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三十三章 決斗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7635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吉安娜在醒來之后向麥格教授講述了她記憶中的事實,那些對我的惡意猜測也算得到了澄清。我原本以為事件應該到此為止,可是那些流言蜚語不僅沒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有說,是因為吉安娜對我破格進入學生會感到不滿,處處針對我,在女級長盥洗室的使用權爭執起來,我出于自衛才失手推她下樓;還有說,我和吉安娜同時喜歡上了一個男生,為了獲得男生的占有權,我們避開所有人相約在女生盥洗室做最后的了斷,在打斗中吉安娜不小心跌下樓梯;更有甚者說,我和吉安娜因為最近兩院之間的明爭暗斗,開始相互仇視,結果在盥洗室相遇后,兩院的戰爭瞬間演變成私人爭斗,最后吉安娜技不如人被我推下了樓。

           總而言之,不管是因為什么緣由,促使我和吉安娜在女級長盥洗室相遇,最后我倆是在盥洗室里發生了矛盾,也不管是我故意還是無意,吉安娜最終都是因為我才摔下樓梯。

           謠言中也不乏一些惡意中傷的猜測,我聽到最令人生畏的應該是,我推吉安娜下樓時,對她施展了類似奪魄咒的一種古老的黑魔法,讓她忘記了是我將她推下樓的事實。對于這樣的猜測,我并沒有覺得憤怒,反而令我產生了一種,想和這個思維活躍的家伙好好聊聊的沖動。我很想告訴他,他那所謂的古老黑魔法,其實我剛學會使用魔杖的時候就已經爛熟于心,并且在開學的那天就已經毫不吝嗇的用在了分院帽上。如果他想學,我也會不吝賜教的將攝魂咒教給他,說不定我們還會成為很好的魔咒研究搭檔。

           不知道是因為吉安娜本就是個沒頭腦的家伙,還是真的受了流言的影響,我發現她對我態度比以前更加惡劣了。吉安娜甚至在事件發生的第二天早上,就迫不及待的給我發了一封決斗信。

           貝克特小姐:對于近來各學院間流傳的謠言,我感到十分的厭煩。雖然我本人并不相信那些無稽之談,但這些流言無疑是對我的一種人格的侮辱。我強烈要求進行一場決斗,以挽回各人尊嚴。雖然我各人不太認同這種野蠻的行為,但進行決斗是我對一個斯萊特林份子最基本的尊重。決斗時間定在今晚九點,在溫室后面的空地上,武器就是魔杖。為了保證人身安全,攻擊魔咒限定為最基本的‘除你武器’,防護魔咒不限,以除去對方魔杖為確定勝負的標準。對于一個三年級學生,我相信這樣的決斗條件算得上十分人性了。鑒于校規明例禁止學生之間私下斗毆,我認為在決斗沒有分出勝負之前,這件事沒必要有第三人知曉。

           信件中的措辭可以說是十分無理,但最讓我感到無語的是她的署名,‘對你絕無好感的吉安娜?威廉姆斯’。以她平時對我態度,這樣的署名完全是多此一舉。

           對于決斗的勝負我很有信心,可我有心避免引起更深的矛盾,所以決定在決斗之前先找她談談。畢竟私下決斗如果不小心傳到教授的耳朵里,可能會有被開除的危險。而且烏塔昨晚告訴我,懷特又在往外送信,我現在提防懷特的詭計已經很費勁了,哪有多余的精力去應付吉安娜。

           早餐結束后,我第一時間在大廳截住了正要去上課的吉安娜。我還沒有開口說話,吉安娜就一臉嫌棄的對我揮了揮手,像是在趕走一只討厭的蒼蠅一般?!拔铱隙〞サ?,你只要別遲到就好!”她說著高傲的揚了揚頭,用她那兩只鼻孔對著我。她徑直走過我身邊時,還氣哼哼的用她那涂滿粉色指甲油的指尖將我抵到一邊,好像我是擋在她面前的一塊微不足道的門板一樣。

           我見勸說無效,便只能如期赴約。幸好格雅走之前幫我用魔咒減緩了魂魄的融合速度,身體的各項機能也有所恢復了,不然像這樣寒冷的夜晚,我只要在城堡外走一圈肯定要凍成冰棍。避過三三兩兩的人群,穿過寒風呼嘯的回廊,往城堡外的溫室走去。溫室里一片漆黑,顯然斯普勞特教授今夜并不在溫室擺弄她的花草。穿過溫室,我拉緊斗篷小心翼翼的借著墻邊的陰影,快步往后面的空地走去。

