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異種狼王

        03吾之名

        異種狼王 木屐 4099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他對眼前的一切都很陌生,但是對眼前的人并沒有什么反感,出于禮貌便想要回答,但是一搜索大腦竟發現,他的腦海里面空無一物,他是什么人,從哪里來的,全都沒有了記憶,有些張口結舌的吐道:“我不知道!”

           他原以為自己的這個回答會讓他們吃驚,但是沒想到海拉姆和瑞克斯倒是很淡然,瑞克斯更是一臉的失望,擺擺手以示他內心的無語,“哎,又是一個說不知道自己叫什么的,怎么都是這樣的說法?!?/p>

           “瑞克斯!”海拉姆轉頭呵斥,制止了瑞克斯的牢騷,然后回做那份和藹的表情看著他,問道:“沒事,不知道自己是誰也沒有關系,來到這里的異種都是希望重新開始的,不管你是遺忘還是不愿記起,都沒有問題,在這里便是起點?!?/p>

           海拉姆剛剛說完,走過來的瑞克斯便將一本厚重的黃色牛皮舊書放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看上去是有一段時間了,這套程序仿佛已經傳承了很多年。

           海拉姆拿過那本厚重的書,翻開到新的一頁,對他說道:“在這個上面寫下你的名字,便是你新的開始?!?/p>

           這樣卻讓他為難,他現在腦中空空如也,誰還記得自己叫什么,他臉上露出難色,“可是,我根本就不記得自己叫什么,怎么在這個上面寫自己的名字?”

           海拉姆溫和一笑,站起身到一邊的柜子里面拿出來一只羽毛制成的筆,將它輕輕的放入他的手中,說道:“這個筆又叫真言,它寫下來的東西從來都不可能有假話,你拿著它在上面寫,心中想著你的問題,它會告訴你你叫什么的!”

           他將信將疑的拿起這只輕飄飄的筆,握在手中絲毫沒有分量,沾了幾下墨水,移筆到了紙上,心中想著自己究竟是什么人,然后下一秒就發生了讓他顛覆世界觀的事情,手中的這只筆居然自己動了起來,在那黃頁上寫下了“杰拉爾”這幾個字,似乎后面還有什么沒寫完,但是卻硬生生的止住不動了,似乎是被打斷了。

           除了握著這支筆的他,其他人也沒有發現異樣,海拉姆低頭看過去,笑道:“杰拉爾,這樣的名字在這里可真是少見??!”

           放下羽毛筆后,他自己也看向這個名字,杰拉爾,自己之前叫做杰拉爾嗎,不管是不是,現在都是了,他坦然的接受了這個身份。

           海拉姆伸出食指,在杰拉爾剛剛寫過的地方滑過,感受著指尖的摩擦,他遲疑的發出一聲不解,口中念叨道:“真是奇怪啊……”瑞克斯見海拉姆露出這種疑惑的神情,這可是不常見的,當即燃起了興趣,忙問道:“怎么了,哪里奇怪了?”

           海拉姆撓撓頭,不解道:“這本書和我相通,你將你的名字寫在了這個上面,就相當于記錄下了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異種能力和身份,只要我接觸到我就可以知道這個名字關聯的人的一切,但是杰拉爾的名字我卻感受不到任何東西,就連他是什么物種我都感知不出來,照理說不應該會這樣的,真言寫出的字跡絕對不會有假,難道是說他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異種?”心中有一大堆的疑問,轉過頭看著他,問道:“孩子,你是怎么來到這里的,你還有印象嗎?”

           他搖搖頭,大腦還是一片空白,自己對這個名字也是陌生,“我不記得我來自哪里,我只知道在我醒來的時候是在那片森林里面,然后就遇到了那個男人,在之后就看見了他,現在就在這里,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p>

           站在一旁一直故作深思的瑞克斯開口道:“海老頭,是不是搞錯了,你都感知不到任何東西,以往根本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啊,會不會他根本就不是異種,只是人類?!?/p>

           “不可能!”這一點海拉姆堅決的否認掉,“異種獵手的嗅覺是絕對不會出錯的,他既然在追殺他,就說明他絕對是異種,這點毋庸置疑,只是他究竟是什么種族,這便是癥結?!本尤贿B我都感覺不出來,他究竟是什么異種,這樣神秘,圣書百年難得一次的顯現,居然就是為了他,這可真是奇怪。

           杰拉爾你也在拼命的回想自己究竟是什么人,是否自己真的曾叫做那個名字,但是大腦就是一片空白,所有的記憶就是從昨晚的那片樹林開始,似乎有一道墻完美的阻斷了他的記憶,將他們都封藏了起來,當他想要沖破封印的時候,帶來的就是陣陣撕心裂肺的疼,他不禁捂住頭慘叫了一聲。

           看著他這樣痛苦,海拉姆也是于心不忍,伸手過去撫摸著他的頭,溫和的說道:“沒事孩子,想不起來就算了,不要難為自己了!你再休息一會兒吧,但是可以給我一滴你的血嗎?”

