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幻想后時代

        第一百一十一章 破而后立

        幻想后時代 宇深寒 8736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炙風林記得很清楚,幾天前自己還檢查過一遍氣海,那時的支流循環只前進了一小段,很久就和干流合流了,沒理由這么快就形成了完整的循環。

           難道,是因為那個浮游星妖的精神洪流導致支流的線路被沖開了?如果真是這樣,那可真是因禍得福。

           但是沒理由啊,浮游星妖不應該明白這由人類發明的丹田氣海循環之法,就算知道,也不應該明白怎么破開阻礙……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它們十分熟悉并且了解這個系統,就如同是它們自己創造的一般。

           炙風林摸了摸下巴,目光向右轉去,在那里,赫然多了一座五彩斑斕的巨塔。

           那是……

           自然之力的具現……

           在八云紫的結界之中一直沒能領悟的自然之力的具現,竟然就這么矗立在自己的眼前,高聳入云,分外耀眼。

           炙風林開始有些無法理解發生的情況了,那個浮游星妖的意識在自己的神識海中動了什么手腳,導致自己居然打通了一條支流循環并且頓悟了自然之力的感應,它為什么對人類的精神這么熟悉?或者說,對“氣”這個體系這么熟悉?

           而且,它又為什么要幫助自己?雖然雙方已經達成協定,但是它完全沒有必要做多余的事情。

           思索了很久,炙風林依然沒有任何頭緒,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顯然不是弄清楚原因,而是修復自己的神識界,不然的話精神就會十分不穩定,說不定還會丟失許多東西。

           如果等待它自己修復也并非不行,但是那樣顯然需要很長的時間。而眼下所能用來修復神識的東西顯而易見就是氣海,利用穩定而磅礴的氣來保護和恢復脆弱的神識,這是最好的辦法,但是該怎么做呢。

           炙風林望著丹田,慢慢抬起了雙手。

           伴隨著他的動作,整個氣海開始波動起來,仿佛是風暴來臨的前奏。

           雖然整片海都在晃動,但是卻沒有一個浪花,所有的水體都遵循著節奏起伏,沒有一個波峰會越過那個閾值,讓水珠灑落出去。整片氣海仿佛是一張巨大的絲綢,正在高低起伏的律動著,但是卻無比的安靜、平和。

           隨著炙風林的手抬到最高,水體中央的波峰也已經升到了距離海平面足有數百米的高度,但是它卻穩穩的懸在上面,就像沒有受到任何引力一般,如同水中的山峰。

           炙風林回頭望了一眼水峰的最高點,咽了一口口水,他也不知道會變的怎么樣,但是如果不嘗試的話就永遠都不知道。

           雙手猛地落下。

           數百米高的波峰一瞬間落為深入海水數百米的谷底,氣海中間瞬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環形水峰。接著,已經落入谷底的海水又借著反作用力再度沖上了高空,并且拉起了更加龐大的水體。就在這仿佛漣漪一般的循環中,第一道水墻已經迫近了岸邊,朝著神識界席卷而來。數百米高的水墻卻沒有一絲浪花和泡沫,純凈的可以直接看穿整個水體,看到后面的丹田。

           炙風林張開了雙臂,迎接著來自自己氣海的力量。從來他都是利用這里面的氣,卻從來沒有親身感受過,而現在終于有了一個機會,體驗一下這磅礴的沖擊,他迫不及待的想要體會一下自己究竟已經達到了什么程度――來吧,來吧!

           但實際情況與他所想象的截然不同。

           律動到身前的水墻看似強大和兇猛,但是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在登岸之后更是連沙粒都沒沾濕,無比圓潤而溫和的包裹住了岸上的一切。被水體所包裹的炙風林沒有感到任何不適,相反他不但可以呼吸,而且可以正常的行走,也沒有感覺到任何水壓。這股磅礴的力量是如此的溫柔,就連溫度都是恰到好處的柔和,既不冷也不熱。同時,負面的情緒全部被這股力量所湮滅,沒有任何恐懼,沒有擔憂,剩下的只有溫暖,還有一種無名的喜悅,就像一切回到了最開始,回到了母腹之中。

           水體覆蓋了整片神識界,將這殘垣斷壁的世界容納在著溫柔而強大的力量之中,一切都是那么輕盈,就像失去了重力的束縛,自由而朦朧。

           隨著水體的律動,這片廢墟像有生命一樣生長著,越來越高,越來越完整,整個世界都隨著節奏漸漸地更新迭代。地基疊起了大樓,窗戶安上了玻璃,道旁長出了一顆顆綠意盎然的樹木……每次一次律動,世界都會增加新的色彩,而神識界也隨著這律動越來越完美,最終形成了一片全新的世界。

