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第十八章 霉運

        哈利波特之魔王的女兒 苒喬 6754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米歇爾――米歇爾――”

           我迷迷糊糊地聽見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而且感到有溫軟的東西在舔我的臉頰。我疑惑的皺了皺眉,后腦勺隨之劇烈的抽疼起來,“嘶――”我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氣,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趟在地上,眼前是一張放大的貓臉。

           “終于醒過來了!”格雅十分不屑的撇了我一眼,從我身上跳了下去。

           “米歇爾,你還好嗎?”伯恩教授一臉擔憂的問到。

           “還好,只是后腦勺有點疼!”我說著用手捂了捂腦袋。

           “還是去醫務室看看吧!”伯恩教授建議道。

           一想到龐弗雷夫人嚴肅的目光,我的腦袋疼得更厲害了?!安挥昧?,沒那么夸張,過一會兒就好了!”我連忙擺手,攀扶著羅伯茨和里德斯的手站了起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伯恩教授像是在說服自己一樣低聲嘟噥著,然后重新回到圍欄旁邊。

           雖然紅色矮妖們的突然暴動沒有造成傷亡,但沒有一個學生愿意再次接近那些看似無辜的小家伙們,這節課也算是徹底上不下去了,因此伯恩教授不得不提前下課。

           回城堡的路上露西心有余悸的說:“米歇爾,你剛才一動不動地趟在地上,真是嚇死我們了!我們還以為――還以為你被那些矮妖給殺了呢!”

           “應該是摔倒時撞到后腦勺,所以暈過去了!沒關系的!”我笑了笑說道。

           “除了后腦勺,你真的沒有別的地方不舒服嗎?”羅伯茨不確定的問道。

           我搖搖頭,“真沒有,別擔心了!”

           “嘶――你說,那些紅色矮妖為什么要攻擊我們呀?伯恩教授不是說那些家伙膽小,從來就不會攻擊人嗎?”比亞諾揉著被紅色矮妖踩得青腫的臉疑惑的問道。

           大家皺著眉頭互相看了看,都是一臉茫然,顯然沒人知道是為什么。

           我望了望晃著尾巴走在前面的格雅,問道,“格雅怎么在這里?”

           “那些矮妖攻擊你的時候,是格雅從林子里竄出來將它們趕跑了!”露西說,“你不知道,那些紅色矮妖發起狂來可嚇人了。我們靠近不了,就找伯恩教授幫忙,可是伯恩教授像見了鬼似的都嚇呆了,根本幫不了忙。那兩個葛萊芬多的家伙――”

           “咳咳――”羅伯茨低聲的咳了一下,打斷了露西的話。露西看了羅伯茨一眼就沒說話了。

           “怎么了?”我疑惑的撇了一眼羅伯茨,他故意低頭不看我,我又瞄向露西,而她則抿嘴避開了我的眼睛。

           “米歇爾,我們還要去上魔文課,就讓羅伯茨和露西帶比亞諾去醫務室吧!”里德斯提議道。

           “對呀!對呀!”羅伯茨和露西如同大赦一般,連連說到,架著一臉不解的比亞諾快步走遠了。

           “到底怎么了?”我皺著眉頭望向里德斯。

           里德斯撇了撇嘴,“那個紅頭發的韋斯萊和他的同伴也想救你,差點被那些矮妖咬傷。羅伯茨怕你會為此感激他們,所以才不想讓露西告訴你。畢竟現在學院之間的氣氛不一樣了,你還是盡量離他們遠一點才行?!?/p>

           我知道里德斯是在說我當了級長后,激起了一些人反抗情緒,尤其加深是斯萊特林和葛萊芬多之間的沖突。我了然的點點頭,“我明白的!”

           說話的時間,我和里德斯已經是落后眾人一大截了,“我們還是快跟上吧!”

           “米歇爾――”里德斯沒有動,只是叫住了我,“我很想知道,你當時為什么沒有立即施展魔法?不是已經抽出魔杖了嗎?以你的身手絕對能做到全身而退,可是――”里德斯并沒有接著問下去,而是目不轉睛的盯著我,似乎想從我的眼神里看到他想要的答案。

           可我打定主意不想向任何人透露我的身體狀況,所以只是一臉為難的望著他?!拔乙膊恢雷约寒敃r在想什么,看著矮妖發狂的臉,我嚇得呆住了。勉強抽出了魔杖,可是想不起來要用什么咒語了!我想,應該是實戰經驗太少的緣故吧!”

