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都市娛樂 換魂人

        第二十七章 自虐

        換魂人 吳亨 3292 2023-07-14 20:4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走出病房,外面都是嬰兒的哭聲還有家屬的嬉笑聲,這里是產后病房,當然,還有很多和姍姍那樣的,剛失去孩子的。

           孩子哭,大人笑,從出生到死亡,短短的一生。

           每個剛出生的孩子上天都會送一個純潔空白的靈魂,但是若干年后,有的成為梁上君子,而有的是正人君子,靈魂也需要修煉,可是人啊,再修煉也成不了仙,再偉大的人,也是如此短暫的一生。曾經多少帝皇幻想著永恒不滅,費盡心思煉制長生不老丹藥,可最后不都成鞭炮了,呵呵,而我……只求一人心,一百年等待,一百年相許,一百年風雨,看朝夕煙幕,同葬黃土。

           不知不覺走出了婦產區,這里的人都是外傷病員,在我旁邊是一間4人病房,靠近大門的那床上躺著一個很漂亮的女孩,當護士靠近她的時候,她含著眼淚問:“我一直覺得右腳腳趾頭很痛”。

           “哎,你不要多想了,現在關鍵是防止傷口感染,我來幫你換藥吧”。護士說著掀開女孩的被子。

           那一霎我呆住了,女孩的右腳從大腿根部就沒有了,白色的紗布一圈一圈的纏在橫截面,鮮紅色的血從白色布里透出來,女孩的身材很好,長的也眉清目秀的,身下只有一條腿看上去特別扎眼。

           醫生小心的把紗布取下,在血淋淋的傷口上擦著不知道什么藥水,女孩咬著下嘴唇愣是沒吭一聲,眼淚一滴滴掉下來,看著醫生,小心的問:“但是……我真的……護士,我沒騙你,我真的感到腳趾頭陣陣刺痛,我沒有不接受現實,但我是真的感覺到很痛……”,邊說邊豆大眼淚掉下來。

           “有時候是會這樣的”醫生耐心的解釋:“因為突然失去肢體,但大腦一時還沒反映過來,就會出現你現在這樣的狀況,過幾日就好了”。

           看著女孩無助的樣子,我都忍不住想哭,她是因為車禍嗎?這樣的氣質,這樣的身材,是學舞蹈的嗎?就這樣突然沒有了一整條腿,她是有多難過!即使她自己接受了這個事實,但她的靈魂不愿承認。如果……如果讓她大腦接受一種信息――自己從小就沒有右腿,也就是說,把“自己從出生就沒有右腿”這條信息強行灌輸到她大腦里去,那她是不是就不會那么傷心?哎,我在想什么,認識馬醫生之后就老有這樣奇怪的想法。

           剛想轉身回去姍姍病房,突然覺得那女孩隔壁病房一個人好眼熟,因為他躺在床上,不太看的清所以也不是很確定,我慢慢走過去從窗戶上看過去,那不是韓田么?他怎么會在這里?他受傷了嗎?

           看他在睡覺,我輕輕走進去,還沒走到跟前,他突然喊:“姐姐”,我向他笑了笑,朝他走過去,關心的問:“怎么啦?”

           他一直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樣子,然后在我面前掀開被子。

           我又呆在那里,他這是怎么了?全是都是大大小小的紗布,不是這里一塊,就是那里一塊,還有身體背上,肚子上,大腿上,手臂上被纏了好幾圈,整個人看上去白花花的一片。

           “韓田,你是怎么啦?受傷了?怎么會傷成這樣?”我好奇的問。

           韓田朝四周看了看,然后湊近我,小聲的說:“有人要我的*”。

           “???要你*?”我瞪大了眼睛繼續問:“那人漂亮嗎?”

           韓田見我聲音那么大,馬上做了一個“噓”的動作說:“姐姐,我說的是真的!”

           我過去坐在他的床沿上,其實我很想回去看姍姍有沒醒來,畢竟韓田是精神病患者,說的話肯定會奇奇怪怪,而且那樣的病人本來就有自虐傾向,說不定身上的傷是他自己干的,雖然和他們說話也挺有意思,但我總覺得有一定的危險性,但韓田每次見到我總是左一口姐姐,右一口姐姐的,實在不想傷他的心。

           “那到底是誰要你的身體呢?男的還是女的?為什么呢?”我一連串問題。

           韓田很真誠的看著我,其實他長的就是鄰家大男孩的感覺,就是那種在籃球場上會吸引很多小女生尖叫的男生,他每次真誠的看著我,我怎么也看不出他是精神病患者。

           當我問出這一串問題時,他又那么真誠的看著我說:“姐姐,我知道你把我定位成精神病,我不怪你,畢竟我是在那里住院,但我真不是,他們是有陰謀的,是醫生,他想要我的身體!”

           我歪著頭眨巴眨巴眼睛看著韓田,一時間都不知道要問他什么,因為他說的我完全完全聽不懂。

           “但我寧可毀了它,也不想他們得逞!”韓田咬牙切齒的說。

           我明白了,他身上的傷就是他自己弄的,毀了它,這個它不就是韓田自己的身體么,到底發生什么事了?不管怎么樣,我得先勸他不能傷害自己!

           “可是,這個身體不是你的,是你父母的!不是你想毀了就可以毀,它是屬于你爸爸媽媽的哦,無論怎么樣,你都要先問下你父母意見的不是嗎?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我認真的對韓田說。

           “可是我怎么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得逞呢?”

           “離開醫院!”我一字一字的說。

           韓田迷茫的看著我說:“離開?我本來就是正常人,是他們想要我的身體才故意把我弄進來的,我怎么才能離開的了呢?”

           “韓田,你覺得,一個正常人會把自己弄的全身都是傷而導致住院?”我看著他一臉的不解,繼續說:“還有,你認為一個正常人會一邊抓自己頭發一邊胡言亂語?而且,你說他們把你弄進來?那你母親呢?她是不是幫著醫生一起把你帶到精神病醫院的?”

           韓田含著眼淚:“姐姐,原來你一直把我當一個神經病人看待,和我媽媽還有所有我稱愛我的人一樣,都認為我就是一個精神病患者,是嗎?”他拼命止住眼淚不掉下來。

           我微微一笑:“不是,我當然知道你是一個正常人,而且還是受害者”。

           “真的嗎?姐姐,那到底你是什么意思?”韓田興奮的等我回答。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