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江山皇圖

        第四十九章 “殺猴儆雞”(求收藏推薦)

        江山皇圖 卓牧閑 6558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黑沉沉的夜,仿佛無邊的濃墨重重涂抹在天際,連剛才那點點星光都沒了。

           前面那人明明只是練體修為,飛遁起來竟如此之快,一擊不中,緊追不舍,不知不覺追出十幾里,麒麟山便在眼前,若讓他逃進谷里,再想找到就更不容易了。

           灰衣修士心念一動,從儲物腰帶里取出一直舍不得用的上品輕身符,正準備注入靈力,一道凌厲的劍芒突然從左側襲來。

           “鼠輩,膽敢偷襲!”

           灰衣修士身形暴退,躲過致命一劍,只見一個身穿夜行衣的修士再次襲來。

           與剛才跑掉的那個不同,其境界修為竟比他差不出太多。手腕一抖,利劍暴出四米多長的黃色劍芒,鋒芒凌厲之極。速度如閃電,力量如山崩般恐怖,

           灰衣修士不退反進,猛地狂喝一聲,周圍皆都被他的吼聲所震撼到了。

           緊接著,手中長槍陡然射出耀目靈光,浩浩蕩蕩的火焰,仿佛泄洪一般朝著對手橫掃而去。

           “嘭……”

           兩個練氣境高手,兩把上品靈器,如雷霆般碰撞到一起。氣勢四處波及,空間大片開裂,狂風怒號,呼呼作響。

           仿佛堆積了數千年的火山一朝噴發,毀天滅地。

           “烏泰,果然是你!”

           剛才那一槍火舌怒舔,被割到左臂,發出陣陣焦灼氣味,不過這點疼痛對勝卿山算不上什么,再次舉起剛入手尚未不足一個時辰的上品靈劍。

           烏泰冷哼一聲,嘲諷地說:“勝卿山,不管你姓不姓勝,不管你換什么靈器,永遠是老夫的手下敗將,你永遠勝不了?!?/p>

           “認賊作父,為虎作倀,受死吧!”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勝卿山沒時間與他糾纏,運行靈力,注入法衣,一道金色結界出現在身前。電光火石間,一往無前,氣勢磅礴地沖擊過來。

           邊軍第一高手,出了名的不要命!

           他以命相搏,并且不僅有了一把上品靈劍,且擁有一件威能絕對達到靈階上品的法衣。烏泰不敢大意,立即祭起護身結界,揮起靈矛再次迎上去。

           “啪!”“啪!”“啪…!”

           在驚天動地的爆響中,本應該將對方碾壓的他,竟然被砸得往連連倒飛。

           八年未交手,勝卿山實力竟大漲到可把練氣大圓滿壓著打的地步。一次接著一次狠狠撞擊,把烏泰身上的無數竅位,震得噴出了無數條肉眼可見的血霧。

           “噗!”

           再次驚天動地的爆響聲中,明顯還未緩過氣的烏泰,又被震飛十幾丈。雙眼之中,全是訝異的神色,怎么也不敢相信,曾經的手下敗將居然能徹底壓制住他,打得他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勝卿山一下將他逼至只能硬拼的境地,毫不遲疑吞下一枚回靈丹,拼命催動一身輔助法寶,不停地追著對手猛砍猛轟!

           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巨響,烏泰的真元被打得在經脈中不停亂飚,盡管所練功法可讓受傷經脈和竅位自動開閉,可減輕劇烈震蕩下的受損程度,但是連續不停的硬撞之下,還是被震得七竅流血。

           “讓你認賊作父!”

           “讓你為虎作倀!”

           “讓你倒行逆施!”

