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偽裝成受

        第39章 乙女偽攻X人渣偽受

        偽裝成受 菊花不保 7283 2023-07-14 20:41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再一次深深的凝視著面前與初見時的那個嬌艷美人已經截然不同的花憐玦,就像過去他們在一起時,他無數次做的那樣,葉盡歡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緊接著,他毫不猶豫的舉起了拿著匕首的左手狠狠揮下。

           花憐玦下意識的驚恐的閉上了眼睛。

           并沒有想象中的那徹骨的切膚之痛,那一下之后有的只是飛濺的猩紅,花憐玦下意識的用手抹了抹臉上的溫熱,抿了抿唇邊不知名的水澤,舌尖在一瞬間嘗出的,是溢滿了鐵銹的冰冷味道。

           花憐玦不可思議的猛地睜開雙眼,他看見面前的男人從容的拿著自己的斷手,除卻臉上那滲人的慘白,以及略顯虛弱的吐息外,他與往日沒有任何不同。依然帶著那令人煩躁厭惡的冷靜自持,他穿著的淺色襯衫,此時袖子的位置早已被染了色。然而,即便如此他卻還是淺淺的笑著,弧度柔和而讓人心安。

           “我的天真的……小男孩?!?/p>

           他輕輕的嘆著氣,嘴唇開合間是粗重的喘息。

           花憐玦從他幽深的眼眸中看到了清晰可見的失望。他在失望些什么呢?花憐玦不明白??杉幢闳绱?,他卻寧愿選擇自殘也不愿意傷害自己這個想要抓住他的警員。

           這個事實讓花憐玦既感到溫暖,也感到疼痛。

           “你以為我會在這里停下腳步嗎?”

           葉盡歡唇角上揚。

           “我能夠制止你的?!?/p>

           花憐玦覺得自己每說一句話,聲帶都陣陣發疼著。

           他沙啞著開口,聲音里卻滿是令他自己都錯愕的猶豫不定。

           “我無法想象自己被人殺死,就算是你也一樣。沒有人有資格制裁我,除了我自己?!?/p>

           “你瘋了,你瘋了!你以為自己是神嗎?!”

           花憐玦驚恐的質問道。

           “簡直和神明一樣嗎?確實如此也說不定呢??刹磺傻氖?,我一點也不喜歡做裁判,因為站上了那個立場,就再也無法純粹的享受這個游戲了。我啊,可是打從心底熱愛著‘人生’這場游戲,所以無論如何也要以一個玩家的身份進行到底?!?/p>

           帶著一如他們初見時的文雅笑容,葉盡歡自顧自的理所當然的朝陽臺的位置走去。

           花憐玦呆愣的看著他,內心隱隱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或許我真的輸給了你也說不定,”

           葉盡歡輕柔的說道,他坐在陽臺的圍欄上朝怔住的望向這邊的花憐玦微笑,“一直以來都毫無牽絆的活著的我,對于僅僅只是獵物的你,到底動了怎么樣的心思呢?”

           “你能夠答應我嗎?今后,就算是沒有我存在著,也能夠以健全的姿態活下去?!?/p>

           從花憐玦的角度看去,此時的葉盡歡似乎真的超脫于凡人了,那種神性的溫和幾乎讓人有跪下匍匐的沖動,陽光為他籠上了一層光暈。然而,他卻覺得自己的心臟簡直像是在一瞬間被誰用力揪緊了一樣,他想要說話,可喉嚨卻干渴的要命,他的眼睛酸澀無比,簡直是刺痛的快要睜不開了。

           他朝葉盡歡所在的方向模模糊糊的伸出手,仿佛要拼命的挽留些什么。

           “你的話,一定能夠做到吧?!?/p>

           隱隱約約的,花憐玦聽到他笑了一聲。

           伴隨著門哐啷的被撞開,葉盡歡以面朝他的姿態,安詳而驕傲的倒了下去。仿佛一切都被按下了靜止鍵,花憐玦覺得頭腦大片大片的空白。從看到那只斷手開始,他就被強行停止了思考。

           他被警察們推搡著拖到陽臺,這里是四樓,從這里跳下去幾乎不可能生還,就算活著也一定受了重傷,看著站在底下的查案組成員們化為微不可察的細小黑點,花憐玦突然覺得鼻子格外的酸澀。

