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江山皇圖

        第一百章 準備和談

        江山皇圖 卓牧閑 5628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沒人敢把房子蓋在三圣宮大門口,穿過仙人街,是一大片雜草叢生的空地,一直延伸到惠河邊,一直荒廢了六百多年。

           現在,這里成了一個熱火朝天的大工地。

           兩百多前鋒營士卒,兩千一百多驍騎營官兵,正在綜合司修繕處員外郎指揮下,清理雜草,平整土地。

           對修部衙門,許多百姓真有些失望。

           把三圣宮外院變成大秦皇家修煉院,著實鼓舞了下士氣,結果人全跑光了。原以為十八殿下會像回京途中一樣大發神威,好好收拾下烏氏余孽,結果浩浩蕩蕩去了一趟皇河渡,一個烏氏余孽沒抓著。

           告示貼得鋪天蓋地,衙門官越來越多,可全是些文官,他們能抓到妖人嗎?

           每天動靜倒不小,先是拆南宮墻,緊接著整治仙人街市容,說什么為迎接三大宗門前輩及澤平公府、豐塘侯府等新貴族到來,必須把街面搞得干干凈凈,破破爛爛的商鋪全要改造,誰家門口邋遢誰便要吃官司。

           現在又要搞什么修部廣場,打算把南宮墻的墻磚全鋪到廣場上去。

           這是修部該干的事么,這應該是工部和京兆府管的事,更不用說這一切居然是為迎接三大宗門修士,為迎接那些家里出了個修士就變成爆發戶的新貴族,簡直喪權辱國。

           京城百姓怎么想秦風不會管,事實上他們的意見從來不重要。

           一反常態地走出聽濤館,在蔚義保等一大幫官員擁簇下來到修部廣場工地。

           “儀式很重要,不能當兒戲?!?/p>

           秦風指了指對面的三根旗桿。滔滔不絕地說:“一個莊嚴的儀式。能帶來自豪感。增強凝聚力,能彰顯我大秦國威,體現出我修部之威儀。在對面搞升旗儀式,前面是修部大堂,左邊是服務司和綜合司公事房,右邊是偵查司和律政司的小衙門,百姓敢去看嗎?

           不敢,他們只會站在仙人街看。東西總共才多長。能站多少人。前面人擋著,后面人看不見。要是人來多了,要是后面有點什么事,很容易發生踩踏事件。會鬧出人命,會把一件好事變成壞事?!?/p>

           “尚書大人的意思是?”

           “把旗桿移到這邊來,東西南北,這一圈能站成千上萬人,禮賓處的人在不在?”

           “在,綜合司禮賓處員外郎劉樹發參見尚書大人?!?/p>

           “陸軍尉,宣校尉。左統領,褚統領。白校尉,你們也到前面來?!?/p>

           真不該把南宮墻拆了,不然儀仗隊從城門洞里走出來多氣勢。不過沒關系,京城這幫人包括整天呆在山上的妖人沒見過大世面。

           秦風遙望著修部大堂方向,一邊做著手勢一邊說道:“儀仗隊在大堂門口整隊,驍騎營提前封路,廣場這邊每隔幾步一個人,維持好秩序。時辰一到,儀仗隊扛旗往這邊走,步伐要整齊,要有氣勢。軍樂隊跟上,邊走邊奏樂。

           到這邊之后,該怎么走位,升完旗之后該怎么回,禮賓處要同儀仗隊、軍樂隊及驍騎營商量好,必須有條不紊,整齊劃一,不能搞得亂糟糟。天黑之后可點幾堆篝火,打著燈籠多排幾次……”

           殿下說得很清楚了,只需要把細節搞好,禮賓處員外郎劉樹發是從禮部調過來的,心里已經有了數,知道該怎么做,立馬拱手應諾。

           左績聽了半天沒發現有自己什么事,正一頭霧水。

           秦風接著道:“儀仗隊人少,走起來不夠氣勢,人多了,才有那種排山倒海的震撼力。親衛營和前鋒營隊列走得不錯,每天升旗各安排一百人充當護旗隊,從那邊往這邊走,其余人協助驍騎營維持秩序?!?/p>

           有了驍騎營,不用再站崗放哨巡邏,每天就是升個旗而已,有足夠時間用來修煉。

           褚振武和左績豈能有意見,不約而同撫胸道:“諾!”

           每天不僅要升旗,而且要降旗。

           儀式就是表面文章,不能不穿光鮮點,儀仗隊、軍樂隊和護旗隊一人要有兩套嶄新的軍服,事無巨細,一一交代。

           直到回頭問蔚義保各司官員是站在那邊看,還是整隊過來一起參加時,秦風才注意到身后多了一個人。

           “三哥,今天怎么有空來我修部?”

