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幻想后時代

        第四十八章 一發千鈞

        幻想后時代 宇深寒 6266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姬海棠極,今天我們是來告訴你一個壞消息的?!?/p>

           為首的是一只女性白狼天狗,身高比犬走椛足足高出了一個頭,表情也不茍言笑,看上去不怒自威。

           “請……說吧?!睌鄶嗬m續的聲音從門內傳來。

           黑暗之中,一個身影艱難的抬起了頭,聆聽來自門外的審判。

           “罪人姬海棠極,天狗之恥,經過長老討論以及大天狗同意,你將被施以‘折翼’之刑?!遍T外的天狗一字一句的說著,兩個穿著藍色衣服的鴉天狗一言不發的站在兩側。

           海棠苦笑了一下,脖子似乎支撐不住頭的重量,漸漸又垂了下去。

           “現在嗎?”她低著頭問道,雖然聲音很小,但是她知道外面的人聽的見。

           一旁的護衛剛要說些什么,白狼天狗伸出一只手,示意他什么都不要說。

           “太陽下山之后?!彼难哉Z間透露著不可抗拒的威嚴。

           海棠沒有回話,只是繼續低著頭,兩只被鎖鏈牢牢扣住的手就好像失去了力量一樣吊在那,一動不動。

           一旁的鴉天狗有些奇怪,長老們的命令明明是立刻執行,為什么這個大人要私自推到幾個小時后?不過兩邊都不能得罪,干脆就什么都不要問,要是長老問起來就說是她的命令。

           白狼天狗的視線從木門上漸漸移開,轉向隧道的方向。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她的目光正好從L1蜂型機上掃過。

           炙風林隔著屏幕和她對視了幾秒鐘,他從對方的目光中看不出任何東西,有的只是一片灰燼般的死寂。

           “既然長老的話傳達到了,我們也可以走了?!?/p>

           她不知道是在對海棠還是護衛說道,隨后放下一直略微有些彎曲的手臂,緩步走向了隧道外的方向。

           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屏幕上,炙風林立刻敲下了隱蔽按鈕,L1、L2、L3同時進入了深度幽靈模式,屏幕也瞬間黑了下來,然后他把椅子一推,站起來望向窗外的太陽。

           距離太陽下山,還有五個半小時,沒有時間再按照原來的計劃行動了。

           他從一旁的文件堆中拖出原本設想的方案,看也不看直接捏成碎片,然后用手在妖怪之山的版圖上狠狠畫了一道紅線,幾乎把整座山一分為二。

           望著上面閃爍不停的“危險”字樣,炙風林捏緊了雙手。

           方案改變,秘密營救計劃取消!

           現在還剩五個小時零二十五分鐘。

           炙風林從一旁的保險倉中抽出了一疊東西往身上一放,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只能靠那個辦法了,雖然不是很愿意。

           浮游星妖從來不留俘虜,但是海盜會。炙風林參加過的營救行動從悄無聲息的救走目標,到頂著槍林彈雨在太空城防御炮陣的火力覆蓋下強行突圍,已經多的數不勝數,到妖怪之山弄走一個人這種程度的營救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易如反掌——只要有裝備和足夠詳細的計劃。

           恰巧這兩樣卻正好都沒有。

           但是,他還有最后一個辦法,這也是這段時間以來他所發現的最大的收獲之一。

           只要時間來得及……

           “這個家伙……盡會給我添些麻煩?!?/p>

           荷取也是中午才回到的未來城,凳子還沒坐熱就見到了一個很讓人討厭的家伙。更討厭的是這家伙還拿著那個人開的通行證,這樣豈不是說自己必須接受她了。

           量子鋼印他連自己都沒給看過一眼,隨隨便便就給別人開出去,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這件事上炙風林倒是的確很無辜,荷取從沒提出要看怎么進行量子鋼印的蝕刻,而且這東西除了識別身份根本就是一點實用性都沒有,說了也沒意思。不過在荷取看來,這簡直是一種**裸的年齡歧視,難道自己就那么像小孩子,非要像大人不給小孩危險的玩具一樣不給她看這些技術的來源?

           后來炙風林得知這件事時的唯一反應是:腦補能力太強了。

           “吶,既然是他的通行證,那我也不好攔著你什么,但是你要記著,這里的東西不能亂動,你受傷是小事,要是機器壞了可不得了?!?/p>

           “和那個家伙呆久了都會變的這么刻薄嗎?”文撇了撇嘴,過去荷取可沒有這么兇的。

           “那也是你害的,”荷取轉過身繼續擺弄起了桌上的東西,其中就有她最常用的背包,“罪魁禍首沒資格說別人?!?/p>

           “哼……”文覺得自己都要變成千夫指了,這兩個月來挨得罵比之前一百多年加起來都要多……不就是寫了條關于守矢的八卦新聞嗎,兩個笨蛋神,不僅笨還神經過敏……

           “另外那個家伙,怎么沒看到?”荷取熟練的用工具把面前的東西組裝好,然后丟進了一旁的機器中,機器上的綠燈立刻亮了,片刻之后小顯示屏上出現了一串數字,但是荷取一看到它就像是泄氣了一樣低下了頭,“九點八分嗎……為什么無論怎樣都拿不到滿分……”

           “海棠她……被抓住了,”提起她文就有些失落,要不是只顧著自己逃跑怎么會害的海棠被那些家伙抓住,當時如果用龍卷……不,只要幾個風彈就可以幫助海棠拖住他們的……

           荷取的手顫了一下,不過很快恢復了正常,她把機器吐出的零件重新一樣樣擺在桌子上,再一次開始了組裝。

           “你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嗎?”文有些心寒了,河童和天狗共同生活這么久,作為天狗最活躍的記者之一,文和海棠都與荷取關系不算太差,雖然那件事的確很嚴重,但也不至于……

           “你們天狗的事,我管不到?!?/p>

           “天狗和河童是盟友!”

