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三十四章 博格特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9734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晚宴十分的熱鬧,大家都在高聲談論著剛剛結束的第一場魁地奇比賽。我卻被斯內普叫到了辦公室,詢問關于出事那晚發生的具體情況。在餓著肚子的情況下,我的耐心可算不上很好。

           “我當時只是想去溫室找斯普勞特教授,讓她給我一些草藥,用來配比新魔藥。但前面的溫室里沒有人,我就彎到溫室后面去找,結果我發現溫室后面的空地有燈光。我以為是斯普勞特教授在那,等我走近才發現原來是威廉姆斯小姐?!蔽艺f。

           “晚上去找斯普勞特教授應該去辦公室,而不是城堡后面的溫室?!彼箖绕詹粷M的說道。

           “可是斯普勞特教授平時都是快要宵禁時才會離開溫室,我以為她那天也在?!蔽夜室鈳е唤z委屈的聲調說道。

           斯內普并不理會我假裝出來的可憐樣,反而有些嫌棄的瞥了我一眼,繼續用那沒有半點情緒的聲音說:“事實真像你說的這樣才好!之后又發生了什么?”

           “然后有一匹狼不知道從什么地方竄了出來,我們嚇得一路奔逃進了禁林。我們發了紅色煙火求救,可是身后的狼越來越多,將我們趕到到了湖邊。后來,威廉姆斯小姐可能是體力不支昏倒了,我怕狼撲上來咬我,于是跳到湖里逃生?!蔽艺f。

           “你那也叫逃生?”斯內普譏笑道,“明知道自己不熟悉水性,還敢往下跳,你這樣愚蠢的行為可不叫逃生?!彼箖绕毡梢牡目粗?,“上決斗課時看你反映還挺快,也不像頂了一顆,會做出這么愚蠢決定的腦袋。難道你那晚一不小心將自己的腦子,放在宿舍忘了帶出去?”

           我不服氣的噘了噘嘴,但還沒愚蠢到去反駁斯內普。斯內普見我雖然心里不滿,但態度還算端正,于是又教育幾句之后就放我去參加晚宴了。

           我進入餐廳時,晚宴的愉悅氣氛才剛剛達到頂點,一只燃著魔法火焰的老鷹在餐廳的天花板上飛舞,看來獲得第一場勝利的是拉文克勞學院。

           “米歇爾,你去哪了?比賽結束后,我們去醫務室看你,結果龐弗雷夫人說你已經醒了。你怎么沒直接過來參加晚宴?”露西一見到我,就一臉擔憂的問道。

           “斯內普教授找我去辦公室談話,所以耽擱了一會兒?!蔽艺f著從羅伯茨手里接過一塊烤雞肉,里德斯也給我盛了一份熱氣騰騰的蔬菜湯。

           “你們都聊了什么?”懷特壓低聲音假裝好奇的問道。

           “關于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蔽乙贿呎f著一邊切了一塊雞肉送進嘴里。

           “聽說你和那個令人討厭的吉安娜在禁林里,受到了狼人的襲擊,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羅伯茨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狼突然出現的時候,我們也嚇了一跳。以前只聽說禁林里有狼人出沒,沒想到居然是真的。幸好我反應快跳進湖里逃生,不然就沒機會坐在這里享受美食了?!蔽艺f著又舀了一勺蔬菜湯喝下。

           “我記得你應該不會水吧!”比亞諾突然說道,頓時聽見我們談話的人,都一臉狐疑的盯著我。

           我微微感到有些尷尬,生怕大家也像斯內普一樣將我當成笨蛋?!拔???我當時也有考慮過這一點,但在那樣緊急的情況下,我覺得逃到水里存活的幾率要大一些?!蔽乙姶蠹疫€是有些疑慮,于是我重重的拍了一下懷特的肩膀,向大家解釋道,“而且我有懷特送給我的項鏈,”說著將掛在脖子上的藍寶石項鏈取下來,給大家看,并夸大項鏈的作用說道,“這個項鏈能在危急關頭發出藍色的亮光,還能幫助我在水里維持正常的呼吸?!睉烟丶鼻械南胍q解,我急忙在耳邊低聲道,“你不想讓他們以為我是笨蛋吧!”懷特隨即閉上了嘴巴,一臉無奈的看著我,任由我在那里胡侃?!坝辛隧楁湹膸椭?,就算完全不會水,在湖里呆上幾個小時,完全沒問題!”

