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都市娛樂 赤卿

        365 花好月圓(完結)

        赤卿 洛霏兒 9319 2023-07-14 21:05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我可不打擾你們的生活,我一個人過也不錯?!?/p>

           慕氏經常如此,她的口是心非,鳳川看在眼里,她早已融入了這個大家庭,成為了家庭的一員。

           喬元笑著念叨,這日子真是好,邱瑾瑜與如夏的感情已經穩固,就等著成親,娘親也有了新的生活,這是吉兆。

           慕氏看著鳳川,接下來就是兩人要個孩子了,這可謂圓滿了。

           “真是的,一說慕姨母,姨母就這樣?!?/p>

           她害羞的看著面前的慕氏。

           晚些時候,鳳川一個人在屋子。

           她拿起青皮小鼓。

           “謝謝你,今天的一切都謝謝你?!?/p>

           她疼愛的撫摸著,心頭的溫暖漸漸傳到了手指。

           小鼓搖頭,倘若方才蘇醒。

           搖擺的詢問自己做了什么她要謝自己?

           “你讓我相信命運,也給了我接受生活的勇氣,若不是你,我怎能過得這么好?”

           鳳川看著心愛的小鼓,說不出的感動。

           小鼓突然溫柔的問,“姐姐,你還快樂嗎?”

           “快樂,當然快樂!”她點頭應著。

           小鼓聲音哽咽,陷入了無盡的悲傷之中。

           慢慢的看著鳳川,“姐姐,若是我不在你身邊你會想我嗎?”

           它似乎知道了什么,在通知鳳川。

           “呃?你為何會突然說出這話來?”

           小鼓看著她,或許萬物有緣,自己即將失去魔法,之前的一切如同一場夢。

           “姐姐,我很高興認識了你,只是不能再陪你聊天了,但你說的話,我聽得到,每一句都聽得到,以后如果你真的有了解不開的心結,不愿告訴他人,就告訴我吧?!?/p>

           鳳川突然失落起來,這么久自己將它放在一旁,甚至成親后不再理會她。

           想想如果它再也不能說話了,心里突然疼了起來。

           “小鼓,姐姐會想你的,會很想你,這段時間我總是嫌你吵,可是……”

           鳳川紅了眼眶,小鼓也跟著哭了,好在還能留在姐姐身邊,它撒嬌的說著,姐姐可是一輩子都不要丟下自己,無論能否說話,自己一定要在她身邊感受這一切,分享她的快樂,分擔她的憂愁。

           “你放心,我永遠不會丟下你的?!?/p>

           鳳川說過話,小鼓再也沒有應聲。

           這是兩人之間的秘密,鳳川甚至不知這是真還是假?

           她漸漸收好小鼓,擦干眼淚。

           喬元回來倒是沒注意他的眼睛,反倒討論起如夏和邱瑾瑜的事情。

           她趁機吹了蠟燭,說自己困了,便掩飾過去。

           生活還會繼續,即便有一些人的突然立場,那早已養成的習慣,卻又漸漸戒掉,好在小鼓沒有離開自己,而是永遠留在了自己的身邊。

           邱瑾瑜這個人前兩日說好了不急著成親,這兩日卻每天纏著如夏,一會兒這兒痛,一會兒那兒痛的,還謊稱成了親什么都好了。

           這個邱瑾瑜,如夏拿他沒辦法。

           不過旁人都被這兩個甜掉了牙。

           兩人吃東西要互相喂,如夏打噴嚏,邱瑾瑜緊張的不得了,連忙問是不是風寒,又上前試探是否發燒?

           “咳咳!”喬元瞥了一眼,隨后偷笑。

           “喂,兄弟你成親了,可是了解我這個沒成親的人的心情?”

           喬元不屑,自己當初與鳳川也沒如此啊。

           “你們兩個甜掉了我的牙?!?/p>

           如夏不服氣,“哼,你當年我可是知道,自從喜歡上嫂嫂哪日不是站在面館門口,魂不守舍的樣子,甚至有時候都少收銀子,我還不知你?!彼咧亲?,扭著頭。

           喬元嘖嘖,女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仇。

           這還沒成親,胳膊肘就已經到了城門口了,這若是成了親,自己這個哥哥豈不是要被遺忘。

           “你現在哪有時間記得我啊,你只是嘴巴上欺負我家瑾瑜罷了?!?/p>

           喬元張大嘴巴,“你家?”這個用詞讓喬元笑了半晌,這會兒如夏滿臉通紅,倒是說錯了話。

           邱瑾瑜自然為其駁面子,說著兩人情投意合,當然是他家的了。

           鳳川前來,見幾個人可是樂呵,問發生了什么,如夏要挾喬元不許說,否則要他好看。

           “我的妹妹好事將近,我們開心??!”

