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八章 又累又餓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6930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雖然斯內普和麥格教授都不滿意鄧布利多的做法,但是兩人相互看了對方一眼都默許的點了點頭,似乎認為只有那種辦法還算是比較公平的了。

           “那事情就這樣辦吧!”鄧布利多開心的說,“噢,麥格教授。給鉑西父母的信,就由你來寫吧!”

           “好的,校長?!丙湼窠淌邳c點頭,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鄧布利多轉過頭來看著我,問:“米歇爾,你有什么要說的嗎?”

           “沒有了,校長?!睋u搖頭表示接受這樣的處理。

           “斯內普,你準備怎么處罰米歇爾?”鄧布利多對斯內普微笑著,眨了眨眼睛。

           斯內普對鄧布利多瞟了一眼,冷冷的說:“我會讓她對今天沒有被退學,而感到后悔的?!彼f著直直的盯著我,眼睛危險的瞇了起來。那算計的眼神,頓時讓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心里暗道不妙。

           跟著斯內普走出校長辦公室,穿行在城堡里,一路上誰也沒說話。他臉色看起來非常的難看,眉頭微微皺起,眼神冷冰冰的直視著前方,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

           “今天就從你最熟悉的開始做吧!”他突然回過頭來說到。我這才發現,原來我們正站在三樓的獎品陳列室門口?!斑€愣著干嘛?難道要我親自請你進去嗎?”斯內普不悅的說著,眼睛惡狠狠地瞪著我。

           獎品陳列室落了不少的灰塵,顯然自從我上一次打掃后,這里就一直沒人進來過?!澳弥??!币粋€破舊的拖把被扔在我的面前,“不許使用魔杖,什么時候打掃干凈了,就什么時候吃飯!”斯內普厲聲說道。我不高興的抿著嘴,將視線放在那把干燥的舊拖把上,盡量不將斯內普和灰姑娘的壞后母聯系在一起,避免自己會突然笑出聲來。

           “如果你手腳快一點,或許還能在分院儀式之前,回宿舍換上你的袍子?!彼箖绕找荒樝訔壍纳舷麓蛄恐?,淺藍色中袖百褶連衣裙,魚嘴小坡跟涼鞋,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麻瓜打扮,沒什么不妥當的地方呀!我疑惑的看著斯內普,可是他沒有理我轉身離開了。

           斯內普離開沒一會兒,獎品陳列室里就響起了一聲很小的炸裂聲。一個穿著印有霍格沃茨?;盏膰沟募茵B小精靈,出現在我的面前,深深的鞠著躬?!靶≈魅?,您終于回來了,烏塔好想你!”霍格沃茨的家養小精靈烏塔,睜著圓鼓鼓的大眼睛,一臉興奮的說著。

           “恩?!蔽椰F在可沒心情搭理它。剛準備拾起拖把,烏塔急忙搶先拿了過去,一臉驚恐的望著,“不,不,不,這樣的事情還是烏塔來做。尊貴的小主人,您還是先休息一下吧!”它一打響指,陳列室里就多出一把干凈的龍皮扶手椅。我捋了捋裙角坐了上去,歪著身子斜靠在椅背上,烏塔不知從哪端來了一杯熱茶,“小主人?!鄙焓纸舆^抿了一小口,就將茶杯放在了身旁的柜子上,挑眉看烏塔打掃陳列室。

           “烏塔就知道您會沒事!您是霍格沃茨的小主人,沒人能將您趕走?!睘跛贿呁现?,一邊嘴里還不停的念叨著,“對一個小男巫施咒沒什么大不了的!您沒殺了他,都是您的仁慈?!?/p>

           “你覺得我應該殺了他嗎?”彎起嘴角盯著烏塔。

           “當然,”烏塔非??隙ǖ恼f到,“他用魔杖指著您的朋友,并且還想要施惡咒,您教訓他是應該的。如果您殺了他,那也是在幫他贖罪?!?/p>

           “這么多的事,你是從哪聽來的?”微微有些不悅的說到。

           “是那個男孩自己對他們院長說的,烏塔正好聽見了?!彼行┪房s的不敢看我。

           “正好聽見?”我瞇起了眼睛,“說,你準備去那干什么的?”家養小精靈一般都只待在城堡里,因為小精靈總喜歡拿頭撞桌子,這讓龐弗雷夫人特別的討厭它們,所以醫院一直都是禁止小精靈接近的。從正常情況上來說,烏塔是不可能聽到鉑西和麥格教授的談話。我不由得懷疑烏塔去那的目的。

