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六章 闖禍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6872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終于快要開學了,我心底居然有一絲莫名的期待,讓人感到有些怪異。格雅顯得特別興奮,不停的在我身邊繞來繞去,想要我摸著它的腦袋陪它聊天。臨近開學的幾天,它就不斷的提醒我,要多買一點小魚餅。那是用來感謝諾麗絲夫人,去年對格雅在尖叫棚屋冬眠時期的照顧。

           臨走那天,我吩咐可可將房間的每一處都檢查清楚,防止魔法部的再次突襲??煽陕詭械乃臀业搅碎T口,在我穿上鞋子時,它就低低的哭了起來。

           “嗚嗚···”它用圍裙捂住了臉,聲音低沉刺耳。

           “別哭了,”我低聲呵斥著,“別將我對你的容忍,當作你肆無忌憚的本錢?!?/p>

           “不···可可···可可沒有這樣想過···”它哽咽的說著,眼淚汪汪的看著我。

           “嗯,照顧好這里等我回來?!闭f著,拉著箱子出了門。

           國王十字車站里人來人往,大家都只顧及著自己的事情,所以當我抱著格雅筆直朝那堵墻撞去時,根本沒有一個人前來阻止。順利避開麻瓜的注意力,鉆過墻壁9又4分之3站臺就出現在我面前了。

           霍格沃茨特快列車正噴出滾滾的濃煙,朦朧的煙霧中,站臺上那一片黑乎乎的人影,不時的傳來人們略高的說話聲,似乎大家都要提高嗓音才能驅散煙霧一般。格雅顯得有些不耐煩,磨蹭著將腦袋塞進了我的外套里。

           我正準備上車尋找座位,突然人群中傳來了一聲叫喊,“米歇爾,這里?!?/p>

           尋聲望去,羅伯茨和露西正揮舞著雙臂,向我示意。里德斯和比亞諾一左一右的站在旁邊,也高興得向我招手。班德祿夫婦就站在他們的身后,滿臉笑意的望著我。

           我微笑著拖著箱子向他們靠近,里德斯走上前來幫我將箱子接了過去,班德祿夫人親熱的與我擁抱,小聲的在我耳邊說到:“謝謝你的建議?!蔽倚Χ徽Z。班德祿先生與我握了握手,眨了眨左眼向我打眼色。自從純血巫師鬧進了他們家,班德祿夫婦為了保護我的安全,決定不將我的名字作為公司的新名稱。所以我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對其他人保密。

           羅伯茨咧嘴笑著,看起來開心極了?!懊仔獱?,我得到一樣好東西?!?/p>

           露西點點頭,說:“我也看過了,特別棒!比我們在對角巷見過的還要漂亮?!?/p>

           “速度也是一流的,”比亞諾豎起了大拇指,一臉羨慕的說“我爸要是同意給我也買一把,就好了!”

           里德斯笑著說:“你爸不會給你買那玩意的?!?/p>

           “為什么?”比亞諾疑惑的問。

           里德斯一臉壞笑的說:“你要是做上去的話,那玩意一定會折斷的,更別提有多快了?!?/p>

           比亞諾有些委屈的捏了捏,微微有些發胖的臉。我們都笑了起來。

           “我們上去看看吧!”羅伯茨迫不及待的想讓見識一下他的新玩意。

           “小羅羅,別那么著急,媽媽還沒好好的看看你呢!”班德祿夫人說著,捧起了羅伯茨的小臉大大的吻了一下。

           羅伯茨立刻羞紅了臉,尷尬的瞟著我們其他人的臉,“媽媽,別這樣?!彼⑽暝胍x開母親的懷抱,結果班德祿夫人抱得更緊了?!皨寢層忠脦讉€月見不到你了,你就讓媽媽多抱一會兒吧!”

           “媽媽——”羅伯茨的臉更加的紅了,不停的掙扎著。直到響起了一陣汽笛聲,班德祿先生才笑著拉開了他們。羅伯茨連再見也忘了說,低著腦袋迅速鉆上了列車,生怕母親再次做出令他難為情的事。

           我們大家相互看了一眼都笑出了聲,班德祿夫人十分欣慰的說:“我們家小羅羅終于長大了呀!還知道害羞了!”

           我們與班德祿夫婦道別上了列車,里德斯和比亞諾一起將我的行李搬上了他們預先找好的隔間里。羅伯茨正從窗口探出身子跟他父母道別,班德祿夫人說:“學校不比家里,沒有那么人伺候你,所以一定好好照顧自己。有事就記得寫信回來呀!”