           “可是???”羅伯茨開口道,我急忙踩在他腳上,他驚訝的瞪大眼睛看著我。我笑嘻嘻的伏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再敢多問一句,我就讓你嘗嘗鞋跟的滋味?!绷_伯茨聽后訕訕一笑,“我沒什么問題!”我這才將腳收了回來。見大家都被我坎得暈頭轉向,心里頓時舒服多了,吃起食物來,也格外有滋味。

           晚餐快接近尾聲時,我開始感到身體有些不對勁。原本還很溫暖的身體,漸漸變涼,就算坐在人聲鼎沸的餐廳還是覺得冷??赡苁窃诒涞暮锎锰昧?,體內里原本被壓抑的寒意,竟然在外界刺激下開始活躍起來。我只能靠著保暖咒,勉強挨到了晚餐結束。穿過走廊的時候,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腿腳開始變得有些僵硬,手指已經冷得不由自主的抖動。好不容易回到公共休息室,我也顧不上和露西他們道別,就快步竄進了宿舍。急急忙忙的翻找著柜子里的空間口袋,我記得里面還有些沒用完的提神劑。仰頭將那瓶提神劑倒進了嘴里,身體也終于暖和了一些。我裹著被子坐在燃著熊熊火焰的壁爐前,心里不斷的盤算著,該如何解決目前的困境。就算我努力不讓自己被神預控制,可是體內的寒氣也遲早要了我的命。如果格雅在這個星期內回不來,估計也見不到我最后一面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了醫務室,也不用找什么借口,僅憑冰冷的雙手和蒼白的臉色,龐弗雷夫人就毫不猶豫的遞給我一大瓶提神劑。憑著這瓶藥劑,我起碼還能正常的活動,不至于凍得四周僵硬無法動彈。

           因為兩世都被人狠狠的掐過脖子,所以我特別討厭脖頸處有束縛感。穿制服時,最上面的鈕扣我一直都留著不扣,連領帶也拉得很松,至于圍巾我也只是在最冷的時候,松松的搭在身上。早餐時,我怕寒風灌進衣服里,但又不想用鈕扣固定住,所以不得不用手捂住松開的領口。

           “你沒事吧!”懷特見我只用一只手去盛盤子里的蔬菜,便疑惑的問道。

           “沒事?!蔽艺f著,繼續用一只勺子和盤子里的蔬菜斗爭。

           “我來吧!”懷特說道,伸手奪過我手里的勺子,用左手扶著盤子,十分順利的舀了一大勺蔬菜倒在我的碗里,順便也淋上了莎拉醬。

           “謝謝!”我沖他笑了笑說道。

           “你最近好像對我特別客氣,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懷特有些委屈的說道。

           “沒有,你很好呀!朋友之間禮貌一點也沒什么不好?!蔽颐鎺⑿φf道。

           “我們難道只是朋友嗎?”懷特一臉無奈的看著我,“我覺得我們之間的關系,至少應該比朋友要親密一點吧!”

           我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發燙,不知道是因為尷尬,還是因為惱怒。若是他以前對我說這種話,我或許有一點點心動,但現在是絕對不可能的。一個三番兩次想要奪取我性命的人,他口中說出的情話,我怎么能信以為真!

           不過,懷特顯然誤解了我的反映,以為我對他也有相同的情意。他笑著用手捏了捏我的鼻子,我驚得汗毛直豎,渾身的肌肉也變得僵硬起來。懷特湊得更近了,似乎還準備說些什么,于是我急忙站起身來?!拔胰ド险n了?!蔽艺f著拿起書包,也顧不上等露西他們,快步逃離了餐廳。

           上草藥課時,羅伯茨一臉八卦說道,“懷特對你好像有點意思喲!”

