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江山皇圖

        第七十五章 風雪進京城 (三)

        江山皇圖 卓牧閑 5697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皇都北城有條長街,叫做義尋街。

           距離棲鷹山不遠,過了前方不遠處的六義橋,便能上蒼鷹道,上朝很是方便。

           一千多年來,這條街上住著的都是大秦勛貴,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改變,只是隨著家族興衰,住在街旁宅院里的勛貴之間不斷置換,始終沒讓新貴族在這條象征榮耀的街上占據一席之地。

           十八皇子回京,八荒宗煉神真人進京,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各家都做好最壞打算,有前途的晚輩半月前就打發走了,能打仗能上戰場的子侄或在城外京軍大營,或在北洲邊軍大營,府里和府外封地只留下一些老弱婦孺。

           事關生死存亡,家家有人在外打探消息。秦十八到了哪里,新任國師有沒有出三圣宮,包括西門外剛剛發生的一切,早家喻戶曉,盡人皆知。

           步伐聲遠遠傳來,雙頭鷹旗在風雪中若隱若現。

           三皇子秦羽站在山從侯府對面的酒樓上,遙望著隊列里既熟悉又陌生的弟弟,心情從未像此刻這么復雜過。

           “當眾打陶生騰師徒板子,十八到底想做什么?”

           “打板子算什么,家父說至少有三十個青云宗修士死在他手上,包括靖南向家的向如松?!?/p>

           “他倒是痛快了,可是把我等置于何地!”

           ……

           柱國公世子、山從侯世子、清璧伯府二少爺你一句我一句,把秦羽說得心煩意亂。

           高人師父,真有那么高嗎?

           要是沒希望中那么高,他這么干豈不是要把所有人置于死地!

           兩百多個修士聽上去很嚇人,似乎只有三大宗門、朝廷、鷹谷和烏堡,才有如此強悍的實力。關鍵境界修為太低,就算有一個高深莫測的師父,也無法與幾千年底蘊的三大宗門相提并論。

           想起自家老爺子的分析,柱國公世子杜維冷冷地說:“他瘋了,從被陶生騰發現修煉資質那一刻起就充滿怨恨,他不理解陛下的苦衷,心里壓根就沒有大秦。他是在報復,報復陶生騰,報復宗門,報復陛下,報復他認為所有對不起他的人……”

           當年陶生騰發現他擁有百年難得一見的上品雷靈根,提出要把他送上青云山。

           明知這一去兇多吉少,父皇心如刀絞,出于大局硬是一句反對話沒說。為此皇后大病一場,這幾年一直以淚洗面。

           他有理由怨恨,但更應該清楚皇族的宿命。

           不能讓他一錯再錯,不能讓他再胡鬧,秦羽決定為父皇分憂,一聲不吭走下樓,背負雙手,站在長街中央,迎著凜凜寒風,擋住隊伍去路。

           杜維等人愣住了,想跟下去又感覺不太合適,他們兄弟之間什么都好說,一旦外人摻和極可能適得其反。

           二十步,十八步,十六步……

           殿下軍令如山,只要統領沒下令,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要蹚過去。

           離擋路的人只剩下幾步,儀仗隊長陸寧終于聽到“立定”,終于松下口氣。畢竟這里是大秦皇都,尤其在那么多百姓圍觀下,絕不能像在聚賢谷一樣為所欲為。

           下巴上有顆痣,秦風一眼便認出是誰。

           可能與年齡相差較大有一定關系,記憶中和這位同父異母的哥哥沒什么感情,小時候聚少離多,幾乎沒見過幾次面,幾乎沒說過幾句話。

           那么多人盯著,表面文章必須做。

           秦風翻身下馬,解開斗篷,往忘了加衣服的秦羽身上一披,一邊幫他暖手,一邊激動不已地說:“一別多年,三哥可好?天這么冷,怎不多穿點?”

           這像是瘋子嗎?

           秦羽沒想到他會是這個反應,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么開口,秦風不會給外人看笑話的機會,回頭道:“不知者不罪,繞你等一次。下次若再敢沖撞我三哥,非得治你等一個以下犯上之罪?!?/p>

           原來是三皇子,褚振武和劉彪等人急忙躬身行禮。

           “三哥,他們有眼無珠,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別跟他們計較。走,上馬車,車里暖和,順便給你介紹兩位長輩?!?/p>

           難道介紹他師父,介紹那位深不可測的高人。秦羽不敢怠慢,話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像木偶般被他拉上一輛香氣撲鼻的馬車。

           “八姨,我給您介紹介紹,這位是我三哥。三哥,這位是八姨?!?/p>

           年齡大又怎么樣,一樣是人晚輩,秦風強忍著掀開簾子,忙不迭招呼道:“桑軍尉,上車,有急事,快點,就等你啦?!?/p>

           又可以與一個侄子相認,桑玉容樂得心花怒放,身形一閃,像陣風似地沖進馬車。隊伍繼續前進,秦羽被兩個如花似玉的長輩搞得尷尬不已,根本顧不上規勸他回頭。

           “小十八沒騙你,我真是你姑,靈姐真是你姨,不好意思叫沒關系,我們沒那么講究。你比十八出息,聽說在戶部干過,給邊軍籌過糧草,還有十幾個孩子,最大的幾歲了,可不可愛,算起來他們該喊我姑奶奶……”

