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異種狼王

        14中毒

        異種狼王 木屐 3562 2023-07-14 21:06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瑞克斯正在說話,突然聽到身后一聲響動,轉頭看去,便發現剛剛走了幾步的杰拉爾此時已經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而他胸前剛剛包扎好的傷口此時又滲透出了好大一片血跡,這樣的情境讓瑞克斯和海拉姆頓時提起一口氣。

           他們連忙跑到杰拉爾身邊,輕手將他反過來,胸前再次被鮮血浸濕,剛剛稍微有些緩和的臉色再次慘白,鮮血以極快的速度流出,讓這兩個人有些措手不及。

           海拉姆和瑞克斯搭著手,將杰拉爾扶到了車上,海拉姆一手將汽車門關上,急忙對瑞克斯說道:“瑞克,快將杰拉爾送到Dr?米婭的實驗室,現在就去,以最快的速度,杰拉爾這個突發病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這個血這樣子流下去肯定會沒命的,我現在打電話通知她,你就先趕過去!”

           “哦,好的!”瑞克斯知道杰拉爾現在這個情況的不容樂觀,也不敢再像平時那樣吊兒郎當的,頓時拿出了一份干練,上了車一猜油門圈塵而去。

           海拉姆看著瑞克斯離開,自己也是不敢耽擱,立馬拿出電話撥打了過去。

           瑞克斯將油門踩到底,飛速一般的趕到了米婭的實驗室,車子才剛剛止住,就看到一群身穿白大褂的醫生火速上前,打開汽車的門,將渾身是血的杰拉爾抬上了擔架,送進了實驗室。

           瑞克斯也跟著下了車,一瞥汽車后座一片猩紅。今晚瑞克斯見到了太多的紅色,血腥味也是一直都在他的鼻腔里面轉悠,現在眼前這一片的赤紅,讓他心底翻騰起了一陣浪潮,但是他心中知曉著現在可不是時候,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頭,重新提起精神也進去了實驗室。

           杰拉爾被放置在擔架上,眾人急匆匆的將他推進實驗室,米婭在實驗室已經準備好了一切,在杰拉爾被送進來的瞬間,她就趕緊跑上前,扯開他的衣服,在他的傷口處給他注射了一管綠色的液體,瑞克斯也沒有插得上話問這個是什么。

           但是這支綠色液體真是有奇效,剛注射下去,就看到原本還在流淌的鮮血瞬間就停滯了,這讓瑞克斯不禁感嘆,化學的力量真是偉大。

           血止住了,這就讓在場的眾人都松了一口氣,汽車內大量的鮮血,擔架上也暈染了這么多的血,這個出血量若是放做人類早就死翹翹了,還等得到這支藥劑嗎?血一旦止住了,下面的工作就好進行了。

           米婭將杰拉爾的血放在玻璃鏡片上,在載物臺上仔細觀察,顯微鏡下杰拉爾的血液呈現出了一絲異樣。無論是人類還是異種,血液中的血小板都是呈現出雙面微凹的圓盤狀,表面光滑平整,在身體內起到的是凝血的作用。但是顯微鏡下杰拉爾的血小板卻有些不對勁,數量與正常情況下比較大量的減少,排列的位置狀態也有些異常,凝血的作用急劇下降,這也正是杰拉爾血液控制不住的原因。

           另外更讓米婭驚訝的是,杰拉爾的血液中多出了一種她從來都沒有見到過的物質,在每一個紅細胞的周圍出現了一些藍色的球狀物質,這些藍色球狀體黏附在紅細胞周圍,分布規律。每一個藍色球狀體表面都是坑坑洼洼的,并且四散的長出了很多旁支,正在一步步吞噬蔓延。

           米婭從來都沒有見到過這些物質,即使是在異種的身上也未曾發現過,杰拉爾的異樣多半就是因為這個物質在作怪,但是它究竟是什么?