           “什么好像,明明就是!你沒看見他早上說話那副神情嗎?”露西肯定道。

           “嗯嗯,我早就覺得,懷特那家伙對米歇爾不一般了!”比亞諾表現出一副早已看透的神色說道。

           “就你聰明?!绷_伯茨有些不滿的瞪了比亞諾一眼。

           “米歇爾,你對懷特是怎么想的呀?”露西問道。

           我有些尷尬起來,正不知道說什么好的時候,里德斯突然小聲提醒道,“斯普勞特教授過來了?!贝蠹翌D時都安靜下來,只是低頭給花盆里換土。斯普勞特教授走過來,將我叫去幫她的忙。我第一次覺得,能幫到斯普勞特教授其實是件很開心的事情。幸運的是下課后,大家也沒再談起這件事,我不免松了一口氣。

           接下來是黑魔法防御課,克里夫和麥格教授一樣上課要求十分嚴格,大家都有些怕他??死锓蛳矚g照本宣科的授課,如果不是偶爾需要一些魔法生物的幫助,這節課基本上就和賓斯教授的魔法史一樣無聊了。今天克里夫卻借用決斗課教室,準備給我們上一堂實踐課。去決斗教室路上時,我們還在猜測會是什么樣的魔法生物。等到達空曠的決斗教室,看見那里只有一個大箱子時,我就知道有得煩了。

           當克里夫站在箱子旁邊的時候,箱子開始搖晃起來,砰砰的撞擊著地面?!安灰獡?,”克里夫教授鎮定地說,因為有幾個同學被嚇得后退幾步,“里面只是一個博格特?!?/p>

           大多數同學的確在擔心,羅伯茨有些驚恐地看了箱子一眼,佩內洛憂慮地看著還在砰砰亂響的箱子。

           “我相信你們應該都有看書吧!”克里夫說,“那我們現在就開始提問,博格特是什么?!焙推綍r的課堂一樣,沒人舉手,因為沒人敢保證,自己的回答會讓克里夫感到滿意?!鞍嗟碌撓壬?,你能告訴我嗎?”克里夫對微微有些發抖的羅伯茨問道。

           “它是種會變形的東西,”他說,“它可以變成它認為最能嚇唬我們的東西?!?/p>

           克里夫并沒有肯定他的回答,只是轉頭對我說:“貝克特小姐,給我們更仔細地講解一下吧!”羅伯茨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我不悅的皺起眉頭看了克里夫一眼,十分清楚的說道,“剛才羅伯茨說得很準確,博格特就是一種以恐懼為食能洞察人心的生物。它依靠變形成我們最恐懼的東西來嚇唬我們,以此獲取食物。博格特在黑暗之中并沒有什么特定的形狀,它還不知道什么形狀才能嚇到外面那邊的人,沒有人知道博格特在單獨的時候是什么形狀的,但是一旦把它放出來,它立即就能變成最能嚇倒我們的形狀了?!?/p>

           “你認為你看見博格特時,它會呈現什么形象呢?”克里夫目光灼灼的看著我說道。

           我盡量忽視大家投來的目光,只是假裝頭疼的思索道,“我害怕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也不知道最令我害怕的具體是什么,說不定會是一只獨眼毛毛蟲?!?/p>

           “是嗎?”克里夫故意不去理會大家癟得通紅的臉,“那你說說該用什么方法才能打敗博格特?!?/p>

           “最好的方法就是人多,人一多它就會糊途,不知道該用什么形狀。一具無頭的尸體還是吃人的鼻涕蟲呢?這時博格特就會開始犯錯,它想同時嚇唬這兩個人,就有可能會變成我半條鼻涕蟲,一點也不恐怖。戰勝博格特還有一個很簡單的方法,但是要求意志力,博格特最怕的就是大笑,我們只要努力強迫它變成我們認為很可笑的形象?!蔽翌D了頓,看著克里夫說道,“克里夫教授,我們這節課應該就是要學習這個魔咒吧!”

