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偽裝成受

        第34章 乙女偽攻X人渣偽受

        偽裝成受 菊花不保 7111 2023-07-14 20:4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葉盡歡是被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給吵醒的。

           他扯了扯被角,這才注意到趴在床沿上,反而睡的相當熟的葉雙棲。屋里打著舒適的暖氣,少年就算是穿著薄薄的睡衣,也不至于感到寒冷。他白白凈凈的面孔上泛著淺淺的紅暈,兩只手交疊著輕輕拉著被子的一角。他的呼吸聲輕輕柔柔的,完全被雨聲掩蓋。

           ——乖巧的讓人簡直想摸一摸他的頭。

           葉盡歡也確實這么做了,他完全沒顧忌自己可能會吵醒好夢中的葉雙棲,伸出手揉了揉少年柔軟蓬松的頭發,嘴角不由的微微彎起,看起來溫柔極了。

           但再溫情的動作,對于一只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披著人皮的野獸而言,都足夠讓他警惕的睜開眼,防范于未然了。葉雙棲剛剛還緊閉的眸子猛的瞪大,直到感覺到身邊熟悉的氣息,他這才稍稍松了口氣似的,用帶著點剛醒來時的沙啞的聲音說道,“盡歡哥?”

           “明明都溜進我房間了,怎么沒想著爬床?”葉盡歡調笑似的說著?!耙歉忻傲?,我可不負責?!?/p>

           “我的身體很好?!?/p>

           少年懵懵懂懂的應道,完全沒反應過來對方話語中的輕佻與曖昧。又或者說,就算是明白了,他也并不在意這個。對于他而言,只要留在葉盡歡身邊,一切就足夠了。他所求不多。

           “下雨了?!比~雙棲看著窗外陡然變大,傾盆而下的雨水,有些遲鈍的愣了愣?!氨M歡哥要出門嗎?”

           他的視線落在正對著等身鏡打領帶的葉盡歡身上。

           眉清目秀,一舉一動自帶三分風流的青年,穿著粉黃格子的襯衫,再加上針織衫和□的深藍長褲,那根松松垮垮的領帶更是讓他充滿了英倫的風味。愣是誰也不會覺得這么個優雅帥氣的美青年竟然會是個滿腦子血腥藝術的雕刻師。

           “花憐玦昨日里說,要帶我去個地方?!?/p>

           想到那個美艷奪目的男人,葉雙棲略不爽的嗯了一聲。

           但這家伙本來就是小孩子心性,一想起葉盡歡會接近那人只不過是因為對方的身份,只不過是為了利用他,更甚者到時候說不定會把他當做一次性用完就扔,馬上又勾起嘴角恢復了笑臉。

           “雨下的這么大,也不知道花憐玦會不會改時間?!?/p>

           葉雙棲不喜歡雨天,這會影響他殺人時的效率,再加上淅淅瀝瀝的雨滴聲對于他這種急躁脾氣的人而言,也霎是讓他厭煩。

           “一個有風度的男人永遠不會讓女人等待,不管那是不是雨天,不管對方會不會突然改時間?!?/p>

           葉盡歡聳了聳肩,出生世家的他在這方面有著自己的堅持。

           并且,花憐玦那種脾性古怪的人,就算是躲在暗處不出來,也一定是會去的。如果真的只因為雨天就遲到或者干脆不去,那他必然是要被列在黑名單里面了。

           【那又不是個女人?!?/p>

           葉雙棲皺緊了眉頭,本來已經好轉了心情因為這一句話又陰云密布了,他在心里止不住的抱怨。

           他最喜歡的盡歡哥,今天看起來像極了那種迫不及待的要跟心愛的女孩約會的傻少年,捧著顆真心,做著最細致的打扮想要討得那個人的青眼。他當然知道這都是算計好的,可他偏生就是心里不舒服,花憐玦,那個男生女相的家伙有什么資格讓他們費盡心思?

           “好好找找這個鎮有什么可疑的地方?!?/p>

           葉雙棲一向不會藏心思,葉盡歡幾乎是一眼就將他的想法看得一清二楚。不過他也沒打算在這種無所謂的小事上還要浪費唇舌,對著爬到他床上去的葉雙棲叮囑了幾句,他便很直接的出門去了。

           相比起自家這個糟孩子,外面那個才是真正的麻煩。

           打著柄暗藍色的雨傘,葉盡歡整個人幾乎都融進了這綿延的陰雨里。廣場離他們所租的公寓并不遠,他是打算走過去的。除了他以外,街道上也有不少人來來往往著,遠遠望去,人們手中的傘像是一朵朵明艷的花,給這陰沉的天氣平添了幾分生機。

