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幻想后時代

        第一百一十二章 座談會

        幻想后時代 宇深寒 8301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前段時間,我遇到了我的一個同族,終于得知了我的種族?!泵棱徸谏嘲l上,神情嚴肅,“而且我也知道了我的家族和宿命,我必須在這條路上走到底?!?/p>

           炙風林和荷取面面相覷,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竟然會讓一直大大咧咧的美鈴這么嚴肅。

           “我是龍,是龍族的一員,我們的家族已經覆滅了,我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個龍族的后裔?!?/p>

           “哈?”荷取震驚的無以復加,這是真的嗎?幻想鄉里居然還有龍?

           一旁的文和海棠也是合不攏嘴。

           “應該說是龍族,幻想鄉里的確是存在龍的,但那都是些動物而已?!泵棱彄u了搖頭,伸出了一只手,一道金光閃過,手臂上出現幾條青色的紋路,“動物龍獲得人格而成為龍族,獲得神格而成為龍神?;孟豚l的創界之神就是獲得了神格的龍,龍神在世界上可能僅有一個,而龍族其實曾經并不稀少?!?/p>

           眾人聽了都有些明白了,過去一直把龍當作一個神話傳說去聽,想不到居然還有這么多學問。

           “那低溫艙里那個家伙是怎么回事?風林說那是他從七百年后帶來的一個浮游星妖個體,怎么會和龍有關系呢?”荷取又誕生了新的疑問,美鈴說那個家伙和自己是同源,豈不是說和龍有關系?

           美鈴的表情也顯得有些糾結。

           “他的確不是龍,但和我有一種藕斷絲連的感覺,這種感覺我很難解釋,唯一的說法就是我們來源于一個祖先?!泵棱徶钢贿h處的低溫艙說道,她也很奇怪,這種同源的感覺十分奇妙,若即若離,“但是我又說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許他是龍族的附屬或者其他什么的種族的?!?/p>

           “浮游星妖已經有三十億年歷史了,來源于距離地球數十億光年的一顆星球,而龍則是地球上的生物,就算同樣有數十億年的歷史,兩者也不應該有關系?!敝孙L林否定了這個可能,完全沒理由,兩邊距離如此遙遠,浮游星妖也是從低級生物進化出來的,完全沒有交集的可能。

           荷取撐著頭,兩個眼睛一直盯著低溫艙。忽然,她靈光一閃,似乎有了什么想法。

           “風林,你說會不會是龍族進化出了離開地球的方法,深入宇宙中去探索的時候遇到了浮游星妖,而浮游星妖把龍族給同化了,所以浮游星妖帶有龍族的一部分基因?”

           “對,很有這個可能?!敝孙L林也是才想到,這大概是唯一的可能了,由于吞噬了龍族而攜帶了龍族的氣息,使美鈴感到若即若離同源感,“這也許就是唯一的答案?!?/p>

           但美鈴依舊有些顧慮,似乎這不能很好的解釋她的感覺。

           “那什么基因對氣息的確會有影響,比如風林,我就覺得他是中國人?!泵棱彽纳袂橐廊缓芤苫?,“但聽分林說,那是因為他的基因主干來自于一個中國血統,我雖然弄不懂那是什么,但大概就是分量的意思吧。也就是說如果我要感覺的出來,說明最主要或者分量最大的基因必須來自我所感應到的人或者族群?!?/p>

           “這么一來的話……”炙風林也有些糾結了,“除非浮游星妖在吞噬了龍族之后,龍族的基因一直作為主干基因而存在,這樣才能讓美鈴有這么強的感覺?!?/p>

           文和海棠干脆已經聽暈了,這三個人真是,荷取也就算了,美鈴怎么也張口閉口自己聽不懂的東西啊……

           “考慮到浮游星妖已經同化了不知道多少種族,這種可能性實在是太低了,完全沒有理由。應該只有本源生物的基因或者極為優秀的基因才會作為主干,龍族的基因優秀到了這種程度嗎?”荷取也陷入了一片迷茫,總感覺方向從一開始就錯了,“大概這就是唯一的解了?”

           “……算了?!泵棱彅[了擺手,也罷,只是個感覺而已,對自己的修行也起不到什么太大的幫助,“不過倒是可以讓這個家伙來看下,只是有誰可以勞煩讓他附一下身的?”

           說著,美鈴從口袋里掏出一塊小石頭,炙風林一眼就認出了是那次琪露諾手中的。

           “里面寄居著一個靈魂嗎?”文好奇地湊上來問道,這可是大新聞,龍誒!還有龍的靈魂!

           “是的,總之不方便解釋,有誰可以的?”

