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幻想后時代

        第一百二十章 訪客

        幻想后時代 宇深寒 9914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請問有什么事嗎?”

           “蕾米莉亞公爵有時間嗎?我想要和她談談?!?/p>

           咲夜用目光掃視了一下眼前的來客,這個人給她一種很不好的感覺,雖然同樣穿著女仆裝,但是這并不能提升咲夜對她的好感,反而感到了淡淡的威脅。

           “大小姐近日身體欠佳,不便見客,有事的話請過幾天再來吧?!?/p>

           說著,咲夜就要關上門。

           “且慢?!眽糇由斐鍪秩ポp輕搭住了門沿,“不要急著拒絕?!?/p>

           咲夜暗一用力,沒想到門居然生了根似的紋絲不動。

           “請放手?!?/p>

           夢子對咲夜微微一笑,但是手完全沒有收回去的意思。

           噌——

           一道寒光閃過,一把銀質短刀停在了夢子頸邊十厘米不到的位置,但是被另一把雕著惡魔花紋的金色短劍擋住了。

           夢子輕輕一推蕩開咲夜的銀刀,金色短劍在掌心打了個轉然后收回了袖子中。

           “你這家伙……”

           咲夜一咬牙就要發動時間控制,但是蕾米莉亞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打消了她的念頭。

           “讓她進來吧,咲夜?!?/p>

           蕾米莉亞的命令在前,咲夜也不好自作主張什么,只能向后一步讓開了路。

           “請進?!?/p>

           夢子嘴角微微揚起,與咲夜擦肩而過。

           兩人的目光在一瞬間交錯而過,一個是緊張,一個是從容。

           怎么回事,她,十六夜咲夜,完美瀟灑的女仆長,居然……感到害怕。

           夢子身上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這種感覺咲夜已經很久沒有過了。難道,她也去過“那個地方”?

           這怎么可能,她不是魔界的造物嗎,怎么還會出現在那種地方,不可能的……

           “蕾米莉亞公爵,向您請安?!眽糇酉蚶倜桌騺單⒁痪瞎?,面上的笑容依然不減。

           蕾米莉亞擺了擺手,示意不需要那么多繁文縟節。

           “請坐吧,”她指了指旁邊的椅子,表情淡然,“還有,我不是什么公爵,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一家之主而已?!?/p>

           夢子也沒有客氣,走到椅子旁坐了下去。

           “那么,蕾米莉亞大人最近貴體欠安嗎?”

           她虛情假意的關心讓蕾米莉亞有點不舒服,但是既然問起了也不能不理不睬。

           “也許是感冒吧,最近身體的確不太舒服?!?/p>

           蕾米莉亞的臉色比起平常的確蒼白了許多,并不是吸血鬼就一定是慘白的皮膚,只有那些被關在棺材里幾百年沒吸過血的家伙才會變成那樣。

           “比起這個,今天你的來意應該不會是單純的探望吧?!崩倜桌騺啅囊慌缘淖郎隙似鹆艘槐t茶,輕輕抿了一口。

           “呵呵?!眽糇訙\笑了兩聲,從衣服中摸出一張卷好的紙,遞給了蕾米莉亞。

           蕾米莉亞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紙,凝神幾秒,伸手接了過來。

           拉開紙卷,她的目光在密密麻麻的文字之中一掃而過。

           “哼哼……”蕾米莉亞冷冷地笑了幾聲。

           “魔界不過是剛在幻想鄉扎了個根,就想要成為參天大樹嗎?!彼龑⒓埦砗仙戏旁诹艘贿?,淺啜了一口紅茶,神情捉摸不定。

           但是夢子并不生氣,一切都在神綺大人的預料之中,這個愚昧的吸血鬼很快會為了一些簡單而沒有意義的東西放棄自己的立場。

           “根據我們的調查,在三十年前,吸血鬼曾經控制了幻想鄉二分之一的領土,并且擁有絕對的統治力?!彼倜桌騺喫坪蹼[藏著什么的面龐,侃侃道來,“只是因為一場戰爭而失去了曾經擁有的一切輝煌,我想蕾米莉亞大人并不心甘?!?/p>