           如夏否定,自己可是沒有說要成親,怎么好事將近了。

           “誒,你怎么可以不成親呢,這不是讓我發愁嗎?”邱瑾瑜急的亂轉。

           看到這兩人,喬元和鳳川不約而同的笑了。

           鳳川回了娘親那里。

           正好見到了那個人。

           “怎么樣?”如夏等人一同問道。

           她想想,人倒是老實,憨厚,看起來沒什么壞心,只是有點兒老,看樣子比娘親要大十歲左右。

           邱瑾瑜立馬反駁,年齡并不是問題,問題是兩人相處愉快,每天在一起都能給彼此特別的感覺,這樣就夠了,這個年紀了,找的是個知冷知熱的人,銀子什么的不是問題了。

           如夏看著邱瑾瑜,從前他吊兒郎當,從沒如此正經過,現在看起來倒是挺像樣子的。

           邱瑾瑜察覺一旁的如夏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用極為嘹亮的嗓音問著,“這位姑娘,你是否看中了小的,小的可是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不過可惜,小的有心上人了?!?/p>

           這話一出口,如夏倒是害羞的笑了笑。

           “說真的,如夏你什么時候與邱公子成親?”

           如夏嘟著嘴,可是還沒有人跟自己提親,成親根本提不上日程,早著呢!

           “你若是同意我現在就能提親的?!鼻耔M臉的興奮,看著如夏,心里波濤洶涌。

           如夏抿嘴不做聲,一旁的喬元喝:你這個笨蛋,女孩子不出聲就是同意了,你還不回家找你的爹爹。

           邱瑾瑜哈哈大笑,急忙出門,一出門跑錯了方向,轉了幾圈向相反方向跑去了。

           “你看他高興的?!蔽葑永锕笮?。

           如夏的酒莊已經開業了。

           這個明珠最近倒是聽話了不少。

           畢竟吃如夏的,不敢多嘴。

           “姜如夏,你給我出來?!?/p>

           如夏正在忙活,突然聽到一個人叫自己。

           原來是姜元正。

           他氣急敗壞的看著如夏,身后固然是明珠,不懷好意的笑著。

           “爹,你怎么來了?”如夏冰冷的問著。

           姜元正不給好臉色,質問她還有自己這個爹媽?

           “為何這么說?”

           明珠得意的樣子,讓如夏覺得自己開酒莊的事情一定是被明珠說了出去。

           姜元正質問他的酒莊都是被其與邱瑾瑜一同毀了,原來兩人早早便決定要成親了,所以才會如此對付自己的吧。

           “爹,你可不能這么說,我們沒有對付您的意思,只是您過去欺人太甚,這只是我唯一的辦法?!?/p>

           “好?!苯浦慌缘牡右徊G在了地上,“我讓你這個混賬丫頭做出這種事,我砸了你?!?/p>

           如夏并不在意,只是痛恨這個跳著腳向后退,生怕碰到她的明珠,這個吃里扒外的家伙。

           明珠看著她,眼神中有些愧疚,不過也幫著說好話,這段時間姐姐對自己很好,就放過她吧。

           姜元正正要動手,邱瑾瑜出現。

           “姜老爺怎么來了這里?”

           他顧不得態度,指著邱瑾瑜說著,原來兩個人早就準備合伙對付自己,虧是自己還當他是個好人。

           “姜老爺別急,你不找我們,我們也要去找你,我會找您提親的?!鼻耔ぱ劾锏男σ灿行┎粦押靡?。

           接著又強調,這打人的事情若是傳出去可是不好??峙虏粌H生意做得不好,人品也傳了出去。

           “你?”

           邱瑾瑜微笑的看著他,“未來的岳父,您可是有話要跟小的說?”

           說到底,他還是害怕這個邱瑾瑜。

           再說他的家里有錢,自己女兒能嫁給他也是福氣,他并沒有那么笨,要把一切搞砸。

           他準備了一籮筐謾罵,如今只好吞進肚子里,看著如夏虛偽的笑著,“我希望你好,真心的希望你好,既然你能成親嫁邱家,那不如將生意還給我,我經營比你要好?!?/p>

           邱瑾瑜偷笑,道歉,那是過去,如今所有人都知道姜家酒莊有問題,不會有人要他的酒了。

           “那?她呢?”

