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二十九章 項鏈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8718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時,窗外突然傳來幾聲抽鞭子似噼啪巨響,我和賈斯汀都像受了驚的兔子瞬間就從座位上彈了起來,快步走到窗前向窗外張望。只見街角附近突然出現幾個面色倏然的男子,個個手持魔杖直直的向豬頭酒吧走來。

           “不好,是奧德家的追隨者??伤麄兪窃趺粗滥阍谶@里?”賈斯汀疑惑不解的自言自語道,又急忙轉頭對我說,“我幫你引開他們,你快走!”

           “那你怎么辦?你要是被發現,他們肯定會懷疑的,說不定會被他們殺了?!蔽覔鷳n的說道。

           “你別為我擔心,反正我也是快要死的人,無所謂了!”賈斯汀說著伸手想為我帶上兜帽,突然他一把抓住了我脖子上的項鏈,驚訝的瞪大了雙眼?!澳阍趺从袏W德家祖傳的藍寶石?你不能戴著它,快取下來。它與奧德家族的人有感應。你戴著它走到哪里,他們都知道??彀阉o我,我把他們引走?!?/p>

           我微微感到有些驚訝,但見賈斯汀想要自己拿著項鏈引走敵人,我便退了一步,“不行,你會被他們抓住,我不能給你?!?/p>

           正當我們說話的時候,樓梯處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我會想辦法解決的,你快走吧!”我不給賈斯汀搶奪的機會,抱著格雅隱身消失在他的眼前。

           賈斯汀聽著即將臨近的腳步聲,又望著我消失的方向焦急的低聲說道:“快把項鏈給我?!?/p>

           我語氣堅定的輕聲說:“教授,請你相信我!”

           賈斯汀又看了一眼門外無奈的輕聲哀嘆:“再見,米歇爾!”隨著嘩的一聲,賈斯汀帶上兜帽破窗跳下了二樓,樓下頓時引起了一片騷亂。

           房門隨即被一腳踹開,一個面容消瘦的男子窗進了房間,快步走到破窗邊往下望去??粗聵侨サ母叽笊碛?,隨著一聲噼啪巨響消失不見,便對著守在樓下的同伴說:“不用追,不是她?!彼f完回頭又四下打量著空無一人的房間。

           “都說里面只有一個高個子男人,你們還非要查。這下可好,人都被你嚇跑了,房錢我還沒收呢!”酒吧老板不悅的說道。

           “樓上就這一個客人嗎?”男人惡狠狠的說道。

           不等老板回答,屋外的客廳里又傳來了一陣重物落地的撞擊聲,和凄厲的哀嚎聲。

           “怎么回事?”男子急忙回到客廳,我也悄悄的跟著出了房間。只見一個滿臉黑須的壯漢正跌坐在墻角,捂著已經折斷的手臂不停的哀嚎著。

           見自己的同伴受傷,男子頓時怒容滿面,兇神惡煞的沖壯漢正對面那間敞開的大門吼道,“誰干的?”

           “識相的就趕快走,不然下一次斷掉的就不僅僅是胳膊了!”一個十分熟悉的聲音從屋子里冷冷的傳了出來,接著房間里走出了兩個將面容深深的藏在兜帽里的人。

           男子面色微變,但依舊語氣強硬的說:“你將我的同伴傷成這樣,總要給我給交代吧!”

           “交代?”另一個帶兜帽的人嗤笑一聲,語氣中戴著怒意,“教訓個不長眼的家伙,還需要交代嗎?”

           “你這是想要決斗嗎?”男子用威脅的語氣說道。

           “決斗就不需要了,抽空教訓一下你,還不錯!”

           “你――”男子氣得眼睛都紅了。

           眼見客廳里的情況開始失控,一個青年男人突然奔上樓來,赫然就是那群來抓我的人中的一個。青年驚訝的看了一眼趟在墻邊哀嚎的同伙,又隨即走到瘦男人身邊,低聲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瘦男人聽后氣惱的低聲罵了一句,“該死的家伙,竟然敢耍我!”

           “我們走!”瘦男人不等對方表態,招呼著讓青年將壯漢攙扶著一起下了樓。

           “哎呀!總算是走了!”老板哀嘆了一聲,又見客廳里站著的兩個客人一言不發的站著,便又尷尬的說:“那你們兩位,接著聊吧!樓下有人叫我呢!我先去忙了?!逼鋵崢窍赂緵]人找他,他不過是找了個借口想要離開這里。

           見老板下了樓,站在客廳里的其中一個男人首先開了口,“斯內普,事情還是按原計劃進行。魔法部那邊沒什么問題,現在最主要的是要那個小家伙同意?!?/p>

           斯內普微微抬起頭來,那冷冰冰的臉色在兜帽下若隱若現,“我可不知道怎么去討好一個孩子?!?/p>

           “你知道這個計劃對我們意味著什么,可不能輕易放棄。連我們家小子都搞得定,不至于對付不了一個小女孩吧!”兜帽男說著拍了拍斯內普的肩膀,“我不能在這里待得太久,魔法部那邊還有事等著我去處理呢!”男人說著向樓下走去。

