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幻想后時代

        第九十章 八云回憶錄(二)

        幻想后時代 宇深寒 10009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怪物!滾開!”

           男人們怒吼著用矛和劍使徒趕走這些死亡的使徒,但是他們的努力在惡魔毀滅性的力量面前是如此無力,錯弱的武器根本傷不到他們一分一毫,甚至反而更加激起了惡魔們的毀滅之心。

           “低賤的人類,魔族的力量豈是你們可以阻止的?!?/p>

           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兩座本來就搖搖欲墜的房屋頓時化作了無數的碎塊,土石飛濺開來,將想要逃跑的人們紛紛砸倒在地。

           八云紫微微瞇著眼睛,在空中面無表情地望著下面的幾乎是單方面屠殺的戰斗。

           果然無論怎樣,人類都是最弱的一環,只能接受這種被征服的命運。

           對此她沒有什么想法,這是很正常的,弱肉強食。

           倒是那些惡魔……

           之前八云紫見過的惡魔都是些形狀非??膳碌墓治锇愕拇嬖?,它們往往擁有可怕的力量和強大的身體恢復能力,即使被切成幾塊也能很快的恢復過來,除非將它們的腦袋粉碎,不然永遠無法擊敗。

           但是這些惡魔又與它們有所不同,不但擁有人類的外形,而且還會說話,只是身體強度倒也減少了很多,恢復能力也遠不如那些惡魔,居然可以被人類的刀劍所傷。

           但是這樣擁有智慧的惡魔,八云紫從未聽說過,更不要說是如此大規模的行動,這些自稱魔族的惡魔似乎來自同一個地方,屬于某種特別的惡魔種族。

           這么龐大的惡魔群體,對妖怪來說是很大的沖擊,絕大多數比較強的妖怪都是單獨行動的,除了天狗那種群居社會以外,很少可以找到十個以上在一起的妖怪。而這樣一個惡魔隊伍,很容易就會對妖怪的食物來源形成壓力,而沖突肯定也是不可避免的……

           雖然八云紫從未來過這片土地,但是這支惡魔隊伍絕對不是以前就有的,不然按照這種掠食速度,這個村子早就應該不復存在了才對。

           他們到底來自哪里……

           “魔界的東西真是難吃啊,還是人間界好,什么樣的東西都有,我都想住在這里了,哈哈哈?!?/p>

           “這些人類還挺會做東西吃的,不留著他們嗎?”

           “胡說,人類就是最好吃的,不信你嘗嘗看?!?/p>

           黑曜石的巨劍帶著勁風揮下,單薄的銅刀就像紙糊的一般被砸成了v字形,它的主人也被這一擊砸碎了腦殼,渾身抽搐著倒在了地上。

           八云紫有些惡心的捂了捂肚子,吃飽的情況下看他們“進食”還真是讓人有些反胃,就算是妖怪也一般是要處理過的肉才會吃,生吃實在是太讓人沒胃口了。

           “真是惡心……明明看起來有不弱的智慧,實際上卻如此野蠻,這些不開化的惡魔真讓人感到由衷的厭惡……”她伸出一只手,一道隙間漸漸地出現在了身前。

           與她無關的事,還是遠遠離開的好。

           “叔叔,為什么會這樣!”蝶夢緊緊的抓著大漢的手,眼中掛著淚水,“它們怎么會變的這么厲害,阿姨呢,村長呢!他們都被吃掉了嗎!”