           伴隨著最后一次涌動,水平面開始漸漸下降。最終它退回了氣海之中,沒有引起任何波瀾,繼續緩緩的圍繞丹田旋轉著。

           炙風林抬起頭,望向前方嶄新的世界,不知為何涌出一股安心的感覺。

           這個世界,比以前更好,更美麗了。

           走在整潔而干凈的街道之上,炙風林仿佛一個孩童好奇的在探索一座從未來過城市。這就是他的神識,他心中意識的具現,在七百年后人類都無法理解的“意識”,現在就擺在他的眼前。

           “真漂亮?!彼刈匝宰哉Z。

           不知為何,他有種想哭的感覺,就像心靈找到了一個歸屬,而這個美好的世界,就是他心中的伊甸園。

           走著走著,炙風林看到前面有一個很大的建筑,門是開的。他走上前去,看到門前寫著一些介紹,似乎是一個博物館。這應該是個很有意思的地方,他這樣想著,于是在門口拿了一本游覽手冊然后走了進去。

           博物館分成很多部分,這些部分都是數字,炙風林有些不明白這些數字的意思,游覽手冊上也沒講,所以他隨便挑了個21,走進了展覽室。

           一進來,他就呆住了。

           展覽室四周展示著很多物品和照片,其中第一張就是他冒著猛烈的炮火向著敵人的基地沖去的畫面,下面還有一段介紹。

           “1月1日,地球的同胞們正在為跨年而慶祝時,炙風林與他的隊友正在藍凌星系的戰場上為奪回共和國的殖民地而奮力征戰。在這場戰斗中,炙風林為共和國贏得了巨大的榮耀,但是卻失去了三個戰友,當時的炙風林并不理解感情,但是他依然感到有些悲傷?!?/p>

           照片下面的玻璃展柜中有一枚勛章,這是那次戰斗之后共和國頒發給他的,以此表彰他對共和國作出的貢獻。

           勛章下面的介紹只寫著“藍凌戰斗英雄”幾個字。

           炙風林隔著玻璃撫摸著那枚勛章,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微笑,眼角卻濕潤了。

           “這些東西,都是你的記憶?!?/p>

           一個聲音在背后響起。

           炙風林抹了抹眼睛,轉過身去。

           “每個展館,都是一年,里面的東西也是這一年里你所有的記憶?!?/p>

           美鈴踱步來到最大的那幅照片前面,照片上炙風林與戰友們渾身是血地站在一座高峰上,一旁插著共和國的旗幟,每個人都笑著,笑的讓人心酸。

           “那是9月份的時候,我參加了一次攻占叛軍首府的行動,那座山峰是他們最后的據點?!敝孙L林走到旁邊,拿出展柜中的旗幟,慢慢將它抖了開來。

           就和照片上的一樣鮮艷,真好。

           “聽魔理沙說你出事了,我就過來看看,想不到你居然遇到了這種事?!泵棱忁D身望向炙風林,這小子,真是夠可以的。

           “你怎么來到這里的?”炙風林對這個有點好奇,但是他也猜了個七七八八。

           “你的氣海丹田是我建立的,所以你在打坐的時候,我很容易就可以進入你的神識?!?/p>

           美鈴得意地拍了拍炙風林的頭,但是由于炙風林比她高,所以看起來十分奇怪。

           “我想也是這樣?!敝孙L林點了點頭,但他還是對自己的情況有些不明白,“但是,我到底遇到了什么?”

           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太多,一時之間完全反應不過來,也完全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啊,”美鈴笑著點了點他的頭,“破而后立?!?/p>

           炙風林想了一下,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這次神識海的毀滅并沒有成為炙風林的阻礙,也正是因為這次破壞掃清了一些陳舊和礙事的東西,才能讓炙風林將整個世界重建,形成純凈而完美的新世界。

           也正是一次沖擊,打通了第一道支流剩下的道路,因此第一支流的循環才能完成。不然的話,如果要等他頓悟,就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做到了。

           “倒是……”美鈴的表情變得有些疑惑起來。

           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這里有些熟悉的氣息,包括那條支流,這氣息和自己十分相近,但絕不是自己的。這種感覺……似乎在哪里有過,但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了,不過大概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怎么了?”炙風林知道美鈴的感覺向來很敏銳,如果她說有奇怪的地方那就肯定沒錯。

           “沒什么?!泵棱彄u了搖頭,不能確定的東西還是不要說的好,“大概是錯覺?!?/p>

           “嗯,那我們就出去吧,總呆在這也不是個事?!?/p>

           炙風林注意到美鈴的眼神有些異樣,但也許是不方便說的事情,還是不要多加過問的好。

           “嗯,走吧?!泵棱彂艘宦?,身體漸漸淡化了。

           炙風林轉過頭,將旗幟放回了展柜中。

           然后,他抬頭望向了那張照片,默默地敬了個軍禮。

           “兄弟們,再見?!?/p>

           很快,他的身影也淡化在了世界之中。

           ……

           睜開眼,炙風林看到了三雙大眼睛,這一眼看上去就跟六只眼似的,嚇的他一個后仰摔倒在了床上。

           “喂,看見我們怎么跟見鬼一樣!我們有那么可怕嗎!”魔理沙第一個抗議道。

           “你們干什么,靠那么近嚇我一跳?!币豢丛瓉硎悄Ю砩澈臀倪€有荷取,炙風林這才松了口氣,剛才還以為那個浮游星妖變異了爬出來找自己算賬呢。

           文這就不高興了,關心你還不好,居然還不領情!于是伸出手狠狠地捏了一下炙風林的臉。

           “你這家伙,就是因為怕你出什么事我們才盯著你的,居然不識好人心!”