           相比春光明媚的前日,今天的廣場冷清了不少。

           葉盡歡晃晃悠悠的轉著傘柄到那兒的時候,花憐玦果然還沒有到。他靠在那個時候坐的花壇上,看著隨著自己手腕的轉動,那順著傘尖滴滴嗒嗒滑落的雨水。暗藍色的傘面遮住了青年清俊的面孔,唯有那只白皙的幾乎能用蒼白來形容的手在傘柄的襯托下,越發的惑人。

           “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p>

           夾雜在男女之間的陰柔聲線打斷了葉盡歡的沉思,他輕輕抬起傘,對面的“女人”穿著一身皮革大衣,手中的紅傘更襯得他膚白如雪,他輕挑眉毛,一雙狹長的丹鳳眼竟是說不出的艷麗多情。

           “如果你希望我來,我就會到你的身邊來?!?/p>

           又是這句話。

           花憐玦不著痕跡的悄悄朝身邊的那人看去。沒成想,卻與對方緊緊盯著自己的目光直直的碰撞了,他一時不敵,竟淪陷在那一汪清冽里。無論是誰,在那樣的視線下,都會情不自禁的相信自己就是那個被他深愛著的唯一。

           溫柔的,真摯的,充斥著滿心滿眼的歡喜的眼神。

           “我昨天說,要帶你去一個地方。你敢不敢?”

           他輕聲說道。

           他們并不熟識,寥寥幾次的相遇雖然給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于花憐玦還猜到了他的真實身份,可對于對方的性格,喜好確是一無所知。

           “我既然會來,又怎么會不敢?!?/p>

           葉盡歡笑了起來,他勾著唇的模樣讓人忍不住怦然心跳。

           他是適合在雨天出現的人,陰雨連綿里,眉眼如畫的青年即便僅僅只是撐著傘隨性的站在那里微笑,也足以讓每一個無意間經過的女孩側目相看。

           雨水綿延著順著傘面悄然砸落,發出清脆的聲響。兩人一前一后的走著,看著離自己一步之遙,在那柄紅傘下若隱若現的窈窕身影,葉盡歡的唇角勾起了小小的弧度。

           花憐玦走得不快,他的高跟鞋踏在潮濕一片的石面上,偶然濺起的水花晶瑩而明亮。他顯然對這里很熟悉,即便視線一直在悄悄的關注身后的青年,他的步伐也依然十分穩健,踩在每一階石梯上的永遠是恰恰正好的長短,像是經過精確計算一般。正因如此,他得以滿腔心思全落在那個緊緊跟著自己的男人身上,他像個春心萌動的墮入愛情漩渦的普通女人,既欣喜于對方彬彬有禮的溫柔,又為其不懂情趣的體貼失落不已。

           石梯并不長,平日里走最多也不過十分鐘的事。然后也正因為這糟心的雨水,濕濕嗒嗒的路面根本走不快。偶爾還可見一些青苔,和這層層深入假山之中的石梯倒也是相應得趣。

           “我們快到了?!?/p>

           葉盡歡只見前方的“女子”突然快走幾步,他帶動著那把明麗的紅傘旋轉,形成一個漂亮的弧度。微微傾斜的傘柄倚在他的肩膀上,露出他動人的面龐。他勾唇一笑,那雙丹鳳眼也跟著微微上揚著,透露出他不錯的心情。

           然而,葉盡歡卻并沒有賞臉這份美景,他臉色一變,幾乎是下意識便用命令的口氣發話,“不要亂動!”

           這實在是一個糟糕的失算,他完全忘記了眼前的這個美人最討厭的大概便是別人掌控欲十足的話語,花憐玦幾乎是在聽到這句臺詞的一瞬間便皺緊了眉頭,并且十分任性的身體比大腦更快的直接往上一層石梯跨去。

           他一腳踩在尤帶水澤的青苔之上,整個人受地心引力的影響不由自主的往后倒去,以花憐玦的實力自然不可能穩不住身形,可事實上高跟鞋這種東西,實在不適合出現在這種地方,他強自想要彎起腰桿的后果是左腳直直的崴向一邊,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響。

           隨著那錐心般的痛楚,他整個人傾倒下去,正當花憐玦打算再一次承受與地面的親密接觸時,一只手牢牢的托住他向后倒去的身體。緊接著,他整個人便深深地陷進了那個溫暖的懷抱之中。那人獨有的氣息席卷了他,呼吸之間滿滿全是他,就連疼痛都仿佛一下子減輕了似的。

           “我都叫你小心了?!比~盡歡輕輕嘆了口氣,他眉眼緊皺著,像是對著一個怎么罵都不聽話的孩子,既感到疲憊,卻也不忍心就這么放開他,讓他獨自前行。

           “我的腳好痛?!?/p>

           無師自通的將頭埋在葉盡歡的懷抱里,并且緊緊摟住他精瘦的腰肢,花憐玦輕輕呢喃著發出囈語。怎么說也是軍校畢業,這么點小傷還不至于讓他變成這副樣子,他啊,只是想要撒個嬌而已。