           我看著斯內普面色鐵青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一個計劃突然閃現在腦際。我躡手躡腳的跟著斯內普下了樓,在他擁擠著穿過酒吧狹小空間時,伸手將項鏈塞進了他的衣兜。接著我靈巧的避開其他人又輕手輕腳是回到了樓上的客廳,按照來時的方法,我又重新回到了油畫后面的甬道里。

           進了甬道,格雅就迫不及待的問:“你怎么將項鏈塞給了斯內普?扔掉不是更好嗎?”

           “我之前也是這樣想的,可又轉念一想,如果項鏈突然不見,懷特說不定會疑心。而且依奧德夫人這么鍥而不舍的性子,她肯定會想方設法再在我身邊弄一個差不多的監視儀器,到時我又要費力去提防著暗處的危機,不過是徒增煩惱?!蔽艺f。

           “既然你已經想好了項鏈處置方法,那懷特那邊你肯定也想好相應的對策吧!”

           “當然,就用我之前的老方法?!蔽倚χf道。

           “什么方法?”

           “時間轉換器!”

           “你知道它在哪兒?”格雅問。

           “在珀西?韋斯萊的脖子上掛著呢!”我微微笑道。

           “怎么什么都逃不過你的眼睛!”格雅感嘆道。

           我并沒有將前世的事情告訴格雅,更不準備告訴它,我之所以對很多事情了解得這樣透徹,不過是因為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原是前世我看過的書籍。

           當我們從有求必應室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半了,昏黃的夕陽照向霍格沃茨,大理石的地板和一塵不染的窗戶上反射著微弱的光線,讓一切都變得恍惚起來。我抱著格雅隱身走下樓梯,沿著走廊來到地下室。見四下無人,便顯形擰了擰斯內普辦公室的門把手,發現是鎖著的,看來斯內普還沒有回來。

           “生死水”我話音剛落,辦公室的門咔嗒一聲開了。進了房間,我直接喚來了烏塔。

           “小主人,有何吩咐?”烏塔鞠躬問道。

           “懷特今天下午是不是找過我?”我問。

           “是的,小主人?!?/p>

           “那他有沒有去鐘樓送過信?”

           “去過兩次,第一次是在你們一起找項鏈之前;第二次是在您回宿舍之后?!睘跛媛兑缮f道。

           “他第一次送信是幾點?”

           烏塔微微疑惑的看了看我,“是四點鐘的時候,烏塔當時還跟您匯報過這件事?!?/p>

           我笑了笑,“是嗎?現在,你要想辦法把珀西脖子上的時間轉換器取來這里給我。記住,千萬別被人發現?!?/p>

           “好的,小主人!”烏塔高興的說著,深深的鞠了一個躬消失不見了。

           不多久,烏塔就將時間轉換器取來了。

           “你是怎么弄到手的?”我問。

           “烏塔給珀西?韋斯萊施了昏睡咒?!睘跛χf。

           “那珀西人呢?”

           “在掃帚間里睡覺呢!”

           “你沒被人發現吧!”

           “沒有,小主人?!?/p>

           我笑著說:“做得好,烏塔?!?/p>

           “烏塔是不是直接去您的宿舍取時間轉換器呢?小主人?!睘跛?。

           我一愣,接著又笑了起來,“是的!”

           “遵命,小主人!”烏塔畢恭畢敬的鞠躬消失了。

           “你和我一起回去嗎?”我問格雅。

           “我不喜歡這玩意,你還是自己去吧!”格雅說著,轉身自己開門離開了辦公室。

           我看了看口袋里的機械懷表,現在已經六點了,于是我將時間轉換器轉了兩圈。我感覺自己的向后飛,手里懷表的指針也不停的反方向的旋轉著。當一切停止時,我依舊站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里,只不過,從,氣窗里照進辦公室的陽光比之前要亮得多,懷表上的時間也指著四點。

           我整理一下衣袍正準備走出辦公室,烏塔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它因為興奮聲音也有些顫抖起來,“小主人,小主人,懷特剛才――讓吉莉送信了?!?/p>

           我抿嘴笑了起來,看來烏塔說它之前已經將,懷特送信的消息告訴過我的事情,原來這么回事。我點了點頭,“好了!你已經告訴過我一次了!”

           烏塔一臉茫然的看著我,“烏塔不明白小主人在說什么?!?/p>

           “沒什么,你下去吧!”

           “是,小主人!”