           里德斯抿著嘴,半信半疑望著我,可也沒有繼續追問,只是無奈的嘆了口氣,“希望你當時真的只是嚇倒了!你倒下之前那一瞬間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就像見了???”他沒有接著說下去,只是走上前來拍了拍我的肩膀,“以后還是多當心吧!”

           我笑著點點,“好的,知道的!”

           古代魔文的入門課,無聊程度與魔法史有得一比。照本宣科,如同幼兒識字般的課程實在考驗耐心,等到課程結束時我長長的噓了一口氣,迫不及待的抱著課本和厚厚的如尼魔文詞典快步離開了教室。

           晚餐時,懷特給了我一張羊皮紙,上面記錄的是新一年城堡巡查的時間表。也許是為了遷就斯內普的懲罰,所以我的巡查時間依舊是在白天城堡內,只不過搭檔已經換成了斯萊特林五年級的女生級長格瑞斯。

           “因為我是男學生會主席,所以巡查時間大部分都被安排在了晚上。不過不需要太擔心,格瑞斯會照顧你的!”懷特寬慰道。

           “好的!只是我不懂今年為什么也要巡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發生?”我問。

           “我也不知道!不過這是校長的要求,我們只負責照做就行了?!睉烟卣f著又為我續了一杯熱可可,“聽說你下午上課時受傷暈倒了?”

           “只是絆了一跤摔倒了,現在已經沒事了!”

           “保險起見,還是去醫務室看看吧!”

           “嗯,我等會兒還真要去醫務室一趟?!蔽彝蝗幌肫?,昨天已經答應過龐弗雷夫人要去復診。

           “最近一段時間,你還是要多留心!死亡預兆的影響不會這么容易過去的?!睉烟匾荒樥J真的望著我,似乎是在確定我有將預兆放在心里。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拍了拍懷特的肩膀,“我會注意的!”

           晚餐結束后,我獨自一人往醫務室走去,而格雅則寸步不離的跟在我的身后。過了拐角我見四周無人就問格雅,“你怎么不去找洛麗絲夫人玩,干嘛要跟著我?”

           “你以為我愿意跟著你?要不是看在你時間不多了,我才懶得理你呢!”

           “什么叫時間不多了?難道你也相信那不靠譜的占卜?”

           “不是占卜的問題,而是你體內那股不受控制的力量!”格雅一改平時漫不經心的態度,突然嚴肅起來。這不由得讓我想起它對我說莎莉扎很可疑的時候,那表情和現在一模一樣。我心里不免有點忐忑了,難道我真的要死了嗎?

           “哈――還說你不相信那個死亡預兆,我隨便一說你就嚇到了,真是立場堅定喲!”格雅洋洋得意的嘲笑道,我立刻知道這家伙是在故意嚇我,不免老羞成怒的要沖它發火。它也是狡猾,見我伸手要去抓它,它就急忙從我腳邊溜走了。

           到達醫務室時,龐弗雷夫人顯得有些急切,見我進門就快步走上前來拉著我的手,“我還以為你不來了,正準備去找你呢!”她一邊說著,一邊不停的上下打量著我,一副非要在我身上找出一些毛病不可的樣子?!安鹘淌诟嬖V我,你下午上課時被一群紅色矮妖襲擊了,還暈了過去。是不是心口的傷又發作了?”

           “不是,我只是倒下去的時候腦袋撞在地上,所以暈過去了!不信你摸摸,我后腦勺現在還有些腫呢!”我笑著指了指后腦勺,龐弗雷夫人連忙伸手摸了摸,確實摸到了一個小包。

           “現在還疼嗎?”她關切的問到。

           “剛開始是挺疼的,不過現在已經不疼了?!?/p>

           “你真的是因為腦袋撞在地上才暈了過去嗎?”她還是有些懷疑,于是在確定我身上真的沒有其他的外傷之后,就將我安置在靠墻角的一張病床上,接著拉上了簾子,這樣就不用擔心有人突然闖進來了。

           “把衣服脫了!”龐弗雷夫人命令道。

           我一邊不情不愿的解著扣子,一邊繼續辯解道:“我真的是因為撞了腦袋才暈的,壓根和心臟沒關系。而且我今天覺得身體好多了,脈搏也很正常,呼吸也特別順暢。我覺得這些紅血絲應該是吃了東西過敏引起的。要不,你先開點藥膏我回去抹抹,說不定過幾天就好了呢!”

