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三十四章 怪異的事情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4162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回到寢室時,格雅正趴在床上打盹,我走過去拍了拍它的腦袋。它微微不悅的抬頭看了看我,立刻驚醒了。

           “看我這裝扮是不是有點嚇人?”

           “確實,你這還能嚇死人?!备裱琶髂繌埬懙某靶χ?。

           我也不計較,點著它的小腦袋問,“桌上那瓶藥劑,你看見了嗎?”

           “是那瓶藍色的?”

           “對,就是那瓶,你知道是誰送來的嗎?”

           “不知道,我回來的時候它就在那了,怎么?藥劑有問題?”格雅疑惑的問。

           “沒有,你接著睡吧!”我笑著揉揉它毛茸茸的的小腦袋,讓它接著睡。

           匆匆洗完澡躺在床上卻睡不著,翻來覆去的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走廊皮皮鬼的話為我敲響了警鐘,畢竟我是斯萊特林的學生,又身處于黑魔王勢力還未完全消散的時代中,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會比在其他學院做的事情,都要更加引人關注。不僅是教授會產生懷疑,就連學生也會對周遭的事情特別敏感。原本就是以高調出名的斯萊特林,如果里面突然出現一個行事低調的人,這反倒會容易招惹人們的懷疑。要想在斯萊特林隱藏起來,我必須像所有的斯萊特林學生一樣高調處事,這樣才不會顯得有些另類。

           今天拉文克勞學生的改變卻是在我意料之中的,畢竟以才華為標桿,確實符合拉文克勞學院的行事風格。只要你表現出高于她們的才華,她們便會對你另眼相待。聰明人范錯,通常就是太過于相信自己的智慧。她們這次主動伸來的橄欖枝,只要最后不成為她們的催命符咒,就應該謝天謝地了。

           至于桌上突然出現的藥劑,卻一直讓我摸不著頭腦。誰能這么無聲無息的闖進斯萊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并且在不引起任何人懷疑的情況下進入我的房間呢?既然能這樣順利的進入我的房間,為什么又只是放了一瓶,我不一定會用的藥劑呢?這瓶藥劑如果真是煞費苦心偷來的,那為什么陷害的人卻沒有將它藏起來,再來個借刀殺人的手法一次性解決我,而只是堂堂正正的放在桌上呢?實在是有點讓我迷糊了,能做到避開所有眼線的人,只有斯萊特林的學生或者是會變形的麥格教授,最完美的就數會隱形魔咒的鄧布利多了,但是這些人都沒有必要陷害我呀!

           斯萊特林的大部分女生雖然和我交情不深,但也沒到仇視的地步呀!而且如果我真被退學了,這對她們來說也不算是什么光榮的事情。麥格教授根本就不討厭我,甚至對我課堂上的表現也是非常滿意的,如果我被退學,她一定會表示惋惜的。而鄧布利多就更沒必要說了,他一直以來都只是在探聽我的虛實,他害怕的只是我會成為第二個黑魔王。通過魔法部一無所獲的調查和飛行課的意外,我想鄧布利多就算不準備收手,也不會考慮將我退學,畢竟我也算是安分守己的好學生。

           這樣一想,似乎所有的猜測都被推翻了。難道從一開始的命題就出錯了嗎?如果藥劑并不是用來趕走我的,而是出于想幫我心,結果一不小心就好心幫壞事了。如果真是這樣,那我能想到的人就太多了,羅伯茨、露西、里德斯、比亞諾甚至還有懷特?;蛟S他們從其他地方打聽到,我要清理獎品陳列室的消息,又明白我不告訴他們是為了不想他們擔心,所以都瞞著我偷偷拿了斯內普的藥劑,然后放在了我的桌上。這樣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但這樣一來我就完全沒有必要去追究,藥劑到底是誰偷的了,只希望斯內普因為找不到證據,而盡快放棄追查吧!