           邱瑾瑜看著,抿嘴,“以后那是如夏酒莊,不會叫做姜家酒莊了?!?/p>

           這個姜元正氣的頭昏腦漲,邱瑾瑜算好了,雖然他們不會東山再起,但手頭的銀子也夠以后用的了。

           他死不承認自己有,不過邱瑾瑜知道他能養其這個家,說到底是如夏的爹爹,自己不會讓其餓死,也不會讓其再過富裕的生活。

           他的彩禮給了楊氏,象征給了姜元正一些。

           姜家心里有苦說不出,只能忍氣吞聲,也算是為了之前的所作所為接受懲罰。

           兩人定下了成親的日子,就在正月初二,女兒回門的日子。

           邱家同意了這莊親事,雖然邱老爺還是面無神色,不過也算應了此事。

           邱夫人倒是喜歡如夏,姑娘干干凈凈,聽話懂事。

           鳳川為如夏準備嫁衣,一定要其風光出嫁,而邱瑾瑜卻認為,無論如夏穿什么,都是自己眼里最為美麗的姑娘。

           情人眼里出西施,喬元眼里,鳳川最美,而他的眼里,除了如夏容不得別人。

           幾個人的事情終于落實,翠菊終于和那男人定下拜堂的日子,雖不及年輕人風光大娶,但鳳川作為女兒,也是為了娘親繡了一個紅蓋頭,希望以后的日子紅紅火火,幸福平安。

           慕氏一個人住在那老房子里。

           她每日都去翠菊那兒走走,到鳳川那里找楊氏聊天。

           甚至動手幫如夏準備成親的東西。

           “這小雅昨兒可是說我,如今一個人孤獨,我覺得還好,每天都來你們這兒不會嫌煩吧?!?/p>

           鳳川拉著她,念叨著不會,住下自己都不介意。

           說笑著,門外有人呼喚。

           “請問鳳川姑娘在嗎?”

           這會是誰?

           成親之后很少有人來找。

           她推開門兒,看著一個男子站在那里。

           他輾轉反側來到了這里,也是村民告訴的。

           他的哥哥死了,衙門白捕頭說要其幫忙探案,已經抓到了幾個人,還有一個正在抓,李大人等人請其幫忙。

           鳳川跟著走到了門口,隨即停住腳步。

           “確實可惜您白跑了一趟,抱歉,您告訴李大人他們,我不能去了,成親之后家里好多的事,我不再探案了,希望您能理解,也希望能早日抓到兇手,替你的哥哥報仇?!?/p>

           男子站在那里愣住了,不過既然她這么說,他不好說什么,只是好奇,都說鳳川姑娘特別勇敢,而且熱愛探案,方圓多少里都知道這事情,可為何如今倒是安于現狀了。

           鳳川笑了笑,眼里帶著無盡的甜蜜,“因為相公上一次為了我差點發生危險,我確實喜歡探案,為那些死去的人說公正話,但我更愛我的相公,如果真的為了保護我,他發生了什么,我可是后悔一輩子?!?/p>

           男子贊嘆男人也是幸運,能找到如此賢惠的娘子。

           令人道別,鳳川回了院子。

           慕氏點頭微笑,“你真是大姑娘了,你已經知道成親的意義和家庭的意義了,姨母很開心?!?/p>

           她微笑著,漸漸理解了楊氏的心情。

           從前認為婆婆做這些事情是不喜歡自己,后來明白了,原來她是因為愛兒子,愛自己,才會害怕危險,那并非膽小,而是對于親人的在意。

           很快到了如夏成親的日子,邱家的排場讓所有人瞠目結舌,幾丈迎親隊伍浩浩蕩蕩入了巷子,迎親的大隊伍讓一些姑娘羨慕。

           如夏由喜娘攙扶上了花轎,漸漸離開這巷子。

           邱瑾瑜說好了成親之后還是會在附近宅子住,畢竟他已經買下了一整套宅子,這樣大家就可以離得近些。

           “姑娘,你的帕子掉了?!?/p>

           小雅正望著如夏的轎子遠去,身后一男子拾起帕子,送到她的手中。

           “顰顰之笑惹人憐,姑娘帕子上可是本人?”

           小雅滿臉通紅,羞愧難當,那哪里是自己,都是在畫上才看得到的美人,她連連回,“抬舉了?!?/p>

           “我瞧著姑娘就如同畫上的美人漂亮極了?!?/p>

           這話讓小雅的臉更紅了。

           鳳川和靈兒等人在一旁看著兩個人說著話,輕聲離開。

           “小姐,那人會不會是壞人?”

           鳳川搖頭,那是巷子東頭的李家小伙子,看樣子,小雅也遇到了心上人了,她倒是感嘆,自己哪日遇到合適的,一定會為靈兒找一個。

           …………

           赤赫兩重壇,卿呈一奇女,探案了先知,聰慧幾重盼。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