           “……”蕾米莉亞搖了搖頭,真是愚蠢啊,以為這種理由就能打動自己。以自己的力量,如果想要擁有曾經的影響力難道做不到嗎?只是她不想去做罷了。

           夢子似乎看穿了蕾米莉亞的想法,只是微微一笑。

           “當然如果以蕾米莉亞大人的力量,想要奪回曾經的地位也許并不是做不到。但幻想鄉同樣今非昔比,現在各方勢力盤踞,如果任何一方首先動手,必然會引起四方圍攻?!彼哪抗廪D向不遠處桌子上的電話,那是妖怪之山提供的,“即使是您這樣的強者,到時候恐怕也是寸步難行吧?!?/p>

           蕾米莉亞微微皺了皺眉,她說的是事實,現在無論是天狗河童還是魔法之森,到處都有自己的勢力,而且很難對付。

           “那又如何,為什么你覺得我會想要回到以前?!北M管如此,她還是沒有絲毫考慮的余地,有些事可以做,但是有些事是絕對不能做的。

           “紅魔公國,這個名字難道不好嗎?!眽糇幽樕弦桓笔纳袂?,“有了魔界的幫助,這一切就簡單了許多哦?!?/p>

           紅魔公國,那份協議書中出現的名詞,它的確讓蕾米莉亞稍微心動了一下。但這樣的事情不能做,畢竟自己還是幻想鄉的一員,哪怕真要尋回曾經的輝煌,那也必須是自己親手做到的!

           夢子笑著閉上了眼睛,她給蕾米莉亞一點考慮的時間,窮追猛打是會引起反彈的。

           蕾米莉亞望了一眼旁邊的協議書,又看了看大廳前門上懸掛的蝙蝠標志,輕輕搖了搖頭。

           “不,請回吧?!?/p>

           但是夢子絲毫沒有失望,因為她已經看到了蕾米莉亞的動搖,現在她已經站在了懸崖邊,哪怕一陣風也會讓她跌入萬丈深淵。

           “我明白你的苦衷?!彼龑f議收起,緩緩站了起來,“只是令妹的問題本來是可以解決的,現在大概就有些麻煩了?!?/p>

           蕾米莉亞瞬間暴起,一手拽住夢子的衣領,兩眼血紅地瞪著她。

           “你,說什么?”

           芙蘭的問題?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她又想做什么?

           “如果想傷害芙蘭,那可就得做好被我碎尸萬段的準備?!?/p>

           夢子的嘴角揚了揚,一手輕撫上蕾米莉亞抓著自己衣領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捏。

           “嘶……”蕾米莉亞手一軟,身形一閃猛地退了三步。

           這家伙,居然可以傷到自己……

           雖然是自己無意間受到攻擊所以沒有認真去對待,但是能硬生生的掐斷吸血鬼手上的力量,這家伙絕對不是個善茬。

           “令妹的問題我很抱歉,”夢子稍微整理了一下衣領,真是,用那么大力氣干什么,“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們想要為她擺脫這種痛苦?!?/p>

           嗡——

           夢子頭一側,一道銀光從耳旁擦過,斬斷了一根金發之后穿過去,釘入了前面的墻上。

           “對大小姐動手,不可饒??!”

           咲夜憤怒的聲音在身后響起,緊接著一連串劃破空氣的爆響,血紅色的刀氣如同風暴一樣斬向了夢子的身上,但是還沒等它們接觸到哪怕夢子的衣擺,她的身影就瞬間移動到了咲夜的左邊。

           鏘!

           金色的短劍帶著仿佛破開空間的力量兇猛斬下,咲夜心中一驚,雙手各持一把銀刀向中間一揮,堪堪擋住了這致命的一劍。

           夢子嘴一咧,向前一步一肘撞出,咲夜被這力量撞的一個踉蹌。緊接著,夢子的短劍以一個詭異的角度接了上來,直取咲夜的心臟。

           就在短劍即將碰到咲夜的衣服時,夢子只覺得眼前一閃,回過神來咲夜已經退到了五步之外,而自己的劍上則穿了兩張撲克牌。

           “……學得不錯?!?/p>

           半晌,夢子忽然說了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話,但是咲夜卻又是一驚。

           這家伙……難道真是……

           “不可能!”咲夜雙眼怒睜,整個瞳孔連同眼白都變成了赤紅色,手上的兩把銀刀也變成了十六把,左右相錯舉在身前。

           伴隨著兩聲破空之響,兩簇銀光從左右兩個方向沖向了夢子,徹底封住了她的逃脫路線。

           “……”

