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二十三章 頭版新聞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6600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由于藥劑的作用,我一覺睡到大天亮,整個人都覺得舒適多了。雖然斯萊特林的休息室安排在水底,不如葛萊芬多和拉文克勞的廣闊視野,卻是個不容易受天氣影響冬暖夏涼的好地方。剛從溫暖的休息室出來,一頭扎進帶著絲絲涼意的空氣中,我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又捂住口鼻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竟有些喘不過氣來。

           “米歇爾,你還好吧!”露西一臉關切的問道。

           我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

           秋天的太陽總不比夏天那樣有威力,早已升上枝頭卻硬是驅不散遠處山間的霧氣。望著那飄飄裊裊宛如仙境一般的遠山,那一瞬便想起上一世的自己,驀然回首,便認為此刻是在夢中。我不禁停住了腳步,突然身邊擦肩而過的身影變得虛無起來,身體的感官也不知為什么,在那一霎全都消失了。虛幻間看見我自己的身影出現在前方,相隔不過一兩步的距離,就像是我的靈魂停下了,而我的身體卻在前行。

           “喵”

           突如其來的一聲貓叫,嚇了我一跳,感官也一下子全都回來了,四周的景物也變得格外清晰,眼前哪還有自己的身影。似乎我剛才只是不知不覺的睡著了,做了個夢,現在才是真的醒了一樣。

           “格雅,你真是嚇了我一跳,你這個壞家伙!”露西彎腰抱起了不知從哪竄出的格雅,假裝惱怒的責備它。

           “米歇爾,我要單獨和你談談!”格雅并不理會露西,只是朝我說道。

           我并沒有開口,只是心想,‘今天課程夠多的了,哪有空理你呀!’

           “這可是性命攸關的大事,難不成你認為上課比你的命還重要?”格雅有些氣惱的說道。

           我有些意外的皺起了眉頭,心說‘怎么格雅像是聽得見我心里的想法?’

           “我的能力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現在即使你不說話,我也能聽見你心里的想法!”格雅得意的說道。

           “米歇爾,格雅怎么對著你不停的叫喚呀?”露西聽不懂格雅的話,只聽得到它不停的在喵喵叫,“它是不是餓了呀!”

           “我想應該是的吧!”我笑了笑答道。

           “那我們還是走快點吧!可不能讓格雅一直餓著呀!”說著我們加快了步伐,朝禮堂走去。

           “米歇爾,我們真的要好好談談!”格雅不死心的朝我叫道。

           ‘你恢復能力的事情還沒交代清楚,竟然又想故伎重演。我現在可沒空聽你嚇唬我,有什么事,等到午休咱們有的是時間聊!’我有些不悅的瞪了格雅一眼。

           “你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我們真的要談談!”格雅掙扎著跳到露西的肩膀上,沖我大聲的強調道。露西也嚇了一跳,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一把將格雅從露西的肩上抱了過來,低聲的斥責道,“你這樣吵吵嚷嚷的,真是太失禮了!”說著便將它順手塞進了口袋,它不安分的在里面掙扎著,我用手按了按它,心說,‘你給我安分一點,周圍有很多雙眼睛盯著呢!’格雅似乎也知道不能太過引人注目,所以安靜下來,只是將腦袋從口袋里露出來,一副不甘心的表情望著我。

           “看來格雅一定是餓極了!”露西同情的望了一眼格雅,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語。吃早餐時,露西為格雅夾了四條鯡魚,兩大塊肉餅和幾塊面包,滿滿的摞了一盤子,還生怕格雅會噎著,還特意倒了一大碗牛奶。她一邊將牛奶推到格雅面前,還一邊憐愛的說,“快吃吧!吃完了還有?!敝車娜硕伎吹媚康煽诖?,就連格雅也顯得有些無可奈何,微微抽動了一下嘴角。

           “米歇爾,我幫你倒碗粥吧!”懷特小心翼翼的說道,見我沒有拒絕,于是滿臉笑意的為我倒了碗粥,還將一塊涂滿了果醬的面包遞給我。

           “謝謝!”我接過面包,朝他抿嘴笑了笑,然后低頭喝碗里的粥,這算是對懷特之前的行為表示了原諒。

           不一會兒郵差到了,成群結隊的貓頭鷹擁進了禮堂,盤旋著將信件和包裹丟到正在就餐的人群中。雖然現在貓頭鷹的隊伍,已經沒有剛開學時那么龐大,但還是要格外留心,避免會有那一兩只粗心的家伙,將包裹砸到自己的頭上。