           環顧了一圈,人人都是避而遠之的表情,炙風林無奈的舉起了手。

           “我吧,反正你們也不可能愿意?!?/p>

           “放心吧風林,不會出問題的,只是你要放松,你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一定程度了,如果奮力抵抗他是沒法進入你的神識的?!泵棱彴咽^輕輕放在了炙風林的手心上,同時小心地叮囑著。

           “放松嘛,我最會誒――……咳咳,沒人被嚇到吧?”炙風林的音調拖了長長一節,然后猛地一頓。接著他握緊了手中的石頭,然后緩緩站了起來,兩手張開“現實的世界,真讓人懷念?!?/p>

           “好了,你去看看那個家伙,我是看不出什么名堂來了?!泵棱徫孀∽?,炙風林的身體做出這么中二的的表情和動作,她簡直要笑出聲。

           “是的,陛下?!敝孙L林朝著美鈴鞠了一躬,然后目光轉向一旁的荷取,用十分紳士的語氣說道,“這位小姐,您擋住了我的路,請問可否讓一下呢?”

           “噗……可以可以,我這就讓開,噗噗噗……”荷取一口水噴在了桌子上,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算了,炙風林對自己這么彬彬有禮……這種感覺無法形容。

           不僅是荷取想笑,文文和海棠已經笑的從椅子上摔下去了,當然她們捂住了嘴所以沒有笑出聲來,只能發出奇怪的噗噗聲。

           “你們兩個快起來啦!”掃了一眼在地上蠕動的兩人,荷取小聲地罵了句,然后自己又忍不住噗了一聲。

           炙風林倒是沒有十分在意,他緩步走到低溫艙前,隨便瞟了兩眼,發出了嗤的一聲。

           “報告陛下,完全沒有……”忽然之間,他的神色變了,目光也緊緊的盯著艙中的嬰兒,“……什么,這怎么可能!”

           “發生什么事了?”美鈴一看居然真的出狀況了,趕緊走了上來,荷取和文她們緊隨其后。

           “居然!”炙風林猛一回頭,狠狠地砸了一下手掌,“長得比我還帥!”

           “……噗嗤!”眾人愣了五秒鐘,然后就在地上打起了滾,這大喘氣要命么!這么大起大落人會笑的腦震蕩的知道嗎!

           “我只是開個玩笑,”炙風林拍了拍手,示意大家起來,“的確是有龍族的感覺,而且我感受到的比陛下的更純粹,我也無法理解,但是總覺得十分熟悉?!?/p>

           “這么說來,你覺得他可能有點來歷?”美鈴盯著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這么說可以,但是他現在太小了,等他成長一段時間也許我就能弄清楚他的情況了,反正嗯――嗯?你們干什么,為什么圍著我?”炙風林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四個人一臉急迫的望著自己,自己做了什么嗎?還是說上自己身的那家伙做了什么?

           “反正什么?。?!”四個人忍不住一起喊了出來。

           “反正?反正什么?”炙風林滿頭霧水,到底干嘛啊,看完了就散會唄。

           “到底反正什么??!你早不出來晚不出來偏偏現在出來,你這個大笨蛋!”少女們沖上去對著他一頓拳打腳踢,炙風林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被強行圍毆了一頓,他是無辜的??!反正什么他哪知道!

           就在此時,大門哐當一聲被踹開了,眾人一愣,一起回頭望去。

           “沙!包!林!”

           魔理沙渾身冒著黑氣站在門口,手里還握著一張寫著“我是大笨蛋”的紙。

           這家伙!自己還以為他好心放過自己,結果卻出這種陰招,害得自己一下午被人當猴子似的看!

           “我說怎么走到哪都有人笑我!原來是你干的好事!”魔理沙把紙往旁邊狠狠一扔,拿出掃把就跨了上去,掃把尾頓時噴出了熊熊的烈焰,“我!跟!你!拼!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慢著!慢著!這邊這么多人啊喂!住手!”炙風林拼命的擺手,少女們見狀也狂搖頭,“別沖動??!”

           “去死吧!”魔理沙跟流星一樣沖向了眾人……

           轟――

           浮游星妖座談會就這樣在一片混亂之中結束了。

           傍晚時分。

           “我讓你別亂來,你就是不聽?!敝孙L林丟了一卷繃帶遞給躺在一旁的荷取,但是荷取已經累得沒力氣接了,于是文文拿了過去,然后幫荷取包扎著手臂。

           “還不是你先使壞的,都是你的鍋?!蹦Ю砩车念^包的跟粽子一樣,由于動能太大,在撞上了眾人之后她絲毫沒能停下來,緊接著就一頭撞上了低溫艙,幸好沒有撞出腦淤血來。

           “我的鍋我的鍋,你先把自己的舌頭整利索再說,別吵了?!敝孙L林自己倒是沒受什么傷,但他好歹也是被直接撞到的那個,現在肚子還是有些隱隱作痛。

           本來撞擊是什么那么嚴重的,但是撞完之后由于連帶問題導致眾人意見不合打了一架,符卡亂丟技能亂開,不要說傷胳膊崴腿,如果不是炙風林及時阻止估計天花板都給打沒了。

           “差不多了,今天都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還得去找妹紅順帶調查一下那只手的事情,美鈴如果你看到妹紅就通知我一下。還有文,海棠,可以的話幫我找一下米斯蒂婭?!?/p>

