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偽裝成受

        19妖.孽偽攻X誘.惑偽受

        偽裝成受 菊花不保 6870 2023-07-14 20:4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時間過的很快,距離那一日竟然已經過去了如此之久。這真是不可思議,司徒有時甚至覺得其實什么都沒改變過。

           又是一年七夕,坐在租用的夜間華船上,看著飄滿淮安河,寫滿情情愛愛的紙燈籠,燈火閃爍間,那順流而來的點點幽光像是某個人帶笑中明亮的眼眸。突然有熟悉的聲音自岸邊傳來,是個清脆的童聲,那孩子似乎迷路了一聲又一聲喚著阿兄,明明是有些擾人,卻直讓司徒覺得心臟陣陣抽痛。靜靜的聽著伴著這呼喊的風蔓延過耳畔的曼妙的聲響,司徒池鳴的思緒卻不由自主的纏綿回了那個情難自已的晚上。

           “葉盡歡――”

           他輕輕呢喃著這個名字,將這個名字攪碎了細細回味著,仿佛怎么也不夠。水面清澈無比,人影清晰可辨,司徒卻依稀覺得水面上的倒影模模糊糊的變成了那人的模樣,可當他伸手去撈時,卻終歸是鏡中花水中月,成不了真,在破碎中化作一圈圈蕩漾出去的波瀾,直教人碎了一把心腸。

           那人的聲音似乎仍然回蕩在司徒的耳邊。

           那天的畫面似乎從來沒有消失在他眼前。

           “喜歡你?!?/p>

           青年靠近他癡癡的笑著,白凈俊朗的臉龐上染滿了紅霞,直讓人再無招架之力,只想緊緊摟著他。他的聲音像是珠落玉盤的聲響,清冽卻又帶著理所當然的微微的沉悶。

           再沒有一人的告白比他更動聽,比他更真心了。

           司徒池鳴一向是個沒有自制力的人,送上門的到嘴的美人他從來不會不吃??芍灰幌氲饺~盡歡的身份,一想到那個始終站在他身前的男人,他就不可抑止的猶豫了。他和葉黎沉是這么多年的朋友,真的要如此輕易的因為一段可有可無的感情而決裂嗎?司徒有些舍不得這份兄弟之誼。

           雖然決定了不吃,可司徒卻也不想就這么輕易的將葉盡歡放過去。他想要捉弄捉弄他,心思一動,他立刻打起了鬼主意。

           “你有多喜歡我?”

           司徒眨著一雙嫵媚的桃花眼問道。

           “只比阿兄……差一點兒?!?/p>

           葉盡歡的聲音很輕,卻似乎字字落入聽著心田。

           司徒有些耳紅的偏過頭繼續開口。

           “那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少林寺,看你追那小和尚的時候?!?/p>

           葉盡歡用力甩了甩頭,反而一不小心將酒杯碰落到了地上,他顯然腦子不打清醒,甚至就連舌頭都還打著結,可那望出去的帶著水霧的眼神卻始終溫柔的足以打動任何一個鐵石心腸的人。

           “你這家伙,果然什么時候都把葉黎沉擺在第一位啊?!?/p>

           “而且還悶騷的要命,既然一開始就喜歡我,又為什么還死活不說,非要把我身邊的美人都勾走不可么?讓我變成孤家寡人你可就高興了?醋味都快重到飄酸十幾里了?!?/p>

           司徒池鳴重新在葉盡歡對面坐下,他一手撐著下巴,咧開嘴傻笑的模樣一點也不像個魔教教主。其實,葉盡歡這么早就開始注意到他,他關注的卻也沒有比他晚多少,武林盟會客大廳兄弟曖昧的那一天,司徒從磚瓦上跳下來,一對上的便是那張和葉黎沉一模一樣,氣質卻截然不同的,明明是微笑卻危險性十足的臉。那或許就是種進他腦海的契機吧,自此便扎下了根。

           然而,葉盡歡把葉黎沉這個哥哥擺在第一位,他司徒池鳴又何嘗沒有把那個似敵似友的男人位置擺的老高呢?他也很怕呀,怕他們之間多年的交情會因為這段和他弟弟的感情而破裂。

           可只要葉盡歡一句話,只要那一句,他就能冒著天下之大不韙去愛他,去為他拋卻天下藍顏。

           司徒池鳴想,或許他才是那個最沒有安全感的人。

           “你愿意為了我離開葉……不,武林盟主嗎?”

