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四十三章 眼睛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7175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我一邊想著斯內普的話,一邊往公共休息室走。剛走進公共休息室,看見繡有斯萊特林徽章的地毯,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頓時毛骨悚然?!箖绕找彩盏叫帕?!’

           鄧布利多明明在斯內普接受審判時為他作了擔保,還明確表示在黑魔王倒臺之前他已經倒戈。我原本以為奧德夫人不會將信件寄給斯內普,可萬萬沒想到她還是寄了。真不知道奧德夫人是太過愚蠢,還是精明過頭,連鄧布利多也敢算計。不過鄧布利多始終沒有表現出特別的舉動,想來奧德夫人對這邊的情況也放心不少,估計下次采取行動時,也不會再畏首畏尾了!

           “米歇爾,你還好嗎,臉色怎么這么難看?”格瑞斯關切道,伸手來扶我。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嚇得雙腳發軟,正依靠在石壁上。

           “你是不是病了,手冷冰冰的?”格瑞斯說著,扶我到壁爐前的沙發上坐下。

           “不,只是夜里有些冷?!蔽姨撊醯臎_格瑞斯擠出一絲笑容。

           “來,喝杯熱可可暖和一下?!鄙w文遞給我一杯還冒著熱氣的可可,微笑道。

           “謝謝!”我說著伸手接過杯子,感激的對他們倆笑了笑。

           當身體漸漸恢復暖意后,我才注意到,休息室只有我們三人。格瑞斯坐在桌邊填寫日常記錄,蓋文則忙著更新公告板上的內容。顯然是快到宵禁時間了,所以只有新任級長還在做善后工作。

           “你們看見懷特了嗎?”我問。從上車到現在,懷特還沒有和我說上一句話,這讓我多少有些不放心。

           “之前見他一直抱著魔藥書,坐在沙發上發呆,現在應該回去休息了?!鄙w文回過頭來說道。

           “哦”我點點頭,“那今天該誰巡夜?”

           “你不知道嗎?巡邏已經取消了!”格瑞斯說道。

           “什么時候的事?”我疑惑道。

           “就是假期前幾天?!备袢鹚拐f著將日志重新放回書架。

           “是嗎?”我自言自語的說道。那群家伙被捕和信件送出也應該是在那幾天,感覺事情越來越不受控制了。

           “我們以后能安心的睡覺了!”格瑞斯沖我笑道,走過來拍拍我的肩,“你也早點休息吧!”

           “嗯!”我勉強的笑了笑。

           回到宿舍,我將格雅叫了起來,將我在禁閉時發生的事情和我自己的猜想都告訴了它。

           格雅聽后,低頭沉吟片刻,又皺著眉頭在壁爐前不停的來回踱步。等了半響,它才語氣平靜的開了口,“還是我親自跑趟奧德老宅吧!”

           “你不會還想著要去殺艾瑪吧!”我問。

           格雅直直望著我說,“恐怕不只是艾瑪,奧德那個老家伙也得想辦法一起處理?!?/p>

           我不贊同的搖了搖頭。

           “從奧德決定給斯內普送信的那一刻,我們就處于被動狀態,如果不盡快除掉她們,我不知道她們還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备裱派袂閲烂C的勸解道。

           “時機還不成熟?!蔽艺f。

           “什么時候才算時機成熟?現在這種情況,可不是我們坐山觀虎斗的時候?!备裱耪f著頓了頓,一雙眼睛直直的盯著我,“米歇爾,你也應該下定決心了!做為黑魔王女兒,你沒有仁慈的資本。如果現在不痛下殺手,那你隨時都有被殺的可能?!备裱耪f著,眼里透著堅定。

           我微微低下頭,看著被火光照得通紅的雙手,“不,我做不到。在事情還沒有走到絕境之前,我會再下殺手。雖然想要活下去,可我不想在無休止的殺戮之中一直走下去?!闭f著抬頭看向格雅,嗓音略帶凄厲的說道:“我是米歇爾?貝克特,不是米歇爾?里德爾!”說著我眨了眨酸澀的眼睛,努力不讓眼淚流出來。

           格雅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我,半響才撇撇嘴說:“好吧!你所愿即我所愿?!?/p>

           我對格雅會心一笑,伸手撫摸它毛茸茸的小腦袋,“謝謝你,格雅!”

           格雅沒有躲開,只是一臉嫌棄的撇了我一眼,“既然不想殺人,難道我們就真的什么都不做,只等著他們殺上門來嗎?”