           望著渾身顫抖不已的的蝶夢,他只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蝶夢,你快和山城阿姨走,叔叔還有一些事情要做,很快就來,快點?!彼牧伺牡麎舻念^,然后轉身走向了屋子中。

           過了一會兒,幾個人從中走了出來,一看到蝶夢就立刻將她圍住,然后不顧她的反對將她背起向著村子另一邊跑去。

           “無論怎樣一定要保護好大小姐!”渾厚的聲音從屋子中傳了出來。

           “放我下來!妖行叔叔還在里面!我要等他!”蝶夢哭著拉扯背她的人的衣服,但是后者死活沒有松開手,只是帶著蝶夢跟著另外幾個人一路奔跑而去。

           “妖行叔叔很快就來了,你不要擔心,他一定會來的!”旁邊的人不停地給她鼓氣,但是無論怎樣都沒能止住蝶夢的淚水,一時間大家都沉默下來。

           蝶夢已經到了可以理解死亡的年紀了啊……

           雖然看不到,但是蝶夢的心中某個晶瑩剔透的玉石忽然在這一瞬間破碎了,這種莫名心痛的感覺讓她不禁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識,幾乎要暈厥過去。

           “大小姐!你沒事吧!”

           “大小姐她……大概已經感覺到了吧?!?/p>

           感覺到了……

           魂魄妖行走出了已經搖搖欲墜的木屋。

           在他的胸口,赫然是一把樸素的短劍。

           望了一眼蝶夢走的方向,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大小姐,剩下的,就交給我吧?!?/p>

           鮮血激噴而出,濺灑半空。

           站在生與死的邊界上遙望生命的真諦。

           血越流越多,漸漸地把地上染成了一片暗紅,他的面色也愈加的慘白,似乎已經支撐不了多久。

           忽然,他的表情微微一變,一手慢慢的壓在了傷口上,原本噴涌而出的血流漸漸地放緩了速度,最后徹底的停了下來。

           魂魄妖行半閉雙眼,拔出了身后的長劍。

           劍技,舞櫻。

           八云紫的表情凝重了起來,雖然完全沒有櫻花,卻給人一種在漫天花瓣中淡然舞劍的感覺,這種級別的劍術,為什么之前完全沒有看出來……

           伴隨著魂魄妖行的步伐,每揮出一劍,他的膚色就更加慘白一些,而身旁卻出現了淡淡的煙霧,那團煙霧就這樣環繞著他,隨著他的劍舞而逐漸清晰起來。

           那絕非劍氣,因為八云紫從中非但沒有感覺到殺氣,反而覺得純潔無比,就像是剛出生的嬰兒一般,脆弱而又純凈。

           那是……

           “半―靈―?!”

           八云紫的雙目猛睜,手也微微顫抖了起來。

           傳說中,如果人將死而沒死的話,一部分靈魂就會脫離身體,伴隨**而移動,這樣的人已經不是單純的人了,而是被稱為半人半靈的存在。

           對于他們而言,活著或者死亡都已經失去了區別,他們正站在一切命理裁決的正中央,腳踏冥界和人間,卻又不屬于任何一方。

           以這種逆天的秘法成為半人半靈的魂魄妖行,必然會遭到上天的懲罰。

           這倒是越來越有趣了,想不到這個村子里竟然還有一個擁有如此神奇古法的劍師。

           但是僅僅靠他也是不可能阻擋數量如此眾多的惡魔的。

           八云紫失去了繼續看戲的心情,邁入了隙間之中。

           “舞櫻劍,一斬?!?/p>

           她的身體停在了一半。

           魂魄妖行面前的五六個惡魔已經被橫著一刀劈成了兩半,落在地上沒命的嚎叫著。

           劍刃上沾著的暗紅色血液低落下來,落在早已變成一片血海的地面上。

           “那邊有個人類,殺了我們好幾個人!”惡魔們激烈的交談著,似乎魂魄妖行給他們造成的震動不小。

           魂魄妖行慢慢向惡魔們走去,白色的半靈環繞在他的身周,將他慘白的臉襯的更加詭異。

           “人類居然也敢傷我魔族的子民,你做好被我們大卸八塊的準備了嗎?”

           “把他一點點撕碎!”

