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都市娛樂 換魂人

        第一O九章 少了一個人

        換魂人 吳亨 5368 2023-07-14 20:4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要死啊你,能不能說點好聽的!”雁兒敲了一下姍姍的頭。

           “可是……可是他們到底在哪里……”姍姍說著哭了出來,哭聲在狹窄的山洞里一波一波傳得很遠,像是有很多女孩在同時哭泣,聽得我毛骨悚然。

           “好了,不要哭了!”大帥兇了姍姍一句,姍姍立刻止住了哭聲,此刻大帥是我們這里唯一的男生,雖然平時玩世不恭的樣子,但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我們還是以他為主心。

           山洞越走越狹窄,四周摸上去滑滑濕濕的,還時時傳來水滴聲。

           “有岔路口,怎么辦?”我和雁兒站在兩條路中間,問道。

           “走直的那條”,大帥說著放下書包,拿出一件衣服,用指甲鉗剪出一小口子,然后一撕,撕下一小塊布條,綁在筆直那個洞的洞口石頭上,帶領著我們走了過去,我們誰也沒有異議,一直跟著他往前走。

           越往里面越黑,還出現了水流聲,有水流聲那就證明至少與外界是相通的,我們走過了很多岔路口,每到一個,都會選擇看上去比較直的路,也會同樣在洞口幫上一截衣服。

           “我想回去……”姍姍拼命壓抑自己的哭聲,可是越壓制,聲音聽上去越是怪異。

           “我們馬上就能出去了,不要擔心”,雁兒膽子倒是很大,還安慰著姍姍:“你想回去你一個人回去哦,我們不陪的哦”。姍姍往后看了看黑漆漆的山洞,小聲抽泣了下還是緊緊地跟著我們走。

           而走到后面,洞身越來越狹窄,有的地方幾乎要側身才能通過。而且越來越黑,稍微一拉開點距離,彼此之間都看不到對方,我們已經有好幾次靠喊來確定對方的位置。

           “我們五個人手拉著手,不要分開,我帶頭,雁兒在我后面。茜茜和姍姍最弱。在中間,若藍在最后”,大帥在前面停了下來。對我們說道。

           “不行!”雁兒喊著:“我才不要簽你的手,茜茜總是腳步很慢,茜茜排第二個,中間是若藍。第四是姍姍,姍姍在我前面。我好保護她,我在最后?!?/p>

           “雁兒!”大帥撒嬌的口吻:“你在我后面嘛,讓我保護你”。

           “保你個頭啊,我自己會走”。雁兒說著走到隊伍的最后面。

           大帥無奈,只好按照雁兒說的那樣,牽著茜茜的手。而我在茜茜后面,牽著茜茜的手。我后面是姍姍,姍姍后面是雁兒,五人排成豎的一排,因為只能一人通過,我們只能這樣一前一后牽著手。

           茜茜的手怎么那么冷,其實我還是不太相信茜茜會害我,一定是如常大師弄錯了,經過那么多的風風雨雨,我知道茜茜是我最好的朋友!

           “茜茜,你冷嗎?你的手怎么那么冷?”我關心地問道:“我包里還有外套,你要穿嗎?這里濕氣有點重,要不穿上吧?”

           “不用了,謝謝”,黑暗中我只能感覺茜茜轉過頭來對我微笑下,其實茜茜的五官,我一點都看不清。

           我前面茜茜的手冰冰涼涼的,而后面姍姍的手一直在發抖,還有很多手汗,好幾次都差點滑出,她每次都緊緊抓住我,看來她膽子真的很小,其實這里除了有點黑,有點擠,有點潮濕外,其他都還好,應該過不了多久就能走出外面,說不定同學們早就出去了,此刻正在外面等我們呢!

           “我們還是走那條看上去直的路嗎?”見隊伍停了下來,最后的雁兒知道又遇到岔口了,在那里喊著。

           “是啊,現在面前有四個路口”,大帥的聲音在前面響起,其實我只能看見前面的茜茜和后面的姍姍,最前面的大帥和最后面的茜茜。我根本就看不見,而且茜茜和姍姍也是只能看見一個模糊的影子。

           “我拿布條,你們手牽著手,千萬不要放開,站在原地不要動,我去系一下布條,馬上就來,你們不要動,知道了嗎?”大帥反復叮囑著。我們都緊緊拉著彼此,這種鬼地方一旦手放開,那就找不到人了。

           “系好了,我們就走左邊數第二個洞口吧”,不遠處傳來大帥的聲音,并聽見他走向我們的腳步聲。

           可是腳步聲來回走著,好像過了很長時間,我們大家都屏住呼吸,等著大帥來牽茜茜的手,然后帶領我們走過去,可是,等了很久,只聽見腳步聲,卻不見隊伍有走動的跡象。

           “咦?你們人呢?”傳來大帥的聲音。

           “就在這里??!”雁兒著急地回答。

           “是啊,我們沒有動過,聽聲音應該你離我們很近啊”,我也著急了!