           隔著濃濃的霧色,我看見空地上有一個人影正背對著我,手提防風燈站在離我不到100米的距離。我嚇了一跳,以為是巡夜的教授,于是急忙準備轉身離開。我正往后退了一步,那提著防風燈的人影突然轉過身來,沖我舉起了燈,“貝克特?”那人問道。我一聽是吉安娜的聲音,就放下心來,舉步朝燈影走去。

           “不是說秘密進行嗎?你這樣明目張膽的舉著燈,是不是等著被抓呀?”我有些不悅的低聲說道。

           “今天正巧該我巡夜,沒人會起疑的?!奔材炔灰詾槿坏恼f道。

           “是沒人對你起疑了,那我呢?今天可不是該我巡夜的時候,快把燈熄了!”我見她只顧自己,心底不免生出了一絲怒意。

           “敢約我出來決斗,居然還怕被抓,你們斯萊特林的思維還真是奇怪!”吉安娜說著冷哼一聲低頭去吹蠟燭。

           我對吉安娜的話感到莫名其妙,“什么叫我約你出來決斗,明明是你讓貓頭鷹送決斗信給我的?!?/p>

           吉安娜剛將蠟燭吹滅,聽了我的話,于是立刻歪著腦袋看著我。雖然失去了蠟燭的光線,我依舊能清楚的知道,吉安娜此時定是一臉的驚訝與疑惑。

           “我才不會干那種無聊的事情。你敢約我決斗,難道還不敢承認嗎?”吉安娜氣呼呼的大聲質問道。

           “你腦袋沒壞吧!我一個三年級的學生,會主動約你這個七年級的學生決斗?我就那么像沒事找不痛快的人嗎?”我毫不客氣的頂了回去。

           “不是你,那會是誰?”吉安娜有些猶豫的問道。

           我沉吟著想了想,突然一個可怕的念頭閃現在腦際,“不好,快跑!”我說著,急忙拉住吉安娜的手向城堡的方向跑去。

           吉安娜猛得被我一拉,差點摔倒,手里的防風燈也掉在了地上摔碎了?!澳愀墒裁囱??”吉安娜氣惱的說道。

           我還沒來得急回答,濃霧中突然跳出了一匹體型巨大的狼?!鞍?!”吉安娜驚叫一聲,將我的手指攥著生疼。

           “跑??!”我推了推呆掉的吉安娜,拉著她往另一邊跑去。

           我還一直在想辦法避免落入懷特的陷阱,結果還是防不勝防。環顧四周,濃濃的霧氣將我們和周圍的環境隔絕起來,只能依稀辨認出我們左手邊城堡里發出的微弱亮光。雖然不能明確的辨認方位,但我十分肯定,身后的那只狼是在將我們往禁林的方向逼去。狼并沒有猛撲上來抓住我們,而是保持著安全距離,不緊不慢的跟在我們身后將我們趕向禁林。它這樣做明顯的暴露了自己的勢單力薄的弱點,于是我對身邊的吉安娜說:“先別往林子里去,說不定里面更不安全!咱們還是合力解決后面的狼,往城堡的方向跑才行?!?/p>

           “不行,狼一直是群體行動,它的同伴說不定就在附近。我們這樣貿然停下來攻擊它,說不定會招來它的同伴,會更危險。巡夜的教授就在附件的林子里,我們往他們那里跑,應該很快就會遇到?!奔材裙虉痰恼f道。

           我見勸說不了吉安娜,便伸手掏出魔杖一邊奔跑,一邊攻擊身后的狼,“速速禁錮?!庇捎谑窃诒寂苤?,施咒的準確度并不是很高,被那只狼靈巧的躲避了。雖然魔咒沒有擊中那只狼,但也獲得了逃脫的機會。我正準備拉著吉安娜往城堡方向跑時,卻發現我們已經進入了禁林深處,完全迷失了方向,之前還能依稀可辨的燈光,也早已消失在濃霧中。