           “我已經,”荷取把手里的東西哐當一下拍在桌面,轉頭望向文,眼中帶著一份憤怒,一份絕望,“不屬于妖怪之山了!”

           “我河城荷取,從搬離妖怪之山的那一刻起,從身到心,都不再屬于妖怪之山的河童一族,我們是放逐者,被所謂正統的世界所唾棄和遺忘,他們的榮譽不屬于我,而我的成功,也不屬于他們!”荷取一字一句的念著連她自己都覺得害怕的誓詞,她有些顫抖的咬住了牙,“而這一切,全是拜你所賜!”

           文知道,從荷取這里,自己恐怕是永遠也得不到原諒了。

           心中涌現出一種奇怪的感覺,像濃酸一樣燒灼著她的心,讓她的心隱隱作痛。

           這種從沒有過的感覺,原來就是凄涼嗎。

           “你,是不是找他去救海棠了?!焙扇『鋈幌袷窍肫鹆耸裁粗匾氖虑橐话?,忽然臉色難看了起來。

           文望著她,雖然不想承認,但還是默默的點了兩下頭。

           “你……”荷取把手里的東西往桌上一丟,急匆匆地拉起桌上的通訊器,“安保部嗎?請立刻讓武裝分隊集結,越快越好!”

           “武裝分隊還沒有整編完畢,也沒有經過訓練,真的要這么做?”

           “立刻!”荷取有些急的喊了一聲,然后就匆匆的掛掉了,但還是有些坐立不安的在那走來走去。

           “他說沒有問題的……”文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似乎說什么都會被荷取罵。

           “他從來都這么說?!焙扇∠肫鹬坝龅铰睹讒I重傷的那一次,差點被冰錐弄傷的那一次,和魔理沙訓練遇到危險的那一次,每次都說沒有問題……但是運氣再好也不可能再僥幸下去了,妖怪之山不是誰家后院,想進就進想出就出是不可能的。

           很快,一支裝備不全的河童分隊出現了,他們是在炙風林的提議下整編的,主要使用現在外界常用的武器和一些次時代科技,雖然對強一些的妖怪構不成什么傷害,但是要壓制住也并非什么問題。

           普通鴉天狗的戰斗力并不算高,只是飛得快,妖怪之山的主要戰力其實是白狼天狗,地面接近戰的時候河童可以憑借重火力進行遠程壓制,雖然博麗的巫女說過要通過彈幕規則進行戰斗,但是如果真到了那種時候,根本就不可能還有人還會考慮到彈幕規則。生死就就在一瞬間,這可是真正搭上命的一戰。

           “以他們的戰斗力,就算上了妖怪之山也是給他添亂吧?!本驮诤扇∫蛔约旱目膳碌念A想沖昏頭腦之時,文搖著頭說了一句。

           荷取忽然愣住了。

           是啊,連武裝都不完全,從來沒有訓練過的隊伍,自己是讓他們去送死嗎……

           “但是他的裝甲根本不能用,怎么辦!”荷取知道炙風林的裝甲不僅僅是沒電而已,因此她就更加擔心炙風林可能的舉動,萬一他就這樣赤手空拳的上去……

           荷取坐在椅子上低著頭思考著,而文則是無話可說,寂靜之中兩人對望一眼,又迅速的錯開了。

           “我也去吧,畢竟事情是我引起的,海棠被抓也是我害的?!蔽某龊跻饬系木谷粵]有逃避,而是擔起了自己作為始作俑者的責任。

           “你……”

           噔噔噔……就在此時,門外一陣有節奏的腳步聲傳來,在文反應過來之前,一只手忽然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誰?!”文迅速的一個轉身,卻忽然看到了熟悉的一張臉。

           “你可不能去?!敝孙L林從后面走了進來,一只手指著自己,“除了我特定的人之外,其他誰都不能去”。

           “你怎么會在這?!”文大吃一驚,不是說明天行動嗎。

           “因為我不想賠了夫人又折兵?!?/p>

           “誰是你夫人!”文切了一聲,真是自戀。

           “你想的也太美了,好好當兵去吧?!?/p>

           “那海棠是夫人咯!”

           “是你的夫人,可以了吧?!敝孙L林攤了攤手,“你這個討厭的習慣還是沒有改掉,我有些后悔幫你了?!?/p>

           文盯著他看了一陣,卻完全沒有看出他到底有什么企圖。

           “為什么忽然跑來找荷???”

           “我是來找你的?!?/p>

           炙風林搖了搖頭。

           “計劃提前啟動,日落之前,我們得救出海棠,”炙風林抬手一看時間,還有四個小時,“否則……”

           “她會死?!?/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