           夢子的臉上卻出現了鬼魅的笑容。

           同一時刻,夢子的左右手各出現了八把金色的短劍,以同樣的方式握在手中。

           鏗——

           十六道金光以銀芒兩倍的速度迎了上去,隨著一連串爆響,所有的銀刀和金劍都被彼此劈落在地,深深的插入了地面之中。

           “這不可能……”咲夜的心再次受到了重重一擊,這怎么可能……不應該,不應該有人可以做到才對!這個人怎么可能!

           “還有什么招,都使出來吧?!眽糇訐P了揚頭,表情里充滿了諷刺,“真是標準的……仿佛教科書呢?!?/p>

           咲夜的心一片冰涼,說的出這話的,難道真的是那樣嗎……

           “那么這個,你總不可能復制了吧!”咲夜一咬牙,手中忽然出現了一個懷表,就算真的是那樣,這個人也不可能戰勝自己的,因為自己才是……才是唯一的!

           話音剛落的一瞬間,整個世界都停止了下來,一切的一切,飛舞的彩蝶、滴落的水珠、躍起的青蛙,都仿佛被畫入了一張巨大的油畫,完全靜止了下來。

           這是只有她十六夜咲夜才擁有的力量,她才是唯一!不可能有人超越她的!

           她冷笑著向夢子走過去,這個家伙,就只是冒牌貨而已!不會有人知道那些事情……也不會有人還會記得那些事情!

           而你……會是最后一個!

           伴隨著咲夜刺耳的笑聲,空間中出現了密密麻麻成百上千支銀刀,它們無一例外的指著夢子,這些可怕的兵器將把夢子整個的撕成碎片,讓她消失!消失!消失??!

           “笑的真是難聽啊?!眽糇由焓謹Q了擰自己的脖子,一直保持這個動作還真是累,早知道這么浪費時間就不跟她玩這么久了,“快點動手吧,我沒那么多功夫陪你玩?!?/p>

           咲夜的笑聲戛然而止。

           這家伙……在自己的時間中說話。

           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是幻覺,是幻覺!一定是幻覺!

           一聲輕響,無數把利刃如同離弦之箭一般向著夢子兇狠的撲了過去,一時間整個大廳都被刀刃的閃光所覆蓋,地上灑下一片密密麻麻的光斑。

           夢子閉上眼睛,兩指捏住金劍的劍刃,朝著一個方向用力一擲,一道金光眨眼間沖入了密密麻麻的刀陣之中,消失不見了。

           鏘……

           金屬的碰撞聲在紅魔館大廳回響著,一刀一劍掉下來插在了地板之中。

           寂靜,靜的仿佛空無一人的教堂。

           不知何時,空中密密麻麻的銀刀早已消失不見,大廳一時之間顯得如此空曠,只剩下地上幾把刃器的反光依然刺眼。

           “這里面,只有一把刀是真的,而其他不過是它的投影?!眽糇泳従徸哌^去,從地上輕輕拔起了兩把武器,然后來到了咲夜面前,“如果那把真的被打斷了攻擊,其他所有的攻擊就會一起消失?!?/p>

           她伸出手,把銀刀遞給了咲夜。

           “我們又見面了,咲夜?!?/p>

           咲夜顫抖著接過了自己的銀刀,然后嗵的一聲跪在了夢子面前,淚水止不住地涌出。

           “蕾米莉亞大人,您的女仆曾經和我認識,請不要在意?!眽糇愚D頭望向蕾米莉亞,“關于令妹的事情,你想要了解嗎?!?/p>

           從剛開兩人開始交手,蕾米莉亞就一直想上去阻止,但是不知為什么,她的潛意識中有著什么東西在阻止她這么做。她強烈的感覺到這個夢子和咲夜有著自己不知道的關系,有著咲夜連自己都不愿訴說的秘密。

           但是現在這已經不重要了,如果這個人可以幫到芙蘭,哪怕照她說的去做又何妨。只要芙蘭可以擺脫這困擾了她幾百年的痛苦……自己做什么都可以!

