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江山皇圖

        第九十六章 長公主 (求訂閱)

        江山皇圖 卓牧閑 6715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回到聽濤閣,本應該在里面陪姑姑的邱菡蕓,竟守在大門外等候,小臉凍得通紅,真有股我見猶憐的韻味。

           “這么冷,怎么在外面?!?/p>

           “你終于回來了,再不回來我便要上山尋去。姑姑把自己關在屋里,不吃飯,不說話,臉色好可怕,我擔心……擔心她會……”

           “放心,她不會尋短見的?!?/p>

           秦風笑了笑,拉著她冰涼的小手走進第二進院子??斓介T口,邱菡蕓想想還是停住腳步,朝隔壁指了指,示意去那邊等,不進去。

           不進去也好,她現在跟著進去長公主會不自在。

           秦風敲了敲門,里面沒動靜,再敲,仍沒動靜,干脆開口道:“大姑,我十八,小時候偷您短劍的那個。劍還在,藏在母后宮里的假山下面,不過應該銹得不成樣了。您沒想到是我吧,您真冤枉了十四,讓他白挨一頓揍。

           小時候不懂事,后來聚少離多,一直沒機會跟他道歉,細想起來也沒當回事?,F在想道歉都沒機會,那么多兄弟只剩一半,他埋哪兒我都不知道。他死時您在邊地,您有沒有見過,樣子是不是很……很……”

           “很難看?!?/p>

           里面傳出一道聲音,語氣冷漠,似乎在說一個不相干的人。

           可以理解,她已經把自己當死人了,不是才死的,死很多年,從守寡那一天心就死了,死人談論死亡自然不會帶什么感情。

           不管怎么說,終于開了口,只要開口就好辦。秦風不再敲門,去隔壁搬來一張椅子,坐在外面隔著門拉起家常。

           “在靖南府,就聽蔚義保說您要去募兵募糧。本打算跟您一起回,向家不讓我安生,只能干掉他一個練氣境老混蛋和幾個練體境小混蛋先跑。算算有十年沒見了吧,我現在什么樣。你肯定想不到,面對面或許都不會認識。

           峰兒現在怎么樣,魚兒有沒有給她找婆家,邊軍糧餉不多。您又要接濟那些孤兒寡母,聘禮彩禮嫁妝是個問題,交給我吧,我讓菡蕓幫您操辦,保準風風光光……”

           “峰兒死了?!闭Z氣不再冷漠。略顯平淡,依然像在說一個不相干的人。

           “死了,怎么死的,他,他好像才十五六歲!”秦風驀地站起身,動作太大,把椅子趴一聲帶倒在地。

           “病死的?!?/p>

           一句話不超過五個字,真是惜字如金,秦風追問道:“什么???”

           “不知道?!?/p>

           心哀莫過于死,跟她這種二十來歲喪夫。三十來歲喪子的人說安慰話沒用,秦風扶起椅子,坐下道:“死了好,死了一了百了,死了早死早投胎,省得跟您后面受罪。我算明白了,我秦家人只有死了才能解脫,活著別想過好日子,真正的生不如死?!?/p>

           “知道便不該救我,不值?!?/p>

           進步了。進步很大,居然說了九個字。

           大秦有許多公主,三代加起來不下兩百個,印象深刻的不會超過十個。里面這位“不愛紅妝愛武裝”的絕對排第一。

           敢愛敢恨,敢作敢為,以公主之尊下嫁一個平民出身的副尉,軍官中最低級的那一種,就比隊正大那么一點點。如假包換的自由戀愛,把孩子生出來逼先皇賜婚。整個一皇族的恥辱,大秦貴女的反面典型。

           幸福爭取到了,可惜紅顏薄命,沒能白頭偕老。

           她去邊地不是為自己挽回榮譽,是為丈夫報仇,是為丈夫爭光。

           奇女子,值得敬佩,只是不應該把倆孩子帶去。不過不帶去她又能怎么辦,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皇族不會管,夫家又沒什么人,只能靠她自己。

           “誰說不值?”

