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幻想后時代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天臺

        幻想后時代 宇深寒 9743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呵?!?/p>

           炙風林站了起來,手握住刀背輕輕一拔,隨手扔到了一邊,傷口淺的似乎只劃開了皮膚,血很快就凝結了。

           后面的人一時間都愣住了,全力一刀劈下去不說頭被剁成兩半,起碼人早該沒命了吧,這怎么跟砍到鋼板上似的。

           “干,干什么……”

           見炙風林顏色不善,幾個人都嚇的退了一步。

           “你說呢?!?/p>

           嗵!

           一股勁風刮過,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當前一個人就飛到了十幾米開外,掛在門上晃來晃去,周圍的酒客紛紛尖叫起來,從門口奪路而逃。

           “???!”發生了什么?為什么他們什么都沒看到?

           炙風林緩緩收回右腳,慢步往門口走去。

           “還想跑!”剩下的人這才反應過來,紛紛怪叫一聲沖了上來。

           聽到腳步聲,炙風林看也不看回身就是一拳,正中當頭一人的胸口,接著身體一側,右腳像鋼錘一樣踹在他的側腦上,只聽嘩啦一聲,對方整個人就像破布一樣橫著飛了出去,接連撞碎了兩張桌子。

           其他人一驚,但身體的慣性已經控制不住,紛紛沖到了他的面前。

           炙風林眼睛微微一瞇,全身浮現出一層金紅色的氣焰,身形在一瞬間加速到了不可思議的速度,雙手閃電般扼住正前方兩個人的脖子,一直沖到吧臺前才停下來。還沒等兩個人緩過氣,他拎起其中一人就向著酒柜扔去,頓時酒瓶和飲料噼里啪啦碎了一地,一股濃郁的酒香彌漫開來。

           接著,他拽起另外一人,振臂一甩,一道黑影閃過,酒吧大門轟的一聲被恐怖的力量撞成了碎片,木渣飛濺開來散落一地,只剩下地上兩個蠕動的身影。

           剩下三個人顯然已經有點嚇傻了,不是說就是個普通的人類嗎!怎么會變成這樣!這是人類嗎!

           “你,過來?!敝孙L林坐在凳子上,朝著其中一個人勾了勾手指。

           那人哪敢聽他的話,拔腿就朝門口跑去,另外兩個人也不敢怠慢,爭相奪路而逃。

           炙風林搖了搖頭,從地上撿起砍刀,一股氣焰沖上掌心,緊接著站起來猛地一擲。帶著氣勁的刀鋒瞬間劈斷了天花板上吊燈的掛鉤,整個燈一晃就猛地砸了下來,玻璃渣飛濺,正好落在了三人之前擋住了他們逃跑的去路。

           一晃神的功夫,炙風林已經出現在了他們的前面。

           “我……”

           其中一人連話都沒說出口就被左臉呯地一拳打飛出去。第二個人見狀趁機一腳踹了上來,炙風林隨手抓住他的腳,輕輕一擰,頓時他就像大風車一樣轉了一百八十度,接著被一腳踹飛到七八米外的天花板上,卡在吊燈上左右亂晃,顯然已經是暈了過去。

           “饒命!饒命!”剩下一個人已經不敢逃跑了,逃了顯然只能更慘,趁早認慫說不定還有一條活路。

           “為什么要砍我?”炙風林拎著他的衣領,握緊拳頭望著他的眼睛冷冷地質問道。

           “是有人,有人指使我們這么做的!”他被嚇的都冒了哭腔,這一拳能把人打飛十幾米,要是落在自己頭上豈不直接沒命了。

           “誰指使的?”這不他媽廢話,他才不信這幫廢物能想得出襲擊自己的事來。

           “我,我不認識,她披著風衣,我看不到臉!”