           因為自己的那點私心,司徒池鳴最終選擇在最后一個字眼上改口。他在期待著那點小變故,他知道自己就是在揪著葉盡歡沒清醒這一點。即便是這樣虛假的哄騙,只要葉盡歡說出來,他就保證會去相信。

           “武林……盟主?那是誰?”

           果然,一如司徒所料一般,葉盡歡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眼神茫然的看著對面明艷的足以奪取所有人注意力的男人。

           “這么說你是愿意了?愿意為了我離開那個你不知道是誰的人,對不對?你比任何人都喜歡我,你愿意為了我放棄一切,對不對?”

           司徒池鳴急切的追問道。他的眼眸閃閃發亮,帶著令人心神都動搖起來了的光芒。

           “我……”

           葉盡歡正要開口說些什么,卻被外面突如其來的喧鬧聲以及混亂的腳步聲猛的打斷了。

           “外面好吵?!?他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

           “不要管那個了,快點回答我?!?/p>

           不知道是不是預料到了什么,司徒的心臟仿佛是被誰握在了手里,他不管不顧的催促著,迫切的想要從對方那里得到一個答案,仿佛葉盡歡再不說,便真的什么也來不及了一般。

           “我愿……”

           隨著第二個字的吐露,隨著司徒池鳴越來越亮的眼睛,門被突兀的撞開了,整扇門摔到了地上,壞的徹底。

           站在門檻上的那人面如冠玉,身姿挺拔,目光冷然。

           “阿兄?”

           葉盡歡困惑的叫道,他抬頭望向那張熟悉的卓爾不凡的俊美臉龐,他只見那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上滿是撩人的怒氣。他迷迷糊糊的想到他的哥哥即便是生氣的樣子,也充斥著讓人跪倒匍匐的魅力。

           葉黎沉四下掃了房間一樣,快步走向那個似乎醉的分不清東南西北的混小子。他默不作聲的環住自家弟弟的腰,隨手點向他的睡穴,一把將他帶起,目光冷冽的看向對面看到他一瞬間從認真嚴肅重新變回吊兒郎當的司徒池鳴。

           “司徒,如果你真的當我是兄弟的話。算我求你,不要再接近我弟弟了?!?/p>

           這是司徒池鳴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自己的好兄弟用這種口吻和他說話,里面幾乎帶上了說不清的疲憊和請求。這是他從未見過的葉黎沉,讓他打從心底里感到悲傷。

           “葉黎沉,我們這么多年兄弟,你就是這么看我的?你覺得我會把【你的親弟弟】當成隨便玩的對象?”

           司徒池鳴挑眉道,他的聲音里充滿了自嘲之意。

           “我知道你不是。但是我弟弟他,是個看似風流,其實動心起來比誰都認真的人。如果你無法保證一輩子只愛他一個,如果你給不了他需要的感情,那么我懇求你,我這輩子從來沒有這么求過一個人,你是第一個?!?/p>

           葉黎沉雙膝碰地,跪了下來。

           在他這生最好的朋友面前跪了下來,為了他的好弟弟。

           “司徒,拒絕他,不要讓他心里再存一絲僥幸。他的未來,絕不該葬送在你我身上?!?/p>

           司徒池鳴偏過頭,他捂住嘴,一雙眸子顫動著,水光在里面若隱若現。他覺得自己此刻酸澀到了一種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地步。就連司徒自己也不知道,這份情緒有多少是因為看到摯友寧愿拋棄自尊,也不愿讓他和他弟弟在一起,又有多少是因為想到拒絕而彌漫上來的錐心的痛楚。