           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錯了,他像瘋了一樣的沖到了樓下,然后,他看到那個一直以來都文質彬彬,禮儀完美的幾乎找不出缺點的男人安靜的躺在地面上,他的鮮血不斷的溢出,幾乎染紅了地面。脆弱而安靜,像個破碎了的玻璃娃娃?;☉z玦在離他一米不到的地方突兀的停住了腳步,直到這一刻仍然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一直以來都覺得不可戰勝的男人有一天竟然真的如同死了一般的躺在了這里面前。

           同樣是死,這個男人卻選擇這么決絕的方式。

           他拒絕讓任何人審判自己,寧愿自斷一手,也要以自己的意志驕傲的死去。

           這是屬于他的不容玷污的自尊。

           那一天,花憐玦一直,一直的沉浸在恍惚之中。

           以不能讓犯罪嫌疑人就這么死去為由,葉盡歡被查案組組長動用權利強行插入繁忙的官方醫院進行緊急救治。

           在醫療及時的情況下,葉盡歡暫時保住了性命,卻還沒有醒過來。又或許,他這輩子都沒可能再醒過來了。

           按照律令,如果罪犯在追捕過程中發生意外,例如變成精神病又或者植物人之流,是能夠免除死刑的。更何況葉盡歡目前只能說是犯罪嫌疑人呢。

           耗了這么大精力,這么長的時間卻是這樣一個結果,查案組全員都頗受打擊。而花憐玦,在這個事件之后也退出了查案組,選擇成為了一名普通的警司。

           距離那件事之后已有大半個月之余了,此時在遠離人煙的郊區別墅之中,在昏暗的燈光下,眉眼柔和,氣質高雅的青年用低沉而磁性的聲音猶如念著贊美詩般的輕聲誦讀著什么。

           “正像狄多和她的流浪的王子受到暴風雨的襲擊,躲避在一座秘密的山洞里一樣,我們也可以彼此擁抱在各人的懷里,在我們的游戲完畢以后,一同進入甜蜜的夢鄉;獵犬、號角和婉轉清吟的小鳥,合成了一闋催眠的歌曲,撫著我們安然睡去?!?/p>

           聽到開門的聲響,他合上了書本。

           “你已經厭煩了這個舞臺嗎?”

           穿著警服的葉璟式踏著不緊不慢的步子走近客廳,他隨意的扯下自己的領帶扔到沙發上??粗媲巴昝罒o缺的侄子,他的態度是讓同事看到絕對會嚇得屁滾尿流的溫柔。

           “即便我離場,還會有人繼續這場永無止盡的表演?!?/p>

           奔應該作為植物人躺在官方看管的病床上的葉盡歡,此時卻悠然自得的待在這里享受著寧靜愉快的生活。他微微勾起的唇角,弧度顯得曖昧而又冷酷。

           “就這樣將那個孩子放在影世界流浪真的沒關系嗎?本來就是游離在正反兩面的人,被兩方都拒絕著?,F在,他可是一心認為是我們這群警員害死了你。對你最愛的花憐玦,他一定也是恨之入骨哦?!?/p>

           葉璟式調笑著說道。

           “你在吃醋嗎,小叔叔?”

           葉盡歡神色不變的挑了挑眉?!拔液芷诖?,說實話,我一直想看看雙棲能做到什么地步呢?!?/p>

           “這是一場盛大的狩獵,這條罪惡的道路是廣闊而寬大的,有許多人跡不到的所在。我所寵愛的那孩子,會把我愛的那只雙頭犬誘拐到那里去,如果言語沒法打動他,暴力或許是不錯的手段?!?/p>

           “在遮天的濃蔭之下,讓那個人蛻變成我想要的樣子?!?/p>

           葉盡歡對此嘖嘖有聲。同時,他話題一轉,曖昧的眨了眨那雙清亮的眸子,“一直以來都為我提供情報的小叔叔真是辛苦了,今晚不如……”

           “別把你對別人的那套放在我身上?!?/p>

           葉璟式淡淡的拒絕。

           兩人的個性本來是有著本質的區別的,就算是容貌有著一定的相似之處,站在一起也沒人會將他們往血緣關系上想,但事實卻是兩人一旦保持著相似的神情,那種血脈相連的關系就再也沒有人能否認。

           “你覺得那個少年會在什么時候動手?”