           “……”炙風林狠狠一扯,松開了他,“把那人從天花板上弄下來?!?/p>

           那人連忙點了點頭,屁顛屁顛的跑去救起了他的同伴來。

           炙風林揉了揉鼻子,走到吧臺前坐下,拿起酒瓶又為自己倒了一杯。

           “迷藥,呵?!彼湫α艘幌?,把酒一飲而下。

           劇毒對他都沒用,還迷藥。

           等到文帶隊趕到的時候,他正在一杯接著一杯喝那瓶兌了迷藥的83年的葡萄酒,而一旁跪著六個渾身臟兮兮的人。士兵問他們也不敢說話,只是一臉驚恐的望著地面,偶爾瞟一眼坐在座位上的炙風林。

           “這……又怎么回事啊……”文無奈的捂了捂臉,今天的事怎么那么多,又是浮游星妖又是酒吧斗毆的,而且還都跟炙風林有關。

           有八云紫的話在前,在炙風林的地盤敢找他麻煩的人,整個幻想鄉一只手就能數得過來,這幾個奇葩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問他們?!敝孙L林打了個哈欠,從地上撿了瓶還沒摔壞的干紅,起身向門外走去,“順便調查一下這間酒吧原來的主人是誰,然后重新裝修一下,費用從未來城市建設預算中扣?!?/p>

           文無奈地看了他一眼,轉而望向地上那幾個人。

           “帶回局里去!”

           “是!”后面的天狗士兵立刻沖上來押住了幾個人,給他們扣上了手銬,然后向著門外押去。

           文見沒為什么問題,快跑了幾步,追上了正在朝自己家走去的炙風林,然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你不是去調查了嘛?!敝孙L林看了看她,又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這種事交給下面人就行了,倒是……”文拉起他握著酒瓶的手,“你還要喝???”

           “怎么,不行嘛?!敝孙L林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難道你想和我一起喝?”

           “切……誰稀罕啊……”文趕緊放開他,用力擺了擺手。

           “誰知道呢?!敝孙L林把酒瓶換了個手,順手從腰間抽出了下午在妹紅家門口發現的匕首,“這個認識嗎?!?/p>

           文接過匕首仔細的端詳了一下,搖了搖頭。

           “完全沒有印象?!?/p>

           炙風林反握住匕首,從腰間一抽,結果抽出一把一模一樣的來。

           “這是……量產貨?”文有點沒明白炙風林的意思,這刀有什么特殊的嗎?看起來沒什么奇怪的???

           “這把是我在妹紅家門口發現的,”炙風林將兩把匕首錯開舉在眼前,刀鋒在暗淡的路燈下閃著寒光,“而這把是我剛才在那幾個人身上發現的?!?/p>

           “唔……”文想了想,貌似是又被卷進什么事情中了,這家伙簡直厄王啊,真應該帶到妖怪之山上讓鍵山雛清理點厄運。

           “總之又是麻煩事就對了,”炙風林笑了笑,把匕首插回腰間,“不過最近麻煩事也夠多的了,不在乎多這一兩件?!?/p>

           “你啊,真應該好好休息了,”文可不這么認為,“一天到晚為這些事情操心,小心哪天過勞死?!?/p>

           炙風林拍了拍她的頭,然后狠狠敲了一個毛栗子。

           “??!疼!”文疼的立馬捂住了頭,“干嘛呀!”

           “不要亂說話,你這個笨蛋?!敝孙L林又摸了摸她的頭,就當是安慰。

           “不要亂摸我的頭啦!”文有些臉紅了,趕緊退了一步躲到炙風林的后面。

           兩人又走了一段,來到了炙風林在未來城的家門口。

           “好了,你回去吧?!敝孙L林按了一下掌紋,門開了,“也很晚了,是該休息了?!?/p>

           “那個……”文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還沒來過你這邊的家呢,不讓我進去看看嘛?”

