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三十五章 夜襲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11743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我眼前是艾瑪?阿諾特,我這一世的母親,她正面色虛弱的躺在床上,身邊并排睡著兩個裹在襁褓里的嬰兒。

           “孩子的名字取好了嗎?”坐在床邊靠背椅上的一位服飾華麗的中年婦女語氣冷淡的問道。

           母親笑著說道,“取好了,一個叫艾瑪?里德爾,一個叫米歇爾?里德爾?!?/p>

           “那就好,”婦女淡淡的說道,用審視的目光打量著兩個襁褓中的孩子。

           “姐姐,”母親喊道。

           “別叫我姐姐,”婦女不悅的瞪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母親說道,“你不過是個養女,沒資格叫我姐姐?!眿D女說著又嗤笑一聲,“更何況你還是個混血,這樣隨隨便便開口叫我姐姐,讓我很困擾呀!”

           母親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起來,她隱忍著眼底里的憤怒,又硬生生的扯出一絲微笑,再次開口說道,“卡塞爾夫人,不知奶奶――”卡塞爾夫人瞪了母親一眼,母親立刻改口道,“不知奧德夫人最近可好?!?/p>

           “我外婆身體還不錯,用不著你這個外人操心?!笨ㄈ麪柗蛉死涞恼f道。

           “那就好,希望卡塞爾夫人回去時,能替我向她老人家問好?!蹦赣H僵硬著笑道。

           “你還真是有心,”卡塞爾夫人說著,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放心,我這次回去,一定會代去你的問候?!?/p>

           突然房間門被打開了,從門外走進來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這個人我認識,他就是在禁林里對吉安娜施咒的狼人?!坝邢⒘??!彼梅ㄕZ說道,將一封信交給了卡塞爾夫人。

           “出了什么事嗎?”母親掙扎著坐起身來,一臉疑惑的問道。

           卡塞爾夫人沒有回答,只是拆開信封看了起來??催^信后,她轉身走到床邊,盯著熟睡中的兩個嬰兒問道,“哪一個是艾瑪?”

           “襁褓上繡著字母AL的是艾瑪,米歇爾的是ML?!蹦赣H一臉疑惑的解釋道??ㄈ麪柗蛉藴蚀_的抱起了艾瑪,將她轉手交給了剛剛送信進來的男子。男子拿出一個塊銀灰色的織物將嬰兒包裹起來,嬰兒立即消失不見了。

           “你們這是干什么?”母親一臉驚慌的說道。

           “早點帶回去,別讓外婆等急了!”卡塞爾夫人淡淡的說道。

           “是?!蹦凶踊氐?,隨即抱著包裹在隱形織物中的嬰兒,走出了房門。

           “你們要把我的孩子帶到哪去?快把她還給我!”母親驚訝的大聲叫道。

           “別亂叫亂嚷得像個潑婦一樣!外婆好心替你撫養孩子,你應該感激才對?!笨ㄈ麪柗蛉瞬粣偟陌琢四赣H一樣。

           “是奧德夫人的意思?她為什么要這樣做?”母親不可置信的看著卡塞爾夫人。

           “阿諾特,從現在開始你對奧德家族來說,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你這條命我們就不取走了,當做奧德家族對你的回報。從今以后,你可以安心的做里德爾夫人,好好養育你的孩子?!笨ㄈ麪柗蛉苏f著,一臉嘲諷的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另一個孩子。

           母親一臉驚慌的抱起了床上的孩子,生怕再次被人搶走。

           “放心,那個孩子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不過,你最好還是好好撫養她。萬一出了什么意外,我們也好找個替代品,就像你當初替代你的妹妹一樣?!笨ㄈ麪柗蛉诵Φ?。

           “你這是什么意思?”母親疑惑的問道,“什么替代品,你在說些什么呀?”

           “看來你什么也不知道,真是可憐的笨蛋!”卡塞爾夫人憐憫的搖搖頭,“如果你沒有西比爾血統,估計你也不會成為奧德家的棋子。不過,你也是多虧了西比爾血統的幫助,才能從一個混血孤兒,成為奧德家的養女。也才有機會接里德爾,成為他的情?人給他生孩子。不過,現在你已經生下了西比爾神預繼承人,你對奧德家族來說沒有利用價值了。你已經自由了!不過,現在的你對里德爾來說,應該也沒什么價值了吧!”她說著打量著并不豪華的臥室,“住在這樣的房間里,看來他對你也沒什么感情嘛!”