           情急之下我也來不及分辨了,只是拉著吉安娜偏離狼定下的軌道,然后高舉魔杖,直直的向頭頂的高空發出紅色的火花?;鸹ㄔ谖覀冾^頂上空炸響,我們隔著濃濃的霧氣,只能依稀辨認出一個小小的亮點。我不確定求援的人需要多久才能趕到,于是我也顧不上是否瞄準,只是不停的往身后扔魔咒,企圖多爭取一點救援的時間。

           “??!”吉安娜又尖利的驚叫一聲,我回頭一看,才發現我們的身后不知什么時候,多出了十幾只狼。這些狼中除了五匹體型巨大的狼,其余的都是體型普通的狼,可是個個兇神惡煞,似乎要將我們撕成碎片一般。這顯然是因為之前的圍捕計劃沒有成功,所以它們才如此氣急敗壞的進行追趕。如果我不是不斷的扔魔咒,不給它們近身的計劃,肯定不到半分鐘,我們都要命喪狼口了。

           吉安娜也抽出魔杖,和我一路狂奔一路扔魔咒抵擋??墒撬闹芤黄兰?,完全看不出有人救援的跡象?!安?!”隨著吉安娜的一聲絕望的尖叫,我們停住了腳步,面前是黑沉沉的湖水,再無去路。吉安娜突然被一道魔咒擊倒在地,我急忙轉身將魔杖舉到身前?!靶L掃凈”我揮動魔杖將礙事的濃霧吹散,強大的氣流在我的四周狂掃,不但吹散了霧氣,就連企圖偷襲我的狼群也掀翻在地。沒有了霧氣的阻礙,月光十分輕易的將周圍的景象照亮,我能清楚的看見躲在林子里的一個高大身影。他手舉魔杖,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顯然擊倒吉安娜的魔咒就是從他的魔杖里發射出來。

           男人身旁隱藏在暗處的另外四匹體型巨大的狼,開始一點點的變形,利爪開始收縮漸漸顯露出人手的形態,毛發也開始消失,體型慢慢的壓縮。不一會兒,原本四匹和熊一樣巨大的狼,變成了四個體型高大的男人。其中一個男人我是見過的,他是闖進豬頭酒吧找我,被斯內普弄折手臂扔出房門黑須壯漢。顯然剛變形的四個人和拿魔杖的男人一樣,都是狼人。

           “是你自己跟我們走呢?還是讓我在這里直接解決你?”舉著魔杖的男人,一邊朝我逼近,一邊冷聲威脅道。

           我皺著眉頭盯著眼前蠢蠢欲動的人和狼,盤算著自己有多少勝算。我又有些不放心的瞥了一眼昏倒在地的吉安娜,只見她緊閉雙眼,臉色發黑,這不由得讓我想起在被紅帽子襲擊那天,入境看見的景象。我記得,那時我看見斯內普和海格的確是在湖邊找的吉安娜,而我卻是被斯內普從湖里救上來的。

           我打定主意,沖男人不屑的撇了撇嘴,冷聲說道,“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飛沙走石!”我話音剛落,一陣帶著細小沙石的狂風,沖著逼近的那群人劈頭蓋臉的奔去。當他們后退著用手臂擋住沙石,我迅速收起魔杖,縱身跳進身后冰冷的湖水中。

           我并不確定斯內普和海格究竟需要多久趕來,于是只能竭力屏住呼吸向湖底沉去,避免那群人也跳下水將我抓住。由于我落水前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所以在不會水性的情況選擇沉入湖底,也并沒有讓我感動多少恐懼??墒钱斘覍嵲诒锊蛔?,想要浮出水面換氣時,精疲力盡的身體已經再也游不動了。我開始感到恐懼從四面八方向我襲來,冰冷的湖水開始通過我的口鼻,一點點向我的體內入侵。窒息感伴隨著冰冷的刺痛,強烈的刺激著我的每一根神經,漸漸的這種感覺又隨著我的神智模糊開始慢慢消失。我覺得自己就快要死了,眼皮開始一點點的下垂。在我完全閉上雙眼時,原本掛著我脖頸的寶石項鏈,開始發出淡淡的藍光,光線隨著我的漸漸昏厥越來越亮。至到我徹底失去神智閉上雙眼的前一秒,我隱約聽見有人跳進水里的聲音。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陰冷的寒風伴隨著遠處吵雜的歡呼聲,從我頭頂上方緊閉的窗檐縫隙間,呼嘯著將醫務室里刺鼻的消毒水氣味吹散。四周阻隔的白色掛簾被風帶得飛舞起來,在掛簾飛起的瞬間,我看見吉安娜就躺在旁邊的病床上。她面色紅潤,神情安逸,完全看不出受過魔咒襲擊的病態。

