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異種狼王

        04黑衣人

        異種狼王 木屐 3731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躺在沙發上的杰拉爾感受到從窗口處照射進來的陽光,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著身旁的椅子上放置著一套衣服,純黑色的襯衫,大小倒是正合適,樣式也不是他討厭的類型,穿在身上倒也很滿意。

           感覺自己睡了很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杰拉爾感覺自己的頭蒙圈著,這間小屋子面積不大,樣式裝修的倒是有些古典,到現在他一直都沒有視察過他所處的環境,推開那扇木門,杰拉爾感覺這里的一切都有些古色古香的氣息。

           一出了那間小屋子,杰拉爾就聞到了撲面而來的酒香??匆娝鰜砹?,海拉姆放下手中的抹布,走上前,關心的問道:“杰拉爾,你醒了,現在感覺怎么樣,頭還疼嗎?”杰拉爾淡淡搖了搖頭。

           海拉姆回到吧臺,給他倒了一杯水遞過去,“現在是白天,酒吧來的人比較少,你可以在這里先熟悉一下周圍,慢慢適應?!?/p>

           海拉姆這句話過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杰拉爾因為自己忘記了一切正在揪心,現在的他還沒有這個心思去接受新的一切,他沒辦法做的那樣坦然,靜靜的坐在那一角,鎖著眉深思。海拉姆看著他無能為力,眼前的這個長相清秀的孩子,現在最需要的要不然是記憶要不然就是時間。

           酒吧的門被推開了,海拉姆連頭都沒有抬起,直接說道:“酒吧還沒有開門呢,想蹭吃蹭喝的到別處去!”

           “海老頭,你至于嗎,每次見到我都這樣讓你反感嗎?”瑞克斯大叫著走過來,一屁股坐下,然后很自覺的拿起一旁的酒瓶自斟自飲起來。

           海拉姆抬頭瞥了他一眼,一把奪過他手中的酒瓶,呵斥道:“一大早就要喝酒,也不怕胃穿孔???”

           “切!”瑞克斯不屑的一聲,一口將手中酒杯的殘余一飲而盡,“海老頭,那個小子醒了嗎?”

           看著瑞克斯故作老成的模樣,海拉姆真是忍不住的要發笑,“什么那個小子,你以為你自己有多大啊,你牙長齊了嗎?”

           “當然長齊了,要不然你讓我咬你一口試試看!”瑞克斯絲毫不甘示弱,順著海拉姆指著的方向看過去,那個不起眼的小角落坐著的正是杰拉爾,瑞克斯把他從下到上掃視了一遍之后,傲首道:“嘿,居然把我最丑的衣服穿成這個樣子,你小子也不賴啊,有想起來什么東西嗎?”

           等了半天也不見杰拉爾有什么反應,瑞克斯自討沒趣,訕訕然的回過頭,不滿的低語道:“切,還不理我!”

           瑞克斯坐在那邊百無聊賴,酒吧門鈴響起倒是引起了他的興趣,若是以往在這個時間段是不會有人來的,除了他來者肯定不是閑人。轉過去便看到兩個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漢,目光陰冷,表情漠然,冷酷的走進酒吧,對著酒館環視了一下,然后徑直的沖著杰拉爾走過去,露出了袖子里面藏著的一只針管。

           瑞克斯雖然不知道來者是誰,但是肯定不是過來sayhello的,看他們直沖杰拉爾過去,心中一緊起身便要去幫忙,但是卻被海拉姆按住了胳膊,回頭不解的看著海拉姆,只見海拉姆淡淡的搖搖頭,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

           而只身坐在那個小角落處的杰拉爾敏銳的感覺到一絲異樣,嗅出空氣中帶來的危險,當即抬頭便看見迎面走來的兩個黑衣人,立馬起身拉過椅子一腳踢過去暫作阻攔,黑衣人腳下發力將椅子踢到一旁,撞在屋內的柱子上粉碎,絲毫沒有影響。

           杰拉爾對著眼前的情境大感驚訝,這個人的力量居然這么大,一腳就將這個椅子踢的粉碎,驚訝之余還是趕緊逃命的好,他可不希望這一腳踢在自己身上,轉身便往反方向跑去。但是當他剛剛轉過臉,便看見原本還在那邊的黑衣人現在已經到了自己眼前,這樣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議,身體的本能便是一拳出去。那個黑衣人側身躲過,順勢一把抓住了杰拉爾的手臂,背到他身后,再反手以自己的關節處壓制在杰拉爾的肩胛骨處,完全的將他制服,緊緊的貼著桌面,無法動彈。

