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江山皇圖

        第八十六章 長公主被俘!

        江山皇圖 卓牧閑 5904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族老院坐落于棲鷹山西側,占地三百余畝,有院墻兩重,形成內外院。外院古樹成蔭,石道兩側隨處可見開國元勛雕像,沒什么亭臺樓閣,酷似一座大公園,又似一座陵園。

           主要建筑全在內院,南有百族門、秦英殿,北有勛貴堂、議事殿,由一條貫通南北的甬道把這二組建筑連接起來,東西兩側有族老庫、族譜閣等十幾座配殿,先有族老院后有大秦,整個建筑群氣勢恢宏,給人感覺比皇宮更氣派。

           車駕被擋在百族門外,幾個文吏從齊興手中接過族譜、官印和信物進去驗看真偽,只有等里面的一幫老家伙確認無誤,才會允許齊家重返勛貴堂。

           “千山伯要等,難道本王也要等?”有太多事要辦,秦風沒時間跟一幫死腦筋耗。

           大秦只有死后追封的親王,從來沒有活生生的親王。

           皇帝只能冊封終身貴族,若王爵是皇帝追封的倒好說,可這個親王是族老院按慣例追封的,并且因其尚無子嗣,忘了注明王爵是否世襲罔替。

           誰能想到一個人能死而復活?

           從他仍活著的消息傳到族老院到現在的一個多月,鎮國公、柱國公和擎國公府在內的幾十位族老,一直在為這個前所未有的王爵爭論不休。

           削掉需要理由,不削去他就要凌駕于六位國公之上,成為名副其實的“大秦貴族第二人”。

           天寒地凍,出門相迎的官吏卻嚇出一身冷汗,耷拉著腦袋支支吾吾說:“啟稟……啟稟殿下,座次……座次尚未安排妥當,懇請殿下稍候?!?/p>

           秦風回頭看看抱著的椅子劉彪,再看看忐忑不安的劉伯,冷冷地說:“身為大秦親王,本王座次理應在皇族之下國公之上,我王族族老理應出任族老院三長老,有什么好為難的?!?/p>

           “殿下恕罪,因無此先例,我族老院尚須斟酌?!?/p>

           “要斟酌到什么時候?”

           “殿下……殿下可先回府靜候,幾位長老一有決斷,下官便前往府上稟報?!?/p>

           “本王沒時間等,進去通報一聲,只有一注香功夫斟酌,屆時再無結果,本王只能自己進去拿回屬于本王的榮耀!”

           族老們可以跟新貴族拼老命,就算死了死得也有意義,會激起民憤,會讓天下百姓同仇敵愾??墒峭笄鼗首釉趺雌?,那不成窩里斗了,只會讓天下人笑話。何況這位現在如日中天,深受將士及百姓擁戴。

           官吏不敢把事鬧大,不敢把他的話當耳旁風,忙不迭跑進去通報。

           “殿下,這么做合適嗎?”齊興不動聲色問。

           秦風輕嘆了口氣,苦笑道:“一千一百多年前,一百七十多個部落氏族在此議事,決定誰當皇帝,決定各家爵位及封地,可以說這里是我大秦最高權力機構。時過境遷,昔日風光不再,漸漸成了大秦最大的養老院和瘋人院。對付一幫老瘋子,只有比他們更瘋?!?/p>

           “他們瘋了,老夫沒瘋!”

           話音剛落,一個熟悉身影風風火火跑了出來,用獨臂拉著齊興眉飛色舞地說:“賢侄,快了快了,最多半個時辰。老夫已命人幫你把椅子擦干干凈凈,待會隨老夫一起進去?!?/p>

           “龍將軍,您也在這兒?!?/p>

           “老了老了,上不了戰場,只能來這跟一幫老瘋子扯皮。剛才費老大勁,終于說服幾個老鬼,進去之后我們坐一塊,有何不懂的盡管問老夫?!?/p>

           家主跑過來當族老,能安什么好心。

           秦風看見他就是一肚子氣,似笑非笑地問:“龍將軍,您老私自調座次了?!?/p>

           “什么叫私自,齊賢侄剛回大秦,哪知道人心險惡,里面不但是一幫老瘋子,也是一幫老狐貍,老夫擔心賢侄上當受騙,為坐到他身邊整整讓出幾百畝封地?!?/p>

           “對我義兄這么好?”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老夫不幫他誰幫,聽說全安頓好了,府邸在三圣宮,哎呀,那可是好地方,就是離族老院有些遠。賢侄,中午別回去,宴席準備好了,老夫為你接風,順便給你介紹幾個兄弟姐妹?!?/p>

           這老混蛋,擺明了準備搶女婿。

           秦風被搞得啼笑皆非,禁不住笑問道:“請不請本王?”

           龍新東甩了甩獨臂,振振有詞地說:“殿下剛上任,修部衙門一大攤事,就不打擾殿下了。說起修部衙門,老夫知道殿下缺人,龍家有幾十個不成器的子弟,要是殿下看得上,隨時可去仙人街效力?!?/p>

           沒得到鷹谷明確支持,誰也不看好修部衙門,迄今為止就何家愿意出人。齊興豈能猜不出他雪中送炭的用意,一個勁給秦風使眼色,提醒千萬不能上這個當。

           既然已成為大秦伯爵,就要融入勛貴團體。

           聯姻而已,又不一定非要作正室,便是作正室一樣可以再找其它女人,秦風當著什么沒看見,很沒義氣一臉沮喪地說:“龍將軍,修部衙門不光缺人,更缺錢糧,您老能不能想想辦法,暫借點給本王周轉周轉?!?/p>

           龍家根基在南洲,龍家子弟主要在邊軍效力。

           形勢逼人前,今后要把重心往京城轉移,與京城這幫老勛貴關系又很一般,想站穩腳跟只有聯姻結盟。齊家底蘊深厚,傳承又斷了幾百年,在京城沒一點根基,簡直是天然盟友。

           “缺多少?”秦風態度如此明確,龍新東自然不錯過這個機會。

           “將軍能籌多少?”