           我掙扎著坐起身來,從床邊的矮柜里拿出已經清洗干凈的制服,項鏈和魔杖被整齊的放置在制服的上方。當我換下病號服拉開床腳的掛簾時,龐弗雷夫人就端著一杯還在冒著熱氣的提神劑向我走來。她面色憂郁,好像在為什么事情發愁。

           “你胸口的印記怎么又變大了?”龐弗雷夫人將提神劑遞給我,壓低聲音說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有可能是要等病癥全部發出來,才會慢慢消失吧!”我笑著一口喝下藥劑,毫不在意的說道。

           “你沒有其他不適的癥狀嗎?”龐弗雷夫人一臉疑惑的問道。

           我搖搖頭說:“沒有。印記除了長得難看了一點,我沒有覺得有什么特別的感覺?!?/p>

           “還真是奇怪,我最近翻查了不少醫書,可還是找不到像你這樣類似的癥狀?!饼嫺ダ追蛉藫鷳n道。

           “查不出來也沒關系,反正也不痛不癢?!蔽页鲅詫捨康?。

           龐弗雷夫人正準備再說些什么的時候,吉安娜醒了,于是又急忙去給吉安娜做檢查。檢查完后,龐弗雷夫人轉身去藥房拿藥,偌大的醫務室頓時只剩下我和吉安娜兩個人。我們微微有些尷尬的對視了一會兒,又將視線移開了。

           “你也是剛醒過來嗎?”我問。

           “不,我昨天就醒了,只是還有些不舒服,才沒有急著出院?!奔材日Z氣和緩的說道,完全不似平時的囂張跋扈。

           “他們有問你那件事嗎?”

           “是的,”吉安娜微微點頭答道,“校長和教授都在,我想告訴他們,可是那封信上一個字也沒有了!”她說著,神情激動的將枕頭下面的一張皺巴巴的羊皮紙遞給了我。羊皮紙上空白一片,完全不似一封曾經寫滿字跡的信件。

           “你確定是那封信嗎?”我疑惑道。

           “從我收到信件,我就一直放在衣兜里,”她說著微微有些尷尬的瞥了我一眼,“原本是想在擊敗你之后,拿出來炫耀一番??墒钦l知道,我醒過來就發現信上的字都消失?!?/p>

           “可能是使用了一種可以隱形的墨水?!蔽也淮_定的說道。

           “可能吧!”吉安娜泄氣的說道,“因為沒有物證,我怕教授們以為我在說謊,所以我只好說是在巡夜的時候,碰巧在溫室邊遇見了你。你也知道,這種情況下,我是沒辦法幫你打掩護的!”吉安娜說完,微微帶著歉意的看向我。

           我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沒事,我會想辦法自己解決的。不過之后的事情你是怎么說的?”

           “當然是照實說,被狼人襲擊的事情沒什么好隱瞞?!?/p>

           我點了點頭,“好吧!我不會說漏的!”

           “你不想知道是誰給我們送的信?”吉安娜疑惑道。

           “這很好猜呀!策劃你和我私下決斗,肯定是想激化葛萊芬多和斯萊特林的好事之徒。這種人沒什么好查的,不去理會就行了?!蔽覙O力將信件和狼群說成了兩件毫不相干的事,避免吉安娜做過多的猜測。

           我聽見龐弗雷夫人的腳步聲漸漸靠近,怕她再拉著做這樣那樣的檢查,于是急忙和吉安娜道別,“你安心養病吧!我先走了?!?/p>

           “謝謝!”吉安娜輕聲說道。

           我疑惑的轉頭看向她,“你剛才說什么?”

           吉安娜看著我的眼睛鄭重的說道,“幸好有你的幫助,不然我肯定要被狼群吃了。謝謝!”

           “別客氣,我也不喜歡被狼吃掉?!蔽艺f著,沖吉安娜笑了笑,趁著龐弗雷夫人沒發現,悄悄溜出了醫務室。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