           母親緊抿著嘴唇,并不說話。

           “生孩子之前,你有血統繼承人做靠山,他就敢這樣冷淡你。要是被他知道,你連他唯一的利用價值也失去了,指不定會是什么慘狀!”卡塞爾夫人一臉惋惜的說道。

           “里德爾也是在利用我?”母親不可思議的說道。

           “當然,”卡塞爾夫人微微有些吃驚道,“你不會真的以為,他是因為愛你,才讓你做他的情?人吧!你還真是天真呀!能讓一個推行純血的大魔頭,忍受一個混血做他的情?人,除這個女人有利用價值,你還能想到第二種可能嗎?”

           “不會的,里德爾是愛我的!他說他會娶我,他不可能利用我!不可能,不可能?!蹦赣H一臉失魂落魄的樣子,抱著懷里的孩子神神叨叨的說著。

           “不會是瘋了吧!”卡塞爾夫人有些厭惡的看著床上,目光呆滯的女人說道?!翱煽?,”她叫道,一個家養小精靈出現在房間門口,“她神智好像出了點問題,你還是在這里好好守著她吧!我們就先走了!”

           “好的?!笨煽刹⒉皇止Ь吹恼f道。

           母親如果神智還有些清楚,她只要命令可可將抱走的孩子奪回來,還是有一線生機的??伤呀洷煌蝗缙鋪淼氖聦崗氐讚魯×?,除了抱著孩子呆呆的自言自語,其他什么也沒做。過了很久,她那雙像是被定住的眼睛突然轉向了懷里的孩子,“你也是棋子,一顆沒用的棋子。如果沒有生下你,我對他還是有用的,可現在――沒用了!都沒用了!你為什么是一顆沒用的棋子,為什么?”她沖懷里的孩子吼叫道。

           “阿諾特小姐,您這樣對主人的孩子,主人會生氣的!”可可推開房門十分不滿的說道。

           “不準那樣叫我,我是里德爾夫人,里德爾夫人!”母親大聲的吼叫道。

           “阿諾特小姐,請你將主人的孩子給我,你這樣會弄傷她的!”可可毫不退縮的走到床邊,突然一臉驚慌的說道,“怎么只有一個孩子?阿諾特小姐,另一個孩子在哪兒?”

           “她是顆沒用的棋子,棋子?!蹦赣H并不理睬可可,只是情緒激動的大聲叫道。

           “阿諾特你在大吼大叫什么?可可!”樓下傳來了伏地魔的聲音。

           可可轉過身子去給伏地魔開門,母親就在這個時候,抽出了枕頭下的魔杖,指著抱在懷里的孩子。她面帶微笑的輕聲說道,“阿瓦達索命!”孩子原本睜大的眼睛,頓時失去了光澤,四處亂抓的雙手也不再動彈了。孩子死了!

           “你在干什么?”伏地魔走進房間,看見阿諾特用魔杖指著襁褓中的嬰兒。

           “死了,呵呵,沒有用的棋子死了!”母親臉上帶著怪異的笑容呆呆的看著伏地魔。

           伏地魔皺著眉頭走到床邊,看著襁褓里已經毫無生氣的孩子,臉色突然變得極為恐怖。

           “對不起,主人,都是可可沒用,沒有照看好兩個小主人?!笨煽梢荒橌@恐的說道。

           “另一個孩子在哪兒?”伏地魔惡狠狠的質問道。

           “可可不知道,卡塞爾夫人一直不讓可可靠近房間?!笨煽缮l抖的說道。

           “該死的老家伙,如意算盤可打得真好?!狈啬嫔幊恋恼f道,一把奪過阿諾特懷里已經死去的嬰兒,“帶這個瘋婆子去地下室,沒我的允許,不準將她放出來?!?/p>

           “是――是的,主人!”可可說著去抓床上的母親。

           “哇――哇――”襁褓中的孩子突然哭了起來,房間里所有的人,頓時嚇了一跳。

           “不可能,不可能,我明明將她殺了,她不可能活著,不可能!”床上的母親突然大聲叫道,伸手朝伏地魔懷中的孩子抓去。

           伏地魔立刻后退一步,躲開了女人的手,“還不快把她鎖到地下室去?!?/p>

           “是的,主人!”可可唯唯諾諾的說著,一把抓住母親的胳膊,接著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可可和母親從房間里消失了。