           炙風林攤了攤手,示意隨便,自己則開始脫鞋。

           “你不用換……鞋?!痹捯粑绰?,文已經把鞋子脫掉了,而且穿上了炙風林擺在鞋架上一雙拖鞋。

           炙風林低頭望了一眼自己才脫了半只鞋的腳,又看了看已經站在木地板的文。

           幻想鄉最速不是這么用的吧……

           幸好鞋架上的鞋子倒是多得是,所以他又拿了一雙穿上,走進客廳,躺在沙發上就睡。

           “哇!這里風景真好!”文在客廳一旁的窗戶邊大呼小叫著。

           炙風林的新家建在一個突起的高地上,窗戶外就是懸崖,站在天臺上可以一覽整個未來城,的確有種一覽眾山小的感覺。

           “看就看,小聲點,我要休息了?!敝孙L林把手臂搭在頭上遮擋著屋里的燈光。

           文回過頭來,看他躺在沙發上,嘟了嘟嘴,硬把他拉了起來。

           “家里有客人居然自己就直接去睡覺了!”

           炙風林靠在沙發上揉了揉眼睛,然后一把把文也拉到沙發上坐了下來。

           “是你非要進來的吧……”他無奈的從茶幾上拿過遙控器,打開了電視,“那你看會兒電視吧,我去里面睡?!?/p>

           說著,炙風林就站起來向臥室走去。

           “喂……這不都一樣嗎!”文又上去拽住了他,“說好帶我參觀的呢!”

           “我什么時候說過這種話了……”

           “你怎么可以耍賴呢!”文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不知道的人看上去簡直要感到義憤填膺了。

           “好好好好好……”炙風林被纏到不行,一連說了五個好,然后走到衛生間里洗了把臉,讓自己清醒了一點。

           然后,炙風林帶著文在屋子里轉悠了一圈,敷衍地說明著。

           “這是衛生間,這是廚房,這是書房,這是儲物間,這是……誒,我們怎么繞回來了,算了,我帶你去個地方?!?/p>

           懶得解釋那么多東西,炙風林干脆帶著文上了天臺。

           夜間的幻想鄉還是有些冷的,剛打開天臺的門,一股冷風就灌了進來,凍的文不禁打了個寒顫。

           “吶,這里就是未來城視野最開闊的地方了,其實我也就來過兩次?!敝孙L林走到圍欄邊上,望著未來城燈火通明的夜景說道。

           文跟著走到了一旁,只見燈光從眼前一直蔓延到遙遠的地平線,越靠近城中心的位置越是燈火輝煌,而偏遠地區的點點光芒仿佛夏日夜空中的繁星。站在高處,沒有了街道上的嘈雜,只剩下了寧靜的畫卷,這種感覺就像是天空中的神明在俯視自己創造的世界。

           “真漂亮,以前我怎么沒有發現?!蔽泥哉Z。

           真美,這是種與曾經的幻想鄉截然不同的美。未來城,這由炙風林一手建立起來的世界,為幻想鄉帶來了與眾不同的感覺,也改變了整個幻想鄉的生活方式。

           “它能一直這樣下去嗎?”忽然,文誕生了一個疑問,再美好的東西也有結束的那天,那這座城市呢。

           “沒有什么是永恒的,如果它沒有了,我們就再造個新的?!?/p>

           “噗……說的輕巧……”文望向炙風林,夜色之中,他正遙望著天空中的星辰,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微笑,“你在看什么呢?”

           “比鄰星?!敝孙L林伸出手去指著天空中一顆明亮的星星,然后輕輕晃了晃,仿佛在撫摸它。

           如果不是他的到來,沒人會知道七百年后,在四光年外的那里將展開一場決定人類存亡的終極決戰,沒人知道會有數十億人將會為了人類的最終勝利而付出生命,沒人知道,原來人類可以這么堅強。

           “哈哈,你是想把它摘下來嗎?”文也伸出手去,但是那仿佛近在眼前的星星卻是那么的遙不可及,永遠只能摸到它的幻影,“我抓到它的光了哦!”

