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江山皇圖

        第九十一章 長老不姓秦 (求訂閱支持)

        江山皇圖 卓牧閑 6878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夜幕降臨,三圣宮內響起嘹亮的“學習車梁好榜樣”。

           飯前一支歌,前鋒營要唱,親衛營要唱,搬到山腰宮殿的修研院一樣要唱。聽到歌聲,心里才踏實,才有安全感。

           人是鐵飯是鋼,文官一樣要吃飯。

           參加過“兩千五百里長征”的南洲官員,比想象中更敬業更能干,后勤搞得無可挑剔,一進駐三圣宮就設立大膳房,去城外京軍大營附近招募尚未回南洲或沒打算回南洲的民夫專門為修部衙門做飯。

           綜合司下面一連設立掌印、文檔、采買、車駕、膳食、修繕等八個處,八個來自南洲各府郡的小官搖身一變為修部員外郎,各帶一兩個主事,把整個衙門打理得井井有條。

           在官員任命上,修部有絕對自主權。

           選吏司擬份公文,蓋上大印,文官的送到吏部,武官的送到兵部,備個案,拿一份加蓋吏部或兵部大印的公文回來,便是如假包換的朝廷命官。

           勛貴感覺修部不靠譜,別人可不這么認為。

           烏紗帽來得容易,糧餉比其它衙門多,住房待遇整個大秦首屈一指,人不是很難招。

           理政院教習來了十六位,學生兩百多。在其它衙門不受重視的主事、文吏二十二個,一百多勛貴家不受重視與奴仆無異的遠支子弟……短短一天一夜,算上齊家人、武官士卒及雜役,三圣宮內已近千人,變成了名副其實的修部大院。

           舅舅既當“組織部長”,又要“主持部衙工作”,從昨夜一直忙到現在,據說早飯和午飯全在大堂吃的,不能把他累壞,要設家宴,為他接風為他洗塵。

           四年沒見,老多了。

           在這個平均年齡不超過四十年的世界。他已經是一個老人,外公那樣能活七十多歲的凡夫俗子堪稱“人瑞”,整個京城找不著幾個。

           “舅舅,給您老介紹一下。這兩位便是十八的義兄義弟齊興車梁。這位是徐姑娘,在青云宗對十八一直很照顧。菡蕓不在家,只能麻煩徐姑娘張羅晚飯?!?/p>

           “原來是千山伯,失敬失敬……”

           勛貴終究是勛貴,何致奇對齊興熱情無比。對車梁稍顯冷淡,只是微微笑笑,說了幾句后生可畏之類的客氣話。

           對徐黛,干脆置之不理。

           幸好她要照看廚房,不上桌,不然不知會尷尬成什么樣。

           “宮里剛來人傳話,母后留菡蕓在宮里吃飯,稍晚點才能回來。紫靈郡主被左相府接走了,玉容郡主陪她一起去的,不知晚上回不回。秦伯剛從族老院回來。死拉硬拽他硬是不來,在前面同陽伯一起吃……”

           秦風侃侃而談,說得全是家長里短,何致奇有些意外,不過感覺挺親切,充滿人情味,不是別人以為的“小瘋子”。

           “十八,你,你師父呢?”

           就知道會問這個問題,秦風斟完酒。笑道:“他老人家神龍見首不見尾,又不知道跑哪兒去了?!?/p>

           何致奇將信將疑的看了看車梁,端起杯子問:“要是……要是你這邊有事怎么辦,前輩能及時趕過來嗎?”

           “他老人家總說兒孫自有兒孫福。弟子同兒孫一樣,應該自己靠自己。作為師長,他只傳業授道解惑,至于將來怎么樣,全看個人造化?!?/p>

           “傳業授道解惑,嗯。果然是高人?!?/p>

           “不說他了,敬您老一杯?!?/p>

           私下里三人全喊陽伯曾爺爺,現在同樣全稱呼他舅舅,挨個敬完酒,隨意吃了幾口菜,何致奇又問道:“十八,給舅交個底,對付宗門和烏氏余孽,你到底有幾成勝算?”