           “哎呀!”一個尖細又顯得有些刻意的驚呼聲,從我身后的某個地方傳了過來,同一時刻原本吵雜的禮堂也突然安靜下來。我以為大家是被那個聲音吸引了,于是一臉好奇的轉過身,朝那聲音的源頭望去。隨即我的視野被一雙雙或好奇,或驚訝,或疑惑,或懷疑,或鄙視的眼睛占據,我一時間完全被弄糊涂了。接著,我就看見人群中有個一直站著的人,那是葛萊芬多的吉安娜,顯然那聲驚呼就是她發出來的。此刻,她正拿著剛剛由貓頭鷹送來的最新一期的預言家日報,用她擦了粉紅色指甲油的食指,指著那幾乎占滿整個封面的照片沖我輕蔑的微笑。

           雖然我離吉安娜有些遠,但我還是一眼認出了那封面上的人就是我。我立刻轉回身子,也不理睬身邊一副欲言又止的羅伯茨,直接將他手里還沒來得急仔細翻看的報紙搶了過來?!嚥祭嗟慕影嗳?,霍格沃茲史上最年輕的級長’我看了看標題,有看了看下面那張照片,頓時整個人就像被丟進了冰窖,雙手也不由得顫抖起來。想來這就是懷特跟比爾說的‘能更好的保護我’的方法吧!

           “這照片誰拍的呀?真是活脫脫的黑魔王二世?!备裱藕闷娴目戳丝磮蠹?,驚訝的說。

           “米歇爾,你聽我解釋,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的?!睉烟匾娢夷樕茈y看,知道我是真的生氣了,于是拉了拉我的手,想向我解釋。

           “滾開!”我低聲說道,甩開懷特的手,站了起來。

           “米歇爾,你???”懷特不死心的再次拉住了我。

           我憤怒的轉過頭,準備狠狠的罵他一頓時,眼前的景象突然發生了改變。

           這是一條昏暗的地下通道,到處裝飾著畫了食物的圖片,應該是赫奇帕奇的休息室附近?!罢掌乙呀浱幚砗昧?,你準備什么時候送過去?”伊萬諾拿著一沓照片遞給懷特。

           “一選好照片,我就叫吉莉送過去?!睉烟匾贿呎f著,一邊仔細的在那沓照片里甄選著。

           “我覺得用那張和鄧布利多的合照做頭版,挺不錯的!”伊萬諾建議道。

           “你以為這真是在做???!”懷特沒好氣的說,“這篇報道米歇爾才是主角,嗯,這神情真是棒極了!”他抽出那張在大廳里,伊萬諾趁我不備偷拍的照片,驚訝的說道。

           “你為什么要選這張照片?正面鏡頭太少了,大部分還都是側著臉。表情也顯得很不耐煩,特別是眼神,實在讓我覺得不舒服。你確定真的要選這張?”

           “你懂什么!這張才夠沖擊力,其他的太過一般了,根本沒拍出真正的米歇爾?!睉烟厥譂M意的笑著,“嗯,再選幾張呼應一下‘霍格沃茲優秀學員’的主題就可以了。其他的,就讓麗塔?斯基特自由發揮吧!”

           “我很好奇,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讓鄧布利多同意這么做的?”伊萬諾笑著問道。

           “不過是一拍即合而已,狡猾的老狐貍!”

           “難道鄧布利多就不怕出什么亂子?”

           “怎么?現在連他們的事情也輪到你操心了?”懷特譏諷的瞥了伊萬諾一眼。

           “嘿嘿,他們的事情自然輪不到我操心,我只是擔心他們到時候會擾亂我們的行動?!币寥f諾嘴角掛起了一副討好的笑臉。

           “你知道我在這件事上花了多少精力,布置了多長時間?我絕不允許出現任何閃失!”懷特十分嚴厲的說道。

           “既然您這么說,那我到時回信就這樣寫!”