           秦羽的表現令人意外,竟同下屬一樣拱手道:“啟稟尚書大人,戶部郎中秦羽奉旨前來協助修部準備和談事宜?!?/p>

           百姓不明所以,以為修部喪權辱國。

           勛貴心知肚明,三大宗門愿意派長老過來和談,幾大修煉家族明知邀請他們不懷好意,是想以此挑撥他們與宗門之間的關系,一樣答應派人來,這說明修部通過一次又一次挑釁,徹底威懾住了不可一世的宗門和修煉家族。

           之前一直被人打壓,現在反過來要打壓別人,這個揚眉吐氣的機會豈能錯過,不用問便知道他是自己請旨跑過來的。用原來世界的話說,他是來撈政績的。

           同父異母的哥哥一樣是哥哥,不能太不近人情,再說這么多人看著,不能給人留下一個刻薄寡恩的印象。

           秦風推開他手,笑道:“三哥,你這是干什么?上陣不離父子兵,打虎不離親兄弟,你來得正好。我先說回,說完之后我們去對面好好聊聊?!?/p>

           “公私要分明……”

           “分明什么,好了,稍等?!?/p>

           秦風沒時間看他表演,轉身道:“蔚大人,東西兩邊太不像樣,破破爛爛,拆掉重建來不及,不拆掉太難看,要不在兩邊種點樹,把那些有礙瞻觀的全擋住?!?/p>

           “殘垣斷壁,破破爛爛,是有礙瞻觀,是有損我修部威儀,種樹好,又快又能解決問題?!?/p>

           殿下這幾天把自己關在聽濤閣,靜下心來整理前輩高人教給他的學問,有算術,有什么物理,還有什么化學,親自書寫的文稿有一人高,將來要作為修煉院的教材。蔚義保知道他是出來散散心的,豈能讓他乘興而來敗興而歸,一臉深以為然。

           “小樹擋不住,要大樹,最好是古樹,四季常青的那種。蔚大人,你說京城哪兒樹最多?”

           “好像就我們修部?!?/p>

           “修部自然不能挖,挖坑坑洼洼多難看,再想想,還有哪些地方有?!?/p>

           “好像族老院樹不少,且全是古樹?!?/p>

           “那就去族老院挖,左統領,你們前鋒營力氣大,你們去?!?/p>

           如果這兒缺個宮殿,你是不是要去拆皇宮,秦羽目瞪口呆,左績哭喪著臉支支吾吾地說:“殿下,這……這……這恐怕不太合適?!?/p>

           “有何不合適?”

           “族老院不一定讓?!?/p>

           你以為我是在開玩笑,你以為我吃飽撐著沒事干。族老院是勛貴的大本營,這些天他們總是在拖后腿,不給他們點顏色瞧瞧不知道修部是干什么的。

           秦風笑了笑,輕描淡寫地說:“本官又沒讓你去白挖,按照木料的市價算,挖多少給多少。跟族老們說清楚,這是為了和談,為了大秦團結之大計。同蠻族打到城下,需要木料做滾木一樣重要?!?/p>

           “他們要是不許呢?”

           “你是前鋒營大統領,你手下全修士,讓他們出不了百族門不就行了?!?/p>

           “可是……”

           “軍令如山,沒有可是?!?/p>

           提到軍令左績頭皮就發麻,在聚賢谷因為違抗軍令,先是被秦車梁虐得像條死狗,后又當那么多人面挨了一百軍棍,差點被砍腦袋。

           被調到前鋒營,好不容易有個從哪兒跌倒從哪兒爬起來的機會,同樣錯誤不能再犯一次,車梁已皺起了眉頭,左績不敢再含糊,急忙道:“諾!”

           “去吧,現在就去。項大人,麻煩你們綜合司想想辦法,把挖好的樹運回來。這邊不能耽誤,多找幾個民夫,多給人家點工錢?!?/p>

           “殿下放心,左統領挖多少我等運回多少,保證一顆不會少?!?/p>

           “離宗門前輩抵京就剩幾天,動作一定要快?!?/p>

           一幫老糊涂,明知他的王爵削不掉,為何不讓他進勛貴堂,非要讓他的侍衛扛著椅子沖進去。在三圣宮外院習武的又不是重點培養的子弟,為何勒令呆在家中不讓來。

           你們不給他面子,他自然不會給你們面子。

           這下好了,他像替你們挖棺材坑一樣,把族老院挖得坑坑洼洼,秦羽暗嘆了一口氣,始終保持沉默,既不反對更不會支持。

           看見遠處的西來樓,秦風突然想起一件事:“禮賓處,我三哥奉旨協助我修部準備和談事宜,本官想問一下,宗門前輩和三洲貴族下榻的地方準備好沒有?”

           “稟殿下,已準備妥當,已收拾好幾個院子?!?/p>

           “哪里的院子?”

           “三圣山上的,項大人親自去看過?!?/p>

           “不合適不合適,修部重地,外人豈能擅入。仙人街上找幾家像樣的客棧,別舍不得花錢,讓店家打掃干凈些,酒菜也要準備妥當?!?/p>

           三大宗門長老來京住不進三圣宮,居然要住客棧,殿下真是反客為主,禮賓處員外郎劉樹發樂了,強忍著笑躬身道:“下官這便去找客棧,保證讓宗門前輩和三洲住得舒舒服服?!?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