           “當然?!笨死锓蛎嫔珖绤柕恼f道,“我們先用魔杖來實驗一下,跟著我一起念……滑稽滑稽!”

           “滑稽滑稽!”全班一同說。

           “好,”克里夫說,“很好,但那只是很容易的一步。你們都知道,就這一句是不夠的。而這里就需要你了,基米爾小姐?!?/p>

           那箱子又搖了一下,露西也嚇了一跳,她像走向地獄般地向前走來。

           “對了,基米爾小姐,”克里夫說,“首先,告訴我你最害怕什么?!?/p>

           露西臉色漲紅,嘴唇動了動,但沒有聲音出來。

           “基米爾,你沒聽到嗎?”克里夫興高采烈地說。

           露西有些驚恐地看著我,然后幾乎像跟自己講一樣說,“狼人?!?/p>

           幾乎所有人都害怕的抖了抖,然后又一臉擔憂的看向我,但是,克里夫卻是一臉笑意的樣子。

           “狼人,有趣。那你覺得什么樣的形象最使你感到可笑呢?”克里夫問道。

           露西思索了一會兒笑了起來,“小丑?!?/p>

           克里夫點點頭說,“你可以想出小丑穿的那些衣服嗎?基米爾小姐,你可以在腦海中看到那些衣服嗎?”

           “是的?!甭段骺隙ǖ男Φ?。

           “當博格特從衣柜里跳出來看到你時,基米爾,它會變成狼人的樣子?!笨死锓蛘f,“你就抬起你的魔杖――這樣――然后大喊,‘滑稽滑稽’。――然后努力想小丑的衣服和裝扮,如果做得好,狼人就會被迫裝扮成小丑?!?/p>

           大家抿嘴笑著,箱子又強烈地搖晃起來。

           “如果基米爾小姐成功了,博格特很可能把注意力轉向我們,”克里夫嚴厲的說,“我想你們都該想想什么最容易嚇倒你們,然后想想怎么樣才能使它看上去搞笑點……”

           房間安靜下來了,我腦海里也不斷翻滾著各種各樣的形象,我首先想到了自己上一世最害怕的女鬼形象,但是我還未想怎樣對付女鬼時,一個更家恐怖的頭像在我腦海出現了。我打了個戰顫,不敢再想下去,然后向四周看看,希望沒有人注意到我,很多人都緊閉上眼睛,班德祿在自言自語,“拔掉它的牙齒?!?/p>

           “都好了嗎?”克里夫問。

           我突然有些慌,我還沒準備好,怎樣才讓博格特不顯現出我害怕的景象。所有人都點點頭,然后卷起衣袖。

           “基米爾小姐,我們要開始了,”克里夫說,“大家讓開一點,給她多一點空間?;谞柾瓿珊?,我會叫下一個人上前,你們先后退?!?/p>

           我們都后退了,靠墻站著,讓露西一個人對著箱子。露西看上去臉色蒼白,害怕極了,但她已經卷起袖子舉起魔杖。

           “基米爾,我要數三下,”克里夫用魔杖指著箱子的鎖扣,“一――二――三――出來!”

           克里夫的魔杖端發出砰的一聲音,箱子砰的一聲開了。齜牙咧嘴的巨型狼人,揮舞著尖利的爪子從箱子里跳了出來,它那冷漠嗜血的眼睛在露西身上掃來掃去。露西退后了一步,舉著魔杖,張開嘴一時說不出話來。狼人咆哮著向她逼近,好多人也尖叫起來。

           “滑稽滑稽!”露西大聲喊。

           一陣鞭子抽打的聲音傳來,狼人絆了一下,它現在頂著一個紅鼻頭,兩頰被染成夸張的大紅色,眼睛周圍的毛發被染得花花綠綠,頭上還戴著一頂彩卷發。那身濃密的毛皮外穿著一件彩色上衣,下面是一件肥大的吊帶褲,腳下登著一雙擦得程亮的大頭皮鞋。