           伏地魔有些疑惑的看著懷里嚎啕不已的嬰兒,嘴角突然露出一絲笑容,“看來,你是命中注定,要你做我伏地魔的女兒。今后你可要拼上性命了!”他說完,收起臉上的笑意,一臉冷漠的走出了房間。

           場景再一次改變,我站在黑魔法防御課教室里,上課的是斯萊特林和葛萊芬多的七年級學生??死锓蜓惨曋趯懥曨}的學生,走到懷特身邊時。懷特突然抬起頭來,給了他一個眼色,克里夫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

           下課時,大家正在清理書包,只聽克里夫表情冷淡的說道,“卡塞爾先生,你先等一下?!?/p>

           等教室里只有克里夫和懷特時,克里夫突然用法語說道,“奧德夫人有什么新指示嗎?”

           我驚訝的皺了皺眉,沒想到克里夫原來也是奧德家的人。烏塔之所以沒注意到,估計也是和我一樣,從沒想過,教授會和學生勾結在一起的可能吧!

           “她老人家讓你試探出,貝克特最害怕的是什么東西。限命你兩天之內務必拿到答案?!睉烟厣袂槔涞挠梅ㄕZ說道。

           “沒問題,明天上午就有貝克特的課,我一定會辦到?!笨死锓蚴挚隙ǖ拇鸬?。

           “這就好,”懷特傲慢的說道,“活動小組那邊有沒有進展?”

           克里夫抿了抿嘴,搖搖頭說:“夏普那小子太精了,一點有用的消息也套不出來?!?/p>

           沒想到活動小組的事情,也是懷特刻意安排的,還真是不能小覷他的能力!

           “戴維斯那個傻大個不是也在活動小組嗎?他那里也打聽不出什么嗎?”懷特不悅的皺緊眉頭道。

           “好像夏普那小子有特意交代過,活動小組那邊根本得不到半點有用的消息?!笨死锓虿桓市牡恼f道。

           “算了,就先這樣吧!活動小組那邊還是不能逼得太緊,不然很容易露出馬腳。夫人交代的事情,你盡快辦好就行。記住,千萬別讓貝克特有所察覺,那丫頭可比夏普那小子還有精明?!睉烟貒诟赖?。

           “好的,我一定會加倍小心,順利完成任務?!笨死锓蚩隙ǖ拇鸬?。

           眼前的場景又是一轉,我發現自己正身處一段山崖的邊沿,對面遠方崖上瀑布沖刷下的轟隆隆聲遠遠傳來。瀑布下的是一片開闊的平原,瀑布的水沖擊到下面的深潭,又借著平坦的地勢往四面八方奔流,有兩只巨大的河流在地勢的影響下分開后又交匯,在遠處的平原中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島嶼。有些湖水沖進島嶼之間,成了小湖泊。強勁的主流持續的奔流,消失在天地交匯的地方。

           突然頭頂上空盤旋而過幾只翼龍,它俯沖向對面的瀑布,沿著峽谷和平原振翅翱翔,偶爾還發出幾聲愉快的鳴叫。

           “外婆,我們還有必要繼續追殺那個貝克特嗎?”

           身后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我轉過身去,才發現身后是一片平整寬廣的草坪。遠處還有一棟極其壯觀的尖頂古堡,藍頂白墻顯得格外大氣。草坪上擺放著一個金邊藍色三腳茶幾,兩邊配套的座椅上,各坐著一位打扮及其講究的法國女人。其中一個就是卡塞爾夫人,只是她臉上已經長出了細小的皺紋,比之前看見的樣子老了一些。坐在她對面的是一個滿臉皺紋,將銀發高高盤起的老太婆??ㄈ麪柗蛉私兴馄?,那她應該是鼎鼎大名的奧德夫人了!

           “當然要繼續,”奧德夫人面容冷峻的說道。

           “可小懷特在信上說,貝克特的母親是個東方女人。我們應該也沒必要,繼續下去了吧!”卡塞爾夫人一臉討好的說道,“最近那邊的魔法部查得越來越嚴,咱們還是把人撤回來吧!”

           奧德夫人不悅的瞥了卡塞爾夫人一眼,卡塞爾夫人嚇得一抖,差點將手里的茶水潑了出來?!拔铱刹徽J為,她和艾瑪長得如此相像,會是巧合。和西比爾血統有關的事情,都要格外小心。就算她母親真是東方人,我們也得做到,寧可殺錯不可放過!”