           “你抓到的是它四年前的光?!敝孙L林微微一笑,忽然握住了文的手。

           “唔……”文有些臉紅,這么突然,干什么呀……

           “那顆星星,距離我們有四光年的路程,即使是光也要馬不停蹄的跑上四年才能來到我們的面前,”炙風林將文的手壓了下來,輕輕放到她自己的眼前,“你能看這束光嗎?”

           文望著空無一物的手心,疑惑的搖了搖頭。

           “它就在那里啊?!敝孙L林笑著將文的手握了起來,“這些光子飛躍了三十七萬億公里的遙遠宇宙空間,現在已經成為了你身體的一部分?!?/p>

           “???!”文著實被嚇了一跳,什么叫成為自己的一部分???

           “物質對光子的吸收,同時得到了它們的能量,就像你在太陽底下會感到熱一樣?!敝孙L林松開了她的手,扒住了天臺的欄桿,望著繁星柔聲說道,“而比鄰星的光雖然微弱,微弱到幾乎不存在,但它們依然堅持著來到了這里,點亮了我們的夜空?!?/p>

           雖然聽不太懂,但是文覺得有些感動,三十七萬億公里是多遠她不知道,但是如果讓她來飛的話也許一生也到不了盡頭,但是這些光子卻跨越了如此遙遠的距離來到了自己的身邊,來到了這個世界的身邊。

           這何嘗不是一種精神。

           “我們不如叫它光子精神!”文忽然信誓旦旦地說道,目光中充滿了堅定,嗯,就是這樣!

           “光子精神?”炙風林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明白了過來,不由得笑了,“好,就叫光子精神?!?/p>

           “所以,為了紀念這從比鄰星趕來的光子,我們喝酒慶祝吧??!”

           “哈……?”

           還沒等炙風林反應過來,文已經跑到樓下把炙風林帶回來的那瓶酒拿了上來,擺在了天臺的桌上,順便還拿了兩個杯子。

           “喂喂喂,這……”不等炙風林開口,他就被文推到了椅子旁坐下,然后面前的杯子被酌滿了酒。

           “干杯!”文拿起另一個杯子,舉到了半空。

           “……”猶豫片刻,他還是舉起了酒杯,“干杯?!?/p>

           呯的一聲,酒杯碰到了一起。

           “我說,紅酒都是倒半杯的,沒有倒那么滿的?!?/p>

           “???都一樣啦!”

           “還有,你別把它當水喝啊,這是一點點品的……”

           “好麻煩??!”

           “喝個酒還嫌麻煩!我來教你!”

           “好吧……”

           ……

           ……

           嘀嘀嘀嘀……

           炙風林揉了揉眼睛,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居然到鬧鈴響才起床,看來昨天真是鬧過頭了,又是迷藥又是酒什么的……

           忽然,炙風林好像發現了什么不對,他聞到了一股香味,本來昨天晚上就沒吃什么東西所以餓的很,現在更加餓了,但是這香味是哪來的?

           一路循著味道,炙風林最后來到了廚房,眼前的景象雖然讓他有些意外,但也沒有太驚訝。

           “起的比我還早,難得啊?!?/p>

           過去文做他的女仆時,每次都是自己先起床,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文才會趕過來洗菜做飯,還美其名曰合理休息。

           “嘻嘻,有點餓了……”文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昨天她也是晚上沒吃多少東西,早上是被餓醒的,看到廚房有食材就忍不住動手了。

           “沒再把雞蛋和菜葉什么的混在一起吧?”炙風林可是有些懷疑的,直到文去任職新聞部長時這個壞喜歡都沒改掉,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了。

           “沒有沒有,我快做好了,你就先去等著吧!”文過來把炙風林推著趕了出去,然后關上了門。

           “真是……”炙風林摸了摸頭,回到沙發上打開了電視。

           “今早,妖怪之山發現一具無名女尸……”

           炙風林的神色忽然凝重起來,兩眼盯著屏幕上的照片,右手則從腰間拔出了那把匕首。

           “居然……會這樣……”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