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偽裝成受

        第47章受虐偽攻X鬼畜偽受

        偽裝成受 菊花不保 5449 2023-07-14 20:4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宋祁鈞一直不喜歡那個家庭教師,事實上,自此那個一直帶著張笑臉面具的男人出現在他們家開始,他們家就開始變得一團糟了,這種無法控制的情形令習慣于掌握主動權的宋祁鈞深深不安著。不止是他們家,就連他自己的世界也在翻天覆地的變化著。

           啟靜,啟靜那孩子自此那個男人出現開始變得未免也太多了。葉盡歡其實根本不是想要拯救他吧?那種一看就是不安好心的家伙,分明是在一點點的將這個家的重心一點點的轉移!就現在看來,啟靜對那個男人的依賴也實在是太過火了一點??峙戮瓦B他們這些家人說的話現在都沒有一個葉盡歡的話來的值得信服吧。

           這是不對的,身為哥哥,我絕對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啟靜被那個心懷不軌的男人利用!我一定會找出他的真正目的,讓這個家變回過去的樣子!

           宋祁鈞這么告訴自己,與此同時,他開始對葉盡歡展開了一系列反跟蹤。有介于葉盡歡的宣傳主頁上曾公開承認自己畢業于N大,因此,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研究N大歷代來的校史與知名畢業生情況。

           怎么說他也是A中的優等生,曾多次參加市級、省級,乃至于全國級別的考試,知名大學的校領導或多或少都聽過他的名字。這項優勢讓他輕松的得到了N大領導的認可,在友好的交流會談中,那位副校長先生也十分樂意出示他校歷屆來最優秀的畢業生履歷,來蠱惑一下和那些優等生們智商在同一格調上的宋祁鈞。他會在不久之后參加高考,現在先讓他認識到這所大學的優秀也是必要的。

           “如果可以的話,您能幫我查一個人嗎,葉盡歡,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貴校00年的結業生?!?/p>

           宋祁鈞實際上當然對其他人并不感性趣。

           在得到了允可之后,他立刻直白的表明了自己的意圖。

           那位副校長倒也很直爽的立刻回答了,他感慨萬分的說,“你說葉盡歡啊,他確實是我們學校畢業的。他是他那一屆的學生會副主席,工作能力相當出色,人緣也是出奇的好,據最近的校報上的統計,他在的那一屆是報名參加學生會人數最多的,不得不分了相當長的時間來面試呢。這事兒在當時還挺轟動的。話說回來,我們這些老師對他印象其實也挺深刻的,受歡迎的人很多,高智商天才也出現不少,但將這兩種特性集合起來的,我們學校這么多年統共就出過兩個人。你去我們學校的官網的話,應該還能看到他那個時候的照片。 現在想想,也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時間過的可真是快啊?!?/p>

           “怎么了?你和他認識?”末了,他還意猶未盡的這么問了句。

           “倒也不能說不認識?!?/p>

           宋祁鈞不置可否?!澳悄浪厴I之后的經歷嗎?”

           “畢業之后?唔,我只聽說他去某所初中當老師去了,其他事情就不是很了解了?!?/p>

           “您知道具體是哪所初中嗎?拜托了,這對我真的很重要!” 憑借著天生的直覺,宋祁鈞微妙的意識到這很可能與葉盡歡最終離職,反而成為私人家教有很大的關系。因此,他的話語里不由的帶上了幾分急切。

           “哪所嗎?這我倒真的不太清楚,不過我這里有和他當時在同一學校任職的學生的號碼,你等一下吧?!?/p>

           “舜湖,啊對了,是市里的舜湖初級中學?!?/p>

           明明是陌生的學校,宋祁鈞卻奇異的覺得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聽到,又或者看到過似的。他絞盡腦汁在大片大片的記憶里翻找著,終于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急促的問道,“是那個在幾年前發生學生因校園暴力而跳樓的事件的舜湖中學嗎?”

           “就是這所學校。據說最后也沒有查出什么,警方也只能不了了之了?!?/p>

           “真是太謝謝您了,我還有事,不知……?”

           “掛吧掛吧,年輕人嘛,做事情總是急匆匆的。有生氣是好事,起碼沒讀書讀成書呆子。我們這種學校最高興的就是學生們都有自己獨有的特性,保持……”

           不待他說話,宋祁鈞啪嗒一聲掛斷了電話。

           報紙上顯示當年的事件發生在零三年的七月一號,而在舜湖中學的官網上的離職教師表里葉盡歡是在這件事發生不久后的一周內辭職走人的。這未免也太巧合了一點吧,宋祁鈞可不相信事情會真的這么奇妙的都湊到一起。況且,正常教師在警察正徹查這件事的時候怎么也不可能會遞交辭職書吧,畢竟這實在是太容易讓人誤會他其實是在畏罪潛逃了。

           等等,還有一個人也是在這一天辭職的!

           徐――澤――裕。

           這個人好像也是N大的結業生吧?