           他沒有說話,只是微微一抬劍。

           “舞櫻劍,二斬?!?/p>

           四個腦袋飛了出去。

           “混蛋!把他撕成碎片!”惡魔們被嚇得退了好幾步,但是很快又撲了上來,每個人手中都拿著形狀可怕的殘忍武器,準備將魂魄妖行打成肉泥。

           魂魄妖行抬起蒼白的臉,左手的短劍微微按在了胸口的傷口上,右手則將長劍架在它之上。

           “櫻花落?!?/p>

           舞櫻劍,赤樓劍,雙劍相錯,鋒芒相折。

           就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一瞬間,魂魄妖行的身形消失了,只見一道黑影在十幾個高舉武器的惡魔之間穿梭,片刻之后就再次出現在了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

           一點,兩點……

           細密的血珠從空中灑落而下,打在惡魔們有些疑惑的臉上。

           但是他們永遠也不可能知道發生了什么,因為在他們發現自己頭頂的洞之前,身體就已經倒下了。

           “這家伙,怎么會這么厲害,人類不都是些和蟲子一樣的廢物嗎,為什么和神綺大人說的不一樣?”雖然還有近百的惡魔,但是他們已經被魂魄妖行近乎死神一般的殺戮嚇得不敢前進一步,只是遠遠的站著。

           “神綺大人也說了,人類這么多,總是會出現一些厲害的,我們人這么多,不用怕,反正也死不了!”

           “嗷!”惡魔們嚎叫著猛撲了上去,似乎對他們而言,只要那個叫神綺的人在,他們就永遠不會死,也沒有什么值得畏懼的。

           魂魄妖行唯一皺眉,將劍一擺,橫在了胸前。

           劍技,由旬閃。

           隨著一道血光的濺起和落下,惡魔的隊伍被從中間硬生生的劈成了兩半,劍光所到之處,只留下一片殘肢斷臂。

           沒有人反應過來,一切都在瞬間發生。

           魂魄妖行站在彌漫的塵土之中,望著空中正在緩慢落下的明月。

           嗵……

           他的腿再也撐不住,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緊握著舞櫻劍的刀柄,他費力的撐著讓自己站了起來,但是他沒有回頭,雖然他知道,身后必然已經是無數想要將他撕成碎片的惡魔,但是他已經沒有力氣再使出那種招數了。

           因為這些招數只有以半人半靈的身體才能支撐的住,所以他寧可放棄自己作為一個活人留在世上的資格,但是即便如此,這種臨時改命的做法實在有違蒼天,而且在重傷之下全力戰斗到現在……

           他已經虛弱到哪怕舉劍都困難的地步了。

           那就這樣吧……大小姐應該逃到了安全的地方,無論這些惡魔怎么追,也永遠無法找到了吧。

           “那個人類不能動了,我們……咯,咯……”

           帶頭的惡魔被一只纖細的胳膊卡著喉嚨舉在了空中。

           “區區惡魔也敢來我們妖怪的地盤撒野,你們膽子不小嘛?!卑嗽谱涎壑虚W過一道陰冷的光芒。

           “咯,咯……你,是……”

           “記住了,我是一個妖怪,叫做八云紫?!卑嗽谱衔⑽⒁恍?,手中一歪,后者的腦袋咔噠一聲彎成了90度。

           她扔下手中惡魔的尸體,目光轉向了已經愣住的惡魔們。

           “你們記住了哦,人類,是屬于妖怪的,私,有,財,產?!卑嗽谱铣麄冋A苏Q?,手中的光球忽然爆發開來,頓時一道耀光映亮了天際,密集的光柱將站著的惡魔們轉瞬間穿成了馬蜂窩,而他們的尸體也很快在灼熱光線的穿刺下燃燒起來,變成一根根火炬。

           弱到不行,這就是所謂的魔族?