           米婭取下玻璃鏡片,走到杰拉爾身邊,拿起手電筒對著他的瞳孔,因為失血過多,他現在已經失去意識了,但是還好及時止住了,性命無憂。見瑞克斯站在一一旁,米婭便問道:“他身上的這個傷是怎么弄的?”

           瑞克斯一聳肩,抬手指了指在那邊被麻醉昏迷的小翼蝠獸,說道:“被它父母給抓傷的!”

           “被翼蝠獸給抓傷的?”米婭眼中閃出一絲異彩,這個物質初步分析下來是一種毒素,翼蝠獸抓傷的,難道它的爪子還有毒素存在?要是翼蝠獸真的爪子帶毒,那么百科全書上又要增色一筆。帶著這個問題,米婭又要對那邊的小翼蝠獸進行一番研究。

           米婭的助手端著一大堆的器材,跟著米婭來到了翼蝠獸跟前,將它固定好后便拿起一把精巧的刀和銀針,對著翼蝠獸的爪子開始探索。

           幾個小時過去了,翼蝠獸的麻醉也消了,睜開眼睛看到周圍全是人,它一緊張便開始掙扎,但是無奈身體和肉翅都被強韌的皮帶固定在身下的擔架上,除了頭根本沒辦法動彈。

           米婭緊湊著翼蝠獸的爪子,放大鏡下終于讓她看見了翼蝠獸爪子上隱藏的那一條細小的通道,爪子的頂端還沒有開口,估計是因為這只翼蝠獸年齡太小,但是仔細看去還是可以看到這條通道里面藏著的毒液,雖然不多,但是這也是難得的樣本,得到它分析之后說不定就能從中找到解毒的方子。

           想過之后,米婭便開始著手取出毒液。她讓周圍的助手控制住它的爪子,當手術刀在小翼蝠獸的爪子上割出第一道口子的時候,實驗室便響起了凄慘的叫聲。

           周圍的這些醫生心中憐憫,對米婭說道:“Dr?米婭,要不然給它麻醉吧,這樣硬生生的割開它的腳,是不是太殘忍了!”

           米婭也是心中不忍,但是現實情況卻不允許,“不行,翼蝠獸的爪子在掙扎的時候會擠壓周圍肌肉,這樣在人工開口之后,我們才會得到毒液。你要是給它麻醉了,毒液就會處于一種靜止的狀態,我們就得不到了。我也知道這樣殘忍,但是為了救人沒辦法了!”

           米婭耳邊充斥著翼蝠獸的慘叫,手上加快了動刀的速度,也不想讓它再遭多大罪。

           整個實驗室都是凄慘嗷叫,這一聲聲的慘叫也吵醒了躺在那邊的杰拉爾,他睜開朦朧的雙眼,看到的是一群醫生圍著翼蝠獸,而中央的那個可憐的翼蝠獸正凄慘的叫著,但是卻于事無補。

           ――――――我是華麗的分割線――――――

           杰拉爾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當他睜開雙眼的時候,實驗室一個人都沒有。他的身體還是有些虛弱,走下病床都是有些搖搖晃晃的,出了那個房間,來到實驗室的大廳還是沒有見到人影。

           因為失血過多體力不支,杰拉爾才走了幾步路就有些氣短,剛想要轉身回監護室便聽到實驗室的某一個地方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循著聲音看過去,不禁失笑,原來是那個小翼蝠獸正在用牙齒咬綁在它腳上的紗布,看到杰拉爾突然轉過身看著它,小翼蝠獸顯得有些驚慌,卻不知道往哪里躲。

           杰拉爾看現在閑著也是沒事,便扶著周圍的設施,向翼蝠獸走了過去。

           翼蝠獸休息了好長時間,身體強大的恢復能力讓它肉翅上面的傷勢已經復原了,見杰拉爾一步一步的靠近,它顯然是有些害怕,撲騰著自己的肉翅,飛離了擔架,但是腳上的鐵鏈長度有限,飛了沒有多高便被蹬下,勢頭還沒有止住,一個重心不穩摔了下來,腳被拷著頭朝底的懸掛在那邊。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