           杰拉爾雖然不知道海拉姆要干什么,但是他打心底不討厭這個微微白發的老頭,再加上現在自己什么都不記得了,很需要一個能夠給到自己幫助的人,給出自己的一滴血倒是很樂意的。

           海拉姆拿出一根銀針,在杰拉爾指尖輕輕扎出一滴血,收好后笑著對他說道:“孩子,睡吧,一覺醒來或許一切就都不一樣了!”緩緩站起身,對著身后的瑞克斯甩出一個臉色,冷冷的說道:““你還呆在這邊干什么,沒事做嗎,趕緊給他找一套衣服過來,就這樣讓他光著嗎?”

           杰拉爾躺在沙發上,身上蓋著毯子也沒有發現,被海拉姆這樣一說才驚覺自己從之前到現在一直都是光著身子的,光著身子在樹林里面跑,和那個男人博弈,光著身子被這個叫做瑞克斯的帶回來,現在想起來這些真是讓他頓時臉上有些發燙。

           海拉姆對待瑞克斯的態度簡直就是判若兩人,這讓瑞克斯內心十分的不爽,故意執拗的說道:“我到哪里給他找衣服啊,我又怎么知道他穿什么樣子的衣服啊,切,不去!”

           海拉姆大喝一聲,抬手在瑞克斯的頭上一擊爆敲,道:“臭小子,叫你去你就去,拿你的衣服給他穿,你和他差不多?!?/p>

           瑞克斯被這一下敲得生疼,雖然臉上是生氣,但是那不是怒氣,反倒是有些不平的說道:“海老頭,你就是偏心,無論是誰,你從來就不會站在我這邊,什么苦差事都交給我,氣死我了!”

           “臭小子,你再說一句……”海拉姆還沒有來得及說出下面的話,瑞克斯就大叫著跑掉了,只剩下海拉姆在原地苦笑不已。

           躺在沙發上的杰拉爾看著眼前的這兩個人,雖然只是剛剛認識不過幾分鐘,但是看著他們這樣,心中總是升起了一股暖意,溫暖了他陰冷空曠的心室。也是直到此時他才第一次認真的看了一眼這個叫做海拉姆的人,他的身形算不上高大,中等還要偏下一點,敲瑞克斯的頭還要踮腳,臉部的輪廓很深,微微白發,眼神中總是流露著滿滿的滄桑,全身圍繞著一股神秘的氣息,但是又說不上來的感覺。

           沒過多久,杰拉爾感覺自己的眼皮越來越重,漸漸的閉上雙眼睡去了。

           海拉姆拿著手中杰拉爾的血,在所有人都離開杰拉爾也睡著之后,走到另一個屋子,推開柜子邊上的暗格,旁邊展現出一道門,大小剛好可以容一個人通過。他貓著腰矮身穿過暗門,誰也不知道這個不起眼的破舊的墻壁后面原來還是別有洞天的。

           這間不起眼的小房間里不是像想象的那樣全都放滿了奇怪神秘的東西,在這間十平米不到的房間里只有一張桌子,上面放著一個銅質的機器,兩個鏡片一樣的東西連接著里兩個把手,下面鏈接處有一個圓筒,看上去像是什么容器之類的。

           海拉姆走到一個銅質的機器面前,將那滴血倒入其中,圓筒的蓋子瞬間就合起來,隨之發出一系列機械特有的“咔嚓咔嚓“聲,連著兩個把手的鏡片在同時旋轉了起來,當旋轉停止時機器冒著白煙,鏡片里面顯示的卻是一片漆黑,這就讓海拉姆更加驚訝了,“怎么會這樣,老伙計,難道就連你都檢測不出來他是什么異種嗎?“

           走出去看著躺在那邊的杰拉爾,心中猜疑這個到底是什么神秘的人。走到那邊的桌子旁,拿起上面的那本厚重的舊書,看著上面雋秀的字跡,深感疑惑,但是隨即也沉沉的合上了書,就在他合上書的那一剎那,杰拉爾這個名字后面忽然顯現出了另外的字跡,但是不過剎那,誰都不會發現它的存在。

           杰拉爾*溫切斯特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