           要是他沒信心,前面那幫文官更不會有信心。

           秦風沉吟道:“烏氏余孽不足為慮,只要給十八三五年,便能把他們一個個全逼出來。雖然長公主出事了,但現在的重心仍是三大宗門。至于有幾成勝算,真說不準,但十八有信心有決心?!?/p>

           “王、吳、蔣三家正在糾集叛軍,大戰一觸即發,如何應對?”

           “對付三大宗門,不只是十八個人的事,不光是修部衙門的事,也是整個朝廷、所有勛貴及鷹谷的事。三洲叛軍不可怕,一幫烏合之眾,相互之間勾心斗角,有京軍和邊軍在,他們不敢北上,不敢公然挑起戰火。

           之所以搞如此興師動眾,完全是虛張聲勢,想以此回應十八留給青云宗的那封信,以及十八在回京這一路上的所作所為。是戰是和,終究要宗門那些煉神真人說了算,他們不想打、不敢打就打不起來?!?/p>

           頭腦冷靜,分析透徹。

           何致奇微微點了下頭,吃了幾口菜又問道:“你認為他們想不想打,敢不敢打?”

           “宗門亡我之心不死,想自然是想的。至于敢不敢,要看他們有沒有歸一境大能,若沒有,他們就不敢,就算敢,那也是找死!”

           這句話的信息量極大。

           何致奇激動的幾乎說不出話,回味了好一會兒才微笑著問:“要是他們有呢?”

           “這要看修為如何,歸一大能和煉神真人一樣有高下之分。要看有幾個,如有三個,那我們早點跑路,有多遠跑多遠。如有兩個,倒是可以周旋周旋。若只有一個,將他們連根拔起,指日可待!”

           秦風大手一揮,霸氣側漏,底氣十足。

           師父他老人家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絕對是歸一境大能,車梁深信不疑,下意識點點頭。

           能幫大限將至的曾爺爺逆天改命,能煉制傳說中的破厄丹。

           在齊興心目中,前輩高人比車梁以為的更強大,深以為然地說:“如今是搞不清對方有沒有或有幾個。要是能搞清,事情好辦得多?!?/p>

           “十八呀十八,你果然福大命大造化大,果然是我大秦之希望。舅舅心里有底了,舅舅知道該怎么做。衙門事你們不用操心,一心一意對付妖人……”

           人逢喜事精神爽,何致奇開懷痛飲,喝得酩酊大醉。

           將他送進廂房。讓車梁照顧他休息,回到西花廳,徐黛正在收拾碗筷,回京這一路上經常同邱菡蕓一起做。手腳很麻利。

           “師姐,辛苦你了?!?/p>

           這么多天,終于喊一聲師姐,徐黛一愣,反倒有些不習慣??粗麞|倒西歪的樣子,急忙扶坐到椅子上。

           “殿下,您喝多了?!?/p>

           “多了嗎?”秦風摸摸臉,有些發燙,酒量是練出來的,這副身體沒怎么喝過酒,有些不勝酒力。

           “臉紅成這樣,別動,我去泡茶?!?/p>

           “謝謝?!?/p>

           “又不是外人,這又是在你家。謝什么?!毙祺戽倘灰恍?,剎那間風情萬種。

           齊興在隔壁有一大家子人,過段時間要去極西之地,不能總呆在聽濤館,風度翩翩起身告辭,花廳里就剩下這對曾經的師姐師弟。

           “師姐,坐,我想跟你說點事?!?/p>

           “什么事?!毙祺旆畔卤?,款款坐到他對面。

           秦風打了個酒嗝,醉醺醺地說:“師姐。你同夏青霜不一樣,你是真對我和阿梁好。前段時間之所以一口一個徐姑娘,是怕你難做,人言可畏。要是太親近,要是傳到青云宗,對……對你不好?!?/p>

