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江山皇圖

        第七十六章 風雪進京城 (五)

        江山皇圖 卓牧閑 5177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三圣宮,不只是一座宮殿。

           朝廷在靖南府、澤平府和豐塘府開府建衙,釘子般死死釘在三大宗門山腳下,以彰顯大秦依然是朝廷的大秦。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三大宗門一樣要向世人顯示其存在。

           大秦四百二十三年,第一任國師以治理南城水系為藉口,下令攔截惠山、蒼燕山、安福山來水,在此拓挖青云湖,保證三圣宮及周邊用水,將挖湖土方堆筑于湖北的甕山,將甕山命名為三圣山。

           之后六百多年,歷任國師不斷興建擴建,把各自宗門及東南西三洲的景觀,一座一座濃縮進這個規模龐大、氣勢恢宏的“人造福地”。

           以三圣殿為中心,各種建筑兩百余座、大小院落二十一處,占地三千八百多畝,共有亭、臺、樓、閣、廊、榭三千多間。古樹名木、奇花異草無數,雖由人作,宛自天開,既飽含皇家恢弘富麗氣勢,又充滿宗門的自然之趣。

           正門朝南,與里面的三圣殿同處于大秦皇都的中軸線上,以地勢略高于棲鷹山的三圣山為屏障,彰顯宗門高于朝廷,仙人凌駕于凡人之上。

           門前這條街被百姓稱之為仙人街,依附于三大宗門的新貴族,幾乎把府邸全建在這條街上,有許多經營修煉資源的商鋪,大多散修和來自極西之地的商人也喜歡在此落腳,與北城的義尋街形成鮮明對比。

           大片大片的雪花,從昏暗的天空中紛紛揚揚飄落。一朵朵,一簇簇,像撐著銀傘,慢慢飄落,落在樹端,鋪在地上。

           地白了,樹白了,屋頂白了,守在街道兩側的京軍士卒,成了一個個雪人……整個仙人街銀裝素裹,沉浸在了一片白茫茫的大雪中。

           剛當眾掌過前任國師的嘴,打過前任國師的板子,就要進去見更強大更恐怖的新任國師。這有多兇險,這需要多大勇氣!

           理政院學生和三圣宮外院弟子既擔心又激動,一個個緊攥拳頭,下定決心殿下要是出不來就一鼓作氣沖進去。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剛鉆出馬車的秦風身上,沒人大聲說話,連竊竊私語都沒有,四處一片寂靜,氣氛緊張至極。

           “劉軍尉,禮物準備好沒有?”

           “稟殿下,大雪紛飛,許多店鋪關門歇業,屬下無能,只買到一擔雜糧?!?/p>

           原來那個侍衛跑得滿頭大汗,是去給國師準備禮物的。

           初次登門,準備點禮物,先禮后兵,這是應有之意,誰也不認為殿下怕里面那個妖人,要是怕殿下就不會來,更不會當眾教訓前任國師。

           秦風看了看街道兩側的商鋪,說道:“千里送鵝毛,禮輕人意重,雜糧就雜糧吧?!?/p>

           “殿下,卿山陪您進去?!?/p>

           “不用了,你們在外面候著,陽伯陪本王進去就行?!?/p>

           帶著一個老仆進去,與只身進虎穴有何區別。

           秦羽心急如焚,撩起簾子要跳下馬車,桑玉容一把拉住他胳膊:“別擔心,小十八福大命大,我們全死了他都不會死?!?/p>

           她倆若無其事,勝大將軍一點不緊張,他那對“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義兄弟,居然壓根沒提要陪他一起進去的事。

           絕對有前輩高人在暗中相助,不然他們沒這么大底氣,秦羽愁眉苦臉地說:“七姑,晚輩不是擔心他,晚輩是擔心國師!”