           秦風刻意壓低聲音,湊在門縫邊神神叨叨地說:“烏氏余孽在暗,遠比在明的三大宗門難纏,像條蟄伏在草叢里的毒蛇,時不時躥出來咬一口。又像一根攪屎棍,越亂它越往哪兒湊。您是帶兵的,非常清楚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對烏堡我們一無所知,怎么鏟除它?

           正為此頭疼,他們居然自作聰明,自以為是,想用您來要挾我。這不是瞌睡送枕頭嗎,不順水推舟往它們內部安插幾個探子,那就太沒天理了。所以說您立了大功,那些將士沒白死?!?/p>

           烏堡被朝廷和鷹谷追殺近千年,依然沒能將其鏟除,安插探子,騙小孩兒啊,長公主冷哼了一聲,對此表示嚴重懷疑。

           “沒騙您,不是所有人都視死如歸的。有幾個在聚賢谷就招了。單獨審的,同伙沒人知道。被打得遍體鱗傷,差點被送上刑場,誰會懷疑?而且總共幾十個,根本無法甄別。過段時間,等跟他們聯系上,再想方設法讓他們立幾次大功,助他們上位……”

           一封《大秦十八皇子致青云宗前輩書》天下聞名,回京一路上遇神殺神,剛才聽邱家丫頭說在京城又干出許多事,連八荒宗煉神境老鬼都被他收服了。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心思如此縝密,手段層出不窮,或許他真是皇族希望,真是大秦希望,長公主微微動容,起身拉開門。

           歷代先皇娶得全是如花似玉的貴女,占盡基因優勢,想生一個難看的公主都生不出來。

           十年沒見,蒼老許多,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大三五歲。輪廓基本上沒變,用風韻猶存來形容不太合適,總之,樣子依然好看??赡荛L期呆在荒原的緣故,皮膚比之前稍黑,比之前粗糙,手上全老繭。天天騎馬打仗,身體比之前健康,像個健美運動員。

           她很平靜,很冷靜,很鎮定,似乎天塌下來都不會驚慌。給人一種可信賴的感覺,不是母性的那種慈愛,而是面對沙場老將才有的感覺,巾幗英雄,英氣逼人。

           “長高了,像你舅舅?!鼻仫L在打量她,她一樣在打量秦風。

           “男孩隨娘。女孩隨爹,好像都這樣?!?/p>

           對自己孩子都沒幾句話,能說一句像你舅舅實屬不易,長公主眨了眨眼。結束了她認為毫無意義的家常,問道:“放掉死囚,你怎么跟刑部交代?!?/p>

           “刑部大牢有的是死囚,拉出去砍幾個便是,他們不會管我要什么交代。主要是給百姓一個交代?!?/p>

           “烏氏余孽有嘴?!?/p>

           “可惜他們的話沒人信?!?/p>

           “我活著怎么解釋?”

           “您是從虎穴逃出來的,殺了幾個看守,被一路追殺到京城,雖敗猶榮?!?/p>

           事無巨細,考慮得滴水不漏,比他父皇年輕時強一百倍,長公主徹底服了,同意道:“我等幾天回邊地,幫你把謊圓起來?!?/p>

           “回邊地做什么?”

           秦風帶上房門,拉著她胳膊。請她坐下,滿是期待地說:“大姑,修部開府建衙,別看招來一大幫人,信得過的卻沒幾個。我想請您留下來幫我,出任驍騎營統領,幫我訓練一批驍勇善戰的士卒?!?/p>

           “能對付修士的只有修士?!遍L公主緊盯著他雙眼,似乎在強調你是修部尚書,你應該非常清楚這一點。

           “以前對付不了,不等于現在對付不了?,F在對付不了。不等于將來對付不了。等忙完眼前這一陣,我會把精力放在修研院,專門研究能對付修士的新武器新裝備。并且要把好鋼用在刀刃上,沒有一支常規軍隊。就沒法把前鋒營和親衛營從站崗放哨巡邏等瑣事中解脫出來?!?/p>

           回邊地是殺蠻族,留在修部幫他是殺妖人,全是敵人,沒什么區別。

           長公主權衡了一番,答應道:“幫我把魚兒接來?!?/p>

           “謝謝大姑?!?/p>

           “軍營在哪兒,士卒在哪兒?!?/p>

           不愧為邊軍偏將。雷厲風行,不過她這種人必須有事做,沒事做她真會死,秦風一臉尷尬地說:“軍營倒是有,三圣宮這么大,房子那么多,不愁沒地方。士卒沒有,校尉、軍尉、副尉、隊正和什長一樣沒有,要招?!?/p>

           “糧餉呢?”