           ……

           勝卿山越戰越勇,只聽見烏泰體內喀嚓一響,好像有一塊晶石突然碎裂了一般,整個身體被轟到一片山壁上,碎石嘩啦啦往下滾。肌膚上那一條條鼓起來的血脈突然泄了氣似地塌了,之前那股驚人的威勢和滔天的兇焰,隨之而從他身上散發殆盡。

           原來這才是練氣境高手的實力,車梁目瞪口呆,才知道自己不是一點兩點弱,要是同勝將軍一樣與烏泰硬捍,哪怕穿著靈階上品法衣,恐怕連一招都接不住。

           勝卿山從未想過自己能一血前辱,從未想過有生之年能為那么多邊軍同僚報仇,看著奄奄一息的烏泰,頓時老淚縱橫,不禁仰天長嘯起來。

           “臭小子,嚎什么喪?還有三個呢,那倆丫頭快被追上了!”

           才拿下一個練氣大圓滿就激動成這樣,要是干掉一個煉神真人豈不是要發瘋,岑老一肚子不快。

           殿下的師父太厲害太恐怖了,勝卿山緩過神,急忙朝漆黑的夜空拱手道:“晚輩失態,前輩恕罪,晚輩這就去接應?!?/p>

           “哪來這么多廢話,動作快點?!?/p>

           “諾!”

           車梁同樣反應過來,急忙取出一枚丹藥,往大半身體埋在亂石堆里的烏泰口中一塞,旋即將人拖出石堆,像麻袋一樣往肩上一扛,朝聚賢谷方向飛掠而去。

           ……

           珍寶閣二樓貴賓包廂。

           秦風正笑看著臉色鐵青的宋達,不緩不慢地說:“本王公平公正,自然要一碗水端平,豈有只征珍寶閣,不征其它商鋪賦稅的道理。既然齊兄提到其它商鋪,本王想與宋前輩探討一下具體征收事宜?!?/p>

           蹬鼻子上臉了,是不是要老夫一樣給你交稅,宋達冷冷地問:“殿下有何指教?”

           “有兩個辦法,一是本王派駐稅吏直接征收,二是請宋前輩代勞。若宋前輩公忠體國,愿為大秦分憂,那便施行包稅制。剛才本王看了一眼,大概有四十多家商鋪,廣場上那些小攤算兩家,每家每年以三萬下品靈石計算,每年共給朝廷繳納一百四十萬下品靈石或同等價值的靈器、符篆、丹藥等修煉資源。

           若前輩一心向道,忙于潛修,實在抽不開身,便采用第一種方式。不過這么一來,本王就要在麒麟山設立官衙,派駐官員及必要的官軍。安全方面也不用前輩再操心,總之,絕不打擾前輩清修?!?/p>

           聚賢谷不是沒收稅,事實上一直在收月例,只不過收到了幾個正副谷主手里。換言之,眼前這位是在砸宋老混蛋的飯碗。

           齊興樂得心花怒放,趁熱打鐵地提醒道:“殿下,還有欠稅呢!據齊某所知,有五六間商鋪已經營四五百年,算下來至少欠朝廷四五千萬下品靈石!”

           你個小白臉,居然想挑撥離間,居然想火上澆油。

           不知道什么叫分化瓦解嗎,既然你愿意有“立功表現”,本警官本皇子就給你個機會。

           秦風強忍著笑,深以為然地說:“齊兄所言極是,賦稅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涉及我大秦利益,絕不能有半點含糊??紤]到苗掌柜在此經營一百六十余年,情況較熟悉,本王便委托苗掌柜和齊兄幫著估算一下,誰家欠多少,到底應該罰多少?!?/p>

           這不是把我們架在火上烤么!

           苗誠急了,愁眉苦臉地說:“殿下,這……這……這恐怕不太合適,老奴一直在閣里照看生意,對谷里情況不是很熟悉?!?/p>

           秦風臉色一正:“苗前輩,別忘您可是戴罪之身,要是錯過這個戴罪立功的機會,本王會考慮保留追究珍寶閣偷稅漏稅一百六十余年責任的權利?!?/p>

           真是個老糊涂,你以為不幫這個忙,姓宋的老混蛋就會善罷甘休。

           ,“苗誠,不要不識抬舉,不要辜負了殿下的一番好意,快去辦,算仔細點!”齊興對局勢分析得很透徹,語氣不容置疑。

           少主的話必須不折不扣執行,苗誠愣了一下,連忙躬身道:“諾!”