           宋祁鈞利落的開電腦調了N大的官網出來,果然就像那位副校長說的一樣,歷屆學生會成員的照片都是保留起來作為紀念的。在00屆的學生會成員中,站在頂著副會長頭銜的葉盡歡旁邊的正是這個男人!他一手摟著葉盡歡的脖子笑的異常燦爛,還帶著一絲青澀的面孔上溢滿了爽朗。在他的頭頂上清楚宋體黑字標志著“會長”二字。

           在那位副校長口中的葉盡歡幾乎是出色到只能讓人頂禮膜拜的地步了,宋祁鈞其實一直在猜測著那個與他同屆,卻仍然能夠占據著會長位置的人又該是個多優秀的人??沙鋈艘饬系氖?,這樣的兩個同樣出眾的天才在畢業之后竟然有加入了同一所學校在同一個崗位工作。甚至于離職的時候,兩人也是一前一后的在同一天走的。

           無論怎么想,這兩個人之間的關系都是一個很大的疑點。

           在繼續排查徐澤裕的就業發展的時候,宋祁鈞很快發現這個男人現如今竟然在自己弟弟所就讀的初中就學。

           兩個曾經聯系如此緊密的人,一個成為了啟靜班級的班主任,另一個則成為了啟靜的家教。

           這實在太可疑了!

           畢竟是作為這家的孩子班主任的老師,宋祁鈞當然知道自家的電話本上就有這個男人的手機號碼。帶著一種即將發現重大秘密的亢奮,宋祁鈞撥通了徐澤裕的手機。

           “……喂?”

           與猜想中的不同,徐澤裕的聲音出乎預料的沉靜。完全無法和十幾年前照片上那個笑的陽光爛漫的青年聯系到一起。但仔細想想,畢竟都這么多年了,誰又可能保持原狀呢,差異巨大,倒也不足為奇。

           “您好,是徐澤裕先生嗎?”

           “我是,請問您是?”

           “我是誰這并不重要。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我正在調查葉盡歡當年的離職真相,我知道你們從大學開始就是校友,畢業后又一起工作了好幾年,你一定清楚些什么的對吧?”

           “――你只要告訴我,那個跳樓自殺的學生是不是因為他就可以了。我知道你們在那個學生死后不久就不顧學校的挽留匆忙辭職了?!?/p>

           憑主觀而言,宋祁鈞判斷這件事絕對和葉盡歡脫不了干系!況且,葉盡歡本人也是承認過的,他曾經過很糟糕的事情,是讓某個人陷入絕望中的事。

           聽他這么一說,徐澤裕倒是一瞬間反應過來了。他甚至有心思調侃道,“你怎么不猜是因為我的原因呢?你和他有仇?”

           “因為那個男人曾對親口說過,他犯下過無法挽回的錯誤?!?/p>

           宋祁鈞冷靜地辯解道。

           “是嗎?”徐澤裕平淡的反問道。

           但事實上,他本來還因為好好教訓了一下那個被盡歡看重的孩子而異常愉快的心情卻因為這一句話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他當然清楚葉盡歡還在介意五年前的事情,但那明明是他們兩人共同的歡愉。就是那一天,他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可現在,葉盡歡卻口口聲聲把那當成了必須面對,必須懺悔的黑歷史。

           這對于徐澤裕而言是無法忍受的事情。

           因而,他懷著莫名的險惡心思說道,“沒錯哦,一切都是他的錯。就是因為他,那孩子才真的走上了絕路。那孩子的死,全部都是因為他!”

           “我就知道!”

           宋祁鈞興奮的叫道,“你放心吧,徐老師!我一定會為那個學生討回公道的!”

           宋祁鈞幾乎是掩飾不住笑意的再一次掛斷了電話。

           他抬頭看了看掛鐘的時間,猛的意識到了不對勁。

           這個點啟靜不在家也就算了,那個該死的葉盡歡怎么還沒到?這不是他固定的“上課”時間嗎?又或者,他現在是跟在啟靜身邊?

           對了,今天那孩子不是說班級為了他特別組織了旅行嗎?既然那個班主任已經安然在家了,啟靜怎么可能還沒回來?該不會又出什么事了吧?

           微妙的意識到了不對勁,宋祁鈞浮躁了起來。

           應該是不需要擔心的,畢竟按照那個男人的個性,一定又偷偷尾隨著啟靜了。反正葉盡歡一天到晚也只關注著那個不爭氣的小鬼。盡管早就認清這一點了,宋祁鈞還是忍不住感到相當的不爽。

           他終于按耐不住,披上外套打算去找那兩個人。

           該說幸虧那孩子昨天興奮了一個晚上,恨不得把去哪里玩的事情鬧的人盡皆知嗎?

           作者有話要說:此章主要涉及兩個人的過去,也是歡哥這么“照顧”弟弟動機的由來。

           愿我有朝一日得以見日更君臨天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4 18:47:11

           歡哥愿意和我一起對包養他歐豆豆顧柯小同學的美人以身相許_(:3」∠)_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