           “他們想要在霍格沃茲殺我,可沒那么容易。在事情還沒弄清楚之前,鄧布利多也不會輕易下手。既然他都決定等下去,我們也應該沉得住氣?!闭f著,臉上不免露出了算計的笑意。

           格雅沖我翻了個白眼,“笑得真討厭?!?/p>

           缺課了一個多月,我倒也不擔心跟不上進度,只是怕占卜課會有些吃力。屬于西比爾的那部分血統天賦,已經隨著米歇爾?里德爾的魂魄一起嵌入了黑塔,而占卜所需的視域也局限在了一定范圍之內。幸虧在舊公寓為保生計特意專研過占卜術,不然以現在這種情況,我還真沒信心能應付到畢業。這學期特里勞妮教授開始教我們,并不需要多少天賦也能猜對八分的手相學,因此倒也學得比較輕松,就連比亞諾在我的督促下背熟了書本知識,手相也能看對六七分了。

           露西和羅伯茨還是不理睬對方,見情況并沒有太過惡化,我也沒太過擔心??墒堑搅说谌?,羅伯茨突然出現在了古代魔文課上,手里還拿著嶄新的課本,我這才知道,事情開始不對勁了。

           由于里德斯坐在中間,我只好壓低身子探著頭問他,“你跑這里來干什么?”

           “上課呀!”羅伯茨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別說傻話了,快回去?!蔽也粣偟恼f道。

           “從今天開始,我不上麻瓜研究,改上古代魔文了!”羅伯茨鄭重其事的說道,順手翻開不知從哪找來的半舊的課本,埋頭認真的欣賞起來。

           “你――”我微微皺起了眉頭。

           “米歇爾,有什么話下課再說吧!”里德斯擋住我的視線,一臉苦笑著勸道。

           “你早就知道了,對吧!”我瞪著里德斯問道。

           “我和比亞諾都勸過,可是勸不動呀!”里德斯立刻表明態度。

           我抿著嘴唇,不甘心的看了羅伯茨一眼。

           下課后,不管我怎么勸,羅伯茨都一臉堅定的說,他是覺得麻瓜研究很無趣,才決定換學科,沒有其他理由。我當然不信,但從他嘴里也套不出實情。當我們經過麻瓜研究課的教室,看見露西和幾個葛萊芬多女孩有說有笑的從教室走出來時,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露西?!蔽液傲艘宦?,確定她能聽見。她略微停了下步子,便又走了,自始至終沒有回過頭。我想跑過去叫住她,卻被里德斯拉住了。

           “現在還不是時候?!崩锏滤剐÷晞竦?。

           “哼,那就是咱們認識的露西,真讓我惡心?!绷_伯茨盯著露西的背影,一臉鄙夷的說道。

           “你沒勸過,她也沒有解釋過嗎?”我問。

           “斯萊特林做事,什么時候需要向旁人交代了?”羅伯茨一臉嘲諷的說道,獨自走遠了。

           “我才離開一個月,怎么就搞成了這樣?”我疑惑道。

           “其實這樣也挺好的,”里德斯語氣平淡的說道,“親身體會一次,勝過我們告誡無數次?!?/p>

           “就咱們這兩個學院的氛圍,真斗起來,你以為她承受得???”我沒好氣的說道。

           “放心,有我盯著呢!現在受了傷還有我們,畢業后可就沒那么容易了!”里德斯笑著說道,“你也別太擔心,讓她及早認清現實也是好事?!?/p>

           晚餐時,露西就換了位置,和她室友坐在了一起。我感到有些心煩,胡亂吃過晚餐,就直接去了地窖。沒想到還有人比我先到。

           “迪戈里,今天挺早的呀!”我對正在清理蟾蜍水箱的迪戈里打了聲招呼。

           “我想早點打理干凈,免得打擾到學姐?!钡细昀锒Y貌的說道。

           “反正我每天都來,這些事情就放著我來吧!你們新生第一年總要忙一些,不用在這些小事上耽誤功夫?!蔽艺f著,挽起袖子準備幫忙。

           “不用,不用,這是斯內普教授給我安排的任務,我應該做好。要是被教授知道,肯定又要受罰了!”迪戈里連連擺手,堅決不讓我幫忙。

           “那好吧!”我無奈的收回手。

           從口袋里掏出鑰匙,打開了隔間的房門。從決定改良藥劑以后,我就特意將雜物間騰了出來,方便研制我的危險物品。熬制藥劑的坩堝里冒著陣陣熱氣,光滑的玻璃器皿在火苗的映射下閃著幽幽的藍光。改良配方后,熬制藥劑的時間明顯拉長,我不得不時讓烏塔每隔一兩個小時來幫我照看一下坩堝,生怕我不再的時候,藥劑會出現紕漏。

