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幻想后時代

        第四十章 河城水靜

        幻想后時代 宇深寒 7197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炙風林把劍扔開,費力的爬了起來。

           要不是最后關頭用光滑的劍面把光束反射開來,就算不會被腰斬估計也是嚴重灼傷,按照這種亮度,那道光的溫度起碼有六百度,沒有裝甲的情況下被來上一下絕對不是他的身體能受的了的。

           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一下反射的亮度比深夜里的鎂光燈還要刺眼,就像是二十一世紀常用的震蕩閃光彈一樣,魔理沙被這一閃直接晃的頭暈目眩,就這樣掉了下去。

           好消息是下面還有一個墊背的。

           壞消息是,那是……荷取。

           炙風林把荷取從摔的七葷八素的魔理沙身下救了出來,而此時她已經被壓的不省人事了,雖然是妖怪體質,但是被從二十幾米高的地方落下的一個足有幾十公斤重的物體砸中,沒有受更嚴重的傷已經是謝天謝地。

           “……疼死了……”過了幾分鐘,魔理沙摸著腰從地上坐了起來,一臉迷茫的望著站在一旁的炙風林和躺在地上的荷取,“咦?荷取怎么在這?”

           “不知道?!?/p>

           “那她怎么暈了?”

           “你砸的?!?/p>

           “騙人,怎么可能……”魔理沙咕噥著,卻又忽然像是發現了什么似的猛地一抬頭,“沙包林?!你沒事?!”

           “我為什么會有事???你咒我?”炙風林也坐了下來,“你說怎么辦吧,荷取被你砸暈了,你得把她送回家?!?/p>

           “這種事應該男人做?!?/p>

           “你算是女的嗎?”

           “剛才就不應該出手,燒死你算了!”

           “就是因為你出手我才差點被燒死的?!?/p>

           “啊啊啊……??!”

           炙風林有史以來第一次在口頭交鋒中擊敗魔理沙,他歸結于“和魔理沙這個混蛋在一起久了就連結巴也會開嘴炮”這一定理,不過為什么靈夢沒有這么能說會道,他就不知道了。

           當兩人把荷取送回她在未來城的家時天色已經是一片漆黑,炙風林看了看腕機,七點多了,幾個人都還沒吃飯,所以他打算請兩人在人里吃一頓,正好最近肚子里也沒什么油水。

           雖然大部分收入都以集團儲備的名義交給了荷取,但是炙風林身上還是有些零花的,應該還有個兩千不到……大概吧。

           僅僅是一個人生活的話,只要五百就夠一個月的花銷了,但是炙風林總是需要買些荷取無法提供的材料和物品,所以留的多了些,正好,今天就當請客了。

           荷取一醒來就要和魔理沙拼命,因為她以為炙風林已經被魔理沙的光束炮給送到彼岸了,以至于明明坐在旁邊那么久都沒被發現,最后還把自己嚇了一跳。

           “原來你是蓬萊人嗎?!”

           炙風林當然不是蓬萊人,不過他也不想再解釋一遍下午的事,畢竟那是真的差點就要去見閻王了。

           三人開始籌劃晚飯問題。

           按照這個時代外界流行的說法,現在處于創業困難期,各種開銷要節制,因此炙風林否定了魔理沙要在某星級酒樓吃的提議,轉而去了荷取選擇的一家小飯館。

           開玩笑,一上來就選人間之里最貴的地方,你是要把剛剛有點起色的幻想科技吃趴下嗎……不過話說回來,魔理沙做大小姐的時候不會就在這吃的吧?

           果不其然,魔理沙懷念的說起小時候的事,在她離家之前,每年過生日父親都會包下整棟酒樓來替她慶祝,還會請來很多有名頭的妖怪,很多現在的朋友都是那時認識的。

           看不出,魔理沙竟然有個如此幸福的童年,真不愧是霧雨家的大小姐,不過也許正是因為她厭倦了這種生活才離開家也說不定。

           也許是回憶起了某些往事,魔理沙忽然沉默了起來。

           炙風林重重拍了拍她的肩,做了個鼓勵的手勢。

           活出你自己,這就夠了!