           “真的假的……”炙風林半信半疑的望向荷取,荷取一直是很文靜的,“你總不會騙我吧?她們想干什么?”

           “沒有沒有,我們真的是關心你!”荷取連忙擺了擺手。

           炙風林盯著她們三個,然后慢慢舉起了一只手。

           “那-你-們-告-訴-我-這-是-什-么-東-西-?”

           手上赫然是一只毛筆和一瓶墨水。

           “這這這這這這我們怎么知道,對對對對吧!”魔理沙一驚,一時間話都說不利索了。

           “站住,我看到你想跑了!”炙風林把墨水扔到一邊,一把抓住魔理沙的衣服,“還有你!還有你!別想跑!”

           文和荷取沒被抓住,一眨眼就沒人影了,就剩魔理沙逃不掉,她嚇得捂著臉發抖。

           “是是是是文文那家伙出的餿主意啦!”最后關頭魔理沙還想把責任推給文,但是炙風林當然沒給她這個機會,他壞笑一聲,做了些大好事……

           過了半天,魔理沙發現沒有任何動靜,手指偷偷張開了一條縫,結果卻一個人都沒看到。

           “誒?這家伙哪去了?”魔理沙有些摸不著頭腦,還以為他會狠狠教訓自己一頓呢,結果卻跑沒影了,是不是因為自己太厲害了所以怕了自己???一定是這樣的,哈哈哈,果然魔理沙大俠就是這么厲害嘛!

           想著,魔理沙得意地走出了門,開始找起其他人來,完全沒發現背后貼著的“我是大笨蛋”的白紙……

           另一邊,炙風林正在到處找著美鈴,沒理由啊,美鈴就比他早一點退出神識,怎么從剛才開始都沒看到呢,這么短時間還能跑到哪里去。早知道的話剛才就應該先問問魔理沙再走的。

           繞了一圈,炙風林又饒回了風林店,卻看到門口停了一輛自由,有很多人正在進進出出。

           “你們是來搬低溫艙的嗎?”炙風林上去拍了拍其中一個士兵的肩膀,這家伙執勤的時候居然走神,這可不好。

           “唔……誰啊……啊,長官!”那個河童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端詳了他半天才看出來,“是的!我們正在轉移低溫艙!”

           “你怎么跟沒睡醒一樣?緊急任務嗎?”炙風林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對方的黑眼圈都快跟毛筆抹的一樣了。

           “不是沒睡醒,是根本沒睡,昨天晚上未來城南邊出了點事,兵營那些新兵蛋子根本整不出名堂,還是得我們去解決?!笔勘蛄藗€哈欠,看炙風林沒生氣,他也放松了一點,“不止是我沒睡,我們些人都沒睡,就等著弄完這個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來著?!?/p>

           炙風林點了點頭,可用作戰力的確是太少了,新兵剛剛開始接受訓練根本執行不了任務,這就導致那些老兵不得不輪番上陣,這會嚴重降低未來武裝的戰斗力。

           “好好處理,我會和荷取提出這個問題的,不會讓你們太累?!敝孙L林拍了拍他,走進了房間內。

           “謝謝長官!”

           地下室中站著七八個士兵,地方本來就窄所以有點擠,炙風林有點奇怪他們怎么還不開始轉移,忽然發現美鈴居然站在2號艙前面。

           “美鈴?”他疑惑地打了招呼,但是美鈴并沒有回答他。

           這讓他有種不妙的感覺,因此立刻分開士兵們走到了前面。只見美鈴兩手撐在低溫艙前,雙目泛著金光,渾身上下一動不動。

           怎么可能,美鈴居然也在用這種方法和浮游星妖交流?!

           炙風林知道這種情況下無論怎么喊她也不會醒過來,只能等美鈴自行退出,所以他讓士兵先上去坐著,自己在這看著。

           大約過了十分鐘,美鈴眼中的金光消褪了。

           但是和炙風林不一樣的事,她的精神十分穩定,絲毫沒有混亂的氣息,似乎只是一場普通的交流。

           “風林,你從哪弄來這個東西的?”美鈴清醒后第一句話就是問炙風林它的來歷。

           “說來話長了,以后再說吧?!边@是一個很長的故事,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

           美鈴點了點頭。

           “倒是,你剛才和它說了什么?”

           她的目光轉向低溫艙,目光中有種說不出的溫柔。

           “這個孩子,和我同源?!?/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