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江山皇圖

        第三十九章 一呼百應(求收藏推薦)

        江山皇圖 卓牧閑 5555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蔡山郡,三埠莊。

           一個勁裝男子騎快馬旋風般沖進莊子,顧不上收勒韁繩,飛身一躍,沖進一間大院。害得一幫族人不得不大呼小叫去追馬,把整個莊子搞得雞飛狗跳。

           “大爺爺,大爺爺!”

           “何事如此慌張?”祠堂里走出一位老者,手拄滕杖,一臉不快。

           年輕人從懷里掏出一份告示,氣喘吁吁地說:“大爺爺,您看這個,孫兒從府城揭下來的,十八皇子沒死,十八皇子仍活著!”

           “十八皇子沒死?”老者怔了怔,急忙接過告示。

           “……十八無母后,無以至人間。母后無十八,無以終余年……母別子,子別母,白日無光哭聲苦……但為人子不盡孝,不如禽獸留世間!殿下情真意切,欲報之德,昊天罔極。相比之下,那些妖人是何等自私自利,何等逆天理、滅人倫?”

           老者心潮澎湃,連連叫好。

           年輕人同樣熱血沸騰,指著告示下面激動地說:“殿下愿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大爺爺,我們終于等到這一天啦!”

           事關重大,老者不會輕易做出決定,仔細看完《大秦十八皇子致青云宗前輩書》,若有所思地問:“府衙有何動靜?”

           “丁大人、陳大人和段大人去了十里亭,古大人忙著征集軍馬和糧草,打算派許校尉率府軍護送殿下回京;孫兒回來路上遇到魏家人,魏家族長正同十幾個子侄趕往城外,聽魏程說他們要追隨殿下,要同府軍一起護送殿下回京?!?/p>

           “白云嶺有沒有動靜?”

           “褚家動作更快,同丁大人一道去了十里亭,不但褚世伯披掛上陣,連剛從極西之地回來的褚老四都準備投效殿下?!?/p>

           這不是一封普通信件,也不是什么官府告示,而是十八皇子向青云宗宣戰的檄文!

           覆巢之下無完卵,作為蔡山郡的老貴族,俞家不可能置身事外。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搏一把,反正已經夠糟糕了,再糟糕能糟糕到哪兒去?

           想到封地一點點被那些個修煉家族侵占,想到延續千年的榮耀被一點一點踐踏,想到就算這一支全戰死,“鷹谷”那一支依然能把香火傳承下去,老者咬了咬,毅然道:“魏家褚家愿為殿下效死,我俞家豈能落于人后。敲鐘,叫上你叔伯兄弟,隨老夫去十里亭?!?/p>

           “諾!”

           ……

           一支青云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不知道是依附于青云宗的大小修煉家族,把封地在南洲的老貴族逼得太狠。還是這些老貴族認為大戰不可避免,與其被各個擊破不如先團結起來。一接到秦風活著的消息,一看到公-開-信,便紛紛率領家族子弟前來投奔。

           官道兩側,人山人海,旌旗招展。

           亭子用布曼圍住,府衙早在亭里準備好酒菜。亭子四周臨時支起十幾頂大帳篷,帳篷里有酒菜、有熱水,有干凈衣服,供隨行軍卒吃飯、洗澡、休息。

           馬準備了兩百多匹,像驛站一樣供府軍換騎。從臨河府到乾龍府一路所需的糧草,全裝上了馬車,綁得嚴嚴實實,十幾個馬夫守在大車邊,就等著同大軍一起啟程。

           成千上萬百姓聞訊而至,想看看秦風這個“死而復生”的道德楷模、孝子典范到底長什么樣??上Ц霉賳T出于安全考慮,讓府軍把他們通通攔在外面。

           “殿下孝心,蒼天可鑒。老朽年邁,無力送殿下回京,只能讓這幾個不成器的子侄聽候差遣?!?/p>

           白云嶺褚家,傳承千年的大秦貴族!

           眼前這位精神矍鑠的老人,曾駐守亂石關十七年,卸任回鄉時累功受封為大秦子爵,深得邊軍將士擁戴。

           一門兩子爵,在龐大的大秦老貴族群體中實屬罕見。

           連便宜父皇都要以禮相待的功臣,秦風不敢怠慢,急忙拉住他那雙枯枝般地手,一臉誠懇真摯地說:“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誰敢橫刀立馬,唯我褚大將軍!您老戰功彪炳,是我大秦邊軍脊梁,十八豈敢受此大禮?!?/p>

           殿下果然才華橫溢,不然怎會寫出那封令人痛快淋漓的信,怎會出口成章如此盛贊老夫。

           褚老將軍感慨萬千,不由想起戎邊時金戈鐵馬的情景。

           傳奇人物活生生站在面前,府軍士卒大多來自邊軍,一個個像打了雞血,不約而同高吼道:“將軍威武,將軍威武!”

           “誰能橫刀立馬,唯我的褚大將軍!”