           “媽媽,我知道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羅伯茨說著,微微躲避著母親的親吻,但還是被班德祿夫人親到了。

           這樣的一幕讓我不由得攥緊了手,指尖狠狠的扎在肉里,疼痛使我保持著頭腦的清醒。

           發動機的活塞發出響亮的嘶嘶聲,火車開動了?;疖嚬諒潟r,班德祿夫婦還在微笑著對我們揮手。

           羅伯茨開心的從架子上拿下一個細長的包裹,將外面的袋口打開,從里面抽出一把飛天掃帚來?!懊仔獱?,你覺得怎么樣?”羅伯茨的嘴都快咧到耳根了。

           雖然我對飛天掃帚不是很了解,但從它樣式來看,還算是比較漂亮的。但想到如果是用來掃地,那就應該是有些吃力了,于是我抿著嘴笑了笑。

           羅伯茨以為我是對掃帚產生了興趣,于是更加賣力的解說,“這是今年最新的款式,時速能達到每小時100英里,還可以原地360度回轉,而且性能比之前的光輪1500更加的穩定···”他話還沒說完,隔間的門就被人拉開了。

           “噢,米歇爾,我終于找到你了!”懷特嘆了一口氣說著,他黑色長袍的胸前別著一個銀光閃閃的字母P,看來他已經成了斯萊特林的新任級長。

           “有事找我嗎?”

           “嗯···”懷特看了看幾乎爆滿的隔間,猶豫著要不要開口,最后盯著我的眼睛,“你還是跟我來一下,我有些話想單獨和你談談?!?/p>

           “好的,”我起身將格雅遞給了露西,安慰的對羅伯茨他們笑了笑,“我馬上回來?!彼麄凕c點頭。

           走出隔間,懷特就朝過道兩邊看了看,還是覺得有些不保險,“你跟我來,”他在前面帶路,“列車前面有專門給級長劃出來的兩個隔間,我覺得還是在那里說會比較方便?!?/p>

           我們穿過一節節車廂,在快要接近車頭的一個隔間門口停了下來。懷特笑了笑,“你先等等,我進去和他們打個招呼?!?/p>

           懷特拉開隔門走了進去,不一會兒兩個同樣佩戴級長徽章的高年級學生走了出來。鉑西的哥哥比爾就是其中的一個,他眉頭緊皺著盯著我,然后跟著另一個男生走到了旁邊的一節車廂里。

           “進來吧!”懷特站在門口說著。

           等我走進隔間時,懷特也走了進來,隨手帶上了門。

           “隨便坐吧!”

           “好的?!蔽艺伊藗€比較整潔的位置坐下。

           懷特也坐到了我的對面,皺著眉頭看著我,“你怎么會和那件事扯上關系?”

           “你說什么?”我有些不解。

           “就是羅伯茨父母在麻瓜世界辦廠的事情,”懷特嘆了口氣,“我父親和叔叔在書房談論這事的時候,我正好從門口經過?!彼⒅已劾餄M是遺憾,“他們做這樣的事情我還能理解,畢竟他們家的血統并不是最純正的,有點傾向麻瓜還是情有可原的?!?/p>

           “但是···你怎么也摻合在里面呢?而且還出手幫助他們?”懷特不可思議的看著我,似乎我做了非常讓人難以接受的事情。

           “只是幫他們聯系中介商而已,不算很過分的事情吧!”我皺著眉頭說。

           “你知道你現在做的事情,會對你以后產生多大的影響嗎?”他瞪著眼睛望著我,“現在魔法界的上層勢力,依舊掌握在純血巫師手里。你現在就將自己擺在與之對立的位置上,不說你以后難以提升地位,就是你以后能不能在魔法界立足,都是值得深思的問題呀!”

           我訕訕一笑,“沒那么夸張吧!”

           “我說得還只是比較好的一方面?!睉烟鼐璧目戳丝礃嗛T,似乎擔心有人會在下一秒推門進來,于是他低頭向我靠近了一點,壓低了聲音說:“有傳言說神秘人還會卷土重來,到那時,他就會繼續血統清理。你現在不···”

           懷特的話我只聽到了這里,因為槅門真的被人拉開了,是鉑西和查理。他們看見我和懷特時,都表現出十分吃驚的表情。

           “怎么是你們?”鉑西驚訝的開口問道。

           “比爾在哪?”查理再次打量只有兩人的隔間問道。

           “他在隔壁,你們到那去找他吧!”懷特有些不耐煩的想趕他們離開。

           “你們倆在這里干嘛?”查理疑惑的打量我和懷特,“我好像還聽到有人提到了什么血統?!?/p>

           懷特臉色立刻難看起來,“我們說什么,和你有關系嗎?”

