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十二章 傷口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2932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羅伯茨順利的成為了斯萊特林魁地奇球隊的守門員,這和葛萊芬多今年新選的守門員奧利弗?伍德一樣,都是從競選的幾十名二年級學生中擇優錄取的。這個周末他就要開始集訓了,早餐時微微顯得有些興奮,嘴角幾乎要咧到耳朵了。

           “米歇爾,你會去看我訓練吧!”羅伯茨一臉希冀。

           “我???”手臂的疼痛又開始了,勺子從指間滑落,‘?!囊宦暻么蛟阢y碗邊上。銀碗翻倒了,里面的麥片粥潑灑出來,順著桌沿邊流動著。我連忙起身離開餐桌,低頭檢查身上的袍子是否沾染了麥片。

           “米歇爾,你沒事吧?”羅伯茨擔憂的望著我。

           “沒事?!蔽椅⑽⑿α诵?,餐桌上的一大灘污漬消失了,干凈的銀碗和勺子出現在桌邊。

           “你手抖成那樣,還叫沒事?”懷特微微惱怒的說。

           “是呀!你手抖得連勺子都抓不住了?!甭段鲬n心忡忡的望著我。

           “哼”一聲冷笑從我背后傳了過來,我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叭绻幌氤栽绮?,你就應該回宿舍寫完家庭作業,而不是在這里擋著其他人的道?!彼箖绕漳坏恼f著。

           “對不起,院長?!蔽颐鏌o表情的說著,轉身快步離開了禮堂。氣呼呼的回到宿舍,倒頭就睡在了床上。如果不是他處罰我研磨了整整4個小時蛇的毒牙,我的手臂也不至于酸痛得拿不住勺子呀!心里不停的詛咒著斯內普,他那略帶嘲諷的臉立刻浮現在眼前,我揮舞著手臂要去教訓他??墒鞘直墼俅嗡嵬吹冒l起抖來,看來我已經氣得將正經事都給忘了。

           穿過走廊來到校醫院的入口,龐弗雷夫人似乎在給誰看病,“那些家伙的食物非常雜亂,帶有輕微的毒素也是正常的。你記得要及時的更換繃帶,傷口才會愈合得快一些?!笨磥碛腥耸軅?,我放慢腳步站在了門口,聽著里面的動靜。

           “謝謝?!币粋€并不真誠的聲音響了起來,是薩夫教授。龐弗雷夫人乒乒乓乓的收拾好東西走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斑@樣低級的錯誤,還真是有失您的水準呀!”斯內普有些幸災樂禍的說著,“你可別忘了,鄧布利多當初聘用你是為了什么。這件事情還要等著你親自來完成,所以千萬不要再出什么岔子了呀!”

           “據我所知,這樣螞蟻般大小的失誤,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彼_夫教授傲慢的說:“事情依舊處在我的掌握之中,完全沒有擔心的必要?!?/p>

           “你能這樣說那就太好了,只不過,事情到現在還沒有任何進展,你是不是應該要再加把勁呀?”斯內普語氣平淡的說著。

           “據我所知,那些家伙的頭腦雖比杏仁大不了多少,但也不會像您的那些魔藥材料一般,任憑我揉圓捏扁的!”薩夫略帶挑釁的話,卻并沒有得到斯內普的任何反應。這時龐弗雷夫人的腳步聲,再次回到病房中,“斯內普,這是你要的藥劑?!?/p>

           不一會兒有腳步聲走了出來,我假裝是剛剛才到門口,看見斯內普和薩夫走出門,我微微笑著說:“教授,早上好?!薄岸鳌彼箖绕湛匆膊豢次?,只是用鼻子發出了一個簡單的音節,就算是打過招呼了。薩夫教授的左手掌用紗布纏繞著,看起來似乎挺嚴重的樣子?!柏惪颂匦〗?,你也挺早的呀!”他說著,眼睛瞇成了一條縫。

           龐弗雷夫人為我上好了藥,但不讓我立刻離開,反而讓我在病床上好好的睡了一覺。也許很長時間沒像今天這樣放松了,所以這一覺睡得特別沉,醒來時整個人感覺非常的輕松。

           之后的幾天里,薩夫教授的手掌依舊用紗布纏繞著,大家因為對他那高傲態度的不滿,所以都在天馬行空的猜測著那傷的來歷。有人說,那是被巨怪用蘸了毒的箭射中了;有人說,薩夫在湖邊散步被跳起來的烏龜咬傷的;還有人說,那是被惡毒的麻瓜詛咒了??????

           大家的這些猜測純粹是發泄自己心中的不滿,沒有一個靠譜點的。直到那個周末,事情才有了一點眉目。那天我們圍坐在休息室里寫家庭作業,比亞諾有些興奮的從外面跑了進來,氣喘吁吁地說:“你們知道我剛才看見什么了嗎?”羅伯茨因為思路突然被打斷了,所以顯得有些不耐煩的說:“你眼睛又不長我身上,我怎么知道你看見什么了?!崩锏滤箘t一臉壞笑的說:“難道你看見有女性能盯著你的臉,超過三秒鐘了?噢,那就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呀!”說著,羅伯茨也跟著前俯后仰的笑了起來。

           比亞諾到是顯得不那么在意,連連擺手說:“不是的,我是看見薩夫教授手上的傷了?!贝蠹伊⒖虂砹伺d趣,都坐了過來。比亞諾接著說:“我本來是想去找教授,問問他,可不可以教我一些決斗的方法。但是,我沒有在辦公室里找到薩夫教授,于是我就想要不要在那里一直等到他回來。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他的桌子上,放著剛剛換下來的紗布?!?/p>

           “有什么特別情況?”羅伯茨突然問?!吧厦嬲河幸慌琶芗拇笮〔灰坏难E?!北葋喼Z認真的說?!耙慌叛E?大小不一?怎么聽著有點像被咬傷了呀!那傷口這么久都還沒好,看來不是一般的東西咬傷的?!崩锏滤谷粲兴嫉恼f著。

           我腦袋里立刻想到了納吉尼,那條黑魔王身邊的巨蛇寵物,但又隨即否決了。納吉尼的毒液雖然能導致傷口緩慢愈合,但它那樣巨大的個頭,不可能在薩夫教授那并不巨大的手掌上,留下一排大小不一的血跡。

           之后我們總是想方設法接近薩夫教授,以便弄清那傷口到底是什么造成的,可是始終找不到下手的機會。于是我們都希望他傷口愈合后能在那或多或少的傷疤上,找到一點蛛絲馬跡??墒撬坪跽引嫺ダ追蛉艘遂畎痰乃巹?,所以當他終于解開紗布時,手掌里里外外找不到一絲傷疤。這讓我們大家都感到有些失落。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