           “烏塔···烏塔···”它哆哆嗦嗦的不敢張口,我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楠木扶手,砰砰的悶響,讓它更加的緊張了?!盀跛臼窍胍ぁぁは胍獨⒘四切∽拥??!彼f完抬起腦袋看了我一眼,又迅速的低了下去?!皬潖澖o斯內普送午餐時,斯內普正在看信。它告訴我斯內普要將您趕出學校,所以知道那個男孩被送到霍格沃茨時,烏塔就下定決心要替您教訓他?!?/p>

           “那你為什么沒有那樣做呢?”我平靜的問著,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烏塔能坦白的說出來,也算是比較忠心了,畢竟在霍格沃茨還是需要一個稍稍靠得住的眼線。

           “因為麥格教授教訓了那小子,并且說要阻止斯內普將您趕出學校,所以烏塔并沒有動手?!彼f著可憐兮兮的看著我,“小主人,烏塔只是想幫助您呀!”

           “幫助?”我瞇著眼睛,輕輕的用手指點了點它心臟的位置。魔力由我指尖直射烏塔的心臟,它頓時抽搐著倒在了地板上,痛苦的捂住了胸口,嘴巴大口的喘著氣,但詭異的發不出一絲聲響?!斑@是給你的一點小教訓,以后再敢不經過我的同意,去取人性命的話,那時的教訓就會比現在深刻百倍?!?/p>

           “是的···小···主人···”烏塔似乎不那么疼了,掙扎著站了起來,非常恭敬的回答道。

           之后我瞇著眼睛靠在椅子上睡著了。等到醒來時,天已經全黑了,陳列室里的吊燈發出柔和的光亮,空氣中隱隱的傳來禮堂那邊興奮的歡呼聲。站在一旁的烏塔第一時間彎下腰,問道:“小主人,宴會快要開始了,您現在要回宿舍換袍子嗎?”我坐直身子伸了個懶腰,站起來走到已經擦得一塵不染的窗前,“算了,我還想在這里待一會兒,你將東西收拾好,先回去吧!”

           “那您的晚餐?”

           “送到宿舍去吧!”

           “好的,小主人?!睘跛f著嗞的一聲消失了,椅子和茶杯也不見了。

           看著玻璃上的倒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樣相似的眼神實在讓人難以直視。吊燈毫無征兆的熄滅了,玻璃上的人影也消失了,清冷的月光立刻顯露出來。隱藏在云中的月亮,那微弱的光芒,似乎只有在黑暗中才能顯現出它的可貴。

           當宴會結束,人們成群的出現在走廊里時,我才轉身走出陳列室的大門。剛一帶上門,轉身就看見斯內普翻滾著袍子快步走了過來,臉上那藏不住的憤怒,讓我抿緊了嘴唇,不知道他又想出了什么新的處罰。

           “院···院長!”一個氣喘吁吁地聲音,打斷了正要開口教訓我的斯內普。斯內普回過身子去看,我也正好可以看見來人是誰。

           “咦,米歇爾,原來你在這兒!”羅伯茨驚訝的看著我,露西、里德斯、比亞諾都站在他的身后,同樣一臉驚訝的表情。

           “你們不回休息室,來這里干什么?”斯內普的音調上揚,顯得特別的不高興。

           “我···”羅伯茨有些猶豫的說著,眼睛不自覺的瞟向我。

           “有話快說,我還要帶貝克特小姐去接受新的處罰呢!”斯內普冷冷的朝我笑了笑。

           “我們是來向您說明真相的?!甭段骷泵φf。

           “真相?”斯內普瞇著眼睛說。

           “是的,斯內普院長,您應該處罰我···”羅伯茨立刻說。

           “羅伯茨!”我大聲的想要阻止他的話。

           可是他并沒有停下來,反而更加堅定的說到,“是我激怒鉑西,逼他對我施咒的,米歇爾只是想保護我。院長,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他們都可以作證?!崩锏滤购捅葋喼Z點了點頭,表示羅伯茨說的是真的。

           “哼,你們以為這樣做就可以為她減輕懲罰嗎?真是幼稚?!彼箖绕漳坏目粗_伯茨他們,嚴厲的說:“貝克特小姐對韋斯萊先生施了咒,這是不容改變的事實!就算是為了要幫助你,班德祿先生。她依舊要受到嚴厲的處罰。這是斯萊特林的規矩,也是為你們每一個定下的規矩。誰也不例外!”

