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江山皇圖

        第一百零九章 大秦王妃

        江山皇圖 卓牧閑 5973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大早,第二進花廳里坐滿人?!鲸琛?/p>

           劉家幾個丫頭把耳朵貼在通往后宅的兩側門縫邊,探聽里后院動靜,時不時噓兩聲,擠眉弄眼,神神叨叨。

           從邱家來的倆小丫鬟神不守舍,一會兒踮起腳看后門,一會兒看攤在桌上的筆墨紙硯。從齊家偷跑過來的幾個丫頭,圍著熟悉的徐黛竊竊私語,滿臉興高采烈。

           “靈姐,你說會是誰?”

           “不知道,別問我?!?/p>

           “阿梁,你跟他最好,他有沒有跟你說過?!?/p>

           “我什么都不知道?!?/p>

           按照千百年的傳統,家主有了第二個女人,就要確定名分。誰作正室,誰是側室,必須第一時間定下來,以免家宅不寧。

           在勛貴家這是一件大事,在親王府更不止誰做大誰做小那么簡單。接下來要誕生的不只是一個正妻,還是大秦開國一千一百多年來的第一位王妃,還是未來的大秦皇后!

           對一個女人而言,這簡直是天大的事。

           桑玉容興奮得一夜沒睡好,天沒亮就拉著紫靈過來見證這一切。

           菡蕓人挺好,玉兒也不錯,何況這種事只能放在心里,不能掛在嘴上,紫靈不搭理她,車梁裝糊涂,桑玉容竟拉著司空飛問:“司空大人,你說會是誰?”

           “郡主,這個……這個,下官過來是有要事稟報?!?/p>

           一個個諱莫如深,怕得罪菡蕓,又怕得罪玉兒,可王妃只有一個,總有一個人當不上。桑玉容噘嘴小嘴嘟囔了幾句,正琢磨著是不是翻墻進去看看,外面傳來一陣嘈雜聲。

           宮里來人,皇后娘娘最信任的芹姨,激動不已,喜形于色。既是來打探消息。也是來接王妃進宮拜見皇帝皇后及四位皇妃的。

           “慧芹參見二位郡主?!?/p>

           “芹姨免禮,芹姨快坐?!痹谒媲?,桑玉容不敢拿架子。

           殿下娶妻生子,開枝散葉。這是天大的好事,娘娘高興得一夜沒睡好,芹姨微微一笑,湊到她耳邊問:“郡主,殿下。殿下夜里跟誰同房的?”

           “不知道,下人全出來了,里面就他們三個?!?/p>

           “哦,那就等等?!?/p>

           溫柔鄉,英雄冢,食髓知味,秦風真不想起。

           那么多人在外面等著,他有那么多大事要處理,剛為人婦的邱菡蕓可不敢貪念這片刻溫柔,早早的起床洗漱。趴在床邊用哀求般地語氣說:“殿下,日上三竿,不能再睡懶覺了。還有玉兒姐,她真在花廳里坐了一夜?!?/p>

           “她是修士,她在修煉,再說那么多房間,又不是不給她床睡?!?/p>

           “這不是沒地方睡的事?!?/p>

           “不說她了,說你,疼不疼?”

           “不疼,不問這些好不好。難為情死了?!鼻褫帐|芳心一顫,臉上蕩漾著嬌羞的笑容。

           師父很給面子,昨夜說了,非禮勿視。不該看的他不會看。話又說回來,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什么沒見過,想看什么看不到,對男男女女這點事不會感興趣。

           人逢喜事精神爽,當新郎的感覺真不錯。秦風伸了個懶腰。摟著她又親了一口,這才很不情愿地爬起身。

           剛剛過去的一夜,動靜不小,該聽見的全聽見了,不該聽見的也聽見了。

           林叔有林嫂,有兩個侍妾,他們經常干這種事,小時候好奇,不止偷看過一兩次。若換作平時,若換作其他人,齊玉真不會放在心上。但這不是平時,廂房里的更不是其他人,而是“丈夫”,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兒。

           如坐針氈,哪有心思修煉。

           沒想到他夜里竟趁菡蕓睡熟之后來了,說了一番應該是發自肺腑的話。

           菡蕓沒修煉資質,他能陪菡蕓的時間不多,至少對修士而言不多。他無法做到同時全心全意愛兩個女人,但可以把時間分配開來。他說他這么想很自私,但卻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辦法……

           哥哥沒說錯,他是一個有意思的人,居然會這么想。不管怎么樣,至少問題解決了,或許,或許他將來會像對菡蕓對我。

           齊玉不再胡思亂想,更不會去爭當什么王妃,見二人走進花廳,急忙起身,整了整衣服,一起往前院走去。

           花廳里,一片寂靜。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全集中在三人身上,神情一個比一個精彩。尤其桑玉容,欲言又止,一臉好奇,一臉迫不及待。

           “殿下,請?!眲⒉畬⑺桨讼勺狼?,族譜和送交族老院的公文全準備好了,就等填上一個名字。

           不能再拖,再拖下去那幫貴女又不知道要折騰出什么事。秦風回頭看看芹姨,再看看兩個面紅耳赤的妻子,最后把目光停留在桑玉容身上。

           “辦你的事,看我做什么?”

