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江山皇圖

        第四十八章 勾心斗角

        江山皇圖 卓牧閑 6224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點星光和遠處人聲鼎沸的大營,給漆黑的夜增添些許生氣。

           夏青霜靜靜地坐在火堆前,與寂寞相伴,孤寂彌漫著整個心靈。

           寂寞不是夜的錯,只是寂寞的人把夜渲染上了寂寞,深夜人孤獨,深夜人寂寞。是心傷太重,還是心太累……混亂的思緒,無法讓她鎮靜,任由思緒慢溢,很多事變得模糊,讓她很迷茫,讓她害怕深夜,害怕人靜。

           “師姐,師姐,你沒事吧?”

           “沒事,你怎么還不睡?!?/p>

           “怎么沒事,你都哭了?!毙祺炫驳剿磉?,撥弄了一下篝火,哽咽地說:“睡不著,其實我也想哭,想家,想我娘?!?/p>

           眼眶真濕潤了,夏青霜急忙擦了擦,依偎著她問:“因為秦十八那封信?”

           “不光那封信,還有昨天吟的詩,殿下真有孝心,真想念他母后。要是沒孝心,要是不想念,定然寫不出那樣的詩?!?/p>

           夏青霜同車梁一樣是孤兒,根本記不得父母,心亂如麻并非因為親情,而是經歷過那么多,隨大軍走這么遠,一路耳濡目睹,真正感受到大秦將士及百姓對宗門的態度。

           百年國恨,滄海難平。

           天下紛擾,何得康甯。

           大秦銳士,復我河山。

           血不流干,死不休戰!

           他們錯了嗎,從他們的立場出發似乎沒錯。若他們是對的,那宗門不就錯了。宗門修士一樣是秦人,朝廷為何容不下宗門,百姓為何不能同修士和睦相處,為何一定要殺個你死我活……

           她不知道一旦開戰能活多久,不知道能不能對大秦將士下得去手,甚至不知道來這兒到底做什么。她打心眼里敬佩勝卿山和車梁那樣的修士,也只有勝卿山和車梁那樣的修士才能贏得大秦百姓敬重。

           “什么詩?”她心不在焉地問。

           “想念他母后的,我背給師姐聽: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確實才華橫溢,夏青霜不由想起根本不知道長什么樣的父母。

           這個話題太沉重,她深吸了一口氣,若有所思地說:“徐師妹,其實你不用過來陪我的,那邊熱鬧,你在那邊受歡迎,跟他們一起就不會想家,就不會這么想你娘?!?/p>

           徐黛搖搖頭,酸溜溜地說:“殿下變了,車梁也變了,他們管我叫徐姑娘,不再叫我師姐。而且殿下有了一個女人,衛國伯府的小姐,長得很漂亮。連車梁都好像有了心儀的女子,就是那個兇巴巴的女修?!?/p>

           “桑玉容?!?/p>

           “嗯,殿下似乎在有意撮合他倆?!?/p>

           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外門弟子全趕回去了,跟在大軍后面的就剩她們二人,夏青霜忍不住調侃道:“師妹,師姐糊涂了,你到底喜歡秦十八還是喜歡車梁?”

           徐黛俏臉一紅,連連搖頭道:“沒有,不是師姐想的那樣,在山上時我就是把他們當師弟?!?/p>

           “兩個師弟全被人搶了,心里不舒服?”

           “師姐,別開玩笑了。你知道的,他倆一個是大秦皇子一個是邊軍之后,能把我這個來自修煉家族的青云宗弟子當朋友已經很不容易了,或許……或許過不了幾天連朋友都沒得做?!?/p>

           夏青霜黯然道:“你至少跟他們做過朋友,我為救他們差點沒命,結果一個好臉色都沒有?!?/p>

           豈止沒好臉色,要不是殿下和車梁攔著,那個兇巴巴的女修真會對你動手。徐黛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兒,正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大營動了!

           無數人影打著火把,護衛糧草車隊緩緩出發,二人剛站起身,一隊騎兵呼嘯而來。

           一個騎士勒住韁繩,一邊在篝火邊打轉,一邊喝道:“夏青霜,我乃十八殿下親衛營統領褚振武,這位是府軍校尉白西承,殿下命本統領問話,你可是青云宗內門弟子?”

           輸人不能輸氣勢,夏青霜冷若冰霜地應道:“是!”

           “殿下命本統領再問,你可是大秦子民?”

           夏青霜遲疑了一下,回道:“是!”

           “大秦帝國青云宗內門弟子夏青霜聽令,現有烏氏余孽犯上作亂,命你即刻編入白校尉麾下,隨府軍前去剿滅這股死不悔改的人族敗類!”

           “諾!”

           涉及到人族大義,夏青霜不會有絲毫猶豫,立即翻身上馬,拔出萬師叔曾用過的中品靈劍。

           “我呢?”

           徐黛解開韁繩,急切地問:“褚統領,白校尉,我也是青云宗弟子,我也是大秦子民,殿下有沒有征招我?”

           “徐姑娘,殿下命你立即去找魏校尉,協助魏校尉押運糧草?!?/p>

           軍令如山,盡管一萬個不愿意,但徐黛仍像夏青霜一樣應道:“諾!”