           身份暴露,鷹谷那邊的親戚聯系不上,只能認這邊的親戚。

           人是群居動物,不能沒歸屬感,不能沒親人,秦風能理解桑玉容的感受,煞有介事提醒道:“七姑,姑奶奶不是那么好當的,您得準備見面禮?!?/p>

           見大人無所謂,見小孩不能兩手空空。

           桑玉容與紫靈對視了一眼,愁眉苦臉地說:“十八,我跟靈姐出來得急,什么沒有,什么沒帶,要把你借我們點錢,回頭……回頭……等我們有了錢再還你?!?/p>

           “沒關系,我給苗統領打招呼,要借多少盡管跟他開口?!?/p>

           冒出來個三十多歲的侄子,太荒謬了,紫靈坐在一邊笑而不語。秦羽豈能猜不出她倆身份,只能拱手道:“晚輩秦羽,見過容姑,見過靈姨?!?/p>

           “別客氣,坐下說?!?/p>

           桑玉容對未來充滿憧憬,滿是好奇地問:“老三,你父皇身體怎么樣,你說他見到我,會不會很高興?”

           秦風怎可能讓他往正事上扯,突然道:“不對??!亂了,這輩分好像亂套了!”

           “什么不對?”

           邱菡蕓同樣想到了這個問題,只是一直沒說出來,看著秦風故作驚詫的樣子,撲哧一笑道:“七姑,殿下沒說錯,輩分到三殿下這兒真亂套了?!?/p>

           “怎么亂的?”桑玉容一臉百思不得其解。

           “按你們那邊的輩分排,八姨應該是左相的堂妹。而這邊呢,左相卻是三殿下的外公?!?/p>

           “怎么會這樣?”

           “我也不知道,反正很亂?!?/p>

           勛貴之間不斷聯姻,四十多代下來,不亂就真見鬼了。

           秦風正色道:“三哥,天理倫常,尊卑有序,這輩要好好理理,萬萬開不得玩笑?!?/p>

           一起進京,肯定是要見皇帝的。

           到底是皇帝哥哥,還是皇帝侄子,這個問題必須搞清楚,桑玉容深以為然,扳著手指一輩一輩的算,遇上這么個把親情看得比什么都重的姑奶奶,秦羽只能硬著頭皮配合。

           隊伍繼續前進,過六義橋,上蒼鷹道,卻沒往北,而是直奔南城而去。

           秦羽透過車窗,發現行進方向不對,急忙問:“十八弟,你這是要去哪兒?”

           “三圣宮?!?/p>

           去三圣宮,開什么玩笑!

           要是八荒宗老瘋子一怒之下把你殺了,朝廷退無可退,只能對三大宗門開戰;要是你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高人師父把老瘋子殺了,三大宗門一樣不會善罷甘休,會毫不猶豫對朝廷開戰。

           秦羽再也沒了之前的溫文爾雅,緊抓著他胳膊,質問道:“十八,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樣?”

           “當然知道在做什么,我去借宿??!”

           秦風輕輕推開他手,一臉委屈地說:“三個,我好歹是大秦親王,多少有幾百個部下??晌抑挥芯粑粎s沒封地,連府邸都沒有,總不能把他們帶進皇宮吧?三圣宮地方大,外面這些不成器的部下又大多是修士,住三圣宮最合適?!?/p>

           聚賢谷的前車之鑒擺在那里,你哪里是去借宿,擺明了打算太歲頭上動土,想鳩占鵲巢把三圣宮據為己有。

           煉神真人不是練氣境修士,黎昌更不是那些那些無依無靠的散修,帶著這么多修士,后面跟著那么多起哄的人,到了三圣宮不打起來才怪。

           “你………你眼里有沒有父皇,你心里有沒有大秦,你瘋了,你知道這么做的后果嗎?”

           秦羽氣得渾身發抖,邱菡蕓嚇得不敢吱聲,紫靈和桑玉容面面相窺,不知道該不該勸勸。徐黛則認為三皇子識大體顧大局,比曾經的師弟、現在的親王殿下靠譜多了。

           到底誰是瘋子,在我看來秦家人全是瘋子,為了所謂的榮耀,為了一個已名存實亡的大秦,老子可以忍痛犧牲兒子,兒子應該心甘情愿去死,甚至應該以為大秦犧牲為榮。

           秦風再次推開他手,意味深長地說:“要是心中沒有父皇,沒有母后,沒有大秦,我不會回京。你們做不到的事,不等于我做不到。更重要的是,大秦已經到了必須改變的時候,若再不做點什么,那就真沒救了?!?/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