           這個擔心非常有道理,有深不可測的師父罩著,天知道他會不會把新任國師一并拿下,天知道他會不會把黎昌老鬼拖出來打板子。

           向如松死了,青云宗直至今日仍沒動靜,可見對小十八頗為忌憚。換言之,當眾打魏生騰師徒板子,不算觸及宗門底限,畢竟他們之間的恩怨眾人皆知。

           黎昌老鬼就不一樣了,只要沒瘋沒死,他就是八荒宗的長老,就是高高在上的煉神真人,要是把黎昌老鬼打死打殘,三大宗門定不會善罷甘休。

           紫靈微皺起黛眉,正準備讓車梁去提醒提醒,秦風已信步走向三圣宮。

           他在前面走,陽伯挑著一擔雜糧在后面跟,看上去有些吃力,幾次差點被腳下積雪滑倒。

           穿過剛清理過的青石廣場,沿雕欄玉砌的臺階走進大殿,盡管只是兩個凡夫俗子,給人感覺卻氣勢非凡,尤其在他手里累累吃虧的青云宗弟子,像看見鬼似地不敢直視。

           “晚輩秦十八,見過黎真人,一點心意,不成敬意?!?/p>

           秦風一腳邁過門檻,微笑著拱手。

           從二人走進南門的那一刻,黎昌的神識始終落在陽伯身上。

           剛開始沒發現任何不對,直到陽伯挑著擔子走進大殿,黎昌不由打了一個寒顫。

           其他人只看到一個老仆顫顫巍巍,幾乎快被肩上的擔子壓垮,但他不同,他看出老仆的腳板根本沒沾地,進來之后雙腳與地面始終保持發絲般地空隙。

           練氣境修士可利用法寶凌空虛步,煉神真人想做到這一點更容易,連法寶都無需借助,關鍵在于挑擔的老仆竟沒散發出一絲靈力波動,不管怎么探察始終與凡人無異。

           把靈力控制到如此程度,他做不到,甚至從未見人做到過。

           在別人看來身體佝僂,血氣干枯,幾乎快入土的陽伯,在他眼中宛如一座不可攀越的大山,正緩緩往前壓來,壓得他喘不過氣。

           難道這就是那位高人,難道真是從絕地走出來的?

           黎昌目光一凝,起身道:“無功不受祿,十八殿下太客氣了?!?/p>

           秦風順手拉來一張椅子,大大咧咧坐到大殿中央,朝一眾執事道:“本王與黎真人有要事相商,這里不用伺候?!?/p>

           真要是動起手,這些人在殿里沒任何作用,黎昌點點頭:“退下,全退下?!?/p>

           “諾!”

           一幫練體境宗門弟子如釋重負,急忙恭恭敬敬退出大殿。

           看不出修為,說明修為在老夫之上,黎昌深吸一口氣,拱手問:“敢問道友尊姓?”

           陽伯佇立在秦風身后,以最平淡的口吻說:“一介車夫,蒙殿下收留,賤名不足掛齒?!?/p>

           “車夫?”

           “就是替本王趕車的?!鼻仫L翹起二郎腿,笑得肆無忌憚。

           “趕車的,依老夫看應該是殿下的師父吧?”已經快身死道消了,面對一個深不可測的高手,黎昌倒也不懼,反倒油然而生起一股打一場,打個轟轟烈烈的沖動。

           陽伯非但沒承認,反倒朝空中恭恭敬敬作了一個揖,一臉感慨地說:“米粒之光,豈能與浩月爭輝。能追隨殿下左右,為殿下效犬馬之勞已是萬幸,豈敢做殿下的師父?!?/p>

           剎那之間,一道蒼桑古老浩瀚凌厲的神識從殿外掃來,氣勢恢弘如巨浪,如洪水般奔騰咆哮,碾壓天地。

           在這股神識之下,連半步歸一的齊世陽都覺得自己緲小如蟻螻,不足為道。黎昌更是雙腿一哆嗦,差點連站都站不穩,整個身體都為之顫抖。

           他臉色大變,神態凝重無比,他曾經縱橫捭闔,曾經鎮壓過煉神七重修士,但是,此刻,一道神識卻讓他心神震撼,道心波動。

           太強大,太恐怖,太可怕了!

           他再也生不起哪怕一絲爭強好斗之心,終于意識到眼前這個皇子的底氣從何而來,終于明白陽伯為何說“米粒之光,豈能與浩月爭輝”。

           神識瞬間消失,他松下口氣,猛然發現背后涼颼颼的,剛才竟嚇出一身冷汗。

           “家師走了,真人快坐?!?/p>

           第二次感受到前輩高人的神威,再造之恩不能忘,陽伯不敢怠慢,急忙躬身道:“晚輩恭送前輩!”

           原來他真是一個老仆,原來秦風真有一個深不可測的高人師父。

           黎昌相信只要前輩高人剛才動手,他根本沒還手余地,連拉著秦風一起同歸于盡的機會都不會有,他驚疑不定地問:“不知殿下所為何來?!?/p>

           秦風笑道:“外面人認為本王活不了幾天,認為本王瘋了。無獨有偶,他們一樣認為黎前輩活不了多久,認為黎前輩也瘋了。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思來想去,整個皇都能與本王交心的就剩黎前輩,當然要來見見?!?/p>

           好一個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

           語氣輕描淡寫,但是卻讓人聽得霸氣縱橫,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油然而生。

           黎昌抬頭看了看陽伯,搖頭苦笑道:“殿下活不了幾天是假,老朽快身死道消是真?!?/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