           “郡主,有件事一直忘了問,我母后收你為義女,我父皇冊封你為玉容郡主,但你的族籍呢,是在皇族還是在我王族?!?/p>

           紫靈同樣是大秦郡主,但她已認祖歸宗,名字被左相寫進左相府的族譜。桑玉容猛然意識到自己沒去皇族宗祠,直到現在仍沒入這邊的族籍。說好聽點是自由人,說不好聽點就是沒親人。

           她可不想當一個無親無故、孤苦伶仃的人,脫口而出道:“我,我跟你一起過,當然是王族?!?/p>

           “那我把你的名字寫進族譜了?”

           “寫,族老院也要送一份?!?/p>

           人家的族譜密密麻麻,全名字。王族族譜只有可憐兮兮幾個,劉伯和車梁名字下還注上“賜姓”二字,可見大秦王族人丁有多么不興旺。

           玉容郡主,皇后義女,與親王同輩,列入族譜。

           縱向分好幾支,第一支血脈傳承的,第二支是賜姓的,她屬于第三支。王族沒宗祠,不用去拜祭祖宗。

           名字能被寫在第一行,簡直是天大的榮耀。各家傳承那么多年,上上下下幾十代,加起來幾千上萬,后人能記得幾個,只能記得最早的和最近的。說句不中聽的話,將來死了牌位會供在最高處。

           “恭喜郡主,恭喜郡主!”

           眾人羨慕之色,溢于言表,紛紛拱手祝賀,桑玉容笑靨如花,激動得無以加復。

           齊興可以點鴛鴦譜,為何我不可以?

           阿梁過幾天要去邊地,雖說有人保護,但也不能百分之百確保安全。成家才能立業,早點娶個老婆,留下條血脈,才不會有后顧之憂。

           秦風放下筆,抑揚頓挫地說:“既然入我王族,我這個族長便要負起族長的責任。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今年不小了,終身大事不能再耽誤?!?/p>

           “十八,你,你想做什么?”

           “族長,什么十八,一點規矩沒有,要是嫁出去,不知要鬧出多少笑話。算了,我做主把你許配給阿梁。司空大人,在周圍安排個院子,當我王族的嫁妝,當他們小兩口的新房?!?/p>

           車梁懵了,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紫靈樂了,嘴角邊勾起一絲會心的笑意。

           桑玉容急了,跑上前問:“為什么是阿梁,我的事不要你管!”

           “為什么不能是阿梁,作為族長我為什么不能管?衙門有衙門的規矩,王族有王族的家法。嫁出去之后,要守夫家的規矩,好好相夫教子,替夫家開枝散葉傳宗接代?!?/p>

           “可是,可是……”

           “沒有可是,阿梁,愣著做什么,快去準備聘禮?!?/p>

           “殿下,我……”

           “我問你,喜不喜歡玉容,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痛快點?!?/p>

           當這么多人面,能說不喜歡嗎,并且確實有那么點喜歡,可她是郡主,高攀不上,車梁愁眉苦臉的點點頭。

           回京路上兩個人整天黏一塊,不喜歡真鬼了,秦風滿意的點點頭,又問:“玉容,你也痛快點,喜不喜阿梁?”

           “喜不喜歡是一回事,嫁是另一回事。靈姐,我……我沒想過嫁人,我真沒想過嫁人?!?/p>

           找個稱心如意的不容易,阿梁跟她很般配,紫靈朝秦風指了指,像是在說你是王族的人要聽族長的話,一臉愛莫能助。

           “女人嘛,早晚是要嫁的,既然喜歡就嫁。紫靈郡主,司空大人,麻煩你們幫他們操辦下,替本王了卻一樁心事?!?/p>

           “殿下英明,秦校尉與玉容郡主郎才女貌,簡直天作之合?!?/p>

           “我感覺也很般配,阿梁,好好待我表妹,別欺負她?!?/p>

           名字寫進族譜,當這么多人寫的,按規矩小十八可以作這個主。上當了,后悔都來不及,好在是阿梁。

           “嫁就嫁,有什么了不起的!”

           桑玉容一如既往地沒心沒肺,主動站到車梁身邊,理直氣壯地說:“主你可以作,嫁妝不能少,一套宅子不夠,我要錢,要馬車,要下人,反正你家有的我全要有?!?/p>

           眾人頓時哄笑起來,車梁欣喜若狂,臉漲得通紅。

           “沒問題,這些要求可以滿足。秦伯,麻煩您老安排一下?!?/p>

           “還有你呢,你們自己呢,誰當王妃,我們等了一早上?!?/p>

           是啊,這一打岔差點把正事忘了,眾人目光再次聚集到邱菡蕓和齊玉身上。

           秦風再次回頭看了看,在空白處寫上“猛虎寨邱氏女菡蕓”八個字,旋即放下筆頭也不回走了出去。(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