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偽裝成受

        9傲嬌偽攻與忠犬偽受

        偽裝成受 菊花不保 6529 2023-07-14 20:4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葉盡歡清楚寧銳是那種討厭別人管束他,又討厭別人不管束他的,不管別人怎么做心里都在不爽的類型。所以,在他面前,不管是勸導他還是對他好都要控制在一個適量的度里,以免引起他的逆反心理。

           因此,在第二天再次看到穿著私服即帶著米老鼠圖案的套衫的寧銳時,葉盡歡甚至沒有開半句口,他在寧銳出門前都一直對著電視裝著木頭,不斷縮小著存在感,全當自己是隱形人。

           葉盡歡不開口,寧銳自然也不會主動搭話。

           吃完早餐后,寧銳徑直走出了家門。

           “真是個麻煩精?!?/p>

           直到客廳空無一人了,葉盡歡這才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他揉了揉頭發,開始去房間換衣服了,待會還得去寧銳學校一趟呢。事實上,昨天他們那個主任就打電話來了,葉盡歡以這孩子是懂分寸的為由拖了一天沒去,為的就是在今天看看寧銳的反應,確認他是否會變本加厲。

           寧銳的反應還算在他的預料之中吧。

           再說寧銳,他這次去學校一路果然看到了與往常截然不同的靚麗風景。與本來常規常矩全部穿著校服的學生們不同,一個個身穿校服的身影中夾著顏色各異的私服在校園里將本就青春無敵的少年少女們裝點著無限美麗。

           看著這自己一手創造的美景,寧銳內心不由產生了一種扭曲的快感。他就是喜歡和這群老古板作對,他就是要離經叛道。

           這次的事情鬧得挺大,就連在新聞部當記者的群鐘鼎這次都是穿著私服來采訪寧銳這個這次反逆事件的始作俑者的。

           群鐘鼎整了整領帶,正對著攝像頭口若懸河。

           “同學們,大家好!我是來自高二(3)班的群鐘鼎!今天的話題是我們學校從未出現過的現象!”

           “看到了嗎?!以追求平板樸素著名的我校學生們竟然大批穿著私服來學校!”

           群鐘鼎小跑著在校園里,作為攝像師的女學生忠實的攝下了這與校園格格不入的一幕。

           “那么現在呢,我們正和大家所熟知的寧銳在一起!”群鐘鼎小跑到穿著米老鼠套衫的寧銳旁邊,這個年輕又任性的帥哥還在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十分自得呢。

           群鐘鼎立刻發現了學生對這邊的在意,聯想到寧銳這個校園偶像的存在感,他不由挺直了腰,立足了形象,想要等錄像發出后加深自己在女學生們面前的美好印象,“引發了這股不可收拾的反抗潮流的就是他!”

           “你好,寧銳!”他開始加大音量了。

           “你怎么了,群鐘鼎?”寧銳對自己的狐友與往常十分不同的興奮舉止也有些不明所以?!澳闶裁磿r候會對我這么客氣?”

           寧銳對自己的朋友一向不錯,比起他在女生眼里的完美形象,他在男生堆里要混的隨意多了。幾個人在一起沒大沒小野慣了,難得被自家兄弟用這種正式的口氣對話,他真的是有些不習慣,就連表情都不由自主僵硬起來了。

           “校園新聞,不客氣不行啊,哥們?!?/p>

           群鐘鼎用手臂撞了撞寧銳,壓低著聲音解釋道。

           對著女攝影師的攝像頭,群鐘鼎立馬換了表情,調整了口吻,整個人都充滿了工作意味的嚴肅性。

           “對于今天這股反抗潮流,你怎么看?”

           “就和我之前想的一樣?!?/p>

           寧銳聳了聳肩,微微勾起的嘴角帶著一種輕佻的邪氣。

           明明是鄰家少年的穿著,卻被這種顯而易見的壞男孩味道給打破的一干二凈,這樣極大的反差更是給他增加了獨特魅力。

           “你對這樣的反抗有什么特殊的期望嗎?”

           “我認為能出今天這樣的事情,是因為大家心里都有所共識。而結果如何,我們都拭目以待著?!?/p>

           寧銳一向不會夸大事實,他這么說的,就是他心里確確實實是這么想的。雖然其中并不乏他自己飽含惡意的小心思。

           “我們會繼續去采訪一些穿私服的學生,非常感謝寧銳參與我們的采訪?!?/p>

           被寧銳這樣不軟不硬的檔了回去,群鐘鼎摸摸鼻子,終于發現自家好友始終是這副萬事盡在掌握之中的樣子。雖然是朋友,但群鐘鼎其實一直沒弄明白寧銳到底是怎么樣的,因此覺得挖不到什么大新聞的他立刻轉向別處著手了。

           寧銳對著他象征性的揮揮手,朝另兩只狐友走去。

           “嘿!兄弟,完全超出預期的火爆??!”

           大老遠魯仁伽就在那邊喊著了。

           他是個藏不住的急性子,一開學就鬧出這種好事心里也樂著呢。他一向崇拜寧銳,這會兒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他既羨慕寧銳的女生緣,又羨慕寧銳的影響力,在和寧銳玩的好的人里,他算是有幾分狗腿的那種,顯然是下意識把自己位置擺低了。

           “你接下來打算怎么做?”

