不全是嚇唬我的謊言!

           我因為害怕而渾身發抖,身上的每一塊肌肉都在緊縮,胃部痙攣得幾乎要吐了出來?!〃D―’空氣中又傳來一聲凄厲的尖叫,我嚇得猛的向后退了一步,順著身后的石壁癱坐在石階上。那是我的叫聲,但并不發自我的喉嚨。我知道,那是脫離出這具身體,被火湖吞沒的米歇爾?里德爾靈魂的叫喊。由于恐懼,我體會不到半點,因為能繼續活著的欣喜。忽然身體突然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從石階上拖起,牽引到火湖上空。我驚恐萬分,腦中一片混沌。

           “不好,”格雅驚叫一聲,迅速展開雙翅,向我的身下飛撲過來,“抱住我的脖子,火湖是要取米歇爾?里德爾的肉?身?!备裱糯舐暯械?。

           我驚恐的瞪大雙眼,快速抱住格雅的脖子,格雅立即向隧道所在的方向猛撲過去?;鸷械幕鹧婧孟窀袘轿覀兿胍优?,迅速向我們逃離的方向竄去。由于前進的方向遭到了堵截,格雅不得不改變方向突圍??墒?,火焰就像有意識一般,不斷的向我們發起進攻。幸好格雅身手敏捷,躲過了火焰的每一次進攻。我們離隧道越來越近,眼見就要逃離這座地獄。岸邊的十三根火把,猛然冒出熊熊火焰,頃刻形成一堵火墻,將我們與隧道完全隔離。

           格雅急得一陣怒吼,瘋狂的扇動著巨大的羽翼,空中形成一陣強力的旋風向火墻撞去??墒?,風并沒有吹散火焰,反而讓火勢愈加兇猛?;鸷幕鹧嫘纬梢粭l巨大的火龍,不停的對我們進行攻擊,格雅吃力的躲避著火龍的進攻,一點還手的余力都沒有。在這種生死存亡的時刻,我必須強迫自己克服心底的恐懼,思考突圍的方法。

           我環顧四周,尋找有用的方法,可是這里除了火和石柱哪還有別的東西??酥苹鸬氖撬?,但我們身下唯一的湖里卻燃著熊熊火焰。正在焦急萬分的情況下,我突然想起,這里本身就是一座島嶼,不遠處就是大海呀!于是我迅速抽出魔杖,直指天際,大聲喊道,“蛟龍出海?!彼查g,一股強大的水柱從火墻上空直沖下來,猛的向火龍撲去??墒?,火湖里的火焰并不同一般的火焰,水柱只將火龍堪堪逼停了幾秒,然后迅速被火龍吞沒了。我急得焦頭爛額,身下的格雅似乎也快體力不支了,這樣下去,我們遲早要葬身火湖。我不甘的看著手里的魔杖,難道這就是我學習了近十年的魔法成果?難道這就是我的極限嗎?實在是太不甘心了,我受了那么多的苦,最后居然連火龍也制服不了!

           淚水流過我的臉龐,一心想著要活下去,可是,最后還是逃脫不了死亡。我心底不由得生氣一腔怒火,我不甘心!我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整理好心情,我用沒有拿魔杖的左手抹了抹眼淚。突然靈光一閃,左手!我左手的控制魔杖的能力,要比右手強大很多,也許能戰勝火龍。于是,我換左手拿魔杖,直指天空,又一次大聲喊道,“蛟龍出海?!?/p>

           這一次的水柱,顯然比上一次強大很多,但也僅僅只是阻隔了火龍對我們的攻勢,并沒有將它撲滅。于是我調整水柱流勢,將它直直對準隧道的方向。水柱撲在火墻上,迅速沖出一個圓形水環。

           “格雅,從水柱里沖出去!”我大聲叫道。

           格雅隨即將翅膀收攏,猛得扎進水柱里,我們隨著水流,沖進了漆黑的隧道里。頓時,火光,水聲,都消失了,隧道里漆黑一片,看來火湖的火焰并不能追進來。

           ‘格雅,’我默默念道。

           ‘在!’格雅的聲音,從我心底傳來,我頓時安心不少。

           ‘米歇爾?里德爾的靈魂不是已經被火湖吞沒了嗎?那它為什么要執著于這具肉?體?’我不解道。

           ‘世間萬物都是一靈一體,當靈魂消亡的時候,**也自然要隨之消亡?!?/p>

           ‘可是,黑魔法能將靈魂分裂成多份,那又怎么算?’

           ‘分裂靈魂相當于自愿在黑塔,預定了一席之地,死后自然要投身火湖之中!’格雅平淡的說道。

           ‘阿諾特說進了黑塔就出不去了,你覺得是真的嗎?’我問。

           ‘不知道,但我覺得,你能創造奇跡!’格雅堅定的說道。

           格雅說得沒錯,我們出來了!當格雅背負著我,從樹干間走出來時,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正好露出海面!

           “想讓我帶你飛回去嗎?”格雅輕聲問道。

           “不,我們幻影移形!”我微笑道。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