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十三章 博金商店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4988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我目送露西上了出租車,沿著街道走過了一個街區,在一個小巷里喝下了早已準備好的復方湯劑。又沿著街道回到了破釜酒吧,經過吧臺時,酒保湯姆還和我打了聲招呼,邀請我去喝一杯,我以有事要辦就拒絕了。進了后院用魔杖敲開了墻壁,來到了對角巷。

           往翻倒巷走的路上,我側身閃進了一條黑漆漆的窄巷,從空間口袋里拿出了黑色斗篷。沿著骯臟的小巷往里走,不時的與一兩個衣衫襤褸的巫師擦身而過。一股股惡心的氣味撲鼻而來,我不由得打了個噴嚏,引來巷子里的那些巫師投來厭惡的目光。

           我又拉緊了斗篷,壓了壓兜帽,低著頭盡量放慢腳步,不讓自己顯得心虛。沿著曲曲折折的小巷走了一會兒,終于在博金—博克店鋪下停了下來。左右望了望,并不見人跟蹤,于是拉開門,伴隨著鈴聲走進了商店。

           博金那個吝嗇鬼并不在柜臺前,于是我搖響了鈴鐺,沒過一會兒弓腰駝背的博金慢吞吞的從里屋走了出來。

           “下午好,有什么需要嗎?”他一邊漫不經心的說著,一邊用那粗糙發黃的手向后捋了捋那油光光的頭發。

           “照單給我抓一份?!蔽业统林ひ粽f道,將一卷寫滿魔藥配料的羊皮紙放在了柜臺上。

           博金并沒有去拿羊皮紙,而是一臉驚訝的望著我,“??!女士。原來是你呀!快有兩年時間沒有來了,怎么不再賣魔藥呢?你不知道,你的魔藥有多么受歡迎。你這一斷貨,我的生意就差了一半···”

           “我今天是來買配料的,照單抓就行了!別那么多廢話!”我毫不客氣的說道。

           “哎,我們做了那么多筆生意,別這么絕情呀!”博金嘴上這樣說著,手也沒閑,拿起面前的羊皮紙攤開審視起來。他越往下看,眉頭皺得越緊,看完后他好奇的揚眉問道,“這么多配料,您是要做多少魔藥呀?”

           我不理他的啰嗦,只是冷聲說道,“照單抓!”

           他轉了轉眼珠,然后極其為難的說道,“我店鋪這么小,您要的配料這么多,實在有些為難,我看···”

           我知道他是想談錢了,于是伸手從遮蔽在斗篷里的空間口袋里,拿出了一大袋金加隆放在了柜臺上,“夠嗎?”

           博金咋了咂嘴,眼角微微勾了起來,“您列的那些配料中,有幾個其實有些麻煩···”

           “現在呢?”我又將一袋金加隆,扔在了柜臺上。

           “也許沒那么麻煩,只是時間···”

           我微微感到有些惱火,這家伙真的是越來越難對付了。不過買服務,終究的寧可多不少的。又拿出一袋金加隆,直直的扔進了博金的懷里,“我也就是怕麻煩,才來找你的。以這個價錢,我多費點時間都不止這些了。所以,你的動作最好是利索點,不然我可要找別家了!”

           “馬上,馬上,您稍等,我這就去裝?!辈┙鹫~媚的笑著,抓起柜臺上另外兩袋金加隆和羊皮紙走進了柜臺深處。

           藥劑很多,就算是光打包,估計也需要一段時間,于是我在店里四處晃悠起來。這里東西對比兩年前,大多都換過了,也多了很多品類。博金那所謂的生意差了一半,大多也只是無病呻吟而已。

           正當我在那堆黑魔法書中找尋新書時,店門又被推開了,斯內普隨著一陣鈴聲走了進來。我嚇得連忙轉身,突然被自己尖指甲刺痛了手心,這才想起來我已經喝了復方湯劑了。我勾了勾嘴角,轉身繼續翻閱那本古代北歐黑魔法書籍。

           ‘鈴鈴鈴···’斯內普顯然是等得有些不耐煩了,一面搖晃著鈴鐺,一邊四處打量著,尋找博金老頭的身影。我也不理,只是悠閑的翻閱著手里的書,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

           “您別急,別急,馬上就好!”昏暗的柜臺間傳來博金的喊聲,顯然是以為我在催促他。

           斯內普皺了皺眉頭,側頭看向我。我笑了笑將手里的書,重新塞回書堆,走到柜臺邊,站在斯內普的旁邊等博金。斯內普也不催促了,只是疑惑的盯著我看,緊皺的眉頭,似乎在收索自己記憶,想找到與我相對應的某人。

           又過了一會兒,博金手里抱著一個大大的牛皮紙袋,走了出來,身后還有一輛小推車,推車上擺滿了用防護罩隔離起來的大大小小裝滿魔藥配料的玻璃罐??磥碇嗷ㄒ稽c錢還是值得的,至少他已經將所有東西都完全打包好了。

           博金一看見站在我身邊的斯內普,嘴角立刻就彎了起來?!鞍パ?!原來是斯內普先生大駕光臨呀!我這里剛備了些新貨,待會兒我拿給您看看——不過,我要先等這位女士驗好貨,斯內普先生不介意先自己看看吧!”博金一邊油腔滑調的說著,一邊將裝滿配料的牛皮紙袋放在柜臺上。

           斯內普瞥了一眼袋子里打包好的東西,然后側身往店柜臺旁走了幾步,假裝自己對那干枯的人手產生了興趣。

           “東西都按您的吩咐打包好了,這是您的清單?!辈┙鹫f著,將我給他的羊皮紙展開來,“您要不要先驗驗貨?”