           第二天,我一大清早就起來了,只是想避開休息日那少部分早起的人,畢竟我昨天才出了風頭,今天這個獨眼獸的裝扮,還是不要太過招搖的好。

           我小心翼翼的避開人群出現在三樓的陳列室門口,卻沒有看見斯內普的人影,也許他已經沒耐性和我鬧騰了吧!推開陳列室的門,我感覺事情越來越透著古怪了。昨夜這里還像是個舊貨市場一般,所有東西多多少少都沾有污漬和灰塵,可是現在,整個房間就像是剛剛才被徹底大清洗過一般。地被拖過了,上面還有未完全風干的水漬;陳列柜被擦得光可鑒人;里面那些獎杯,盾牌,獎牌,雕像統統都被擦得光亮如新;就連頭頂上的燭臺都明顯被打掃過了。

           摸了摸展柜靠里面的死角,居然也是沒有一點灰塵。我不由得想起了昨晚的那瓶藥劑,看來真的有人在背后幫我,但是現在卻完全找不到能對上號的人了。

           不知道在自己陳列室里站多久了,直到背后傳來斯內普不耐煩的說話聲時,我才感覺腳似乎有點麻木了。

           “清理完了就去禮堂吃飯,別像個木頭一樣站在這里?!?/p>

           我揉揉腿,回頭看著他,不知道該不該將自己的疑惑告訴他。

           “我說得還不夠清楚嗎?”斯內普嚴厲的盯著我,好像我又做錯什么事一般。

           抿了抿嘴唇,低著腦袋艱難的邁著步子走出了陳列室,斯內普重重的帶上了房門?!爸蟮奶幜P依舊從晚上8點開始?!闭f著,他就快步消失在走廊里了。

           站在一樓門廳,聽見禮堂里吵鬧的談笑聲時,我這才知道已經是午餐時間了。摸摸已經感覺不到餓的肚子,轉身準備回宿舍休息,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就出現在我的面前,“堵在門口很有意思嗎?還不快給我進去?!?/p>

           望著斯內普冰冷的眼神,我強烈的感覺到他此刻的心情有多壞。明明是4個海格體型的巨人都能并排通過的大門,怎么會被我給堵住呢?今天上午又沒有課,他到底是被誰氣得要到處發火呀!

           無奈的轉身走進了禮堂,坐到斯萊特林餐桌時,露西驚訝的叫了起來,“天啦!米歇爾你的眼睛怎么了?”

           “不小心將除垢劑弄到眼睛里去了,龐弗雷夫人已經幫我處理過了,像這樣蒙上2天就可以摘下來了?!?/p>

           “你難道真的被罰清理獎品陳列室了嗎?”懷特疑惑的問。

           “是的,而且要打掃一個月?!?/p>

           “啊,梅林!那里每一樣東西都會讓你瘋掉的。我聽說以前有個赫奇帕奇的學生,曾經就被罰清理那里一個星期,結果在之后的一個學期里,他每天晚上都會夢游,拿著抹布在寢室里走來走去,將所有的東西都擦上一遍,然后才會繼續上床睡覺?!绷_伯茨驚恐的說著,眼睛還不時的望向四周,就好像那個拿抹布的赫奇帕奇學生就在禮堂里夢游一樣。

           “羅伯茨,你別說得那么嚇人,米歇爾會害怕的?!甭段鞣浅2粷M的沖羅伯茨嘟囔著。

           “我也只是聽別人說的,估計也只是開玩笑的話,米歇爾,你別當真呀!”羅伯茨不好意思的笑著說。

           我嘆了口氣,原本這件事就夠古怪了,又聽羅伯茨這樣一說,到還真有點心里發毛的感覺。不過幸好他不是說有個鬼魂喜歡晚上拿著抹布夜游,不然我可能真會生氣。

           午餐比我想象中要輕松得多,雖然很多人都對我的眼睛感到好奇,但不會像以前一樣竊竊私語的議論了,就連在回宿舍的路上遇見皮皮鬼時,它也只是好奇的盯著我的眼睛看了一會兒,然后不發一言的躲開了。

           之后的一個月里,我漸漸適應了每天在斯內普的監督下去陳列室打掃的日子。每次打掃時,我總能發現之前被打掃過的痕跡,比如柜子里的一個獎牌偏離了半英寸的方向,或者是獎杯微微向里推了一英寸,還有不明顯的角落里還會有一些小小的水漬。為了找出那個人,我不得不經常抽出時間去陳列室看一眼,有時是會下課去那里,有時是在吃飯的中途,甚至是夜游去圖書館時,我也會順便看一眼,可是一直都沒有發現那個打掃的人。

           后來我漸漸觀察那些未被風干的水漬,才慢慢發現一個規律,原來每次打掃的時間,都是在我下午上課的時候。于是我不得不找各種各樣的借口,想方設法在上課剛開始或者是快要結束的時候離開課堂。事情也算是有了一點進步,雖然我依舊沒有看見那個打掃的人,但有一次我終于在提前15分鐘離開教室沖到陳列室時,發現了那桶沒有及時倒的污水被擺放在角落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