           大戰在即,糧價飛漲,龍新東權衡了一番,開口道:“兩千擔,那么多人要吃飯,老夫只能擠出這么多?!?/p>

           “龍將軍高義,本王愧領了?!?/p>

           這就把我給賣了,難道我就值兩千擔糧食,齊興正準備開口說點什么,耳邊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我齊家初來乍到且人丁不旺,身為家主,無論為站穩腳跟還是為傳宗接代,都應該作族人之表率?!?/p>

           “曾爺爺……”

           “聽殿下的?!?/p>

           有人愿意聯姻是好事,齊家敗就敗在沒盟友沒強援上,一路之上有所耳聞,這個獨臂將軍在大秦赫赫有名,與這樣的名門聯姻是齊家的福分。齊世陽傳完音,又蹲在雪地上清理起車輪來。

           聯姻就聯姻吧,希望龍家丫頭不是很難看,齊興暗嘆了一口氣,沒再說什么。

           一注香功夫眼看快到了,正準備命令侍衛把椅子扛進去,一匹快馬沖到百族門前。

           “稟殿下,兵部接到飛鴿傳書,前往南洲驀兵驀糧的長公主一行,于前日下午在潛龍府遭遇烏氏余孽,一千兩百四十六名新卒陣亡,四十八名邊軍士卒戰死,六百多民夫被殺,糧草被燒,隨軍修士隕落,長公主被俘,只留下一個士卒傳訊!”

           長公主是真正的巾幗英雄。

           丈夫戰死之后沒有改嫁,竟帶著九歲的兒子和六歲的女兒前往邊地效力,從救護傷員,收斂將士骸骨,漸漸發展到帶兵上陣廝殺,有軍功有軍職,是大秦邊軍中兩位女偏將之一。

           親姑姑被俘,秦風心神一振,急切地問:“烏氏余孽想做什么,是不是想交換烏泰?”

           “屬下不知飛鴿傳書內容,只知右相已命刑部將烏泰等余孽債處以極刑,十幾個供奉、刑部捕快、京兆府衙役和幾百京軍正趕往法場,打算午時行刑?!?/p>

           出這么大事,龍新東顧不上為龍家閨女招婿了,凝重地說:“朝廷不會妥協的,便是陛下被俘,烏泰等余孽該殺還得殺?!?/p>

           要不是生擒烏泰,要是早點把烏泰腦袋砍了,長公主就不會被俘,那么多將士也不會死在南洲。

           秦風豈能袖手旁觀,咬牙切齒地說:“劉軍尉,把本王的椅子搬進去,護送秦伯進勛貴堂。陸軍尉,傳令行動司,集合前鋒營去刑部大牢提人犯,其他人隨本王回府!”

           “諾!”

           “殿下提人犯做什么?”事關重大,龍新東攔到他身前。

           “只要與修士有關的案子,全在我修部衙門管轄之內。昨日之所以將烏泰等余孽移交刑部,是因為我修部尚未開府建衙,現在有了修部,有衙門,自然要押回重審,等審個水落石出再交由刑部終審?!?/p>

           “殿下想用烏泰換長公主?”

           “不行嗎?”

           “萬萬不可!朝廷在明,烏氏余孽在暗,且修士眾多。只要綁架一個人,便能達到目的,一旦開此先例,今后所有勛貴,所有朝廷命官,所有將校都會成為其目標。到時候人心惶惶,國將不國,會天下大亂的!”

           “我秦氏當一千多年皇帝,死的人、流的血夠多了。不欠大秦,不欠勛貴的!國已不國,天下早已大亂,再亂又能亂到哪兒去?長公主本王救定了,有本王在,看誰敢砍烏泰腦袋?!?/p>

           秦風甩開他胳膊,頭也不回鉆進馬車。

           千山伯府的爵位在這兒跑不掉,族老院什么時候都可以來,齊興毫不猶豫跟上,直到馬車駛上蒼鷹街才低聲問:“殿下,剛才……剛才你那番話什么意思?”

           秦風瞄了一眼欲言又止的紫靈,淡淡地說:“當年為一統大秦,不知滅了多少部落氏族,比死在蠻族手里的還多。領地一百七十多個勛貴分,黑鍋由我秦氏皇族背。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烏氏余孽,一百個余孽中有一兩個烏氏后人已經很夸張了,其它全是那些被滅的部落氏族后人?!?/p>

           ”怎么會這樣,為什么要滅那些部落?“桑玉容沒聽說過這段歷史,滿臉將信將疑。

           ”蠻族最厲害的時候也只占領過北洲、西洲和三分之一個東洲,離戰場越遠的部落氏族越沒危機感,既不出人也不出糧。北邊的部落氏族已經聯合起來了,擁有一支前所未有的大軍,蠻族造成的損失自然要找回來,荒原什么都沒有,只能把目光轉向南方,于是高舉人族大義,開始跑馬圈地,所以說帝國從來沒有神圣的?!?/p>

           “可是……可是我審過的許多烏氏余孽都姓烏?!?/p>

           “劉伯和阿梁還姓秦呢,為報血海深仇,那些人不在乎姓什么?!?/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