           “你和咲夜之間有什么事我不管,但是你說你可以讓她拜托痛苦,這是真的嗎?!崩倜桌騺喩斐鲆恢皇?,表情無比嚴肅,“如果你是騙我的,我可不會因為你曾經認識咲夜而放過你?!?/p>

           夢子揚了揚嘴角,人可以自大,但是不可以自狂,蕾米莉亞顯然就是那種太把自己當回事的家伙,作為神綺大人的最強造物,她怎么會害怕這種小吸血鬼的威脅。

           “信不信由您,神綺大人是創世神,她的力量你也應該見識過了,既然能讓我們在八云紫的阻攔下來到幻想鄉,解決一些小問題還不是手到擒來?!彼蛑倜桌騺喿吡藥撞?,又拿出了那份協議,“那么蕾米莉亞大人,可以接受我們之間的協議嗎?!?/p>

           “我想你先給我一個準話?!崩倜桌騺啗]有直接答應。

           夢子微微嘆了一口氣,還真是費事啊。

           “既然如此,那就帶我見令妹一趟吧?!?/p>

           蕾米莉亞遲疑了一下,但還是點了點頭,也許她能看出點倪端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芙蘭也就有希望了。想著,她轉身向著一旁門走去,那邊通向著大圖書館和地下室,而關著芙蘭的地下室也在那。

           去地下室要先經過大圖書館,帕秋莉正在那看書,看到三人向自己走了過來,她大概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計劃可以開始了嗎?”帕秋莉目不轉睛地看著書上的文字,“剛才樓上的動靜可是有些大哦?!?/p>

           “先帶我們去看看芙蘭?!崩倜桌騺喴矝]停留,繼續向著地下室的方向走去。

           “你啊?!迸燎锢蛟跁袏A了一根書簽,然后合上書跟了上去,“最后我們自己的還是做不到嗎?!?/p>

           “你那半調子的魔法也沒辦法啊?!崩倜桌騺喥沉怂谎?,笑著說道。

           “我如果是半調子的魔法,你是怎么被比半調子還半調子的魔理沙給打敗的呢?!迸燎锢蛲耆珱]給自己的老友面子,紅霧異變的時候她可是被打的夠慘。

           “那是因為符卡規則,笨蛋?!北慌燎锢蜻@么一說,蕾米莉亞臉上有些掛不住了,趕緊把責任推給了靈夢發明的符卡規則。

           “誰知道呢?!迸燎锢蛞矝]繼續刨根問底,怎么著還是要留點臉面的,畢竟有外人在這。

           走了一段路,四人來到了一扇巨大的金屬門前,門上鐫刻著讓人頭暈眼花的復雜紋路,這是用來增強它的魔法傳導能力的。

           帕秋莉一抬手,示意眾人停下來。

           “稍微讓開一點,我要建立一個安全范圍?!闭f著,她把手在胸前一合,一個藍色的光球出現在了掌心之間。

           伴隨著渾厚的水流聲,一道足有一米厚的魔法水墻出現在了門前。吸血鬼不能通過流動水,哪怕是芙蘭也無法沖開這么厚的水墻,起碼可以保證她不會因此而逃脫。

           接著,帕秋莉緩緩抬起了手,整扇大門隨著她的動作慢慢提升起來,漸漸顯露出里面的景色來。

           門里是一片仿佛遭受了地毯式轟炸之后的殘破景象,搖搖欲墜的床前,一個穿著紅色破爛連衣裙的少女背對眾人而坐,手里不知擺弄著什么的東西。

           “芙蘭,我們來看你了?!?/p>

           看到芙蘭朵露一片安好,蕾米莉亞松了口氣,看來現在她的心情還算好,不然可就很麻煩了。

           “……”芙蘭嘴里嘟嚷著什么,但是聲音太小了,大家都沒聽清。

           “芙蘭說什么?”蕾米莉亞想要往前一步,但是水墻阻止了她,只好作罷。

           “她說?!眽糇由斐鍪秩?,輕輕撫摸著流動的水體,透過水,她能感受到里面那個人的感情,朦朧而混亂。

           夢子詭異地一笑。

           “死吧?!?/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