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都市娛樂 換魂人

        第五十四章 籠子

        換魂人 吳亨 5514 2023-07-14 20:4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他想干嘛?越來越靠近我,但他手上并沒有什么工具,我不怕他!大不了跟他拼了!

           “若藍,不要怕,這里是安全的”,他過來只是抱著我。

           安全?安全你妹!把我關在籠子里丟在荒郊野外,還說安全!但我只是心里罵著,并沒有說出來,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想干嘛!

           我靠在籠子角落里,任由他抱著,心里已經想好了,如果他要出去,把我一個人關在這里,我一定跟他拼命!

           我知道了!宛伯懿自己一定是個精神病患者!他在這方面和馬醫生一樣取得不可思議的成績,可能就跟他的病情有關,不是說精神病患者可能就是天才嘛!一個人的大腦過于活躍,不是天才就是精神??!

           那我改怎么辦,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他為什么把目標鎖定為我?

           宛伯懿一直抱著我安慰,說些讓我不要怕的話,我簡直要抓狂了,讓我不要怕,你倒是放我出去??!遇到一個精神病該怎么應對!

           忽然想起,剛才他進來之后鎖了門,鑰匙放在了褲子口袋!

           太好了!只要我拿到鑰匙,或許能趁機把他關在籠子里!只要把他鎖了進去,那我一切問題都搞定了!

           想到這里,我假裝接受他的擁抱,實則為了偷鑰匙!剛才看得很清楚,他把鑰匙放在了褲子后面的口袋,那不正好么!抱著他的時候,就順便將手放在他屁股的位置……

           怎么袋子里癟癟的?沒有東西凸出?鑰匙呢?不可能??!我都已經貼著他屁股摸了,有鑰匙在里面,一定能摸的到的!不甘心!我一點點地將手伸到他口袋內……

           而他好像根本沒察覺我的目的,一直在鼓勵我。說一定會想辦法讓我出去的!我真的要瘋掉了!明明是他把我關在籠子里,這里卻還在安慰鼓勵我,說一定會想辦法讓我出去!不行!我絕對不能待在這里,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是精神病人!栽在他們手里,連怎么死想都想不到!

           可是口袋里確實是沒有鑰匙??!難道放鑰匙這個動作被我看見了,所以已經偷偷換地方了?我開始肆無忌憚在他身上找了起來,要知道。這幾乎已經是我最后一次機會了!

           “若藍。你在干什么??!”宛伯懿終于發現了我的異樣,抓住我的手,質問我。

           求他嗎?還是編一個理由?或者。死不承認?不行??!這都行不通!難道老天就注定讓我死在這莫名其妙的地方嗎?

           “你的鑰匙呢!鑰!匙!”我忽然開始大叫起來,一想到他會離開,會把我一個人關在籠子里,我就大腦里好像有螞蟻怕過一樣。又癢又疼,幾乎崩潰!

           “若藍……你到底什么啦……”宛伯懿好像在哀求著我??炜蘖顺鰜?,他的這個樣子似乎也快崩潰:“馬醫生到底對你做了什么,你到底怎么了!”

           “馬醫生沒對我做什么呀……”我終于哭了出來,一邊哭一邊喊著:“他對我做什么啦?你到底是天才還是魔鬼?為什么要把我關在這里?為什么要對我這樣……”

           “我求你了!以后不要盯著馬醫生的眼睛看。好不好!只要不盯著他的眼睛,你一定會明白我說的話!”宛伯懿在我面前急得團團轉,“他還沒對你做什么?要不是我及時趕到。他……他早就把你……而且,而且還在光天化日下!”

           宛伯懿將拳頭捏著緊緊的。一個個關節發紅突出,手上的青筋也像要爆開一樣,彎彎曲曲攀附在皮膚上。

           可是,他終究只是一個不正常的人,光天化日?呵呵!那明明是晚上,怎么成光天化日了!如果是白天,馬醫生怎么可能對我……看來宛伯懿也跟我一樣,會遐想一些事情出來。

           “你干嘛這樣看著我?”宛伯懿注意到我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忽然像看什么一樣緊緊盯著我,好像想進入我大腦,偷看里面的信息,“你在想什么?”他又問道我。

           “呵呵!”我再也忍不住了,毫不客氣地說道:“光天化日?是晚上好不好!”

           “若藍!”

           “干嘛?”我疑惑地看著他,他如此一本正經地叫我名字,感覺怪怪的。

           “你能告訴我,今天早上你干嘛了嗎?”

           “早上?好啊,告訴你也沒關系,一大早馬醫生就來敲我的門了”,我用勝利的眼光的看著宛伯懿,此刻我已經不怕刺激到他,反正橫豎都是死!