           “隨你的便!”懷特不悅的甩了甩衣袖離開了地下室。

           下一刻,我眼前再次出現了懷特的臉,這一次卻是回到了禮堂。不經意間又一次啟動了占卜力量,我現在極度虛弱。為了不讓自己在眾人面前昏倒,我假裝自己是被氣得不能自已低下了腦袋,并用右手死死撐著桌子不讓自己倒下去??晌叶鷷災垦5帽娌磺迨挛锪?,于是想要盡快離開禮堂,好找個地方休息片刻。因為急著掙脫懷特的束縛,情急之下用力過大,將懷特推倒在地。由于看不清眼前的東西,向右邊轉身時,竟然一不小心,將格雅面前那盤堆得像小山一樣的餐盤打落在地。

           ‘叭’一個清脆的響聲,打斷了原本耳邊嗡嗡不絕的說話聲。聲音消失了,我也被嚇了一跳。望著眼前黑白交織茫茫一片,竟一時間不知道該往什么方向離開。

           “跨過長椅,向后轉,筆直前行?!?/p>

           格雅的聲音清晰的傳到我的耳際,于是我按照它的指揮行動。由于害怕被人看出不妥,我便用衣袖遮住了眼睛,看上去就像是受了委屈哭泣的樣子,快步跑出了禮堂。

           “往右邊走,咱們得找個沒人打擾的地方?!备裱乓宦犯?,不停的指揮著。

           我不記得自己走了多遠,穿過多少條回廊,下過幾節樓梯,等我們終于停下時,我這才發現眼前微微有一道綠光在流動。

           “是回休息室了嗎?”我問。

           “是的,”格雅說,“放心,休息室現在沒人,大家都在禮堂吃早餐?!?/p>

           “萬一有人追過來怎么辦?”我擔憂的問。

           “所以,我現在要抓緊時間先替你將眼睛復原?!备裱艅傄徽f完,我頓時感到眼前被一陣強光籠罩,隨著光慢慢消失,眼睛也恢復了原有的視力。我正準備詢問格雅是怎么辦到的,身后休息室的門就打開了。首先進來的是懷特,接著是露西和羅伯茨他們幾個。

           “米歇爾,對不起!事先沒有征求你的同意,就先自己做了決定,這件事是我不對,但我這么做是有原因的,求你先別生氣了!”懷特一把拉住我的手,滿臉痛苦的望著我,乞求我的諒解。

           “米歇爾,這件事懷特是做得有些欠妥,可看在那篇報道寫的都很正面,你就大方的只生他一會兒氣吧!”露西見我臉色有所緩和,便又接著說,“剛才你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如果還生氣,那就在給懷特幾下解解恨?!彼f著將懷特往我面前推了推。

           “先把這些人打發走,我還有很重要的話要跟你說?!备裱盘嵝训?。

           “你看,格雅也在幫懷特求情了。我的好米歇爾,你就原諒懷特吧!”露西聽見格雅的叫聲,于是接機說是格雅在求情?!澳憧此F在這個樣子是多么可憐呀!”

           我沒有說話,看著眼前一臉自責的懷特。心想,這件事他也本是出于善意,只不過是好心辦了壞事。于是我無奈的嘆了口氣,“好吧!看露西的面子,今天這件事就過去了,但是,以后如果再發生類似的事件,我絕不會輕饒你?!?/p>

           “好的,好的,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會發生這種事了?!睉烟馗吲d的說道。

           “那我們現在繼續回禮堂吃早餐吧!”站在后面的比亞諾開口說道。

           “不了,我覺得有些不舒服,你們先去吧!”我說。

           “你是不是擔心有人起哄?別在意,她們只不過是妒忌而已?!绷_伯茨說。

           “是??!看她們起哄得很帶勁,其實她們心里都巴不得那報紙上印的是自己的照片,畢竟不是人人都能上頭版的?!甭段髡f。

           “不是,我只是覺得身體有些發冷,估計有些感冒了?!蔽乙姶蠹宜坪踹€想說些什么,便又對比亞諾說:“還要麻煩你代為向特里勞妮教授請個假,估計這節課我去不了了?!?/p>

           “要不然去校醫院看看吧!”懷特擔憂的說。

           “不用了,我那還有一些藥,吃過藥休息一會兒就會沒事。你們還要上課,趕緊回禮堂去吧!”我說。

           大家見我堅持,便囑咐我要好好休息,就轉身離開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