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七章 處罰的決議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6324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羅伯茨驚呆了,瞪著眼睛驚恐的看著我,嘴巴微微開合著,卻發不出一點聲音。我皺起了眉頭,表情非常嚴肅的看了看幾乎被堵死的通道,和低聲談論的人群對里德斯說:“你快去列車前面找級長們過來,這里需要維持次序?!?/p>

           “好的!”里德斯轉身走進圍觀的人群中。

           “比亞諾,我要檢查鉑西的傷勢,你先維持一下次序,我不希望被打擾?!蔽矣挚戳丝从行┐羯档谋葋喼Z,吩咐著。

           “噢,好的!”比亞諾回過神來,走到堵在通道的人群面前,將他們向后驅散著,“往后退,這里沒什么可看的,快往后退?!比藗冟粥止竟镜耐笪⑽⑼肆藥撞?,但是依舊不愿離開。

           “你來幫我,”我盯著依舊沉浸在攻擊事件里的羅伯茨,“我們都不希望他會出事的,對嗎?”

           “是的?!绷_伯茨條件反射性的點著頭,眼睛里還是充滿了惶恐。

           我們走到鉑西,看著那張嘴角掛著血跡,慘白如紙的臉,羅伯茨哆嗦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問“他???他不會是死了吧?”

           “沒有,只是昏了過去?!蔽艺f著蹲下身子探了探鉑西的鼻息,還算是正常,只是微微有些短促。又順著他兩腋的摸著肋骨,發現是第四根肋骨斷裂了。

           確定鉑西已經陷入昏迷了,于是低聲叫了一聲,“羅伯茨?!?/p>

           “什么事?”羅伯茨也蹲了下來。

           “其他人問你,鉑西是怎么受傷的,你會怎么回答?”我看著鉑西的臉,問著羅伯茨。

           他想了一會兒,說:“嗯???我會告訴他們,是我激怒鉑西???”

           “不對?!蔽覈绤柕恼f到,依舊不去看他。

           他有些不確定的說:“可是???可是的確是我先激怒???”

           “不,事情很簡單,鉑西是被我的魔咒擊中后才受了傷,”我壓低著聲音說著,轉過頭盯著羅伯茨的眼睛,“記住,事情就是我剛才所說的那樣,聽懂了沒?”

           “可是???”羅伯茨猶豫著說。

           “沒有什么可是,”我狠狠的瞪著他,“如果不想令你媽媽擔心,你就記住我剛才說的話。這件事和你沒有任何關系,聽明白了沒?”

           “我???”羅伯茨支支吾吾的說著。

           “怎么會這樣?”露西驚訝的聲音在我們頭頂上方響起?!拔也烹x開了一會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她見我們都不說話,于是又著急的問,“羅伯茨,這到底怎么了?”

           “不關你的事,快帶著格雅離開這里?!绷_伯茨微微有些不耐煩的說著,要將露西趕走。

           “我???”露西委屈得說不出話。

           我站起身子望著眼睛微紅的露西,摸了摸她懷里的格雅,說:“露西,事情有點麻煩,以后再和你說。聽羅伯茨的話,先避開一下?!甭段骺戳丝次?,又看了看羅伯茨,抿著嘴巴,極不情愿的點了點頭,抱著格雅再次回到了人群里。

           突然我們身后的人群里響起了一陣吵雜的聲音,“大家別擋道,讓級長們過去?!比巳合騼蛇吷㈤_,里德斯帶著比爾和懷特打前走了過來,身后還跟著幾個級長。懷特看了看地上的鉑西,然后將我拉到一邊,擔憂的低聲問道,“怎么回事?”

           “我對鉑西施咒了?!蔽移届o的回視著懷特,波瀾不驚的說著。

           懷特眉頭立刻皺得更緊了,“你怎么???”他的話還沒說完,比爾就說話了,“大家都回自己的隔間去,這里的事情,學生會會處理的?!比巳涸谄渌夐L的幫助下,漸漸被驅散了。但是所有隔間的門都是敞開的,似乎都想聽到一點什么新消息。

           比爾看了看在場的人員,說:“我需要有人送信給鄧布利多校長,以便他能及時知道這里發生的事情?!?/p>

           “我去。我正好帶了貓頭鷹,我去寫信?!睉烟卣f著,急忙跑開了,生怕有誰搶了這份差事一般。

           “你們有誰懂醫療知識的嗎?”比爾又問。

           他們相互看了看,沒有一個人說話。于是我說:“我懂一點?!?/p>

           “那你介意幫鉑西檢查一下嗎?”比爾認真的看著我,一點也不將我當做是擊中鉑西的兇手。

           “比爾,你怎么能讓她幫忙?”蹲在鉑西身邊的查理,十分不悅的說著。

           “沒關系,貝克特小姐不會傷害鉑西的?!北葼枅远ǖ恼f。

           “不會傷害?難道她害得還不夠厲害嗎?”查理警惕的望著我,似乎只要我一靠近鉑西,他就會撲上來和我拼命一般。

           “我們最好早點帶鉑西去看醫生,他的第四根肋骨已經斷裂了,而且有內出血的情況。雖然現在還不是很嚴重,但也等不到下車了?!蔽液敛浑[瞞的說明情況。

           “等不到下車?”查理疑惑的重復著我的話,車廂里又響起了議論聲。

           “比爾?!辈槔頍o助的叫著他的哥哥。

           “貝克特小姐,你有辦法嗎?”比爾皺著眉頭看著我。

           “辦法有,但是必須由我親自帶鉑西去?!蔽覉詻Q的回答。

           “當然,你的要求我答應,但是必須要保證鉑西的安全?!?/p>

           “沒問題?!蔽倚χc了點頭,然后對羅伯茨說:“將你的新掃帚借我用用,可以嗎?”