           “糧餉有,過幾天我搞個拍賣會,賣點亂七八糟的功法、武技和法寶之類的東西,只接受錢糧,不要靈石,養三五千人沒問題?!?/p>

           修煉資源價值昂貴,他把聚賢谷掘地三尺,肯定有不少好東西,對凡夫俗子來說的好東西。長公主沉思了片刻,說道:“軍尉、副尉、隊正、什長我想辦法,士卒你招?!?/p>

           “行,明天一早便讓人去貼告示,去幾個城門口設募兵點?!?/p>

           ……………

           與此同時,從鬼門關轉了一圈的幾十個烏氏囚犯已乘船順流南下,有驚無險地離開了京兆府。

           大艙中,烏泰尸體僵硬冰涼,遍體鱗傷,找不到一處完好,難以想象死前受過什么樣的折磨。矮個子修士抱著尸體一會哭一會罵,怒罵秦十八,罵鬼市,罵許老鬼,不報此仇,誓不罷休。

           高個子修士臉色陰沉,聽一個弟子念剛從尸體上翻出的信。秦風寫的,不像給青云宗的那封,沒咬文嚼字。

           “……用死人交換并非刻意為之,在聚賢谷外他就快死了,能活至昨夜堪稱奇跡。被俘期間,他屢受酷刑,表現堅強,從未屈服,大有粉身碎骨渾不怕之風。他不屈服,我秦氏皇族亦然。

           殺人者人恒殺之,他要殺我,我自然不會讓他活。用龍新東將軍的話說,便是陛下被俘該殺還得殺。之所以同意交換,并非妥協,只因你提出交換這一想法,我喜歡同有想法的人打交道,不管朋友還是敵人?!?/p>

           弟子抬頭偷看了一眼,接著念道:“你我素不相識,無冤無仇,卻要相互廝殺,為何,就因為一千多年前的事?調閱舊檔,發現當年朝廷確有不是,堪稱罪孽深重,可是與我又有何關系,想想便覺得可笑可悲可嘆。

           換位思考,又發現你比我更可笑更可悲更可嘆。我至少可生活在陽光下,活著是倍感敬仰的大秦皇子、親王兼修部尚書,死了是大秦英雄。你呢,活著是人族公敵,如過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死了是孤魂野鬼。

           我有信心有決心將你連根拔起,你呢,有決心我信,信心恐怕沒多少。烏泰定以為殺了他一個還有后來人,我的后來人更多,況且憑你們根本殺不了我,沒意義,死得毫無意義?!?/p>

           “繼續念!”高個子修士催促道。

           弟子反應過來,連忙念道:“若沒蠻族那檔子事,相比貪生怕死追求虛無縹緲長生的宗門老混蛋,我會非常敬重你們這些愿拋頭顱灑熱血為幫祖輩報仇的勇士。高處不勝寒,沒朋友沒敵人會很寂寞,會為擁有你們這樣的敵人而高興。

           當然,做朋友定會比做敵人好。

           冤冤相報何時了,你我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子孫后代想想。只要你與蠻族劃清界限,我愿出面化解這段恩怨。按照舊檔記載發還領地,恢復姓氏,光明正大生活,不用再過這種提心吊膽的日子。

           你若放不下,那我們繼續做敵人。你要戰我便戰,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血不流干死不休戰。是戰是和,給個回音,修部衙門朝南開,隨時恭候大駕,知名不具?!?/p>

           …………………………

           PS:第三章,求訂閱!

           高訂一百六,均訂近百,比昨天多一些,不過這收訂比依然慘淡。

           牧閑保證速度,每天至少9000字更新!如果大家訂閱給力,我會更加給力地爆發!(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