           魔理沙似乎看懂了炙風林的意思,握著拳頭點了點頭。

           三人陸續跨進店門,發現里面只有一個正在埋頭吃飯的人,于是隨便找了張干凈的空桌圍坐下來,而魔理沙把掃帚扔回了儲藏空間,似乎已經準備好了大吃一頓。

           “魔理沙,原來你也會空間魔法啊?!敝孙L林一邊看著桌上的菜單一邊和魔理沙胡侃。

           “只會一點點,從帕秋莉那里偷學的,”魔理沙看上去一點都不像話中的那么謙虛,“只夠放掃帚的,不過也夠啦?!?/p>

           “像我這種體質,學魔法恐怕不太可能吧?!敝孙L林有點可惜的說著,目光卻一直沒有離開那份菜單,“本來今天想看看那個紅魔館的門番,也許我能學會怎樣用‘氣’呢,可惜竟然被辭退了?!?/p>

           “沒有的事,”魔理沙一拍桌子,表情似乎很興奮,“魔法沒有體質這種說法,當初帕秋莉就說我的身體非常不適合學習魔法,只要用心……我跟你說,你現在開始學魔法,就有我這樣一個老師教你,保證……”

           炙風林皺了皺眉頭,這么大一份菜單里怎么一半都和黃瓜有關,想挑個正常的菜都難。

           “清蒸素……黃瓜?”他搖了搖頭,“魚香肉絲?!?/p>

           看名字似乎是中國菜,他本以為會在這里見到壽司或者紫菜卷什么的。

           “你有在聽我說嗎!”見炙風林心不在焉的樣子,魔理沙生氣地敲了一下桌子。

           “???”炙風林似乎才反應過來,他一邊飛速記著要點的幾個菜一邊望向魔理沙,“可是我覺得氣比較適合我,遠程我都可以用武器解決……”

           “魔法還可以干很多事??!打掃房間……”

           “你說這話就不用打草稿嗎?”

           炙風林去過魔理沙的家,以里面的臟亂程度,他可不認為魔理沙打掃過,或者說用魔法打掃過。

           “我那是比較懶,聽我說,氣那種東西根本不實用……”魔理沙不停的推銷她的魔法,以至于連炙風林都產生了懷疑。

           “我對你的出發點感到懷疑?!?/p>

           “什么,我這可是好心想要……”魔理沙被炙風林的眼神盯的不寒而栗,“好吧,我只是想你能替我打掃房間?!?/p>

           “……”炙風林拿起菜單在魔理沙頭上敲了一擊,又遞給荷取,“好了,荷取你看一下行不行?!?/p>

           “喂,為什么不給我看?”魔理沙不滿的摸了摸頭。

           見炙風林點完了,荷取開始招呼服務員點菜,看那熟練度似乎很熟悉這里的老板,也許是過去常在這里吃了也說不定。

           過了幾分鐘,一個黃色的身影從通向廚房的門后面走了出來,來到三人的桌旁。

           她戴著一頂藍色的鴨舌帽,后面是一根馬尾辮,穿著一件寫滿了朋克風格英文字的黃的T恤和不到膝蓋的短牛仔,腳下則蹬著一雙運動鞋,一副現代都市陽光少女的穿著。

           這一身外界人的打扮引起了魔理沙的好奇,她忍不住小聲問荷取。

           “她是你的朋友?是外界人?”

           顯然炙風林的衣服影響到了魔理沙的判斷,他身上的是21世紀常見運動型男性穿著,但是魔理沙忽略了這只是因為目前他造不出更先進的衣服而已。

           荷取沒有直接回答魔理沙的問題,倒是指著兩人對那個少女介紹起來。

           “他們是我的朋友,這是霧雨魔理沙,這是炙風林?!?/p>

           “你們好,我叫河城水靜,”少女微笑著向兩人鞠了一躬,“我是荷取的表姐,很高興認識兩位?!?/p>

           “哇,原來荷取你還有個姐姐??!”魔理沙大呼小叫起來,她過去一直以為荷取是獨身一人。

           水靜只是微笑的看著她,沒有說什么。

           “魔理沙你是笨蛋嗎?我什么時候說我家只有我一個了?”荷取插著腰望向魔理沙,好像有些生氣。

           與魔理沙想的正相反,河城是河童中一個非常龐大的姓氏,河城家族在河童社會中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只是這個姓實在是太普遍了,光是一個姓分不清是內家譜系還是外家譜系,因此很多同姓河城的河童并非具有血緣關系。