           “其實夏師姐為人善良,便是做過什么,也是身不由己?!?/p>

           “不提她,掃興。說我們的事。我讓人打聽過,你母親在徐家過得不好,如果沒意見,我想辦法幫你把伯母接到京城來?!?/p>

           “殿下,您……您……您怎會想到這些?”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同宗門及三洲叛軍開戰,徐家便會卷進去,伯母便會陷入危險,你我及車梁便要成為敵人,不好,我不想我們反目成仇?!?/p>

           “能不開戰嗎?”徐黛吟著眼淚,哽咽地問。

           “早晚要打,晚打不如早打。實不相瞞,這種日子我受夠了,真希望叛軍北上,真希望三大宗門立即宣戰?!?/p>

           他言出必行,他不是在開玩笑。并且是戰是和,他同宗門前輩一樣有決定權,徐黛再也控制不住,淚水潸潸而流。

           “我知道這個決定對你很難,畢竟你不僅有母親,還有其他親人。不急,回去慢慢考慮,想好跟我說一聲。這里別管了,讓菡蕓回來收拾?!?/p>

           正說著,外面傳來一陣嘈雜聲。

           女主人回來了,幾位供奉一路護送回來的,還帶回一大幫人。

           “殿下,秦伯一家全來了,今后跟我們過,正好府里缺人。徐姑娘也在,怎么哭了……”

           “沒事,只是有些想家?!毙祺焐卤蝗苏`會,急忙擦干淚水,捂著臉跑了出去。

           邱菡蕓被搞得一頭霧水,不過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說,回頭看了看門外,湊到他耳邊低語道:“皇后娘娘說大長老不姓秦,二長老不秦,三長老也不姓秦?!?/p>

           秦風心中一凜,頓時酒意全無。剛剛告辭回去的齊興,突然出現在客廳中,一臉凝重,剛才那句話,無疑全聽到了。

           “母后還說什么?”

           “其它沒說,只是讓菡蕓常去宮里陪她說說話?!鄙衔缟仙揭妵鴰?,下午去棲鷹宮,今天全辦的大事,邱菡蕓從未像今天這么充實這么激動過。

           “妻子”沒讓自己失望,便宜父皇更沒讓自己失望。

           秦風同齊興對視了一眼,拉著她手道:“菡蕓,這么一來要委屈你了,我打算明日一早便讓綜合司負責采買的人出去放風?!?/p>

           “不委屈,其實我喜歡做事,這些全是我應該做的。你跟大哥聊,我去幫著安頓?!彼龓┬邼鼗貞?,臉上是恬淡的笑容。

           邱菡蕓走出門外,齊興順手帶上門。

           爵位可以世襲罔替,家業可以傳承,唯獨境界修為不可以,要看個人資質、機緣和毅力,鷹谷幾位長老全不姓秦,下午分析過這種可能性,所以讓邱菡蕓以“新媳婦”身份進宮見皇后。

           盡管早有心理準備,得到證實依然感覺震撼,秦風仰頭長嘆道:“果然被猜中了,尾大不掉,尾大不掉!”

           “現在的問題是,他們到底怎么想的?!饼R興托著下巴,眉頭緊鎖。

           “不難猜?!?/p>

           秦風冷冷地說:“他們心目中的大秦,是六百多年前第二次圍攻青云山時的大秦。我太強勢,我師父他老人家太強勢,他們擔心趕走三匹狼又迎來一只虎,估計那些勛貴也是怎么想的。他們對我師父一無所知,擔心我被利用,擔心皇族坐大危害到他們利益,更擔心一旦對付不了三大宗門,有且僅剩的那點實力會賠進去?!?/p>

           “所以既不支持也不公然反對?!?/p>

           “族老院決定皇位、爵位和封地,右相治軍、左相管民,大將軍由六個國公輪流干,六部尚書就在那二十幾個侯爵中產生,皇帝就是個擺設,我早該想到了?!?/p>

           …………………………………

           PS:最高訂閱幾十,心情可想而知,急需支持安慰。

           淚求有條件訂閱的兄弟,訂閱支持一下,拜托了,你們全是牧閑的親人,全是十八的親人?。?!(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