           肖兵逸一向是寧銳的損友,兩人也算是臭味相投,此時他伸著腰,懶洋洋的問道。

           寧銳看著兩人抿唇一笑,風華無二。

           說起來,到底是因為他本身就具備這種影響力,還是因為他是成績優異的英俊壞男孩才有的這種魅力,現在也根本分不清楚了。

           他違反校規,打群架,泡吧,玩女人……他壞極了,除了成績,他就是老師眼里典型的流氓學生??伤陀羞@個領導學生全部看向他的個人吸引力。

           “順其自然吧?!彼f?!艾F在這個效果真不錯,不是嗎?”

           寧銳現在是十分期待著早操的時候,看到這幅不少學生都穿私服的畫面,那個一向死板的主任老頭會有多么的暴躁。僅僅只是想到他赤紅眼睛的模樣,寧銳都忍不住要樂出聲來了。

           果然,一如寧銳所料的一般。

           出旗儀式還沒有開始,教務處主任就一臉憋不住的火氣的從高臺上走了下來。

           對著這個始終鎮定微笑的年輕人,他怒斥道,“寧銳!是你對吧?!你搞的這些麻煩!”

           他不喜歡這個專門跟老師作對的臭小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找他家長也總是找不到人,昨天好不容易通了電話,那個不知道是他叔叔還是他哥哥的男人竟然說寧銳這小子懂分寸,真是牙都笑掉了!

           教務主任已經讓別的老師去通電話了。這會兒他邪火還沒泄,正燒的慌呢。 偏偏這個臭小子還非要挑釁上門。

           “是的?!?/p>

           寧銳十分坦然的承認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

           教務主任氣的手都發抖了。

           “就像你看到的這樣?!?/p>

           寧銳卻是完全不介意,他兩手抱胸,微昂著下巴,露出的脖頸白皙而誘人。

           此時他漂亮的眼睛看起來更是充滿了蠱惑力,里面滿是似笑非笑的冷嘲。

           “……你真是瘋了!”

           “怎么了,你在害怕什么?”

           寧銳已經不屑再裝出一副尊敬的樣子了。

           “你這家伙想被學校開除嗎?”

           教務主任終于忍不下去了,他一手抓住寧銳的袖子,拖近那張完全可以說毫無瑕疵的帥氣的臉。

           寧銳討厭這種被束縛的感覺,他不喜的皺了皺眉,略顯隨意的甩開了教務主任的手,臉上的表情依然那副是玩世不恭到了極點。

           兩人對視著,終于,教務主任有了動作。

           他一罷手,鐵青著臉吼道,“所有穿私服的同學都不用去教室了,直接給我去體育館!”

           “現在就去!”

           他手一指,氣的差點喘不過氣來,“還不快走!”

           寧銳冷眼看了他一眼,終于還是給了他兩分面子,帶頭走在了最前面。

           果然,陸陸續續也有人跟在他后面一起進了體育館。

           “怎么會出這種事情?!是誰帶頭搗亂的?”

           在這種情況下一向不出面的校長也被驚動了,看著排成好幾列坐在地上的全部穿著私服的學生,他一臉詫異的看向教務主任問道。

           “你們怎么都不阻止一下!”

           這所學校的聲譽一向很好,如今鬧出這種事情來,他作為校長的臉面也著實不好看了起來。

           正在這時,寧銳舉起了手。

           “你有什么話要說?”

           校長也不知道這是始作俑者,看到學生舉手,他也立刻點名讓寧銳站了起來。

           “帶頭的人是我?!?/p>

           寧銳用十分平淡的語調說道。

           “你覺得承認自己是帶頭人,就顯得自己非常強大嗎?”

           教務主任插口道,他目光森冷,看寧銳的目光簡直像看一件玷污了這個地方的臟東西。

           “――這里的其他人也是!你們到底在想什么,跟著一起瘋!”

           寧銳看著這個直到現在還執迷不悟,看不清狀況的老古板,終于也覺得無趣了,他一手抱著另一只手的臂膀,英挺的面龐上是隱隱的笑,“我的確是可以慫恿他們,但是他們是個體,我是不可能強迫的了他們的?!?/p>

           “我想他們跟我是一樣的,也想知道為什么非要穿校服不可?!?/p>

           說到最后,他的話語里又帶來了一貫的輕佻。

           “我已經告訴你理由了,問題是你聽不進去!”教務主任拿著教棍憤懣的指著這個再次讓全場騷動起來的不良少年,“但是沒關系,我們再等十五分鐘!我已經找了你能聽得進話的人過來了?!?/p>

           表面上還維持著無所謂笑容的寧銳,不知道為什么在一瞬間覺得略微有些不安了。心臟在怦怦的跳,他似乎是在緊張,這是他很久沒有體驗過的感覺了。簡直就好像他當初第一次進幼稚園就打了同學,老師說要告訴他爸爸時候的心情一樣。有些擔心,有些害怕,有些……期待。

           可是當初爸爸非但沒有打他,還讓學校把那個告狀的老師給開除了。

           這一次,來的會是那個人吧,結果一定也不會改變……吧?

           作者有話要說:

           寧銳:墳蛋!我才沒有害羞!看什么看,再看我掩面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