           “不過,小懷特說那丫頭已經病得快死了。圣芒戈那邊好像也沒找到準確的治療方法,我們要不再等一段時間吧!”卡塞爾夫人小心翼翼的建議道。

           “等?”奧德夫人皺起眉頭,十分不滿的白了卡塞爾夫人一眼,卡塞爾夫人身體一僵,額頭冒出了冷汗,“你還準備要我等多久?食死徒已經有所行動,如果不趕快解決掉那丫頭,只要他們接觸上,就很難再被我們利用了!”

           “外婆,對不起,我現在就去安排!”卡塞爾夫人話音顫抖的連連說道,站起身準備離開。

           “等等”奧德夫人冷聲叫道,卡塞爾夫人離開站定不動,等著吩咐,“上一次行動失敗,你說是霍格沃茨的監管太嚴;那這一次在圣芒戈,你應該不會找同樣的借口吧!”

           “不???不會的,圣芒戈我已經派人潛入了,這一次絕不會失敗?!笨ㄈ麪柗蛉祟澛暣鸬?。

           “那就好,你下去安排吧!”奧德夫人說著端起手里的茶喝了一口。

           “是,是”卡塞爾夫人連身答道,站起身來‘砰’一聲幻影移形消失了。

           場景再一次轉換,我睜開眼,一片耀眼的燈光刺得我不得不瞇縫起眼睛。微微動彈一下身體,就有一種肌肉撕裂的刺痛感,看來這次是真的醒了。

           “米歇爾?!币粋€熟悉的聲音叫道。

           ‘格雅你在哪?’我心里默想。

           “我在衣柜上,圣芒戈不允許動物進出,所以我偷偷隱形跟著訪客進來的?!备裱耪f道。

           我盡量將身子轉向門邊的衣柜,上面空空如也,但我知道格雅就頓在那里?!闶遣皇且呀浾业搅税⒅Z特?我已經沒事了吧!’我問。

           “找了找到了,但事情出了點意外,我需要你幫點忙?!?/p>

           ‘可我現在渾身疼得使不上勁,估計幫不上什么忙!’我哀嘆道。

           “可你必須跟我走一趟,這具身體就快到極限了,再不殺掉阿諾特,你只有死路一條?!备裱艖n心忡忡的說道。

           ‘那好吧!我想想辦法?!?/p>

           “貝克特小姐,你醒了!”房門突然被推開了,一個穿著綠袍年輕女士拿著一塊寫字板走了進來。我注意到她胸口繡著一根魔杖和骨頭的徽章,立刻明白她就是我的治療師。

           “我叫梅蓮姆?斯特勞,是你的治療師,你可以叫我梅蓮姆”她一臉溫柔的笑道。

           我掙扎著想坐起身子,但是身體的疼痛實在讓我使不上力氣。梅蓮姆見我疼得冷汗淋漓,一臉擔憂的問道,“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覺得不舒服?”

           “我渾身都疼,能不能麻煩給我一些止疼劑?”我虛弱的說道。

           “好的,你先躺好,我去給你拿?!泵飞從诽嫖覊汉帽蛔?,柔聲說道。

           梅蓮姆出去后我來回打量著,這是一間獨立病房,空間比我的宿舍稍小一些。除了我所躺的病床和門邊的衣柜,房間里還有一個雙人沙發,就擺在靠近病床的墻邊。門邊另一側還有一個小門,我想應該是盥洗室。

           病房的門突然又被重重的推開了,一個體型巨大的人影走了進來,“貝克特,你醒了!”海格驚訝的說道。

           我疑惑道,“海格,你怎么會在這里?”

           “鄧布利多讓我留在圣芒戈照顧你?!焙8裥χf道,一屁股坐在病房里唯一的一張雙人沙發上,沙發立即發出令人擔憂的咯吱聲音。幸好不是一把椅子,不然準被他坐塌了。

           “謝謝!”我留出感激的神色說道。

           海格立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貝克特小姐這是止疼劑,”梅蓮姆走進病房,將手里端著一藥劑放在了我腳邊的架起的隔板上,然后伸手去掰床腳的把手。

           “我來幫你!”海格局促的站起身來,幫助梅蓮姆。

           “那就有勞海格先生了!只需要轉兩圈?!彼龥_海格笑了笑,提醒道。

           海格轉動把手時,我背后的床板向上翻起,支撐著我坐了起來。梅蓮姆幫助我服下藥劑,不一會兒,我就覺得身上的疼痛感消失了。

           “還疼嗎?”梅蓮姆問道。

           我搖了搖頭,“不疼了?!?/p>

           “還感覺哪里不舒服嗎?”