           壞心眼的將自己濕漉漉的頭發蹭在葉盡歡身上,他在誰也沒有看到的地方笑的嬌俏又燦爛。他的身上明明已經沾滿了雨水,可當那人擁住他的時候他卻半點也不覺得寒冷了。能感受到的,只有那熾熱的仿佛能一直通向心臟的溫度。

           看著那柄被主人當做工具已經完全失去原形的紅傘,葉盡歡略顯無奈的將手中的傘遞給一直磨蹭著自己的嬌艷美人,并小心翼翼的扶著他就著臺階坐下。

           在花憐玦一臉不解的目光下,他彎下腰,輕輕捧起“女子”剛剛嚴重受傷的左足。那雙高跟鞋自不必說,已經完全不能穿了,鞋跟磨損的相當嚴重。而當脫下絲襪后看到那紅腫起老大一塊的腳踝時,葉盡歡的神色則更加柔和了。

           仿佛是怕花憐玦下一秒就會疼的哭出來,他一邊輕輕揉捏著那像大包一樣鼓起來的腳踝,一邊溫聲安慰道,“沒事的,皮外傷,過幾天就好了,不會留下痕跡的?!?/p>

           花憐玦握住傘柄的手緊了緊,上面還有它原主人留下的余溫,單人傘顯然不夠大,要查看他的腳傷,眼前的男人便只能整個都窩在雨里了。滴滴嗒嗒的雨水落到男人身上,他卻仿佛什么都感覺不到,雨滴順著他的發絲一直下滑著,平日里永遠完美的他現在看起來卻頗有幾分狼狽。他帶著眼鏡,上面全是水霧,也不知還看不看得清了。

           花憐玦盯著眼前正異常認真的專注于自己的腳踝的青年,思緒不由自主的飄飛出去。直到整個人突然騰空,他才陡然驚醒,嚇了一大跳的同時雙臂緊緊的摟住葉盡歡的脖子,幾乎讓他窒息。

           直到感覺到手臂上傳來拉扯的動作,花憐玦這才頓悟般的松了松,“我以外我會摔下去!”他惡人先告狀的抱怨著,聲音卻在依然溫和的盯著他的青年將掉落在地上的傘遞給他時息了聲。

           趴在對方的背上看著他小心謹慎的動作的花憐玦,不由紅了臉頰,他將手掌輕輕附在葉盡歡的脖頸上,小聲問道,“剛剛痛不痛?”

           “照顧女孩子是應該的嘛?!?/p>

           葉盡歡理所當然般的回答道,他的聲音在水霧中透露幾分朦朧的意味。

           然而,這本來該讓花憐玦感到十分開心的話語,卻罕見的讓他靜了聲。不知道為什么,只有這個人,花憐玦有些不希望對方是因為性別才溫柔的對待自己的。

           任性的和一個孩子搶東西會被原諒是因為是女孩子,遲到會被原諒是因為是女孩子,不聽話導致受傷會被原諒是因為是女孩子,受傷后會被溫柔的對待是因為是女孩子……

           不希望這樣,一點也不喜歡這樣。

           如果,我不是女孩子,你還會像對待易碎的珍寶一樣的對待我嗎?

           這樣的問題,花憐玦不敢問出來。

           他只能不發一語的將臉深深的埋進青年的脖頸,從那親密無間的接觸里傳遞的溫度讓他感到分外的安心。

           天藍色的傘將兩人包裹住,傘下的兩人朦朦朧朧的融進雨水里,遠遠望去仿佛是一體的。

           再往前看去,終于能夠看到此行的目的地——石亭了。

           被葉盡歡輕柔的安置在那冰涼的石桌上,花憐玦卻半點沒有喜悅之情,有的,全然是失去那氣息的無限失落。

           不想離開那溫度,不想離開那種被包容的溫柔,不想離開……那個人。

           因此,一向順應本心的他,幾乎是想明白的第一時間,便雙臂一張冷不丁朝端坐在石椅上眉眼柔和的正把玩著手機的葉盡歡撲了下去。

           ——如他所愿的,他鉆進了一個并不寬厚但還算舒適的懷抱。接著,他深吸一口氣,像個癡漢一般的,將那人身上好聞的味道深深的陷入鼻翼之間。

           作者有話要說:辜負了大家愛意的我,一定已經失去了大家的愛吧,停更了這么久真的是非常對不起,不知道這句道歉還會有多少人看到,盡管如此,留下來的親愛的們請放心,我仍然會完成這篇文,只有這一點我能夠保證,我絕對不會棄坑的!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