           可即便痛到如此地步,他依然低聲道,“好,我拒絕他?!?/p>

           記憶一下子隨著這個詞語破碎的不成樣子。

           司徒池鳴從來沒有想過說聲拒絕,這人竟然會永遠消失。又或者根本是葉盡歡自己惹下的情債,和他根本沒有關聯??伤就絽s硬生生的把這份負罪感全部壓倒了自己身上。

           司徒池鳴既然答應了會拒絕,那么他就自然不會食言。清楚這一點的葉黎沉,終于放下心來離開了。

           ――他不能讓弟弟知道他來過這里,他不想讓弟弟……恨他。

           再說葉盡歡一夢大醒,他怎么可能會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些什么,看到似乎在凳子上坐了一夜的司徒池鳴,他便知道棋局已經全部完成,只差獵物自己闖進終盤里了。

           “司徒,我昨天說的話都是……”

           “我不喜歡你?!?/p>

           還不等葉盡歡說完,司徒池鳴便冷淡的拒絕了?!氨M歡小弟,我想過了,比起你,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你哥哥?!?/p>

           “我們是不可能的。我?絕?對?不?可?能?喜?歡?你?!?/p>

           葉盡歡渾身僵硬的看向他,耳邊卻想起了系統的聲音。

           【任務:讓司徒池鳴拒絕所有的男人】

           【完成度:75%】

           【請宿主努力找到突破點】

           “是嗎?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p>

           葉盡歡低垂著頭,頭發遮住了眼簾,司徒看不到他的表情,卻能想象的到他此刻的心情必然也和自己一模一樣。

           似乎是因為無法忍受這種氛圍,葉盡歡終于跑了出去。

           他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人影,他猜想或許這就是最后的關鍵所在了。那么能夠在哪里找到那個人?恐怕只有“空對月”了。

           果然,趕到那里的時候,酒樓之上,那個曾經被葉盡歡坐過的位置上,果然有一白衣人在那悠然自得的小口抿著酒。

           那人似乎也察覺到了注視著他的目光,一瞬間向下看來,兩人四目相對。

           那人突然拔劍,從高樓之上飛身而下。

           “封少莊主好興致?!?/p>

           葉盡歡張揚一笑,眉宇里盡是數不盡的寫意風流。

           “哪有盟主興致高昂,竟有閑心來哄騙于我?!?/p>

           他顯然誤會了葉盡歡的身份,嘴角危險的上揚,揮劍之間殺機畢露。

           封溥羽學的一向是殺人的劍法,舉手投足間除了殺氣再無其他。誰成想,在這樣的攻擊之下,葉盡歡卻突然放棄了回手,整個人暴露在了對方面前。

           在這樣的沖擊下又怎么可能收的回劍,封溥羽瞳孔一瞬間放大,然后卻終歸阻止不了那艷紅的飛濺。

           “你為什么……!”

           封溥羽錯愕的質問道。

           “我不是葉黎沉?!?/p>

           葉盡歡絕口不答他的問題,只是狡黠的笑了起來?!耙o你惹很多麻煩了?!?/p>

           如此說完,他終于禁受不住的閉上了眼睛。

           時間不多,他卻想不到除了生命的沖擊以外,還有什么辦法能讓司徒徹底斷下情絲。

           在感覺氣息斷絕的最后一秒,他聽到的不只是任務完成的聲音,還有很多人……除了阿兄和司徒池鳴以外的很多人,撕心裂肺的哭聲。

           然而這卻無法打動他,他想,他終歸還是個只懂得利用感情的混蛋罷了。

           然而,已經為了葉盡歡拒絕所有人的司徒池鳴恐怕永遠也不會發現這一點了。也許該慶幸的,起碼他不是唯一一個。

           作者有話要說:結果還是超過十二點了QUQ,我錯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