           “沒有?!?/p>

           “那你先休息一下,明天會診的時候,我再來看你?!泵飞從窚厝岬男Φ?,又轉身對海格說,“海格先生,如果貝克特小姐覺得哪里不舒服,麻煩你即使通知我?!?/p>

           “好的,好的?!焙8衲橆a微紅的連連答道。

           梅蓮姆離開后,我就掙扎著拉開被子,下了床。

           “你要去哪兒?”海格立即站起身來,問道。

           “我要去廁所?!?/p>

           “哦,那你去吧!”海格不好意思的又坐回到沙發上。

           我打開燈走進盥洗室,反手將門鎖上,當我看見鏡子中布滿血絲的臉,不由得驚叫一聲。

           “貝克特你沒事吧!貝克特!”海格在門外焦急的喊道,“要不要我去找斯特勞治療師?”

           “不???不用了,我沒事?!蔽艺f著打開門走了出來,看著一臉擔憂的海格問道,“我的臉――到圣芒戈時就這樣了嗎?”

           “是――是的?!焙8癜参康?,“不過,等你出院的時候,肯定會消除的!”

           我點點頭,可是心里并不確定是否真的能完全消除。

           “這個節骨眼,你還在想你的臉,我們沒多少時間了!”格雅不悅道。

           ‘好啦!我已經在想辦法了!’我不滿的默想。

           “海格,我有點餓了,能不能幫我弄點吃的?”我一臉委屈的看著海格。

           “已經過了十點,餐廳應該關門了,我去六樓的商店里,給你買些吃的吧!你休息一會兒,我馬上回來?!焙8褚娢也辉倬趩?,于是很高興的去幫我找吃的。

           海格一走,格雅就顯形跳到了門邊,“我幫你守著,你動作快點?!?/p>

           我拉開衣柜,只見里面掛著幾件干凈的病號服和幾條毛巾,另一側是已經清洗干凈并折疊好的制服,魔杖和項鏈整齊的擺放在上面。我換好衣服,將魔杖收進袖子。奧德家的人隨時都有可能出現,項鏈還是留在柜子里好了!

           “快走,奧德家的人來了!”格雅叫道,飛撲到我的懷里,我和格雅的身影頓時消失在病房中。

           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我立即拉開房門抱著格雅沖到了走廊。只見六個體格健碩的男子和兩個女子,面帶殺意從走廊的右側拐了過來。他們之中有兩名穿著病號服,顯然是事先潛伏進來的臥底。海格拿著幾袋零食,一臉疑惑的跟在他們身后,似乎弄不明白,醫院這么晚居然還有進來探視的家屬。

           “快從后面的緊急通道離開?!备裱盘嵝训?。

           于是我轉身快步朝左側的緊急通道走去,剛下到四樓,就聽見樓上傳來海格憤怒的質問聲,“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闖進別人的病房?”緊接著是幾下魔咒的爆裂聲,跟著又是一連串病房門被撞開的砰砰聲,人們驚恐的尖叫聲和慌亂的腳步也不斷響起?!胺稚⑷フ?,今天一定要把她抓??!”一個暴怒的聲音從樓梯上方傳來,我急忙加快了腳步。樓下似乎也聽到了消息,圣芒戈頓時炸開了鍋,叫喊聲,魔咒的爆裂聲,幻影移形的爆炸聲此起彼伏。原本空蕩的樓梯間,頓時被受了驚嚇的病患擠滿了。大家尖叫著往樓下大廳沖去,爭先恐后的想逃出這個危險的地方。

           我抱著格雅隱藏在人群之中,隨著人流到了一樓的大廳??墒谴髲d的出口已經被十幾名戴著面具,戴著兜帽的人堵住了。每一個想要沖出去的人,都被他們擊退回來。有幾名治療師已經被他們打暈,倒掛在天花板上。我趁著場面一片混亂,悄悄抱著格雅逃了出去。

           剛一來到大街上,吵雜的聲音突然消失,四周的街燈正在一個接一個的熄滅,圣芒戈周圍迅速陷入了一片死寂。魔法部的人員,接著黑暗從四面八方向圣芒戈涌來,我依稀瞥見了鄧布利多也在人群里。

           我抱著格雅穿過街道,避開魔法部的人,向遠處跑去。身后突然響起魔咒的爆裂聲和痛苦的哀嚎聲??墒?,周圍房屋里的人,卻是一副什么也沒擦覺到的樣子,所有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