           “可是···”羅伯茨還想要說些什么,斯內普阻止了他。斯內普指著樓梯對羅伯茨他們吼道:“回休息室去,立刻!”他們后怕的看著斯內普,又看向我。我點點頭示意,他們即刻轉身離開了。

           斯內普調轉身子對我諷刺的說:“沒想到,你們之間居然有所謂的友誼呀!還真是讓我嚇了一跳呢!”他冷笑一聲接著說:“可惜,再真摯的友誼也幫不了你?!蔽覜]有說話,只是一臉平靜的與他對視,顯然這樣的態度讓他格外的不滿意。他怒氣沖沖的說:“跟著我,你還有很多活要做呢!”

           他將我帶到了地窖魔藥教室里,指著一大桶的鼻涕蟲,“處理完這些,你就可以回去了。同樣不可以使用魔杖?!蹦峭氨翘橄x如果是普通的低年級學生,估計得花費四,五個小時,甚至是更長的時間才能處理完成??磥硭箖绕帐窍碌臎Q心,要給我顏色瞧了。

           “好的,院長?!?/p>

           “處理好了,就到隔壁辦公室找我,我還要好好的檢查一下,是不是處理干凈了?!彼箖绕諒娬{著。

           “知道了,院長?!?/p>

           “哼!”斯內普冷哼一聲轉身離開了。

           我坐下借著教室里微弱的燈光開始處理鼻涕蟲,烏塔有些局促的出現在我面前,“小主人,烏塔有什么可以幫助您的嗎?”

           彎彎嘴角,可可跟了我那么久,它也只能簡單的幫我照看一下火候,烏塔根本就做不了什么?!安挥昧?,這種東西還是我親自來吧!”

           “小···”烏塔猶豫的低聲說著。

           “別讓我一句話重復兩遍!”

           “是的,烏塔這就離開?!睘跛奔泵γΦ幕糜耙菩坞x開了。

           重復著切割、擠壓的動作不下三百遍,捏著的刀微微有些控制不住的抖動,幾次都差一點切到了手指。終于有驚無險的處理完最后一只鼻涕蟲。敲響斯內普辦公室的門,斯內普疑惑的看著我,“有事嗎?”

           “已經處理完了,您去檢查一下吧!”

           “處理完了?”斯內普皺起了眉頭,不相信的看著我。當看見一整桶鼻涕蟲的汁液時,他的眉頭更加的扭曲了。

           “院長,我可以走了嗎?”我詢問著。

           “哼,難道我沒有警告過你,不容許使用你那該死的魔杖嗎?”斯內普憤怒的瞪著我。

           “我沒有?!?/p>

           “沒有?那你怎么解釋,你這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斯內普說著,用魔杖顯示出時間,“一個小時四十三分,真是夠快的呀!”

           “我真的沒有?!蔽遗Φ霓q解著。

           “哼,你走吧!”斯內普不再看我,“既然你不喜歡這樣的處罰,那我就換一種你能接受的?!彼D身走了出去,根本不聽我的解釋。

           揉著酸痛不已的手臂回到休息室門口,突然發現自己沒有新口令。我又累又餓,什么也顧不得了,一屁股就坐在了休息室門口,夜里的寒風吹得我直發抖。就在我快要抱著膝蓋睡著時,一個腳步聲走近了,我一抬頭就看見斯內普那雙冷冰冰的眼睛正盯著我。

           “院長,我不知道口令?!?/p>

           “哼,我還以為你無所不通呢!”斯內普嘲諷著,“忠實”石門應聲而開。斯內普打前走了進去,“院長?”休息室里有幾個人同時說到。

           “你們還不休息,聚在這里干什么?”斯內普氣憤的說著。

           “我們···”懷特正準備解釋,突然看見跟在斯內普身后的我,驚喜的叫了一聲。

           羅伯茨高興的看著我,露西、里德斯、比亞諾都在。格雅從沙發上跳了下來,圍著我的腳邊打轉,想讓我抱它。

           “回房間休息去,現在!”斯內普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嚴厲的命令著。大家惋惜的看著我,我努力對他們笑著。

           當他們都走下通道時,斯內普轉過來看著我,“我來通知你,以后每天晚餐過后,你都要接受處罰?,F在,你也可以回去睡覺了?!?/p>

           “是的,院長?!蔽业吐暬卮?,走下了女生宿舍的通道,格雅徒步跟在我的身后。

           關上房門,看著桌上一堆冷掉的食物,實在是沒有胃口?!案裱?,曲奇餅在袋子里,你自己拿著吃吧!我的手實在是使不上力氣了?!蔽艺f著一頭倒在了床上,半點不想動彈了,就這樣和衣睡下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