           八云紫不屑的嗤了一聲,這種級別也就是欺負欺負人類而已。

           朦朧的塵土之中,她看到地上似乎有什么東西,撿起來一看,原來是一個奇怪樣式的掛墜。

           因為不知道有什么用,她就只是隨手的往口袋里一塞,然后就向魂魄妖行走了過去。

           “人類,你很有趣么?!?/p>

           “妖怪姑娘,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妖行必當……”魂魄妖行立刻轉身向她深深的鞠了一躬,但是由于腿上實在使不出力氣,所以直接跪了下來。

           八云紫別有興趣的看著他。

           “你就不怕我只是為了和他們搶一口飯而已嗎?要知道,對于妖怪來說,人類可是最好的食物?!彼蛄颂蜃齑?,一臉意猶未盡的表情,“我根本沒有受傷,本來只是打算混進村子里吃人的,你還覺得我安全嗎?”

           “……”魂魄妖行微微一愣。

           “怎么了,害怕了?”

           “既然我的命是你救的,你拿去也無妨?!彼麚u了搖頭。

           八云紫失望的轉過了身。

           “這樣就很沒意思了,不怕妖怪的人類,妖怪最討厭了?!?/p>

           “這……”魂魄妖行一時糾結了起來。

           “撲哧……我開玩笑的?!卑嗽谱先滩蛔∥孀∽齑笮α似饋?,“你還真是個有趣的人呢?!?/p>

           “我還沒有問姑娘大名,救命之恩……”

           “我姓八云,其他的你就不用知道了,”她笑著望向遠方,“四處留名可不是什么好習慣,被人盯上就不好了?!?/p>

           “還是得謝謝你,八云姑娘……”

           雖然聽起來怪怪的,但是八云紫心里還是挺高興的,比起一些小妖怪喜歡叫她大媽,姑娘還是耐聽的多。

           “不過,你知道嗎?!?/p>

           她的語氣忽然冷了下來。

           “???什么?”魂魄妖行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你已經,不,是,個,人,類,了,哦?!?/p>

           八云紫一字一頓的對他說道。

           魂魄妖忌的表情很平靜,似乎他早已知道了這點。

           “我知道,現在,我也是一個妖怪了?!?/p>

           “知道就好?!卑嗽谱蠜]有多說什么,“既然你寧愿為她放棄為人的機會,那么我想你對成為一個妖怪也早有覺悟了?!?/p>

           “魂魄家世代為西行寺……”魂魄妖忌剛想說些什么,忽然被八云紫打斷了。

           “停?!?/p>

           “……請說?!被昶茄摄读艘幌?,然后才反應過來。

           “人類那些條條框框我沒興趣聽,我只是想告訴你,有些時候,為自己而不是別人而活更精彩一些,更何況你現在也不是一個人類了?!?/p>

           “恕我愚笨,不明白姑娘所言?!?/p>

           “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罷,總之,你記住就行了?!卑嗽谱衔⑽⒁恍?,伸手劃出了一道隙間,“那么,就此永別了,我想以后不會再見面的?!?/p>

           “姑娘不吃我了?”魂魄妖行還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徹底得救了?

           “變成妖怪肉就不好吃了啊,笨蛋?!卑嗽谱系穆曇魪南堕g中傳了出來,隨后它就消失了,似乎不曾存在過一樣。

           只留下魂魄妖行一人獨自站在風中。

           “活出自己是嗎……”他望著自己的雙手喃喃自語,“八云……我記住了?!?/p>

           在這個日與夜的分界線,他抱著自己尚且脆弱的半靈,一步一個腳印,艱難的走向了荒原的深處。

           而在他離開的地方,八云紫徹底的拉上了隙間的最后一絲縫隙。

           無論是作為對一個新生妖怪的告誡,又或者對他作為人類時勇猛的贊賞,這幾句話對于八云紫來說,不過是因為感到興趣而隨口之言,但是似乎對魂魄妖行的觀念造成了很大的沖擊。

           看他的樣子,說不定以后還真的會再碰面。

           不過八云紫已經對這件事沒有興趣了,反倒是那些惡魔的來歷她更感興趣。

           最重要的是,憑借掛飾上殘余的一點信息,八云紫有把握找到對方所來的地方。

           但是那個地方……

           不存在于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角落。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