           沿著回廊來到門廳,迎面碰上了剛從鐘樓下來的懷特。他見到我的一瞬,眼睛不由得睜大,瞳孔極具的縮小,像受到了驚嚇一般。

           “米――米歇爾,你怎么在這?”懷特聲音有些發顫的問道。

           “剛從宿舍出來,正準備去圖書館。怎么?你有事找我嗎?”我笑道。

           “我想找你商量下個星期一晚上的集體會議,正四處找到你,沒想到在這碰見了!”懷特說。

           我點點頭說,“原來是這樣呀!不過你不是不讓我管學生會的事情嗎?”

           “只是想讓你幫忙提一下意見,畢竟每個星期的會議內容都要不斷總結更新,我想聽一下你有什么好議題?!?/p>

           我想了想說:“那就討論一下怎么改變葛萊芬多不守規矩的現狀吧!反正最近大家談論的都是葛萊芬多,你就好好利用利用唄!”

           懷特搖了搖頭,“如果真議這個,到時估計得打起來?!?/p>

           “打就打唄!反正這件事總要有個了解,像現在這樣拖著,院長會不高興的!”我說。

           懷特想了想,“我也不想這樣拖著,不過現在還不是停下來的時候?!?/p>

           “那好吧!你就自己把握時機。我還要去圖書館,拜拜!”我說對懷特揮手。

           “等等!”懷特叫住了我,盯著我的脖子問,“你今天沒戴項鏈嗎?”

           我假裝疑惑的摸著脖子說:“我應該有戴呀!”見實在摸不著,又思索起來,最后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說:“噢,我下午去魔藥教室怕處理魔藥材料時掉到坩堝里,就把它放在院長辦公室里了。它應該還在那,我去找找?!蔽艺f著轉身往回走。

           “我和你一起去吧!”懷特說。

           “好吧!”

           “教授!”我敲了敲斯內普辦公室的門,見沒人回答又擰了擰門把手,沒有反應?!翱磥碓洪L不在辦公室?!?/p>

           “知道口令嗎?”懷特問我。

           “知道,不過院長不在,我們這樣闖進去,不太好吧!”我說。

           懷特皺著眉頭沒有說話,似乎在想著別的事情。

           “那個項鏈是不是特別重要?”我一臉擔憂問道,“要不然我們進去找吧!”

           “算了,不過是條普通的項鏈,沒什么特別的。既然項鏈在里面,那等院長回了再來取就行了?!睉烟丶傺b不在乎的說道。

           “我們還是進去找吧!生死水?!蔽也唤o懷特阻止的機會,說了口令,門一下就打開了。

           我率先走了進去,快步走到桌邊找了起來,見桌上沒有項鏈,又轉身在放置器皿的桌臺找了找,還是沒有找到。我便急切起來,“怎么辦,項鏈好像弄丟了?!蔽一仡^有些委屈的看著懷特,“我明明記得我放在桌子上,怎么就不見了呢!”

           見懷特準備說話,我便急忙說:“會不會是我忘了拿,院長就幫我收起來了?”

           “有這個可能?!睉烟卣f。

           “看來只能等院長回來,再問問他了!”我懨懨的說道。

           從地窖出來,我情緒依舊有些低落,“都怪我不好,早知道這樣我就不應該戴在身上了?!?/p>

           “不,米歇爾”懷特急切的說“我把它送給你,就是想要你一直戴著它。放心,我會想辦法找回來的?!?/p>

           “嗯”我憂心忡忡的點點頭。

           “看你這沒精打采的樣子,還是回宿舍休息吧!”

           “嗯”我點點頭怏怏不樂的往公共休息室走去。

           回到宿舍,將口袋里的時間轉換器拿在手把玩,想著懷特剛才那真誠的模樣,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這就是我想要相信他人的代價,信任轉過來就的被人利用,看來以后只能相信自己了。

           六點剛過,烏塔就出現在宿舍里,畢恭畢敬的對我鞠了一躬,“小主人?!?/p>

           “還回去吧!”我說著將轉換器遞給了烏塔。

           “是的,小主人!”

           斯內普是在晚餐開始時才出現在主席臺的長桌旁,至于珀西則是在甜品上桌后,才急急忙忙的走進了禮堂。

           晚餐過后,我直接去地窖找斯內普,表示自己在制作魔藥時,將斗篷和他的掛在一起,因此不小心將項鏈放錯了他的口袋。斯內普并不相信我的話,但他沒有發火,而是抿著嘴巴極不情愿的去掏他的口袋,結果真的發現有一條藍寶石項鏈在他的口袋里。

           “這是你的項鏈?”斯內普皺著眉頭,冷冷的問。

           “是的,教授?!蔽艺f著伸手去接。

           “看來你的計劃進展得不錯!”斯內普譏諷道。

           “我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蔽艺f著一把搶過項鏈轉身就走。

           “小心樂極生悲,貝克特小姐?!彼箖绕談傄徽f完,房門砰的一聲在我身后關上。

           我氣憤的轉身沖著緊閉的房門不滿的吐了吐舌頭,看來斯內普是不準備按照馬爾福的計劃來討好我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