           ……

           與此同時,珍寶閣二樓貴賓包廂里氣氛越來越緊張。沉默,在眾人之間蔓延開,漸漸濃稠,最后竟沉沉地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珍寶閣就像一塊肥肉,之前沒動手是找不著借口,不能壞了規矩?,F在他們壞了規矩,有足夠借口足夠理由,當然不能錯過。

           農稅十抽一,商稅二十抽一,大秦律確實這么規定的,但千百年來只適用于凡夫俗子,從沒人敢向修士征稅。更何況這里是聚賢谷,就算交也應該交給谷主,怎么也輪不著朝廷。

           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

           從齊興主仆暴露身份的那一刻起,宋達就沒打算讓珍寶閣繼續存在下去,甚至沒打算讓齊興主仆全身而退。早悄悄捏碎傳訊符,把三貪等幾個練氣境副谷主招到樓下大廳,隨時準備拿珍寶閣開刀。

           秦風一開口便要八百萬下品靈石,珍寶閣再有底蘊一時間也拿不出來。

           再加上他們這幫神色完全不對的聚賢谷地頭蛇,苗誠發現周圍全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家伙,頓時目光陰寒,殺意騰騰。

           齊興至少有三成把握全身而退,并且有能力報復。關鍵動起手只能一個人脫身,老仆苗誠和在珍寶閣里的其他族人極可能會隕落在這里。

           他不敢輕舉妄動,想再等等,看事情有沒有轉機。

           司空飛發現苗頭不對,抬頭看看秦風,又看看宋達,嘴唇囁嚅著,不知該不該說點什么。

           勾心斗角,比指揮四個穿著一身“不講理”裝備的小輩欺負人有意思多了。岑老再次浮現在腦海里,一臉壞笑著說:“徒兒,再堅持半注香功夫,等勝小子把人送到,你就可以讓小白臉大出血了?!?/p>

           “您老讓勝卿山快點,姓宋的利欲熏心,我擔心撐不住?!?/p>

           “放心,你不走他不敢動?!?/p>

           “好吧,等您老好消息?!?/p>

           秦風回到現實世界,端起茶杯用平淡的語氣問:“宋前輩,本王委托您的事有沒有交代下去?”

           “囚籠?”

           “將士用命,氣勢如虹,估計用不著三個時辰,那幫犯上作亂的叛逆便會紛紛落網。本王擔心沒地方看押,到時候會很麻煩?!?/p>

           承認你小子有點門道,但想以此唬住老夫卻沒那么容易。

           宋達認為他在虛張聲勢,古井不波地說:“殿下無需為此擔憂,谷中有地牢,人犯太多可暫押進牢里,待天明再做囚籠也不遲?!?/p>

           你個墻頭草,你個老混蛋,本警官本皇子一定會讓你哭笑不得。

           秦風暗罵了一句,信心十足地說:“司空大人,下面拍賣的東西你也沒興趣,要不先去召集官吏,準備刑具,人犯一到便升堂開審?!?/p>

           夜訪聚賢谷可不止避難、立威那么簡單,這里聚集著幾百個散修,他們不應該總游離于朝廷之外,而應該像勝將軍一樣為大秦效力。

           如果殿下確有把握拿下那些烏氏余孽,那真應該好好感謝下烏氏余孽,因為沒有他們就沒這個招兵買馬的機會。

           殿下如此篤定,司空飛心里有了底,起身道:“下官遵命,下官這就去準備?!?/p>

           秦風笑了笑,又側身道:“齊兄,本王發現這個大廳作大堂不錯。若齊兄不介意,本王等會兒想借貴閣大廳一用。至于拍賣會無法進行所造成的損失,可從應補交的賦稅及罰金中扣除?!?/p>

           并非秦人是他揭穿的,真實修為是他捅出來的,他到底想做什么,齊興真懷疑秦風夜訪聚賢谷就是沖珍寶閣來的。

           宋達表面上處事公正,事實上無比貪婪。

           身邊這位恩威并施,背后又有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高人,同樣不是一盞省油的燈。

           齊興權衡了一番,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苗誠辦事不周,竟欠下大秦那么多賦稅,殿下法外施恩,齊某感激不盡。將心比心,拍賣會無法繼續這點損失又算得上什么,借用大廳而已,殿下盡管用?!?/p>

           “親兄弟還明算賬呢,本王公平公正,豈能讓齊兄吃虧?!?/p>

           這個世界上有公平公正嗎?

           齊興被搞得啼笑皆非,一臉苦笑著說:“提起算賬,齊某有件事懇請殿下包涵。鄙閣生意雖差強人意,但幾百萬下品靈石一時半會兒真湊不出來,不知能否寬限幾日,讓齊某想想辦法?!?/p>

           “不急不急,本王又不是討債鬼?!?/p>

           秦風拉著他手,親切無比地笑道:“再說沒靈石可用其它東西代替,比如法寶、符篆、丹藥或煉器材料什么的。齊兄家大業大,區區七八百萬下品靈石的東西肯定拿得出來。不過本王要提醒你,按章納稅是每個商人應盡的義務,以后不能這樣,真不能?!?/p>

           苗誠還說這家伙活不了幾天。

           狡猾得令人發指,又有一個深不可測的高人在暗中相助,本公子死一百次他都不會死,不過本公子的竹杠也不是那么好敲的。

           齊興連連點頭,擺出一副痛定思痛今后保證遵紀守法的樣子,隨即話鋒一轉:“殿下如此公平公正,定不會只針對鄙閣。據齊某所知,隔壁那幾家生意也不錯,好像也拖欠朝廷不少賦稅?!?/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