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江山皇圖

        第五十四章 大水沖了龍王廟

        江山皇圖 卓牧閑 5850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對付烏氏余孽,“鷹谷”遠比官府有經驗。

           一下子抓獲幾十個,只要能撬開其中一兩個的嘴,只要動作夠迅速,完全有希望順藤摸瓜查到與“鷹谷”同樣神秘的“烏堡”在什么地方。

           紫靈和桑玉容接受過相關訓練,幾歲就敢在抓獲到的烏氏余孽身上動刀子,豈能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昨夜一回到聚賢谷,便主動要求由她們審。

           身份雖然可能已被青云宗猜出,但能不徹底暴露就不徹底暴露。更重要的是,不能讓別人知道兩個如花似玉的姑娘,刑訊逼供起來有多么心狠手辣,所以驊亭府長吏雷鵬出任主審官只是打掩護。

           廣場上的所有俘虜嘴全被堵上了,頭只能朝前或低下,不會給他們相互串供或威脅的機會。

           從受傷最嚴重的開始審,一次架進來兩個,一人負責一個。雷鵬帶著幾個府軍士卒守在外面,只聽見里面傳出陣陣慘叫。

           地上全是血,俘虜身上全是傷,一個漂亮得令人窒息的姑娘,化身為一個殘忍之極的魔女,一邊用刀子慢慢割,一邊淡淡地說:“忍著點,才開始,不割四五百刀不會讓你死的?!?/p>

           “賤-人,賤-貨,有本事殺了你爺爺!”俘虜疼得滿頭大汗,吐出一口血水又怒罵起來。

           紫靈讓開血水,順手拿起布團把他嘴堵上,割斷腰帶,褲子猛然掉落下來,對著他命根子便是一刀,疼得俘虜一陣抽搐。緊接著,隔空虛點幾下,只看見瘆人的傷口,卻不見流血。

           “罵呀,繼續罵?!?/p>

           她像拿不定注意該往哪兒下刀的屠夫一般,上下打量了好一會兒,才繞到背后選擇肉最多的臀部,輕輕削下一塊,自言自語地說:“外面有幾十個,你不說,總會有人說,想死個痛快很容易,何必非要受這個罪……

           妖女!

           真是個殘忍的妖女,俘虜疼得撕心裂肺,恨得牙癢癢,可嘴被塞得鼓鼓的,就是叫不出來罵不出來。

           “想通沒有,沒想通再來?!?/p>

           凌遲一樣割了一刀又一刀,直到地上一堆碎肉,紫靈才微笑著拔出他口中的布團。薄唇微抿,幾綹碎發垂在額際,一臉笑容說不出的邪魅恐怖。俘虜使盡渾身力氣別過頭,大口大口喘氣,就是不看她,就是不開口。

           要是落到他們手里,一樣沒果子吃。作為一個女人,而且是很漂亮的女人,只會更慘。

           對烏氏余孽和三大宗門修士,紫靈不會有哪怕一絲憐憫,往他嘴里塞進一顆丹藥,輕聲道:“好吧,我們繼續,反正有得是時間?!?/p>

           上好的療傷丹藥,求死不能求生不得,先天期死士再也堅持不下去了,斷斷續續開始交代他知道的事。

           一個聯絡點的位置,平時或許有點價值,但組織這么多人,采取這么大規模的暗殺行動,那些聯絡點肯定會在第一時間撤。

           交手這么多年,“鷹谷”對“烏堡”太了解了,一些做法甚至就是跟“烏堡”學得。

           紫靈意識到審相對容易突破的先天期死士沒多大作用,刀光一閃,俘虜喉嚨斷了。心念一動,尸體和地上的一堆碎肉消失得無影無蹤。旋即走到門邊,輕輕敲了兩下,同探進頭來的雷鵬說:“帶一個練體境余孽進來?!?/p>

           只進不出,也不知道俘虜去哪兒了。

           不該問的不問,雷鵬按捺下心中好奇,點頭道:“姑娘稍候,下官這就去提?!?/p>

           “麻煩雷大人了?!?/p>

           “不客氣?!?/p>

           審了一個又一個,也不知道一共審了多少個,直到外面傳來一陣嘈雜聲,紫靈才同桑玉容走出千靈閣,才發現已經審了一天,已經是下午。

           廣場上多了近百個囚籠,烏泰等練氣境余孽和那些沒再審的先天期俘虜被關在囚籠里。中間三十多個囚籠里的人犯,應該是司空大人抓的“作奸犯科”之徒,只是左側為何跪著十幾個五花大綁的官軍士卒,二人感覺很是奇怪。

           “前鋒營的逃卒,無視軍規,想逃,才跑出谷口就被勝將軍、秦侍衛、苗掌柜和中午剛到的兩位供奉大人抓回來了。殿下正在休息,等殿下一醒,便要拿他們問斬?!?/p>

           軍令如山,逃兵只有死路一條。

           紫靈微微點了下頭,看著龍將軍等一個個興高采烈的老勛貴問:“那邊怎么回事”

           雷鵬微笑著解釋道:“前鋒營本打算征兵一百,司空大人公正廉明,把那些散修全嚇到勝將軍那邊去了,勝將軍實在沒辦法只能再征一百,就這樣還有許多散修沒地方去。他們怕落到司空大人手里,便去求龍老將軍開恩,于是有人愿意去邊地效力,有人愿意去勛貴家當客卿?!?/p>

           秦人勇武,秦人也重諾。

           不管軍規有多嚴苛,當逃兵的只是少數。況且邊軍不同于小十八的前鋒營,修士在軍中地位極高,一到邊城就會被當成爺爺伺候,去勛貴家當客卿更是能盡享榮華富貴。

           小色鬼太厲害了,真把聚賢谷散修“一網打盡”。

           偌大的聚賢谷只有“好人”和“壞人”,不再有不好不壞的散修,桑玉容差點爆笑出來。

           “靈兒,靈兒,我在這邊!玉容,快跟他們說說!”