           “然后呢?你們出去了嗎?”但宛伯懿好像并沒有吃醋或生氣,只是平靜地又問了我一個問題。

           “之后?”我想了一下說道:“他知道我喜歡吃火鍋,就帶我出去吃了一頓!”

           “那火鍋是早飯?”

           “嗯……”我想了會,說道:“可以這樣說吧,吃的時候店里一個人都沒有,他們還剛剛開門,但要說早飯也稱不上,應該是早飯和午飯的結合”。

           “對了!你問我這干嘛?”我說了一大堆,忽然警惕地看著宛伯懿,總覺得他有什么陰謀。

           “那你可以告訴我,你們吃完了之后去了哪里?”

           “吃完了他就送我回醫院啊,本來我想回房間的,后來還是決定去中心湖走走”,我如實地說道。

           “若藍!”

           “干嘛?”我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他一臉平靜,但又像是有什么不平靜的東西壓在心底,被他莫名其妙地叫了一聲,我居然開始緊張了起來。

           “你們去中心湖,一直走了七八個小時嗎?”

           “???”我開始有點不想理他了!感覺有點像和太奶奶在說話,說的好好的,忽然發現,原來是精神病患者在說胡話。

           “你老實回答我,你回答我了,我就放你出去”,宛伯懿仍然一臉平靜,沒有威脅的口吻。但他這明明是威脅??!而且承認把我關起來,放我出去?終于承認了!難道之前全是裝的?就因為我拒絕他,所以他用這樣的方式報復我?但他剛才說,只要我回答他,他就放我出去,真的嗎?我要不要試一試?反正那些問題也沒什么……

           “哪有七八個小時,頂多頂多兩個小時”,我如實地回答。

           “你仔細想想,中間有沒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什么啊……你想說什么……”

           “你們吃完飯是中午回來的吧?中午去的中心湖吧?”

           “嗯……”

           “那為什么你看見的中心湖是晚上的情景?”

           是啊,我怎么從來沒想到過這個問題?我迷茫地看著宛伯懿,好像……好像一直以來我就沒過上正常的生活過,有時候忽然會覺得哪里出現了問題,時刻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好像上天在安排我人生劇本的時候經常開小差,以至于我的人生時時出錯,出一些不可思議的錯誤!

           可是……到底怎么會變成晚上的樣子?

           我不斷敲著自己的腦袋,但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若藍,馬醫生不是好人,他對你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打敗我,他知道,你是我的一切,所以他要讓你心甘情愿跟他在一起!”

           “可是……我看見了……還有姍姍……”心里有一大堆疑問,卻怎么也說不上來,好像我一直陷入一種無限欺騙中,真真假假永遠都搞不清楚……

           “你在的那個住院部,里面住的都不是活人,都是馬醫生的試驗品,你所受的一切,都是他給的,但你要相信我,我一定有辦法救你!”

           “都不是活人?難道我已經死了嗎?”

           “也不能說死人!總之,你看見的,不一定就是真實存在的!”

           雖然宛伯懿把我關在籠子里,但不得不承認,跟他在一起有一種特別的安全感,好像是親人,家人!會讓我無條件去依靠,很難想象,他會對姍姍做出那樣的事情!

           “那你能先把我放出去嗎?”我含著淚,乞求著說。

           “這里是另一個世界,暫時很安全,至少比精神病醫院的病房安全,你放心吧”。

           “不是……我說的是……你不要把我裝在籠子里……”

           “籠子?”宛伯懿忽然提高了分貝:“你看見你自己裝在了籠子里?”

           “是???”我疑惑地看著他說道:“難道又是我的幻覺?你剛才進來的時候還鎖了門,并且把鑰匙放在了褲子口袋,所以我一直想在你身上找鑰匙!”

           宛伯懿沉默了,緊鎖著眉頭。

           難道他看不見這個籠子嗎?可是他不是剛才還自己把籠子上了鎖么?我不由地身后摸了起來,是??!的確有籠子,這個欄桿還是冰涼冰涼的!我不會眼花到這種地步吧!

           “你看……”我一邊抓著欄桿,一邊說:“難道這不是籠子嗎?和病房內陽臺上的欄桿一模一樣,都是這樣的造型……”

           “你走到哪里都沒有用,你仍然在那個病房!”

           “是啊,記得以前馬醫生說過,因為從高空墜落嚇出了魂,有一部分自己還沒與我完全融合,馬醫生暫時把另一部的我放在了病房內”。

           “你聽他瞎說,他說什么你都信,你就不能動動腦子!”(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