           “當然可以?!绷_伯茨點點頭,回隔間去拿掃帚。

           這時查理叫了起來,“你打算用飛天掃帚送鉑西去醫院嗎?”

           “是的?!?/p>

           “可是你的飛行技術太差了,我認為,應該讓我去?!辈槔砻媛恫粣偟奶嶙h。

           “難道你不在乎被麻瓜們看見,因此被趕出霍格沃茨嗎?”我瞇著眼睛說到。

           “我???難道你就不在乎嗎?”查理不服氣的瞪著我。

           我彎起了嘴角,“擊傷鉑西,足夠讓我被霍格沃茨開除了。至于騎飛天掃帚會不會被麻瓜看見,已經不再重要了,不是嗎?”

           “可是???”查理還想說下去,但是比爾打斷了他。

           “就按照貝克特小姐說的辦吧!”比爾朝我點了點頭,“我去通知列車長,讓他將列車停一會兒,你就在那個時候帶鉑西離開吧!”他說著轉身離開了,查理還守在鉑西的身邊,但是不發一言了。

           火車不一會兒就停了下來,鉑西也在我的魔咒下漸漸有了一些意識。在查理的攙扶下,我和鉑西騎上了羅伯茨的飛天掃帚。但是鉑西依舊很虛弱,于是我讓他從身后抱住我的腰,以便保持平衡。

           羅伯茨的新掃帚確實比學校里的破掃帚好多了,讓我飛行起來顯得更加的靈活了。我盡量往高處飛,避免地上的麻瓜看見我們的行蹤。我們筆直前行,效率比特快列車高很多,雖然是這樣,但是到達霍格沃茨也花費了我們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從掃帚上下來時,鉑西再也支持不住,倒在了草地上。斯內普第一時間趕到,臉色十分的難看,他并沒有對我說些什么,只是用魔杖將鉑西漂浮到半空中,帶著他向醫務室走去,我撇了撇嘴也跟上。

           龐弗雷夫人熟練的為鉑西治療著,斯內普這才將臉轉向了我,面無表情的說:“跟我來?!闭f著,他將我帶到了校長辦公室。鄧布利多正坐在桌前獨自享受著午餐??匆娢?,他顯得格外的高興,“噢,米歇爾,你終于來了。鉑西還好嗎?”

           我微微笑了笑,搖搖頭,“龐弗雷夫人還在為他治療?!?/p>

           “那就好,”他說著指了指大盤子里沾滿蜂蜜的面包片,問我,“要來一片嗎?”

           “阿不思?鄧布利多!”斯內普有些憤怒的叫著。

           “噢,西弗,別這么大的火氣,事情終究是要解決的?!编嚥祭嘈χ?,拿著餐巾擦了擦嘴,然后起身繞過桌子走到我的面前?!懊仔獱?,你能告訴我,鉑西是怎么受傷的嗎?”

           “我的魔咒擊中了他,他飛著撞上了車廂里的擋板,然后就受傷了?!蔽液敛换乇艿呐c他對視著。

           聽我說完,他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熬瓦@樣嗎?”

           “是的,就是這樣?!蔽尹c了點頭,肯定的回答。

           “我們不是已經談論過了嗎?貝克特小姐必須立刻被勒令退學?!彼箖绕諝夂吆叩膶︵嚥祭嗾f著。

           “不,西弗,這件事不是你我就可以決定的,還要聽取另一位教授的意見?!编嚥祭嘈α诵?,一臉為難的看著斯內普。

           “另一位教授?”

           “米勒娃呀!畢竟她是鉑西的院長呀!噢,我已經通知過她了,現在估計已經快來了吧!”鄧布利多說著,門外就響起了腳步聲。

           麥格教授急匆匆的走了進來,額頭有微微的細汗,似乎剛剛是一路小跑過來的?!艾F在就要對學生進行處罰了嗎?好像太早了一點吧!”

           “已經不早了,我可不希望今天分院儀式上,傳出斯萊特林學院制教不嚴的流言?!彼箖绕瘴⑽⒂行┎粣偟恼f著。

           “那好吧!剛剛我去了一趟醫務室,鉑西已經將整件事告訴我了,現在我心里也有了打算?!丙湼窠淌跓o所謂的說著。

           斯內普說:“那就太好了,現在就讓我們談論一下,關于米歇爾?貝克特小姐勒令退學的決定吧!”

           麥格疑惑的說:“什么?勒令退學?我們要談論的不是處罰的事情嗎?”

           斯內普冷哼一聲,“難道你認為,一個能對同學施魔咒的學生,不用被退學嗎?”

           “噢,斯內普。對同學施魔咒的學生當然要被退學,但是米歇爾小姐是在迫于無奈的情況下,才對同學使用魔法,并且她也在第一時間想方設法彌補自己的過錯,所以我認為,她沒必要被勒令退學?!丙湼窠淌趽砹?。

           “哼,做錯了事情,真的以為光彌補就可以的嗎?”斯內普冷冷的盯著我。

           “光彌補當然不能挽回所以的過錯,但也不至于要一竿子打死呀!”麥格教授怒目瞪視著斯內普。

           “呵呵???你們的意思,我已經明白了,既然意見得不到統一,那我們只有尋找一個折中的辦法了?!编嚥祭嘁徽f完,斯內普和麥格一同看向了他,不約而同的問,“什么辦法?”

           “呵呵???那就是,除了退學以外的任何處罰,都由斯內普一人決定,這樣夠公平吧!”鄧布利多笑呵呵的說著。

           斯內普和麥格臉色都顯得極為難看,似乎都剛剛吞下了一個檸檬一般。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