           “懷特,我還是先走好了,”我笑著起身準備離開,“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不過以后的事情誰也說不清楚,不是嗎?”

           懷特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我,并沒有阻攔我離開。側身從鉑西和查理中間走過,離開級長專屬隔間往回走著。就在我走到自己的隔間門口時,鉑西從后面追了上來。

           “米歇爾”他氣喘吁吁的叫著。

           我回過身子看著他,“怎么不在那里陪你哥哥?”

           “我只是去將他塞在我箱子里的書,拿去還給他?!便K西有些厭惡的皺起了眉頭,“比爾那家伙總是比其他人多選幾門課,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將時間排過來的,還有他那些亂七八糟的書,塞得到處都是?!?/p>

           我笑了笑沒有發表意見。鉑西顯得有些局促,又問“剛才你和懷特真的是在談論血統問題嗎?”

           我沒有立刻回答,鉑西看了看我的臉色又繼續說:“我覺得純血沒什么不好,但是如果太苛求血統的話,你會很容易走上斯萊特林的老路的。畢竟你身邊整天跟著的,都是那種人,他們···”

           “韋斯萊,你到底想說哪種人呀?”羅伯茨拉開了槅門,氣得滿臉通紅的走了出來,身后跟著里德斯和比亞諾,他們都怒氣沖沖的瞪著鉑西。顯然,他們通過沒有關好的隔間門聽了剛才的談話。

           “我···我說的···當然是你們?!便K西緊抿著嘴唇,極力讓自己表現得比較勇敢。

           “我們?”羅伯茨輕蔑的笑了笑,“我們整天跟在米歇爾的身邊很正常呀!因為我們是朋友呀!那你呢?”羅伯茨指著鉑西的胸口問,“你算什么?你不過是葛萊芬多的一只小瘋子,你家人不過是住在破屋子里的等待接濟的乞討者?!绷_伯茨又拉了拉鉑西身上那身舊袍子,笑著說:“看看,這么舊的袍子我還真沒見過,你們家是不是等著它升值成古董價呀!”

           鉑西沒開口說話,但身側攥得越來越緊的手,已經暴露出他憤怒的情緒。羅伯茨還在不斷的羞辱著,“我挺好奇的,你這身舊袍子到底是誰的呀?你那傻大個二哥的?還是你那不正經的大哥穿過的?不會是你爸以前讀書時穿過的吧!哈哈哈···那還真成了古董呀!”里德斯和比亞諾也隨聲附和的笑著,我緊抿嘴直直的看著鉑西。這是他們男生之間的斗爭,他們不會希望被個女生幫助的。

           羅伯茨嘲諷的說:“就你這樣,你還有什么資格在我們面前談論血統,談論斯萊特林?你們一家的純血敗類,你們···”

           羅伯茨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鉑西正將魔杖直直的抵著他的喉嚨?!安辉S你侮辱我的家人,不許!”鉑西歇斯底里的吼叫著。

           “呵呵呵···你敢對我施咒嗎?”羅伯茨笑了笑似乎料定鉑西不敢下手,“你只要敢對我施咒,你就完了!霍格沃茨會開除你的,你媽媽肯定會哭得稀里嘩啦的,跪在我的面前懇求我饒恕你的過錯,‘噢,對不起,尊貴的班德祿先生,我們家已經窮得揭不開鍋了,你就大發慈悲的饒恕我家那不懂事的小瘋子吧!畢竟他也和我們一樣瘋呀!’哈哈哈···”羅伯茨笑著,奚落著。

           “羅伯茨,我要殺了你,”鉑西氣紅了眼,大聲叫喊著:“火焰熊···”

           “除你武器!”我立刻抽出魔杖向鉑西揮去,魔咒就擦著羅伯茨的耳垂擊中了鉑西。鉑西被魔咒打得離地而起,撞到了車廂的擋板上,劇烈的撞擊聲里夾雜著一聲輕微的骨裂。他滑到地板上,咳出了一口血,昏了過去。

           隔間的門一個個都拉開了,人們好奇的伸出腦袋打探著,一個女生大聲的驚叫,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昏死過去的鉑西身上。我扶額,看來是闖禍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