           知清楚葉璟式一直在忌諱自己隨隨便便就收養了一個真正的連環殺手的事,葉盡歡很少在他面前提起葉雙棲。這次也一樣,他只是隨口說道,“我在他身上裝了監視器,他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完全不需要擔心?!?/p>

           他隨手拿起茶幾上的遙控器一按。

           果然,電視上清晰的顯現出葉雙棲那冷淡的毫無表情的精致臉龐。是的,是和他在葉盡歡面前截然相反的森冷面孔。只消一眼,都讓人覺得汗毛豎起。尤其是拿他往日里嘻嘻哈哈的純良模樣和現在對比起來,就更是如此了。

           “很有趣吧,這孩子?”

           葉盡歡卻是笑的前仰后合?!熬褪翘搨芜@一點,我也非常喜愛著他呀?!?/p>

           “他到底是愛著我,依賴著我呢,還是單純的利用我,依仗著我來犯罪呢。這真是難辯啊,或許都有吧?!?/p>

           略顯無奈的看著夸張的笑著的侄子,葉璟式也跟著寵溺的笑了笑。

           作為一直以來都一起生活著的叔侄倆,滿足侄子所有不可思議的可怕愿望,大概是他不斷進取的最高理由了。

           比起在意他為什么會這么想,為什么要這么做,怎么幫助他完成自己的所想才是自己這個叔叔應該要做的事情。葉璟式一直以來都是這么認為的。

           畫面一轉,葉雙棲的視線范圍之內陡然出現了花憐玦。

           這實在令人吃驚。

           “你找我有什么事?”

           花憐玦當然記得這個在當初時時刻刻跟在葉盡歡身后的小少年。

           說實話,他甚至有些憐惜這個孩子,在沒有了葉盡歡這個監護人的情況之下,這孩子的處境將會如何呢,這實在是令人堪憂。

           “我會完成盡歡哥所有沒做完的事?!?/p>

           “如果不是因為遇到了你,如果不是因為期待著跟你來一場棋逢對手的決斗,像他那樣的男人,是絕對不可能在這種地方就停下腳步的?!?/p>

           葉雙棲的神情僵硬而悲傷,宛如一個失去了該有形態的木偶。

           “不管我有沒有出現其實都沒多大區別吧……葉盡歡他,其實從來都沒有停止過他的步伐?!?/p>

           “不管是我也好,你也好,都按照他預料的前進了不是嗎?我們都變成他所希望我們變成的那個樣子。真是個可怕的男人啊,可我卻愛著這樣的他。在他再也不可能醒來后發現自己原來愛著他?!?/p>

           “對于一個孩子,我本來不該說這樣的話的。但如果是他身邊的人的話,我只能說,盡你可能的去做吧,雖然我還是會去追捕你。就像逼迫著他一樣的去追捕你,一定會將你送入監獄?!?/p>

           葉雙棲嘖了一聲,“你還真是會說大話啊?!?/p>

           “別幻想了,就算是已經無法醒過來的他也還是我的。你的愛對他毫無價值,早晚有一天你會死我在我手上。好好等著吧。所有傷害他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p>

           職業殺手的素養讓他幾乎在一瞬間就悄然隱去了身形,在轉身的一霎那融入了人群之中,再也無處尋覓。

           葉盡歡從口袋里掏出耳機。從在花憐玦手機上安裝的竊聽器里傳遞而來的先是沙沙的聲響里,接著,便是花憐玦清晰而低低的聲音,“真是糟糕了呀?!?/p>

           “一直以來都被你掌控著。我果然還是成為了你希望的那種人了。雖然是以女性的身份和你相遇的,但那段時光卻虛幻的簡直就好像不存在一樣,反而是那場你追我奪的賭上彼此性命的對決讓我更加刻骨銘心?!?/p>

           “這大概是因為我是個徹頭徹尾的男人吧。男人總是無法拒絕生死之間產生的愛意?!?/p>

           他無可奈何的嘆息著。

           與此同時,系統的機械音也隨之而來。

           【任務:讓花憐玦打從心底里面對自己是個男性的事實?!?/p>

           【完成度:100%】

           作者有話要說:下一個世界的cp是受虐偽攻X鬼畜偽受。

           我真是個人才,每次抽簽抽出來的配對都如此相配【喂!

           設定的話是陷入校園欺負事件的笨蛋懦弱初中生X家庭教師。

           未成熟的果實為什么會如此美味呢~( # ▽ # )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