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江山皇圖

        第四章 血親復仇

        江山皇圖 卓牧閑 4430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舉國上下,激憤不已,視仙人為妖人!

           大秦將士,悍不畏死,前仆后繼,硬是以血肉之軀迫使宗門議和,先輩是何等氣勢,當時的帝國是何等強大,車梁聽得熱血沸騰,禁不住追問道:“再后來呢?”

           “再后來你們全死了?!?/p>

           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十幾步外的樹林邊,發出如夜梟般桀桀怪笑。

           “誰?”

           車梁反應迅速,一個翻滾半蹲到秦風面前,背對著他將長刀往身前一橫,神色冰冷的沖前方密林低喝一聲。徐黛心中一凜,驀地站起身來,緊握長劍守在秦風右側,神情充滿忐忑和緊張。

           荒山野嶺,漆黑山林,熊熊火光,不懷好意的不速之客,氣氛顯得異常詭異。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秦風很快冷靜下來,右手若無其事插進腰間,左手撿起一根枯枝,撥拉了兩下火堆,抬頭笑問道:“來殺我的?”

           “死到臨頭還如此鎮定,不愧為大秦皇子?!?/p>

           一個四十多歲的黑袍男人背著雙手從林邊走了過來,腰間系著一把木鞘短劍,閑庭信步,對嚴陣以待的車梁和徐黛二人視而不見。

           看不出修為,肯定是一個修士。車梁驚出一身冷汗,頓時緊張到極點。

           練體境之下皆為凡人,就算十個先天高手也不是其對手,徐黛徹底絕望了,嬌軀嚇得微微顫抖,但依然守在秦風身邊。

           令她倍感意外的是,才后天二重的殿下竟比她這個后天大圓滿的師姐鎮定,扔下枯枝笑道:“如果光閣下一個,恐怕今晚殺不了我?!?/p>

           黑袍修士停止腳步,饒有興趣地問:“你知道一直有人跟著?”

           “難道不是?”

           “出來吧,行蹤早被人看出來了,再躲躲藏藏有意思么?”

           果然還有人!

           一個身影從黑暗中飛掠過來,身形剛在火堆邊顯現,徐黛便欣喜不已地驚呼道:“夏師姐,原來師姐一直在暗中保護我們?!?/p>

           黑袍修士哈哈大笑道:“小丫頭,你這位師姐暗中跟著是真的,是不是保護就兩說了?!?/p>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黑袍修士主動暴露行蹤的那一刻,夏青霜著實嚇了一跳,暗想如果他在背后偷襲,自己能否躲過致命一擊。剛剛用望氣術悄悄窺視了一下,才稍稍松下口氣。

           練體八重,修為只比她高兩重,打肯定打不過,但全身而退并非沒有可能,畢竟這是青云山脈,只要遁出二三十里,就能捏碎玉符向宗門求救。

           她回頭看了一眼,冷冷地問:“你是怎么知道的,什么時候發現的?”

           秦風欠身施了一禮:“師姐恕罪,十八修為淺薄,既不知道也不可能發現,猜的?!?/p>

           “猜的?”

           “確切地說是蒙的?!?/p>

           不管他有多么討厭,但他終究是一個凡夫俗子。

           夏青霜曾不止一次動過殺心,面對他恭恭敬敬以及車梁和徐黛興奮不已的樣子,真有那么一點尷尬,干脆緊盯著黑袍修士問:“閣下何人,為何夜闖我青云山?”

           “一介散修,賤名不值一提,至于為何來此,剛才已經說得很清楚了?!?/p>

           師父說得很清楚,只要身后這小子甘愿當一個凡夫俗子那就讓他活著,夏青霜不想被師父責怪,面無表情地說:“好大的膽,竟敢在我青云山殘殺我外門弟子,不怕被我青云宗追殺嗎?”