           大家瘋狂地笑著,狼人迷惑地頓了一下,克里夫大聲喊,“戴維斯,向前走?!?/p>

           比亞諾向前走了幾步,他的臉凝住了,狼人向他轉過身,又傳來砰的一聲,他變成了一具滴著血纏著繃帶的木乃伊,模糊不清的股轉向比亞諾,然后一步一步向他逼近,它的手抬起來,――“滑稽滑稽!”比亞諾說。

           一條繃帶突然開始拉扯,將那木乃伊拉得快速飛轉起來,最后木乃伊變成了一副骷髏。骷髏低頭看看自己,發現繃帶不見了,于是害羞著用手捂住下面。大家哈哈大笑。

           “凱利!”克里夫說。

           凱利迅速走到前面。

           砰!然后那害羞的木乃伊變成了一個頭發垂到地上的女人,一個露骨的青色的臉――一個女鬼,她的嘴張得很大,怪異的聲音傳遍了整個房間,延長的慘哭聲讓我汗毛都豎起來了。

           “滑稽滑稽!”凱利大喊。

           那女鬼發出刺耳的聲音,用手擰著喉嚨,她的聲音忽然消失了。砰!那女鬼變成一只老鼠,轉著圈在追逐自己的尾巴。

           克里夫喊,“克里瓦特,你繼續?!?/p>

           佩內洛迅速走上去。

           砰!那只追逐自己尾巴的老鼠,變成一只帶血的眼球,在地上滑動著,留下一條血痕。

           “滑稽滑稽!”佩內洛大喊。

           一聲爆裂的聲響,那只眼球變成一個陀螺。

           “很好,班德祿,跟著?!?/p>

           羅伯茨向前一躍。

           砰!

           很多人都尖叫起來,是一只巨大的蝙蝠,五尺長,長滿了毛,直直飛向羅伯茨,那蝙蝠不斷的尖叫著,“滑稽滑稽!”羅伯茨大喊,蝙蝠尖利的牙齒不見了,嘴巴像沒有牙的老奶奶一樣癟著。

           “貝克特小姐,該你了?!?/p>

           我深吸一口氣,走向前去,舉起魔杖,準備著。巨大的無牙蝙蝠旋轉著。

           砰!

           一位身著中式旗袍禮服的中年婦女,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大家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我從呆愣中回過神來,面前這位就是我前世的母親,她的打扮和那天晚上一樣,高貴而美麗。我就這樣看著她,大家也是一臉的茫然。女人沖我微笑起來,頭部像是突然受到重擊凹陷了一塊,鮮血開始不斷的沿著傷口往外流。滿臉血跡的女人依舊帶著微笑,一步步緩緩的向我走近。我就這樣呆呆得看著她越走越近,“媽媽”我輕輕的喊了一聲,想伸手去抱她。突然聽到一陣慌亂的尖叫,我感到腹部一陣刺痛,低頭一看,是一把刀直直的插進了我的腹部。

           眼前光影一閃,神預竟然選在這種時候發動了。我回到了前世的家,這是一棟三層老上海舊洋房。屋外雖然保留著老上海的樣子,但屋內的裝修設計卻是西式的。家具,擺件都是父親特意從海外運回來的,就連墻上的那幅全家福,也是父親特意請油畫師傅畫的。我還記得那天,弟弟因為坐在母親腿上,連續幾個小時不能動而哭鬧不止。爸爸不得不答應秋獵時帶上他,他才安分下來。我的神智再次回到教室時,肚子上的尖刀已經不見了,博格特又開始變成各種各樣的形象。

           “米歇爾,”一個聲音叫道,“米歇爾,”又有很多個聲音叫道。我想回答,但是沒有力氣張嘴。身體也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不受控制的向下倒去。有人扶住了我,眼前有個黑影在晃動,可我看不清是誰,接著又有更多的黑影籠罩過來。我感覺身體里有一股力量不斷的往外翻涌,這股力量沖出了我的嘴巴和鼻子,一點點的往外涌去。我隱隱看見一個亮光,亮光閃過,接著又是無盡的黑暗。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