           眾人有氣無力的應了聲,然后慢吞吞的從門口離開了。

           炙風林揉了揉腦袋,今天事真是有些多,是該好好休息一下了,他一邊想著一邊朝門口走去。

           “那個雌性和我們有很深的淵源?!?/p>

           剛走到門口,腦海中就響起一個不和諧的聲音。

           “是女性?!敝孙L林無奈地轉身攤了攤手,“而且我們已經知道了?!?/p>

           “她的精神,讓我感覺到了遠古祖先的氣息?!?/p>

           炙風林愣了一下,但好像也沒什么奇怪的,大概就是從某一**始因為同化了龍族而攜帶了龍族的氣息而已。

           “所以呢?”

           “在我們的體系中,越古老的力量具有越高的權利,如果我能證明她的確和我們的祖先有關系,我就會聽從她的命令?!彼鏌o表情地說著,“在那之前,我履行和你之間的協定?!?/p>

           “嗯……?!”炙風林猛地一怔,這也可以?!

           但是仔細一想,要證明這種可能涉及到幾十億年前的東西談何容易,連浮游星妖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他們想弄清楚實在是太難了。

           “算了算了,這事以后再說,你好好遵守協定就是了?!敝孙L林擺了擺手,說來說去問題還是沒有解決,空歡喜一場。

           那個聲音也沉默了,他似乎也明白這件事的難度。就算對浮游星妖來說,溯源也是無法解決的難題,雖然強大的基因庫讓它們可以儲存幾十億年的資料,但是畢竟一切的開始已經過去了太久,剩下的只有支離破碎的片段,而就算是浮游星妖也無法依靠這些碎片去還原完整的歷史。

           離開了屏蔽室,炙風林朝著自己的屋子前進,他的房間在未來城中心的科技園區里,距離這里還有一段距離,想著快點回去睡覺,他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但是走到一半的時候,他的注意力忽然被路旁的一個招牌吸引了。

           “天,上……陰間?”

           這起的什么鬼名字,顧客不得全被嚇跑了,天上人間就算了,還陰間,傻子才會進去吧!

           想著,炙風林就抬腿走了進去。

           走進去一看炙風林才反應過來,原來這是個酒吧,不過酒吧起這么奇怪的名字也不太好吧,陰間什么的……

           四周環視了一下,也沒什么特別的,于是他走到吧臺前找了個位置坐下,打了個響指。

           “您好,要什么?”聽到聲音,酒保轉過身來,但手上的動作依舊沒有停下,“綠意還是紅茗?”

           “你在調什么?”炙風林有些不好意思,綠意紅茗是什么他都不知道,隨便來一點就是了。

           “這是83年的紅酒,加一點81年的?!本票;瘟嘶伪?,嘴角一咧,“要這個嗎?”

           “給我一杯嘗嘗吧?!敝孙L林也不在意,反正隨便喝點什么就是了。

           酒保把酒杯放在臺面上一推,滑入了炙風林的手中,他拿起來輕輕抿了一口,感覺沒什么特別的,大概是他對酒沒什么喜好的緣故,想了想,仰頭一飲而盡。

           未來城可以說是幻想鄉現代娛樂業的先鋒,大概要再過一段時間這些新文化才能進入人間之里和妖怪之山之類的地方,很多其他地方的人來到未來城體驗新式的生活,未來城也因此已經愈發的熱鬧起來。越來越多的人類和妖怪搬到這里來住,而城市的范圍隨著規劃的擴大而不停的增長,也許過不了多久就會形成一個數萬人居住的聚居地。

           炙風林轉頭望向了一旁的卡座,不知為什么,他總覺得那些人在看自己。他晃了晃腦袋,又向另一邊望去,那邊大概是跳舞的地方,一些不知道哪來的舞女還在上面展示自己妙曼的身姿。

           “……”

           回過頭去,后面的散座三三兩兩的坐了些人,不知道在聊些什么,但是炙風林覺得他們也在看自己。

           醉了嗎?沒理由啊,這才這么一小杯,就這度數,哪怕來一桶,他就算撐死也不見得會醉啊。

           “這酒度數不高啊,怎么這么上頭?”炙風林回過身來,有些疑惑的問酒保,“是不是……”

           但是眼前卻一個人都沒有,酒保不知道晃到哪去了。

           “喂,酒保,結賬?!彼e了舉手,示意這里有人,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趕過來。

           也許酒保上廁所去了?

           “搞什么……”炙風林拿過一旁的酒瓶,自顧自的給自己又倒了一杯。

           碰!

           炙風林握著杯子的手一松,酒杯落下去撒了一桌。

           一把鋒利的長刀劈在他的頭上,鮮血順著刀刃汩汩而下。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