           這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正一個勁朝這邊喊叫。桑玉容愣住了,紫靈同樣一臉不可思議,旋即欣喜若狂,急忙跑到囚籠邊攔住兩個府軍:“自己人,交給我吧?!?/p>

           “紫姑娘,您說這個狡猾的老頭兒是自己人?”

           府軍將信將疑,桑玉容被搞得啼笑皆非,解開譚半仙身上的刑具,一邊上下打量著,一邊忍不住笑問道:“譚伯,您老怎會搞成這樣?”

           “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譚半仙揉著手腕,吹胡子瞪眼地咆哮道:“這幫臭小子不可理喻,不問是非,老夫一進谷便說老夫是烏氏余孽。你們再不出來,老夫就要被他們拉去過堂了,簡直豈有此理,簡直草菅人命……”

           聚賢谷現在是只進不出,進來的全是“作奸犯科”之徒,就算沒作奸犯科也會變著法把你牽連上。

           紫靈撲哧一笑:“爺爺,這里不是說話地方,走,我們去珍寶閣?!?/p>

           大水沖了龍王廟,差點被自己人打板子,譚半仙越想越郁悶,氣呼呼地問:“十八那臭小子呢?”

           “聽說在睡覺,好像還沒醒?!?/p>

           “睡覺,他搞得天下大亂,他還有心思睡覺?”

           “昨天一夜沒睡,他才先天修為,不睡哪撐得住?!?/p>

           “這怎么回事,怎么抓這么多人?”

           桑玉容挽著他胳膊,眉飛色舞地說:“真烏氏余孽,沒跟您老開玩笑,抓了近百個,烏泰都被生擒了,我跟靈姐從昨夜一直審到現在,正發愁怎么把消息傳給您呢?!?/p>

           “烏泰被生擒了?”

           “您老以為那個囚籠里關得是誰?”

           桑玉容指了指最前面的一個囚籠,獻寶似地說:“一共抓了四個練氣境和十三個練體境,其他全是先天期死士。別看小十八色瞇瞇的,其實厲害著呢,還有個深不可測、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師父?!?/p>

           正是因為看到那封《大秦十八皇子致青云宗前輩書》,才在大長老要求下追過來的。譚半仙對秦風遇到一個“高風亮節”、“高來高去”的高人的事并非一無所知,急切地問:“你們見過沒有?”

           紫靈把他帶上珍寶閣二樓,跟起身相迎的邱菡蕓和車梁微微點下頭,湊到他耳邊道:“只聽過聲音,沒見過人?!?/p>

           “七姑,八姨,這位前輩是……”

           “長輩,我的長輩,也是十八的長輩?!?/p>

           她倆就是長輩,長輩的長輩,這輩分可不是一點兩點高,邱菡蕓連忙躬身行禮:“衛國伯府邱菡蕓見過前輩?!?/p>

           車梁只認殿下和軍中前輩,才不管殿下這些說不清道不明的親戚,微微欠了下身,摁住刀柄回到樓梯口繼續站崗。

           “原來是邱家丫頭,無需多禮,去幫老夫把十八叫來?!?/p>

           殿下說了,把你們當親戚是念及血脈親情,是不想傷你們心。天大地大,這里殿下最大,連勝將軍和龍老將軍都恭恭敬敬,哪輪得著你來發號施令。

           邱菡蕓為難地說:“前輩勿怪,菡蕓恕難從命?!?/p>

           “為什么?”

           直到現在,譚半仙仍下意識把秦風當成“鷹谷”的人,至少是應該服從“鷹谷”安排的人,老臉上流露出一絲不快。

           車梁豈能讓殿下的女人左右為難,冷不丁冒出句:“殿下這么多年沒睡過一次好覺,用殿下的話說缺少安全感,好不容易睡這么香,自然要讓殿下多睡會兒?!?/p>

           正在樓上呼呼大睡的那個人,根本不相信“鷹谷”,也不需要“鷹谷”保證其安全。

           紫靈生怕爺爺不明所以,冒犯到極可能就在周圍的前輩高人,急忙道:“爺爺,十八確實很累,確實需要休息,我們坐下等會兒,有什么事等他睡醒再說?!?/p>

           …………………………………………

           ps:這周兩個推薦,一個是主站六頻道廣告推(很好的一個推薦),一個三江潛力榜,編輯給力,如果成績不好,下周可就慘了。加更一章求收藏,求忘了收藏的童鞋們點一下加入書架,秦警官秦皇族秦親王感激不盡,回頭送諸位一人一個勛貴家的大美女??!

           再就是調整一下更新時間,從明天開始,早7點一章,中午11點一章,感覺這樣比較好,不能再讓各位兄弟姐妹熬夜等更新。

           最后關于紫靈這個人,可能有讀者感覺很兇殘,設定中“鷹谷”干得就是玩命活兒,要是不兇殘,那就太不符合邏輯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