           杰拉爾被這個黑衣人止住,站在那邊一直沒有動靜的另一個人見此狀便趕緊拿出袖子里面藏著的針管,走身前來對著杰拉爾的脖頸處便要刺下。鋒利的針管頂端冒出藥水,泛著寒光,讓杰拉爾心中一晃,接著便腰部發力,翻身一腿踢中黑衣人的小腿關節處,黑衣人一個不穩身體一沉,失手松開了牽制,杰拉爾乘機便要離開,原本牽制主他的那個黑衣人眼看就要讓他逃脫了,但是不料身后趕來的那個黑衣人卻有了動靜。

           那個黑衣人也沒有見到他動手,杰拉爾便感覺自己的頭被一陣陣強烈的波動干擾,震的他腦內動蕩,感覺下一秒就要七竅流血而死,讓他不得不停下來腳步,抱著頭慘叫。

           這樣的波動一陣一陣的傳來,接連不息,杰拉爾心頭怒火頓起,眼中已經被疼痛的布滿血絲,就差流出血了,滿眼都是憤怒。轉頭看過去才發現,這樣陣陣波動原來是那個黑衣人口中發出的,加高了聲音的頻率,形成了這種超聲波,直接的對大腦造成損傷,這種高頻吟唱讓杰拉爾不爽,大吼一聲便要飛奔上前將眼前的讓撕碎,但是剛一有動作,這個聲音的頻率就更加厲害,鮮血已經灌出了杰拉爾的耳朵,也讓杰拉爾的神智開始不清楚。

           趁著這個間隙,那個黑衣人趕緊上前將手中的針管一下子刺入杰拉爾的體內,當然也沒有停止口中發出的高頻吟唱。針管內的藥水在注射下去之后很快便起了作用,耳邊的高頻吟唱是停止了,顱內也不再那樣痛苦了,但是眼前的一切都開始搖搖擺擺,也不知道這其中有沒有聲波的后遺癥,杰拉爾的身形也穩不住,三兩下搖晃之后便重重的癱倒在了地上。

           兩個黑衣人見自己的任務完成了,也算不上輕松,都是輕松一笑,一人一邊扶起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杰拉爾,緩緩向外面走去,在路過吧臺的時候都對著海拉姆一個示意,以感謝他配合他們的工作。

           看著這兩個黑衣人帶著杰拉爾消失在了海他們的視線,瑞克斯皺著眉,望著海拉姆帶著一絲疑惑的問道:“海老頭,你剛剛阻止了我,難道他們是冕下派來的人,但是冕下怎么會這么快就知道了他的存在?”

           海拉姆此時的臉色并不是很好,有些陰沉的說道:“冕下肯定會知道的,整個異種區域全部都在他的眼下,發生了什么都是瞞不住他的,我現在擔心的是既然冕下知道了這件事,那么桑德拉肯定也知道了?!?/p>

           提起了這個名字,瑞克斯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陰沉,似乎也開始有些擔心,“既然桑德拉也知道了這件事,杰拉爾又是一個自由者,那么那個形式是免不了了!”

           海拉姆點點頭,“嗯,的確,惟一可以確定的是,杰拉爾確實是異種了,海妖的歌聲只對異種起效,這一點顧慮可以打消了。但是那個孩子……那個形式對他會不會有危險呢?這個孩子現在什么都不記得,就連自己是異種都不知道,自然就不會記得自己有什么能力,照這個樣子去參加那個形式,不是明白的送死嗎?”

           瑞克斯也是有些擔憂,畢竟杰拉爾還是他辛辛苦苦背回來的,可不能就這樣死了,“那怎么辦,我們要幫他嗎?”

           “幫,他才剛剛來到這里,都還沒有弄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人,不能就這樣讓他有事!”但是這不過是海拉姆口頭上的借口,其實他內心真正擔憂的不是這個,而是圣書居然在那個月圓之夜顯現出杰拉爾的存在,那他肯定是不一般的,還沒有弄清楚他到底特殊在哪里,就這樣讓他出事也對不起圣書的百年一現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