           “大帥……你找不到我們了嗎?嗚嗚……”姍姍在我后面又開始了哭泣,我只感覺她的手抖地更加厲害了。

           “大家都不要動,千萬不要來找我,記住手一定要牽好,千萬不要放掉”。大帥在前面說道,聽聲音應該就在前面啊,怎么會找不到我們?而且,剛才大帥放開茜茜的手,去系布條的時候,我還數了他的腳步聲,從他原來位置到洞口系布條,他只走了三步!應該一轉身就能摸到茜茜的,怎么現在就找不到我們了?

           “茜茜,你現在在最前面,你看看前面能看到多遠?能不能看到大帥?”我問前面的茜茜。

           “前面一片黑,什么都看不到,不過能看見大帥系的那條衣服上的布條,是白色的,還在那里一動一動的,像是舉著白旗”。茜茜淡淡地說道。

           “嗚嗚……茜茜,你看到什么啦”,姍姍牽著我的手一抖一抖的,哭著說:“是不是大帥已經死啦?你看到的是黑白無常吧?”

           “姍姍!你廢什么話”,大帥一聲吼叫,把姍姍頓時鎮住了,“我還沒死呢,你那么希望我死??!”

           姍姍轉而變成了很輕的抽泣聲,不敢說話,甚至不敢道歉,看來她真的是嚇壞了,不過茜茜也真是的,干嘛說這樣的話,還什么白旗,這幾天一直話很少,怎么在關鍵時刻這樣嚇我們!而我又想起了如常大師對我說的話,頓時毛骨悚然,在黑漆漆的壞境中找不到一絲安全感,而且還要緊緊拉著茜茜冰涼的手,只感覺全身別扭。

           “草!你們在哪里啊到底!”大帥急躁地喊道,并一直發出來來回回的腳步聲。

           “大帥,你能看見你剛才系的白色布條嗎?”我問道。

           “能,就它最亮,還真像黑白無常一樣,我都懷疑它旁邊是不是還有個黑色布條”,大帥不耐煩的回答。

           “你走到布條正前方”,我說道:“然后轉過身來,走三步,就到了,我剛才數了你的腳步,從出發點到系布條,只用了三步”。

           “好,好,我試試”,大帥立刻答應。

           接著,聽見他自己數著:“一,二,三”,果然,一下抓住了我的手。

           “太好了,終于回來了,嚇死我了!”大帥手心全是汗,不過口吻已經輕松了很多:“好了,我們繼續走吧!”

           “等等!”我喊道。

           “怎么啦?”大伙紛紛問我。

           而我頓時全身汗毛豎起,難道他們都沒發現嗎?至少大帥應該發現的吧!怎么就我一個人注意到了!

           “若藍,怎么啦?”最后面的雁兒問:“是不是對選擇這個山洞有異議?”

           我沒理會雁兒,而是問大帥:“大帥,你沒發現有什么不對嗎?”

           “什么不對?”大帥聲音充滿茫然。

           “我們……我們之中少了一個人……”我的聲音也在發抖,我感覺也快哭出來了……

           “誰……誰啊……”在我后面的姍姍又帶著哭腔說:“若藍,你不要嚇我……”

           “怎么你們女人一個個都是精神病啊,少了誰???”大帥拉著我的手,煩躁地說。

           大帥沒發現少了?大帥怎么會沒有發現?我快崩潰了!

           “大帥,你剛才牽的是誰的手?”我試探性地問道。

           “你??!”大帥有點怒氣:“你開什么玩笑,不是一直牽著你的嗎?就剛才去系了一個布條才和你分開一會的,你說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我控制不住了,眼淚自己流了下來,但前面牽著大帥,后面牽著姍姍,都騰不出手來擦眼淚,我小聲地說:“你是不是故意嚇我的啊,你剛才一直牽我的嗎?”

           “若藍,你怎么啦?你一直是第二個,沒有換過啊”,雁兒在隊伍最后面說道。

           “若藍,你不要嚇我……”姍姍顫抖著說道:“你說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啊……大帥剛才沒牽你的手,那你之前一直牽著的是誰?這里沒有別人了啊……”

           “走了,不要鬧了!”大帥強拉著我的手往前走去。

           “等等!”我大喊一聲。

           “茜茜呢?剛才不是茜茜排第二的嗎?大帥!你不是一只牽著茜茜的手的嗎?”我克制不住自己咆哮起來。

           “嗚嗚……”姍姍又小聲哭泣起來:“若藍,你在說什么啊,茜茜是誰???你不要嚇我了好不好!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我感覺整個人快倒下了,黑漆漆的山洞里根本看不清對方的表情,但他們沒必要集體聯合起來演戲騙我吧?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心思開玩笑嗎?(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