           藥劑改良進度并不順利,當坩堝里第三次冒出令人作嘔的惡臭,我開始有些惱火了。擔心自己再一次失敗,會控制不住想要炸掉整個雜物間,便扔了個清理魔咒離開了。

           走過冷風嗖嗖的回廊,突然聽見休息室方向傳來了細微的腳步聲。我下意識以為是斯內普巡查完宿舍剛出來,可仔細一聽,腳步聲似乎故意被壓得低,步子又時快時慢,時停時續,倒像是準備偷偷溜出去玩的學生。我怕擾了別人的興,于是悄聲躲進了拐角的暗處,準備等人過去后再回宿舍。

           看著那裹著斗篷的高大身影,探頭探腦的從我眼前掠過時,我感到有些好笑,呼吸不由得沉重起來。本已走遠的身影突然回過頭來,看向我躲著的方向。月光朦朧的照著他隱藏在兜帽里的臉上,五官并不清晰,但那雙透著惡意的眼睛卻十分醒目。我心頭一緊下意識的使用了無聲魔法,可那雙眼睛依舊緊緊的盯著我。不是無意識警戒的神情,而是一種鎖定獵物的專注,那雙眼睛似乎能看透我的影身咒。

           他腳步緩慢而堅定向我走來,越走越近,除了那撲面而來的惡意,我甚至能聽見他呼吸中帶著濃濃的嘲諷。我心底升起一絲惱怒,滑出藏在袖子里的魔杖,緊緊握住,準備隨時攻擊。他立即停住了腳步,猶豫的瞇了瞇眼,最后轉身快步走遠了。

           我渾渾噩噩的回到宿舍,房門關上的那一刻,高度緊張的精神松懈下來,整個身體依靠著門板癱軟在地板上。因為恐懼,雙手還在微微顫抖。

           格雅跳下床,滿臉疑惑的問道:“出了什么事,你怎么隱身回來了?”我這才意識到剛才居然緊張到忘記了撤銷隱身咒,或者說在那雙眼睛的注視下,我早就忘了已經隱身的事實。

           “人能看穿魔法嗎?”我問。

           “我只知道,在神的眼里,凡人的魔法無所遁形,畢竟實力不是一個級別。不過,你怎么突然想起來問這個?”格雅好奇道。

           “神嗎?不可能,剛才明明只是一個普通人?!蔽覔u搖頭肯定的說道,又將剛才在回廊里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它。

           “這么厲害!”格雅驚訝道,“實力較強的魔法師,通過魔法波動判斷一個人的位置,不是什么難事。如果實力到達高峰,也可以給人造成一種被看穿的錯覺,但有魔法師擁有直接看穿魔法的能力,我還真沒見識過。你確定他真的穿了你的魔法?”

           “我確定他知道我躲在那里,也確定他知道我拿出了魔杖。如果不是他能看穿魔法,那我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他突然停止前進的反映?!?/p>

           “他是斯萊特林的學生?”

           “雖然沒看清長相,但他確實是從休息室方向過來,并且穿著斯萊特林的斗篷?!蔽铱隙ǖ?。

           “你感官這么敏銳,能不能猜到大概是誰?”

           我搖搖頭,“看身形我能肯定是個體格健壯的男性,可步伐又透著女生的靈巧,我熟識的人中沒有這樣的人物。他看我的眼神非常兇惡,應該對我有很深的仇怨,可我完全不記得自己和誰結了仇?!?/p>

           “這也是實話,雖說你不喜歡主動與人交好,偶爾也會惹些小麻煩,但也不至于到結仇地步。這件事確實古怪!只是想想,咱們身邊居然潛伏著這么厲害的角色,我竟然一點覺察都沒有,實在可怕?!备裱琶嫔氐恼f著,又回頭安慰我道:“既然他見你拿出魔杖后就逃了,說明他還有所顧忌。很有可能他的魔法能力比你弱,只是碰巧得了能看穿魔法的能力罷了,不用太擔心!”

           我知道格雅是在寬慰我,畢竟能擁有這種能力的人,不可能徒有其表。不管他是因為什么緣由沒有對我動手,至少我現在還很安全。又聽格雅這樣說,也怕它太過擔憂,所以只能暫時壓制心底的疑慮,等有機會再查探清楚。

           “希望如此吧!”我假裝輕松的笑了笑,起身進了盥洗室,洗漱完就草草的睡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