           ……

           老將軍激動得熱淚盈眶,朝眾將士們連連點頭。

           這時候,南面傳來一陣喧鬧聲,一個什長跑過來匯報道:“稟殿下,有人試圖沖進陣型,已被屬下攔住。共二十一騎,領頭者自稱青云宗內門弟子,是否拿下,請殿下決斷!”

           岑老沒示警,表示追上來的人不足為慮,現在的威脅依然是三四里外騎著大鳥躲在空中偷窺的一個練氣境妖人。秦風跟褚老將軍等蔡山郡勛貴致了個歉,在七大姑和八大姨護衛下,來到劍拔弩張的后陣前。

           “殿下,原來你真沒事!車梁呢,怎么就你一個人?”

           二十多張似曾相識的面孔,被兩百多彪悍的府軍團團圍住,刀出鞘、箭上弦,就等自己一聲令下。

           不過他們沒表現出哪怕一點緊張,甚至連劍都沒亮,尤其那個非常非常討厭的慕容真,不僅有恃無恐,還流露出一臉不屑的神情。

           秦風真沒想到青云宗的老妖怪,會派一幫外門弟子來追,瞄了一眼正上下打量著他的夏青霜,示意府軍收起武器,朝一臉欣喜的徐黛笑道:“本王沒事,車梁受了點小傷,也沒多大事,讓徐姑娘擔心了?!?/p>

           稱呼自己徐姑娘,不再是徐師姐,語氣如此生分,身邊還冒出個漂亮得令人不可思議的女人,徐黛愣住了,不知道該如何往下接。

           不能總把徐黛推在前面,夏青霜用商量地口吻說:“秦師弟,得知你和車梁平安脫險,宗門前輩終于松下口氣。他們為你擔心那么久,要不隨師姐回一趟青云山,給他們報個平安,然后再回京城探望皇后陛下?!?/p>

           “為我擔心?”秦風帶著幾分嘲諷地問。

           夏青霜尷尬不已,就在打算退而求其次提出一路護送他去京城時,慕容真竟然跳了出來,指著他聲色俱厲地說:“秦十八,你敢對夏師姐不敬,你敢不尊宗門之命!”

           白癡,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寫的。

           夏青霜后悔不迭,恨不得一腳把他踹回驚云峰。

           令她更頭疼的是,秦風在驚云峰的人緣實在不怎么樣,敢同他叫板的不止一個,二十人中竟有十幾個跟著慕容真一起幫倒忙。

           “秦十八,別以為身邊有幾個士卒我們就不敢動手。老老實實隨夏師姐回山還是師兄弟,膽敢不從,休怪我不念同門之誼?!?/p>

           “私自下山,不告而別,難道想叛出宗門?”

           “夏師姐,別跟他廢話,按門規辦,代鐵峰主清理門戶!”

           ……

           在大秦皇族身上找成就感,似乎已成為他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此一時彼一時,現在不是兩年前,這里更不是青云山。

           “找死!”

           主辱臣死,劉彪怒不可竭,鏘一聲拔出劍。府軍士卒早看這幫家伙不順眼,再次亮出刀劍,異口同聲厲喝道:“殺!”

           大秦軍威,豈容小視。

           能被朝廷官員帶到南洲的士卒,全是百戰余生的邊軍精銳,一聲高吼,殺氣騰騰,把圍觀的百姓著實嚇了一跳。

           盡管對方人多勢眾,盡管對方許多人修為比自己高,但有練體境的夏師姐在,慕容真等來自修煉家族的外門弟子仍有恃無恐,紛紛拔劍相向。

           徐黛被夾在中間,左右為難,急得淚水在眼眶里打滾,正準備求大師姐出面息事寧人,紫靈身形一閃,像陣風一般把她拉到身邊,生怕她被殃及池魚。

           秦風沒時間跟他們扯淡,不緩不慢地問:“司空大人,這些人以下犯上,威脅本王,試圖謀逆,該當何罪?”

           他們殺向家修士那是在夜里,整個過程沒人看見,連尸體都處理得干干凈凈。如果青云宗愿意作出妥協,那會當著什么沒發生,會吃下這一啞巴虧。

           現在情況與對付向家圍捕時完全不同,周圍這么多百姓,一旦大開殺戒,雙方便會徹底撕破臉,就不會再有任何回旋余地。

           司空飛何等精明,豈能猜不出他的用意。

           要是真想干掉這些小嘍啰,他會問正等著動手的劉彪,立馬道:“恕下官直言,這些人以下犯上,威脅殿下,確有其事。試圖謀逆,證據不足。按大秦律,只能治其不敬之罪?!?/p>

           “怎么治?”

           “掌嘴五十,以儆效尤;若有不服,五十大板;累教不改,充軍流放?!?/p>

           慕容真以為他們是在虛張聲勢,叫囂道:“你敢!”

           秦風聳了聳肩,笑看著夏青霜說:“看樣子不太服,那就掌嘴五十,另加五十大板。劉軍尉,行刑,若有反抗,格殺勿論!”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