           怪不得菜單上一半都是黃瓜,聽到這炙風林不禁恍然大悟,原來老板是一個河童啊。

           “原來河城是和霧雨一樣的大家族嗎?”魔理沙好像想起了什么,臉上露出了惺惺相惜的表情,“怪不得你要逃出來啊,呆在這樣的家里的確很無聊?!?/p>

           水靜的臉上閃一絲黯然。

           “菜馬上就要上來了,你們一定餓了吧?!焙扇∫姞钰s緊扯開話題,拉著水靜一起坐下,“我難得來一次,就和我一起吃吧?!?/p>

           “這……”

           “沒事的,反正也是沙包林掏錢?!蹦Ю砩骋稽c也沒有作為大小姐的自覺,實際要算上本家的話,三個人就數她最有錢了,“菜單給我,再多點幾個菜好了?!?/p>

           “那我就留下來好了,”見三人都沒意見,水靜也不好推脫。

           后廚的效率相當驚人,這么多道菜很快就上全了……望著滿桌的盤子,炙風林和荷取無奈的望向魔理沙,但后者已經開始動嘴了,一副幾年沒吃過飯的樣子。

           “嗯……手藝真不錯……就是沒有蘑菇……”魔理沙鼓著嘴含糊的說著。

           “那個,荷取……”看到魔理沙大吃特吃,炙風林略微感到有些壓力,“這個……能報銷一部分不?”

           “不行?!焙扇詻Q的搖了搖頭。

           炙風林早就知道結局了,他無奈的隨手摸了摸口袋,這次出門只帶了三百,不知夠不夠……

           不過看到大家吃的這么開心,他也就不在乎了,反正風林店就在附近,直接去拿也沒什么。

           “想什么那,再不吃就要被魔理沙吃光了!”荷取推了一把炙風林,他趕緊抓起筷子夾菜吃,剛來幻想鄉的時候他根本不會,還是靈夢教他的。

           不過,好像也有一段時間沒見到她了。

           也許是很長時間沒見了,荷取和水靜有很多話要說,兩人一直聊的很開心,炙風林插不進嘴,而魔理沙又一直吃個不停,壓根不說話。無奈之下,他隨便吃了些東西,然后坐到旁邊那桌的空位上,用腕機在空中投射出幾個屏幕,整理起教學資料來。

           “那個小偷,你是怎么和她混在一起的?”身后的人小聲的問道。

           “你說誰?”炙風林下意識回了回頭,卻看到一雙嚴肅的眼睛正在盯著他,“你是?”

           “別管我是誰,總之告訴我就是了?!?/p>

           越是這樣炙風林就越是不打算說,他最討厭以這種口氣和他說話的。

           “你不是想學氣嗎?我教你,”似乎看穿了炙風林的心思,那人立刻拋出了一個誘惑的條件。

           “氣?”炙風林印象中會使氣的似乎就這么一個人,“你認識紅美鈴?還是說你就……”

           “別那么大聲!”紅美鈴一下慌了,卻沒發現似乎自己的聲音還要大一些。

           聽到“紅美鈴”三個字,正在猛吃的魔理沙忽然停了下來,頭機械般的轉向了兩人的方向,荷取也停下了和水靜的對話,一臉不可思議。

           “我只是……來吃頓飯……”紅美鈴干笑著向后推了推椅子,一邊把錢放桌上一邊站了起來。

           忽然,她一步踏出,腳下猛一發力沖向了門口,灰色的身影一閃而過,在過道卷起一道勁風。

           “沙包林!抓住她……??!”

           魔理沙一激動,從凳子上摔了下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