           “怕就不來了,何況十八皇子不是一般弟子。入門兩年,既然貴宗遲遲不動手,那在下只能代勞?!焙谂坌奘啃α诵?,又不無嘲諷地來了一句:“夏道友,千萬別告訴我你沒動過殺心?!?/p>

           徐黛心里咯噔了一下,略揚起了眉,流露出些許疑惑。車梁則下意識往秦風身邊靠了靠,似乎對一直在暗中跟著他們三人的內門師姐同樣不信任。

           被人說穿心思,而且還當著兩個外門弟子面。

           夏青霜氣得咬牙切齒,怒斥道:“休得胡言!十八皇子既入我宗門,便是我青云宗弟子。想動他,先過我這一關?!?/p>

           果然與分析的一樣,山里那些老怪物暫時不想讓自己死,秦風心中大定,有所領悟地浮現一抹微笑。

           黑袍修士緩緩拔出短劍,桀桀怪笑道:“既然這樣,那就一起死吧!”

           “等等?!?/p>

           就在夏青霜準備應戰之時,秦風突然問道:“閣下明知我夏師姐不會見死不救,卻依然選擇出手,想必有足夠把握取我等性命。既然一定要死,那么我想死個明白,閣下是不是姓烏,我外門護法、執事或弟子中是不是有閣下的眼線?”

           “不想做糊涂鬼?”

           “不想?!?/p>

           黑袍修士確實有足夠把握留下所有人,信心十足地說:“好吧,讓你們死個明白,我確實姓烏,在貴宗確實有內線?!?/p>

           在宗門有內線,夏青霜大吃一驚,逼視著他問:“姓烏的,你到底是何人?”

           能抵擋住黑袍修士的只有夏青霜,秦風打定主意要把這位同樣不懷好意的內門師姐徹底拉下水,慢悠悠地說道:“自祖師爺建立青云宗至今,共有6個練氣境以上修為的弟子叛出宗門,其中就包括這位閣下的先祖。細說起來,宗門與我皇族之所以鬧成現在這樣,這位閣下的歷代先人功不可沒?!?/p>

           徐黛猛然反應過來,脫口而出道:“朝廷命官是他先祖殺的,宗門與朝廷的矛盾是他先祖挑起來的!”

           秦風微微點了下頭,一臉痛心地確認道:“宮里有歷次朝廷與宗門談判的詳細記錄,許多事情在談判中相繼真相大白。事實上青云宗第九代掌門對我先祖鵬皇贊譽有加,認為我先祖是一代人杰,一代明主。

           宗門與朝廷追求不同,懶得去管塵世間的紛爭,從未想過要凌駕于朝廷之上,只是希望青云山不被世俗打擾。為此,第九代掌門決定派弟子入世,主動與朝廷接觸,甚至給我先祖鵬皇準備了一些可延年益壽的丹藥作為禮物。

           而宗門所需要的那些修煉資源,對當時根本不知修煉這回事的朝廷而言實在算不上什么,靈石就是百無一用的石頭,靈草只是荒山野嶺生長的雜草。如宗門能給皇族及滿朝文武提供仙丹仙藥,把那些石頭雜草送給宗門又何妨?

           然而,第九代掌門所托非人,派下山那三個弟子不僅對幾十個朝廷命官痛下殺手,而且自作主張,加上一系列朝廷不可能答應的條件,直接導致朝廷與宗門開戰?!?/p>

           黑袍修士冷哼了一聲,劍指著他問:“那宮里有沒有記載,你先祖鵬皇是怎么滅我烏氏宗族的?”

           “血親復仇,從大秦元年到現在,死于你烏家暗殺的皇族超過300個,宮里豈能沒記載?!?/p>

           秦風一臉不屑地接著說道:“蠻族入侵,大敵當前,你烏家雖為人族,不僅不思抵抗,反而認賊作父投靠蠻族,給蠻族提供糧草,幫蠻族打探消息,甚至赤膊上陣給蠻族當前鋒。對待人族比蠻族更狠,所過之處血流成河。

           這樣的人族敗類不除,天理何在?

           可惜你烏家此前有人機緣巧合,被青云宗收為弟子。要是早知道有漏網之魚,早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宗門存在,早些與宗門接觸,相信宗門定會清理門戶,根本不會發生后面那么多事情?!?/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