           通過眼角,我瞥見斯內普正皺眉看向博金手中的清單。我心里一沉,雖然人是通過復方湯劑改變了摸樣,但是清單上的字跡還是有可能暴露我的身份。我一緊張,急忙奪過博金手里的清單,塞進了空間口袋,嘴里掩飾的說道:“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去辦,驗貨就沒必要了!和你做了這么多比生意,我還是相信你的為人!”我說著快速的將牛皮紙袋里打包好的配料一樣樣塞進空間口袋。

           博金見我一副急切的樣子,于是也幫我將他身后小推車上的東西,一樣樣的搬到柜臺上?!安恢?,您這次做的東西,是否能賣些我?”博金滿臉笑意的問道。

           “近幾年估計不行——不過這些東西,我或許會再來進購的!”我漫不經心的說著,將最后一瓶圣甲蟲裝進了空間口袋。

           “那還真是有些可惜——如果有新的藥劑,一定要賣給我呀!我會給你最好的價錢!”博金低聲興奮的說道。

           “會的!”我點點頭收起來口袋,轉身拉開了店門走了出去。

           “再見!女士,記得再來呀!”身后博金的道別聲,伴隨著門上的鈴聲傳入了我的耳朵。博金這個老家伙,生怕段送了賺錢的買賣,禮數比以前更加周道了!

           想著,之后還要去對角巷買一些普通配料,于是轉進了一個昏暗的小巷,拿出復方湯劑又喝了一口。剛塞好瓶塞,斯內普就突然出現在巷口,并且迎面向我走來。我慌亂的將右手藏在身后,不由得拽緊了手里的藥劑,然后假裝鎮定的往墻邊靠了靠,給斯內普讓路。

           可是,斯內普似乎是特意來找我的,他一臉嚴肅的走的我的身邊,停下腳步直直的看著我。

           “你就是那個賣藥劑給博金的制藥師?”斯內普語氣冰冷的問道,眼里滿是探究的神色。

           “我以前是賣過藥劑給他,不過,我并不是什么制藥師?!蔽也⒉豢此?,只是盯著他身后墻壁上的一塊污漬出神。

           “我買過你制作的一瓶生死水,顏色和氣味都很正?!墒恰幮s比一般的生死水要強勁得多?!彼箖绕站従彽恼f道,眼睛也微微瞇了起來??礃幼?,他對我制作的生死水產生了興趣。斯內普嘴角扯了一個弧度,眼里探究的神情更甚了?!巴心阒谱鞯哪瞧扛l`劑也是一樣,藥效居然能持續36小時——不得不令人驚嘆呀!”

           “你是想問我制作方法嗎?”我微微感到有些好笑,沒想到斯內普對魔藥居然如此在意。

           “不,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是誰?”斯內普面露兇光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我嚇得往后推了一步,生生的撞在了堅硬的墻壁上,右手撞在凸起的石頭上,疼得我倒吸了一口冷氣。

           “我遇到過一個人,她對魔藥也非常有天賦。處理配料總是有自己獨特的方法,制作的魔藥也是如此的精致?!彼箖绕丈钌畹耐业难劬?,似乎是想起了另一個人。對魔藥有天賦?難道他說的是我?我這樣自戀的想著,右手和后背也不疼了。

           “可惜,她八年前已經死了!”斯內普神情失落的說著,我的眼角也抽了抽。沒想到,這家伙居然說的是莉莉,真是該死?!霸谖宜赖娜酥?,從來沒出現過你這樣的人物?!彼箖绕照f著,眼神又變得兇惡起來,“你到底是誰?為什么你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在她死后,突然出現在這里?為什么你不賣其他東西,偏偏要賣魔藥?——你到底是誰?”

           我憤怒的皺起了眉頭,斯內普說著話,難道是想讓我承認自己是莉莉嗎?這家伙真是被愛情蒙了雙眼,看誰都像莉莉!“你神經病呀!”我氣惱著用力推開斯內普,大聲呵斥道:“姑奶奶是誰,輪得著你管?”

           斯內普微微有些驚訝的望著我,小巷周圍也伸出了幾顆腦袋,顯然是被我的聲音吸引過來的。我冷哼一聲,輕蔑的瞥了斯內普一眼,甩了甩袍角,走出了小巷。

           等我穿過曲曲折折的小巷看見古靈閣時,這才發現手里的復方湯劑,不知在什么時候不見了。我懊惱的拍了拍額頭,低聲咒罵道:“該死的,肯定是與斯內普爭執時,掉在了那個小巷里了!”可是我又不能回身去找,萬一斯內普發現了藥劑又追上來,那可就更糟了!我想著,于是放棄購買其他配料的打算,直接從破釜酒吧回去了。為了避免被人跟蹤,我并沒有直接回公寓,而是在倫敦街道上晃了一大圈。等到藥效過去后,才換衣服回了公寓。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