           原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原來是想對付老夫,宋達正琢磨著要不要孤注一擲,將秦風拿下送交青云宗,徹底倒向宗門,外面突然傳來一陣騷亂聲。

           “報……!”

           一個府軍什長沖進大廳,把正在競拍的眾修士嚇了一跳。

           秦風走到扶欄邊,一臉不快地問:“何事如此驚慌?”

           什長單膝下跪,仰著腦袋激動不已地喊道:“稟殿下,認賊作父、為虎作倀、劣跡斑斑、罪惡滔天,手染我邊軍無數將士鮮血的烏氏練氣大圓滿余孽烏泰已被生擒,是殺是關,請殿下決斷!”

           烏泰太有名了,用“劣跡斑斑、罪惡滔天”形容一點不為過。

           不僅殘殺邊軍將士無數,而且殘殺前去邊地效力的修士。三大宗門不止一次出動煉神真人圍剿,結果一出動他便遁入蠻族控制的荒原,據說被蠻族封了一個好大的官,在荒原有族人有領地。

           人族公敵,居然會落到十八皇子手上!

           要生擒一個練氣大圓滿修士,只有煉神真人或幾個練氣大圓滿修士才能做到。什長話音剛落,大廳里一片嘩然。

           那些個剛才對官軍發過牢騷的散修,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喘,本來很熱烈的拍賣會,一下子成了秦風的舞臺。

           “人犯呢?”秦風不動聲色地問。

           “已押進山谷,正由劉軍尉看押?!?/p>

           “其它余孽呢?”

           “正在追捕!”

           “這點小事就慌慌張張,就驚動本王,要你等何用?向司空大人稟告,審審那個烏泰,問問他在谷里有無同黨。要是有,立即拿下;要是誰膽敢拒捕,格殺勿論?!?/p>

           “諾!”

           “等等?!?/p>

           秦風似乎想起這里是聚賢谷,回過頭來,用商量的語氣說:“宋前輩,要不我們分下工。谷外烏氏余孽由本王的部下追捕,谷內的烏氏余孽同黨由您清理門戶,省得本王這些沒見過世面的部下搞得雞犬不寧,影響到前輩們清修?!?/p>

           誰拳頭大,誰說了算。

           宋達終于意識到秦風的厲害,豈敢再打什么壞心思,急忙拱手道:“烏氏余孽,罪惡滔天,人人得而誅之。宋某當竭盡全力,唯殿下馬首是瞻!”

           說完之后,縱身下樓,按照秦風的意思同府軍一起“辦案”去了。

           看這架勢,朝廷是想接管聚賢谷。樓下一陣騷動,參與競拍的修士想走又不敢走,一個個偷看著樓上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人家是殺雞儆猴,本警官本皇子是殺猴儆雞,儆得就是你們這幫雞。

           想走,沒那么容易!

           秦風干咳了兩聲,抑揚頓挫地警告道:“普天之下,莫非秦土;率土之濱,莫非秦臣;在我大秦疆域之內,沒衙門的地方本王就是朝廷,本王就是官!清剿烏氏余孽的行動仍在繼續,誰也不敢保證谷內有無其同黨。

           未經本王或司空大人允許,擅自離谷者,以烏氏余孽論處,一律格殺勿論!心懷不軌,煽動生事者;居心叵測,造謠傳謠者,一樣以烏氏余孽論處,一樣殺無赦!”

           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不愧為我大秦皇子,守在外面的府軍聽得熱血沸騰,不約而同高吼道:“殺!”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