           “你說得簡單,我還沒有確定你到底是什么病,怎么能隨便開藥。萬一弄巧成拙病愈加嚴重了,那就更麻煩了!”龐弗雷夫人根本不理我,自顧自的用魔杖開始檢查我心口上詭異的血絲。醫療魔咒一遍又一遍游走于我的心口周圍,龐弗雷夫人的眉頭也越皺越緊。昨天因為身體狀態的緣故,斯內普已經格外開恩不用去關禁閉了,如果今天再不去,恐怕就難以解釋了。眼看關禁閉的時間就要到了,可是龐弗雷夫人一點沒有打算放我離開的意思。

           “龐弗雷夫人,我應該沒什么大礙吧!”我試探性的問了問。

           “嗯???你這癥狀和見過的不太一樣,能試的檢驗魔咒我基本上都試了一遍,可是沒有一點反應?!饼嫺ダ追蛉艘荒槆烂C的說道,眉頭皺得不能再緊了。

           我生怕她因為太過關注這件事,而將事情鬧大,萬一再來個教授會診,那我的安生日子也到頭了。為了避免出現這樣的狀況,我只好寬慰道:“夫人,既然這病和魔法沒有關系,那有可能只是麻瓜世界的普通病癥吧!”

           “不排除這種可能?!?/p>

           “反正不是因為魔法引起的病癥,而且我現在也感覺好多了,那等放假去麻瓜醫院檢查也是來得及的?!?/p>

           “雖然你現在沒感到不適,可也不能掉以輕心?!饼嫺ダ追蛉藝烂C的說道,顯然對我輕視疾病的態度感到不悅。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可是關禁閉的時間快到了,再不去就要挨罵了?”我討好的笑了笑。

           龐弗雷夫人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好吧!今天就先檢查到這里。不過你萬一真的不舒服了,一定要到醫務室來。畢竟心臟旁邊的毛病可不是鬧著玩的!”

           “好的,要是心口又疼了,我一定第一時間來找你?!蔽倚ξ恼f著,快速穿好衣服離開了醫務室,生怕龐弗雷夫人反悔。

           當我氣喘吁吁地推開斯內普辦公室的門,還來不及為自己的遲到辯解,眼前的情景差點讓我心跳停止。斯內普并沒有像往常一樣坐在辦公桌后面的扶椅上,而是站在屋子中央的吊燈下。他左手拿著一份羊皮紙文件,正聚精會神的看著,右手攥著一瓶半滿的復方湯劑。只一眼我就認出來,那是在翻倒巷被斯內普質問時,在慌亂中掉的那瓶。沒想到居然被斯內普撿到了,我不禁心虛起來,生怕斯內普瞧出什么端疑。

           幸好斯內普的注意力集中在手里的羊皮紙上,因此并沒有察覺到我的失態。他聽見我推門的聲音,卻沒見我走進去,于是微微不悅的挑眉打量了我一會兒,然后極不耐煩的諷刺道,“你一定要站在辦公室的門口發呆嗎?”

           斯內普話一說完,我就放下心來,看來他并沒有將藥劑與我聯系在一起。估計他還在猜測翻倒巷的女人有可能是莉莉的可能性。我笑了笑走進房間,徑直走到斯內普身邊,假裝天真好奇的伸長脖子去看他手里的文件。

           斯內普并沒有想我想象中那樣,故意收起文件不讓我看,反而一臉坦然的任我閱覽?!靶履幾龊昧藛??”他問。

           既然不是秘密文件,頓時就索然無味了,于是一臉悻悻然地將視線轉移到了墻邊的架子上?!耙呀浻悬c頭緒了,不過還差幾樣草藥。我已經托人寄過來了,估計明后兩天就會到了?!蔽艺f。

           斯內普微微瞇起他黑色眼睛,冰冷的視線直勾勾的盯著我,“你最好別耍什么鬼心眼。只要你一直研制不出新藥劑,禁閉就一直延續的決定,可不是玩笑話?!?/p>

           “我明白,斯內普院長出來不開玩笑?!蔽倚溥涞恼f道。

           斯內普不悅的撇了我一眼,走回到他的辦公桌后的坐了下來,便不再理睬我了。接下來的三個小時里,我坐在墻邊的高腳凳上,打起了瞌睡。禁閉時間一過,斯內普就十分不耐煩的將我轟出辦公室,而我三年級的第一次禁閉也終于宣告結束。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